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二十六章 屈服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有时候绝望,比想象中的要来得更加猛烈。

    蓝色药剂的稀缺性,以及制作难度,萧二道这种组织的外派人员所知的并不多。

    从侧面来讲,他在外执行任务多年,拼死拼活换取积分,总共只换到过三支蓝色药剂。

    一支是在实力刚刚突破到b级的时候,需要承受b级蓝色药剂的狂暴洗礼,才能稳定在b级。

    另外一支是在某次任务中,对方实力过于强大,使用药剂后才轻松击败对方。

    最后一支就是前两分钟。

    药剂也只有在极为凶险的境地下才有使用的价值,而且往往都能化险为夷。

    只是这一次,萧二道明白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自己。

    他曾经见过a级外派人员的实力如何恐怖,但是与眼前这位一比较,怕还是有所不如。

    那对方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s级!!

    s级的人物,传闻组织都没有多少个s级啊,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恰好遇到了?

    这才是萧二道被打击得一言不发的真正缘由。

    “我知道你可以听到我说话。”

    陈岩蹲在萧二道边上,扭头一看,正好看到了碎成一地蓝色的布条,他随手捡起一根布条,在萧二道眼前晃了晃,叹息道:“你这人真是....,人家外送员多可爱啊,你偏偏扒了人家衣服,还如此不珍惜。”

    “就你有肌肉是不是?”说着,陈岩还嫌弃的捏了捏萧二道裸露在外的肱三头肌,瘪了瘪嘴,摇着头道:“有肌肉,并不代表你就有力量,你看看我,身形比你瘦小,但你还是打不过我啊。”

    陈岩拿着那片破布条,在萧二道面前晃动,继续道:“你看看,现在裂成这个样子,人家一天都白干了。”

    “这衣服少说也得一百多到两百多块钱吧,你有没有钱,去赔给人家啊。”

    “对了!”陈岩恍然想起来,“你还敲晕了他,或许他还有单子会超时,这个你也要赔的!”

    “按照平均五十块钱一单,还有超时赔的钱,算十块好了。现在正是用餐高峰期,外送员手头肯定有五六单,那你要赔三百六十多。”

    陈岩拿着布条在陈萧二道的眼前时而晃过,时而用布条不轻不重的抽着对方的脸,鼻子和嘴巴,有点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萧二道的嘴角、眼角开始抑制不住的抽搐。

    “四舍五入后,你赔六百就好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你身上有没有钱?”

    陈岩说罢,扫视着上身只着几缕布片的萧二道。

    他扔掉手中的布条,打算搜索萧二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藏有东西。

    萧二道眼睛里都快要冒火了,喉咙咕隆咕隆转动着,就是说不出话来,但他心里已经是狂骂不止:你买马匹啊,劳资是不想说话?还不是你打得我开不了口?你莫给劳资动手动脚,别特喵的摸我啊,别摸....

    “你咕噜咕噜是几个意思?”

    陈岩见萧二道喉咙咕噜咕噜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说出来,特别难受的样子,心底顿时有些不爽了,“骂我是不是?”

    “我跟你讲道理,要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你就是这么回应的?”

    陈岩从地上将碎成一地的布条,一片一片的捡起来,而后一片一片的扔到萧二道身上,破有点收个“全尸”的意味。一边捡,陈岩一边说道:“你这人实力不行,偏偏素质还差,我觉得可能是没怎么上过学的原因,你要不要来上大学看看?我跟你讲,到了大学,你就会....”

    陈岩还在一个劲的嘀咕,听在萧二道的耳里,却分外折磨,这货怎么跟唐僧一样啰嗦啊。

    但萧二道有没有任何办法,想动动不了,想说说不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转动。

    他不停的看向陈岩,之后再往自己喉咙部位看去,以期对方能明白自己意思。

    终于,在耳朵快要起茧子的时候,陈岩像是看懂了萧二道的意思,他认真的看了看对方的喉咙,猛的一拍脑袋,讪讪的道:“哈哈哈,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打中了你哑穴,我说你怎么不讲话呢。”

    陈岩伸手一点,萧二道顿时感觉自己能控制得住喉咙和舌头了,只是失去蓝色药剂的药效后,他破锣一般的嗓音,又重新恢复了过来。

    “滚!”

    萧二道咬牙切齿,从喉咙底部发出一个字,像是了宣泄了无尽的委屈。

    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只是可以开口说话,身体还不能动作。

    “粗俗,鄙陋!好好说话不行么,非要这么暴力干什么?”

    陈岩又重新蹲在了萧二道的边上,冷哼一声:“但我并不介意,因为你并未受过高等教育,如若不然,我就再揍你一顿了。”

    “唉,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教不会人啊,夫子的耐心我是学不来了。”陈岩又叹息道。

    “对了,你身上到底有没有钱?”

    陈岩看到萧二道身上横七竖八的蓝色布条,骤然想起,道:“人家外送员的损失,你肯定是要赔的!”

    说着陈岩又瞄向了萧二道,正好萧二道也发现了陈岩又在扫视他的身体。

    顿时,萧二道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根根竖起。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搜魂术?”陈岩这时候又问了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就是那种即便别人不开口,只要施展此术,就能知道对方所思所想,最隐蔽的秘密都能知道,甚至连他自己忘记了的一些事,都能搜出来,包括小时候尿过几次床,是不是偷看过邻居小姐姐洗澡,暗恋过谁都一清二楚。”

    “当然,我这么说的重点不是你知不知道,而是正好我会这个搜魂术!”

    “所以你身上有没有钱,我不用搜身也能知道,你从哪里来,你是谁这种问题都一样,你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

    “有个事,我想你有知情权,就是我施展搜魂术后是有后遗症的,被搜魂的人基本上都会变成屎尿都不会的白痴,医学上管这个叫植物人!”

    “……”

    “……”

    萧二道感觉自己快疯了,这个人哔哔起来,好像没完没了。

    从打败了自己后,先是不停的扫视自己的身体,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如此深情的盯着看赤裸的上身,有多么毛骨悚然,外人根本无法想象。被视jian了他还不够,竟然还想搜身,还想摸自己?摸身体还不够,竟然还想搜魂?

    简直是从肉|体到灵魂的双层侮辱!

    “左边...裤袋...有钱。”

    萧二道受不了了,扛不住了,他是真不想跟这个人多呆哪怕一秒钟,开口极为吝啬的道。

    他也不是没想过类似咬舌自尽的死法,可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只怕自己一有动作,就会被发觉,到时候指不定还要受到什么折磨,最后...只能屈服了。

    (ps,有什么错别字啊,语句问题啊,兄弟姐妹们提醒一下我)

    (ps1,如果觉得本书还可以,收藏一个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