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二十七章 拜帖

时间:2020-10-01作者:常红

    陈岩从萧二道左边的裤兜里掏出一叠钱,也没看有多少,直接放在了一旁。

    之后又听到对方惜字如金的道:“s.g.a.”

    “s.g.a?”

    陈岩从未听说过这三个字母,想来肯定是对方所在组织的名称,也必然是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内才冒出来的,不然以他沉睡之前在全世界布下来的眼线,不可能察觉不出来拥有如此实力的组织。

    看到萧二道说出三个字母后,就别过眼睛,紧咬着牙齿,像死鱼一般不再言语。陈岩就知道便打死对方,也不会得到其他任何信息了。

    虽然搜魂术是真的,对被施法者有后遗症也是真的。

    可陈岩没说的是施法的本人也会受影响,重则影响神魂,要很长时间才能得以复原,轻则几天之内精神萎靡。

    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陈岩才会施展搜魂术。

    所以此前,陈岩用言语激怒、羞辱对方,忘记解开穴位也都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破开对方的防备后,套取有用的消息。

    索幸对方的性格,也如陈岩一开始从他外表猜测的那般,用现在的流行语言来讲,是一个真正的钢铁直男。

    “你实力也马马虎虎,勉强能让我使出五成功力,你也不用太过灰心丧气。”

    “我也少造杀孽,等会儿你会昏过去半个小时,醒了之后,你自行逃了吧,以后别来惹我!”

    “再来的话,我可不会再放过你。”

    陈岩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清自己说的,一掌挥过去,便将对萧二道拍昏。而后拖着他的身体,沿着来时的路,一路寻找了过去,在一处斜坡发现外卖员躺在那边,走过去伸手试探了下对方的鼻息,发现对方呼吸平稳后,便将钱塞到外卖员的衣领里,而后将萧二道隔着一段距离,扔到更远处。

    最后将战斗过后的地方,做了一些简单的痕迹清理,便拍了拍手,走向第二食堂。

    还别说,这种大食堂里的东西,头一次吃的时候,别有一番风味。

    陈岩独自一人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周围的学生,饶有兴趣的吃着,更重要的是,这四处都是青春的气息啊,多么令人向往。

    吃完后他坐在原地,也不动弹,就那么干巴巴的坐着,颇有些像是过客一般,看待周遭发生的一切,刚刚的一场战斗,不禁让他想起自己是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物,不再是年轻人。

    ——————

    “陈先生,蔚蓝海岸九号别墅有一份你的拜帖,送帖的自称是付家人,他们希望今晚能登门拜访。”

    这时候,陈岩的手机里收到一条这样的信息,正是孙宇翔发来的。

    陈岩和他们说定,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们不跟进来。虽然很难做,但孙宇翔等六人知道陈岩本身实力深不可测,甚至能轻易击败他们六人。而且校园内部也不是其他杂乱的地方,环境与人员成分相对要安全很多,不跟来也就比较容易接受。

    至于付家的人为何会选择晚上登门拜访,陈岩猜测对方是不愿意声张,其原因也不太难理解,多半是不愿折了面子。

    为何会担心折了面子?

    陈岩笑了笑,这付家的人果然没串种,是付安康那个混小子的,脾性也一样又臭又硬,没实力偏偏还喜欢惹事,当年付安康也是如同付长生那般行事作风,横行郡沙,欺男霸女。

    后来欺负到了陈岩头上,被陈岩揍了一顿后,老实是老实了,可却死赖着陈岩,要拜陈岩为师练武。

    在答应陈岩从此不再作恶以后,陈岩没付安康为徒,却是指点过他几招。

    再后边,付安康也确实痛改前非,一本正经的做起了商人。后来几次大战,他出财出力,搏得一些名望,此后付家发展顺风顺水,比之祖上传下来的家产,要更上一层楼。

    “可以!”

    陈岩简单的回了个消息后,就走出了食堂,在校园里走走看看,等到上了一节离散数学的大课,便在校外距离学校区域几百米距离的地方,乘孙宇翔在一旁等候的车子,回了蔚蓝海岸。

    在远离郡沙市中心的一处郊外庄园里。

    “大哥!”

    一个仿古代大堂制式的厅堂内,坐在一侧官帽椅上的一位留着光头,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声如洪钟的叫嚷着:“别人都欺负到我们付家头上拉屎了,你还真坐得住?还真给人家送拜帖?长生也是我亲侄儿,岂能眼睁睁看他被人踢废,变成不能人道的太监?”

    “够了!未广!”坐在中央为首位置,被称作大哥的自是付家现任家主付未庭,自己亲生儿子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当然清楚,此时被二弟毫不留情面的揭开这层伤疤,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

    “哼!要不是你拦着我,我早就去把那小子给宰了!”付未广一脸不屑的样子说道,而后又轻蔑的看向付未庭,“我付家在这段时间内,成了整个郡沙的笑柄!我这张老脸都没处放!”

    “宰?你拿什么宰?你不知道长生公司里的那个李胖子是如何死的?你没看过他那副全身溃烂的样子?”付未庭连连质问道,“没听说对方连手都没出,长生就像是挨了重击一般倒飞出去?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别一天到晚的喊打喊杀,没点用处。”

    付未庭说罢,转头看向坐在另外一侧,留着八字胡的一位中年男子:“三弟,那家公司查得如何了,为何到现在还没点讯息?”

    “我正要和你说来着。”三弟付未众倒是显得颇为儒雅的样子,只见他不疾不徐的道:“大哥你知道的,我们付家虽说在郡沙或者国内有一定影响力,但到了国外确实没什么门路。这家叫山石科技的公司,到目前为止才注册了二十天不到,法人只是个傀儡。控股它的是一外资机构,这家外资机构之上还有其他公司控股的痕迹,就是卡在这里,我找了很多熟人花了很多钱,都没找到有用的信息,这些离岸公司的注册信息没有关系,基本上是查不到的。”

    “还有就是,这架公司最近动作频频,接二连三的招聘了一些计国外计算机行业内的知名人士以及著名的职业经理人加入,这一点也很可疑,人家凭什么加入一家初创的科技公司?”

    “查查查!查个吉尔!”付未广不等付未众说完便直接打断道,他最是见不得三弟那副慢吞吞的样子,好似什么都不能影响到他情绪一般,总是阴恻恻的,“他不是还在湘大上学吗,依我看直接绑了带回来,到时候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你给我闭嘴!”付未庭朝二弟付未广一声怒吼,“再这样,直接给我滚出去!”

    付未广见大哥有暴走的迹象,也是有点怵,只得瘪了瘪嘴,不敢再胡搅蛮缠着要去打人抓人。

    见付未广没再顶撞自己,付未庭也叹了口气,道:“这其中最最重要的是,对方一个十八十九岁的少年,如何得知父亲的名讳。这次家中发生了这种变故照理来说,父亲肯定是知道了,但为何连面都不让我见。这...才是让我忌惮,拿捏不准的地方。”

    “所以,我才打算先见上一见,再作打算。”

    .

    .

    (抱歉!更新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