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三十一章 独特的醒酒技巧

时间:2020-11-05作者:常红

    一个男人总归会有自己的喜好,沈卷也不例外,他好的就只有红酒和雪茄,至于女色,他不好,也不敢啊。m.jjyfw.

    当他看到瓶身上标贴的时候,他眼睛都瞪圆了。

    竟然是95年的petrus,这个年份的红酒可以说是整个20世纪最好的了。

    96年虽然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年份,但称不上经典,该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有可口和迷人的成熟果味,但结构感有所欠缺,只适合中期窖藏。98年虽然得到酒界的一致好评,但尝过的人才会知道这一年的酒口感略显坚硬,木头味有些过重,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木头的味道会柔化,可其中的果味也随着会淡掉。真正辉煌的一年是95年,这一年的波尔多葡萄酒酒体丰满,结构感平衡,风味尤为的深邃与凝练。至于20世纪的其他年份,要么平淡无奇,要么就是非常糟糕的一年。

    petrus(柏图斯)在国内普通人中的名气远没有拉菲那么大,也有很多认为拉菲是红酒中最贵的酒,其实不然,柏图斯才是,在国外如果哪个高级餐厅没有柏图斯,那么就算不上高级餐厅,柏图斯才是酒客,才是行家公认的酒王。

    一个好酒的人,看到一瓶可遇不可求的酒,这其中的欣喜就如同猫咪见了罐头一般。

    可是看着看着,沈卷就觉得这酒瓶上的图案有些不对,他研究红酒也有不少时间了,95年的柏图斯也是见过、尝过的,却唯独没有见过此时这个瓶身上的图案,怎么可能会是黑金色的大号字标呢,明明应该是红的才对啊,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很重要,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难道是假酒?

    这仿冒的水平可不怎么样!

    还有,这年轻人说什么他自己的酒庄,柏图斯是你的?

    别开玩笑了,那不是你有钱就能拥有的,不是那个圈子里带有一定爵位身份的人,人家理都不理你。自己当时也只是在别人的私宴上尝过,想收藏人家还不卖呢!

    这是一个大忽悠,沈卷心中几乎下了定论!

    陈岩仿佛看穿了沈卷心中是如何想的,他不温不火的道:“沈先生自己也藏有petrus的酒吧?不知道是哪个年份的,可否拿出来尝一番,说来这petrus的标志图案当年在设计的时候,也是有个故事的,沈先生不妨开一瓶,我们一边尝,一边慢慢聊。”

    沈卷疑惑的看着陈岩,心想这家伙该不会是想骗酒喝吧,可他的言谈举止落落大方,一点胆怯也没有,说话时隐隐之间,却是让人觉得真挚,倒不像是个忽悠。

    鬼使神差的,沈卷还是到酒窖拿了一批98年的柏图斯,顺道拿了一个醒酒器和两个杯子。

    这些都他都没让佣人来做,酒器都是大师手工制作的,平时都是他自己清理和保养。

    坐下后,沈卷熟练的开酒,倒了四分之一左右的酒到醒酒器里,然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准备等上半个小时再喝,每一次开酒,沈卷都觉得这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他也颇为享受这一刻。

    陈岩不愿意坐着干等醒酒,这太浪费时间,他拿起醒酒器,微笑着道:“我有一种独特的醒酒技巧,在沈先生面前献丑了。”

    说着陈岩单手托在醒酒器底部,轻轻晃动着,琥珀色的液体便缓缓在瓶子里旋转起来,速度不快,但液体形成的漩涡却越来越大,渐渐的,液体慢慢逆着醒酒器的内壁向上旋转,直到瓶口后止住,此时的醒酒器整个内部都附着一层薄薄的半透明液体,颜色也不再深邃。

    沈卷看着这神奇且打破物理认知的一幕,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这…这怎么可能?液体为什么不会受到引力的作用下坠?这是魔术吗?”沈卷觉得牛顿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陈岩当做没看见沈卷吃惊的摸样,他将醒酒器放到矮几上后,拿起那瓶98年的柏图斯,凑近到沈卷面前,指着一处道:“沈先生,你将瓶身侧着,从下向上看,从这里,看出什么了吗?”

    “啊…,你…,你说什么?”

    沈卷目光如炬的看着脱离了陈岩的手后,红酒还在那兀自旋转的醒酒器,一时间没听清陈岩在说什么。

    陈岩心道,这才哪到哪,等会儿你要是尝过我加了一些元气的红酒,岂不是要疯掉?

    没错,陈岩在展现他所谓的独特醒酒技巧时,偷偷的输入了一丝元气到酒里,这能让红酒更加醇厚,其中的风味会更浓郁,却不会过于生硬,能将其中的平衡达到一种最完美的状态。元气本来就是天地间最为柔和,最具自然力的存在,偷偷改善一下酒的味道,又算得了什么?

    陈岩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后,沈卷才反应过来,小心的拿着瓶子观看着。

    以往沈卷也没少研究瓶子上的图案,可从来没觉得上面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认真看看,是不是有两个汉字?”陈岩指了一下位置后,再次提醒道。

    “汉字?”

    沈卷疑窦丛生,来自法兰西的红酒上边怎么会有汉字,小老弟,你又信口开河了。

    可是,沈卷看着看着,只觉得这瓶身上的图案标志,隐隐约约真的有汉字,好像是隶撰写的。

    “是陈…?岩…??”

    沈卷只觉得自己舌头都开始打结,要说不利索话了。

    这怎么可能,这上面怎么会有陈岩两个字?

    可是这瓶酒是自己刚刚从酒窖里拿出来的啊,他怎么可能动手脚?

    想着,沈卷又看了眼矮几上还在旋转的醒酒器,对方连这种魔术都会,在瓶子上做个手脚,也不是不能想象啊。

    “你在这里坐着别动!不许跟过来!”

    沈卷几乎命令式的与陈岩说道,然后疯狂的跑向酒窖。

    打开恒温储酒柜的门后,沈卷拿出一支柏图斯,斜着看向陈岩指定的那块区域,果然也是有陈岩两个字的图样,又看了另外一支不同年份的柏图斯,图案上也是有一模一样的字符。

    这下,沈卷不再疑惑陈岩动手脚了。

    他人都没到酒窖来,怎么有机会动手脚呢?

    可是这图案上的陈岩字样,又怎么解释?

    沈卷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回到会客室,再也忍不住问道:“柏图斯上的图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未听说这上面会有这等秘辛。”

    “我讲了,这是我的酒庄!”

    陈岩两手一摊,一副你不信,还能怪我的样子?

    “……”

    沈卷很是尴尬,先入为主的观念害人啊,自己觉得他是个骗宝贝女儿的大忽悠,想任何事便会以此为基础来看待,自然而然就觉得对方说的都是假的。另外,这个年轻人说的内容,也确实很难让人相信嘛。

    “可是…,你这么年轻…,这图案存在的年龄比你大多了吧。”沈卷提出自己另外一处疑惑的点。

    陈岩摸了摸鼻子,只得用很久很久以前就编织好的应对谎言,“我们家族很久以前开始,每一位继承人都会叫陈岩,往上算,至今有一两千年历史了。”

    “……”

    沈卷只感觉今天自己受到了太多冲击,“好…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

    这时候,沈卷注意到醒酒器里的红酒已经停止了旋转,仿佛中他似乎闻到了一股酒香,淡雅中带着一丝让人向往的气息。

    陈岩拿杯子给两人各自倒了一些,他举杯略作示意了一下,然后一口吞入嘴中,再略回味了下后,囫囵吞枣一般咽下。

    沈卷看得直咋舌,这真的是一点都不做作啊,也不知道是真性情呢,还是假懂红酒,哪有这般酒的?

    “欸!”

    沈卷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再看陈岩,他举杯闻了闻酒,顿时感觉一股精气神涌上心头。

    “这酒,似乎和往常的不一样了。”沈卷的嗅觉非常敏锐,第一时间就察觉出这杯酒的不同之处。

    他抿了一口,咂巴了一下嘴,“入口的口感也不一样,更绵和醇厚了一些,但葡萄的风味却是更足,又不会过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98年的酒会比95年还要更加出色?”

    喝了一口后,沈卷开启了吨吨吨的模式,小半杯酒狼吞虎咽一般喝光,似乎觉得不够尽兴,又从醒酒器里倒出一大杯,自顾自的喝着。

    “百十年前,祖上就将产业开始向海外转移,机缘巧合下收购了柏图斯酒庄,这瓶95年的酒是同年份中最好的一批,是不对外销售的,只用来赠送家族一些合作伙伴和一些达官贵人,沈叔没见过也很正常,毕竟总共也才两百瓶的量。”

    陈岩在一旁回忆道,不知不觉对沈卷的称呼也发生了变化,沈卷自然知道,却也没想着要去更正陈岩的叫法。

    陈岩瞧了一眼沈卷,继续道:“以前不知道沈叔喜欢红酒,现在既然知道了,自然要再给沈叔送一些过来,只是蔚蓝海岸这边仅存一瓶95年的,此时就在沈叔这里了,所以得等等我从法兰西再运过来。”

    沈卷一听,自然明白陈岩的意思,这是暗示他,我陈岩是有事求你沈卷,办好了,红酒自然送上,没办好,那就无限期延长吧。

    “小小年纪,心眼倒蛮多。”

    沈卷哈哈哈笑了一声说道,不过他不是嘲笑的意思,反而是越来越欣赏陈岩了,做事可谓进退有度,说话水平也不错,拍马屁也拍得恰到好处,没办法,谁让我沈卷就吃这一套呢。

    “哈哈哈,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来求我。”沈卷也不在打马虎眼了,直爽的问道。

    (ps,前两天发章节的时候,忘了感谢步繁的盟主赏,还有磊子的支持;其实发了后又立即修改了,只是需要审核,又正好逢假期,没有编辑来通过审核,所以一直不显示修改后的内容.在此,郑重感谢一下步繁的盟主赏与磊子的支持)

    我真的两千岁 htmlbook80527index.html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