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三十二章 我懂我懂

时间:2020-11-05作者:常红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奔着你女儿……”

    陈岩没多想,直接脱口而出,可他话还未说完,沈卷的脸色一变,眉毛都横了起来,直接冷哼一声。m.reay.

    小老弟,你不对劲啊,我请你喝酒,你却想着我的宝贝女儿,过分了!

    “我想说的是你女儿,就是沈亦在前些天在慈善拍卖会上捐赠的那枚黄色圆珠的来历。”

    陈岩也很纳闷,我明明没说错什么话,您老怎么就横眉冷对起来?

    “哈哈哈!这事好说,只要不是…”

    沈卷一听,瞬间放下心来,只要你不打我女儿的主意,一切好说。

    不过话说回来,女儿长大了总要嫁人的,这小子也确实是上上之选,外貌的话看上去还不错,至于家世,能收购柏图斯酒庄的家族,钱不钱的暂且不说,至少在西方国家之中颇有地位的。当然具体的还需要再了解了解,不过只要女儿真心喜欢,即便没钱没身世又如何,养他俩一辈子又如何,又不是养不起。

    “只要不是什么?”

    陈岩一脸认真的问道,他确实没有理解沈卷想要说什么,只以为沈卷不愿透露晶核的来历,这就与他本次来的意愿相悖,说不得要从其他方面来打压打压沈家,逼迫沈卷就范,可这也不是他愿意做的,毕竟陈岩觉得沈亦勉强算是他的一位忘年交。

    暂且先看对方如何谈吧,假若只是价码高一些呢?

    只要是钱的事,那就不算事!

    “听说还在湘大读?”

    沈卷不接话茬,也不顺着陈岩来的主要目的说下去,而是提起了一件毫不相关的事。

    “嗯!”

    陈岩点头,不咸不淡的回答,见招拆招就是了,只是听对方说这话的语气,大概不是从沈亦那里得到的消息,而是从其他方面调查得知的。

    “不错,读好,读明志啊!我当年就吃过没怎么读的苦!”

    沈卷拉家常一般的提起往事,但也没多么深入下去,转头问起了另外一件事:“还在郡沙开了家科技公司?”

    “兴趣爱好而已。”

    陈岩听着听着感觉不对起来,这问话的方式和看待他的眼神是几个意思?怎么还带着一些审视毛脚女婿的味道?这种眼神陈岩可不陌生,两千多年来,他见过不少,加起来是少说也有二三十次了。

    “不错不错,有志向!”

    沈卷又是点头赞赏道,看陈岩的目光愈发柔和。

    “……”

    好吧,陈岩已经确定沈卷看他的眼神,就是在看毛脚女婿,越看越顺眼的那种,他觉得必须要掐死对方的这种念头,于是出口打断的时候,带着一丝震慑心魂的能力在里边:“沈叔,黄色珠子的来历对我很重要,还请告知,不论付出多少代价!”

    沈卷神魂一震,瞬间恢复清明,知道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太恰当,他哈哈一笑,缓解尴尬道:“陈贤侄别着急,这圆珠并非我不愿告知它的来历,只是这事颇有点奇怪。”

    “我在黔南有一处矿场,开采的时候无意中打通了一条通道,通道往地下有两三百米深左右,有一处地穴,两枚圆珠就是在里边发现的。”

    “可是自从打通了那条通道之后,一旦到了夜里,矿场时常有野兽怪物伤人的事情发生,后来也找了一些专家去地穴伸出查探,并未发现有何奇异之处,可伤人事件还在持续,陆陆续续有二十多人受伤,到后边只好将矿场暂时封闭,这封一天就是损失一天,至今也没查明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好在封闭后没有人再受伤。”

    “大概发生在多久之前?”

    陈岩一听,大抵猜出是怎么回事了,无非是那条通道下边的地穴,正好是某种妖兽的洞穴,而晶核正好是它的物或者是它修炼需要的元气来源,但如果是后者的话,就不只是伤人这么简单的了,总体来说这只妖兽不是那种嗜杀的性子。

    “至今应该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沈卷想了想回道,矿场只是他众多产业中的一小份,平时并不怎么关注,一些信息只是粗略知道是怎么回事,黄色圆珠也只是矿场的负责人献宝一般向他邀功进献的,他稍作鉴定,确定没有放射性的伤害后,才给了沈亦。

    “你说就这种情况,我也不能带你去涉险啊。”

    沈卷两手一摊,为难道。

    “不知沈叔是否清楚这个世界有一种人存在?”

    陈岩指了指醒酒器,又指了指自己,沉声道:“修行者。”

    “……”

    沈卷眉毛一拧,沉思了下来,对方指着醒酒器,其所指再明显不过,显然是在说刚刚的醒酒技巧便是他使用了修行者的能力。以往沈卷觉得自己与修行者这三个字距离太远,只是没曾想今天就遇着了,他眉毛一抬,复而又看向陈岩,像是在询问一般。

    陈岩点点头,确定了沈卷心中所想。

    沈卷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说话都谨慎起来,他双手抱拳,小心翼翼的道:“刚才是我沈某人唐突了,还请陈先生见谅。”

    此时沈卷回想起来,隐隐有些后怕,对于一名真正的修行者而言,任何对他的不尊敬,都有可能引起对方反感,而反感意味着生命的消逝。

    而修行者这一身份,在这个世界是默认为超脱世俗一般的存在,不受世俗的束缚,如果某一家族背后有修行者撑腰,那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成为当世名列前茅的名门望族。可修行者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通常也不理会世俗的闲事,追求完全不在同一层次。这么一想来,其家族能收购柏图斯倒也不难想象。这种能传承两千年的修行家族,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沈叔这是哪里的话。”

    陈岩连连摆手,“可千万别这么说,万一让沈亦知道了,可就……”

    “可就?”

    沈卷闻言,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顾及沈亦的感受,这莫非是说……,有戏!哈哈!有戏!不过你小子还没结婚呢,这就开始怕老婆了?你我翁婿二人难道都是怕老婆的体质?啧啧,可怜的....

    只看表情,陈岩就知道沈卷想歪了,他赶紧解释道:“沈亦现在是我辅导员,你懂了吧?”

    “老师和学生?嘿嘿...,我懂!我懂!”

    沈卷压了压手,示意陈岩别再浪费力气解释,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

    “╮(╯﹏╰)╭”

    陈岩扶额,这误会越来越深,越解释越乱了。

    “沈叔,你看…,矿场那边的事……”陈岩也懒得再解释,赶紧换个话题。

    “好说好说,贤侄既是修行者,实力自然高超,你定个时间,到时候我带你去矿场。”

    这时候沈卷哪里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甚至恨不得将矿场直接送给陈岩。

    我真的两千岁 htmlbook80527index.html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