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五十九章 深夜访客

时间:2020-11-05作者:常红

    可是任凭莫小仙怎么喊,比特犬就是一动不动,只是眼睛时不时的瞟向门口,似是在等待什么指示。

    陈岩眼神示意了一下,小二哈领会的嗷呜了一声,比特犬不知所以的走了过来。

    陈岩咔嚓一下,将它的鼻子矫正,从手掌中输入一道灵气过去,瞬间接好了它的鼻子。

    发觉鼻子的完好后,比特犬疑惑的看了看陈岩,与生俱来的直觉,让它总感觉眼前这个人类的危险程度甚至远超那只小奶狗,这令它更是惶恐不安。

    可是小二哈并没有再过多为难,它一挥手,比特犬像是解脱了一般,直接冲了出去,头也不回,隐隐的,所有人都能从它身上感觉到一种从囚笼释放之后的欢乐。

    莫小仙气喘吁吁的追了上去。

    沈亦走出去的同时,还跟小二哈打了声招呼,小二哈抬起爪子挥了挥。

    等到沈亦刚刚消失在视野中,陈岩就收到她发来的一条信息:「......」

    没头没尾的,陈岩看不懂,就没理睬她。

    随后李小耳安排工人搬运东西,没想她记忆惊人,竟让家里边恢复得如最初一般无二,每个地方相距的间隔都丝毫不差。

    等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11点,期间小二哈饿得到处乱拱乱嗅,陈岩也没给它吃的,反正一顿两顿的饿不死,正好让它涨涨记性。

    尤其是当陈岩从厨房的端出一碗牛肉粉的时候,小二哈的哈喇子都流了一地,急不可耐的围着陈岩转圈。

    “嗷呜!嗷呜呜!”

    小二哈不忿的叫着。

    “呵呵,以后看你还敢不敢咬东西!”

    陈岩笑笑,吸溜牛肉粉的声音却是越发大声。

    “嗷呜!!「不敢了不敢了,快给我吃些,好香啊!馋死小爷了。」”

    “不敢了就好!”

    陈岩倒是没给小二哈吃米粉,而是丢了块两斤的生牛肉。小二哈可能是真的饿极了,吨吨吨几下就将牛肉消灭干净,似乎也知道今天就只这点量了,也就没有再盯着陈岩,吃饱喝足后躺倒一边趴在睡觉去了,陈岩给它丢了个抱枕,小二哈也不客气,叼着抱枕跳到沙发上,枕在上边睡。

    ——————

    夜,慢慢深邃。

    北风小股小股的吹着,虽然已是立春,可气温丝毫没有回暖。

    月光不甚明亮,蔚蓝海岸内,只余一些暖黄的灯光点缀其中,让其显得不那么冰冷。

    别墅区外,一位像是道士的年轻人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无人,轻松跃过围栏,灵巧的落在了里边,略等待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过来后,才从黑暗中走出。

    说是像道士,只不过是因为其头上带有道髻,但身上穿的却是一套阿狄的运动服,脚上穿的确实一双带勾的球鞋。

    沿着别墅区里围绕着的河水饶了一圈后,年轻道士停在了九号别墅面前。

    “哐哐哐哐!”

    驻足想了想,他敲响了别墅大门。

    不是按的门铃,就只是用手指关节敲击在大门的铁杆上,竟也发出金戈碰撞之声。

    在他敲门的同时,孙宇翔等人从隐蔽的一侧冲了过来,拦在他身前。

    “先生,这里是私人领地,非请勿入!”

    年轻道士仿若没看到孙宇翔一般,只是再次敲了敲大门。

    “先生,请停止你的行为,否则我们将强制驱离。”

    孙宇翔再次警告道。

    年轻道士无邪的一笑,露出两颗大板牙,“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离开。”

    孙宇翔皱眉,虽然眼前这人看上去偏向瘦弱,可给人的感觉却很强大,不是一人可以抵挡的。他手腕微微转动,不起眼的做了个手势,剩余五人却是慢慢将年轻道士包围住。

    房间里边,小二哈已经支棱着耳朵听外边的响动。

    它的嗅觉敏锐惊人,远超同类十数倍的灵敏,在年轻道士靠近的时候,小二哈就已经察觉,只是陈岩没有动作,它便也没有冲出去。

    “……”

    孙宇翔只觉得这人说话好不客气,什么叫做你不是我的对手,还劝人离开,这里是你的地方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好采取强制措施了。”

    孙宇翔刚说完,乔梁与张杰一左一右向年轻道士裹挟而去。

    也不见年轻道士如何动作,只听见砰砰两下乔梁和张杰两人还未接触到年轻道士,便在瞬间倒飞出去。

    “嗷吼!”

    听到外面的响动,小二哈此时也是忍不住,从房间里一下就蹿了出来。

    它是认识孙宇翔等人的,白天中午的时候也是他们来投食,后面闯祸了,也是这几个人收拾残局,此时却被不知名的人打了,这一下就激发了它的兽性,张嘴就是一声巨吼出声。

    它可是把这几个四脚兽,当自己人了的。

    只听到雷音滚滚,一圈圈音波席卷着尘埃泥土,朝别墅大门处袭去。

    刹时间,尘土弥漫,一道大风也吹了过来,吹得众人衣服猎猎作响。

    年轻道士任凭尘埃泥土打在身上,也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那些尘埃在靠近他头部的时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开来。

    这时候,陈岩也走了出来,站在别墅房间的台阶之上,与年轻道士遥遥相望。

    “你先带他们二人去看下伤势,这里不用管了。”陈岩对孙宇翔说道。

    “好的,陈先生!”孙宇翔点头,带着几位兄弟退下。

    “小道青云,见过陈居士。”

    年轻道士却是先开口道。

    “你最好有个合理的理由!”

    陈岩冷冷回道。

    “无非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有始有终心得体会!”青云小道面无表情道。

    “好个有始有终,你可知什么是始,什么是终?”陈岩反问。

    “以始为始,以终为终!”青云小道毫不迟疑的道。

    “错了!”

    陈岩摇了摇头,“我说开始才是开始,我说结束才是结束,这一方天地我说了算!”

    “你道家不讲因果,不讲来世,可天道有循环,善恶有承负,你不分是非,不辨善恶,求的是什么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与道门破有渊源,便代你师尊教教你怎么修身修道!”

    陈岩说罢,身形陡然从原地消失。

    (ps.我知道前面写的有些乱,已经调整过来啦!请耐心看我讲故事娓娓道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