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七十七章 变化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一开始,孙宇翔等人都并没有感受到灵气的存在。

    只是陈岩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让他们快速无比放空思绪,逐渐冷静下来。

    没多久,乔梁感觉四周的空气中,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粒子,无比欢快的游弋着,他想要抓住她们,可他的手却伸不出去,他扭过头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而下边还多了一个他自己。

    不对!

    乔梁很快反应过来,是他自己的思绪飞了起来,而他本人的身体还在坐于蒲团之上,

    这是,神游太虚?

    太神奇了!

    一番猎奇后,乔梁沉下心来,虚空中他的思绪也飞回自己身体,即便是思绪收回后,他也能敏锐的察觉周围的变化。不久后,乔梁感觉到在空中游弋的那些粒子,竟然一颗一颗的,通过他的皮肤,通过他的呼吸,进入到他的身体里,慢慢在身体里边有些杂乱无绪的四处游走。

    陈岩看了一眼乔梁,自然是发现了他的异象,这才没几分钟,他就感受到了灵气的存在,并且能吸引灵气进体,这说明他天赋不俗。何止是不俗,以他的感悟速度,陈岩觉得即便是两千年以来,都能名列前茅。

    乔梁之后,孙宇翔的脸上也有细微变化,嘴角都微微上扬了,显然也已经感悟到了灵气的存在。

    之后张杰、周剑、马飞也相继感悟,只有年纪最大的赵占,还苦苦皱着眉头,显然连入定都还没达到,他的额头、鬓角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越是这样,越是无法冷静下来。

    dai!

    陈岩隔空传音,冷哼地一声,如同一声惊雷在赵占耳边炸响。

    赵占如梦初醒,瞬间回过神来,抬头看了陈岩一眼后,仿佛福至心灵,心至慧生,竟也迅速进入入定状态,没多久后,也感觉到了灵气的存在。

    等到六人身上,都游弋着灵气粒子,陈岩双眼一闭,心神瞬间悬浮在半空中。

    虚空中他的身影照射到孙宇翔六人身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给他们无穷尽的压力。

    而他们好似也在陈岩威严的身躯旁边,发现一直半蹲着的小兽,定睛一看,果然是小二哈那货。

    看到它,孙宇翔等六人虽然是彻底明白过来,为何当初它能将他们六人耍得团团转,原来这家伙也是个修炼者。

    “本门的名字,我不便多说。我要教授你们的修炼功法,名为混元功,是吐纳修炼灵气的功法,让你们吸收灵气后,为己所用。

    听我的,缓缓吐出体内浊气,再自鼻中吸入,用意咽人下丹田,丹田在脐下一寸三分位置。以补克呼出之气。呼必呼尽,吸必吸满。吸时小腹圆起,呼时小腹回收,这叫顺呼吸,这样口呼鼻吸三次。

    ……

    ……

    然后抿口合齿,舌顶上聘,收视返听。鼻吸鼻呼,一呼一吸,让出入于丹田务必做到以心领气,以气随心,吸气时,随意念下注丹田,呼气时以意念领出窍外,此谓之,心息相依。”

    孙宇翔等人慢慢的感觉到灵气从身体周遭进入到体内后,竟然沿着一条固定的道路循环起来。

    说来很奇妙,但他们几人却是无比真实、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很快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他们相继醒来。

    睁开眼睛后,他们发现眼前的一切与之前竟然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并非只是看得更远了一些,而是多了一些细节,以前往往就是看一个笼统的东西,而现在能看到更多细微的,别人不可能会忽略掉的东西。

    这便是修炼之后,得到的第一个好处——眼清目明。

    当即,六人都面露喜色,这种变化来的太明显,也越发对陈岩敬畏。

    要只知道这才过去一个多小时啊,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如此修炼,如此进步,那自己将会到达何种地步?不敢想象!

    “往后每日早晨,你们都可以来次修炼。”

    陈岩丢下一话后,便转身走进屋子里边,孙宇翔等人躬身弯腰,颇有几分恭送师尊的意思,尽管陈岩并不承认,但他们六人心中,此时已经奉陈岩为师尊,所言所行也都将按此来做。

    ——————

    陈岩吃过早餐后,便向学校走去。

    他早已习惯每日走路去湘大,沿途看看风景,也是一种不错的放松。

    嘎吱!

    一道剧烈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面包车骤然停在陈岩边上。

    六个身穿黑色劲装短袖的年轻男子,从车里鱼贯而出,将陈岩团团围在中间。

    他们将陈岩围住之后,也不说话也不动弹。

    仿佛熬鹰一般,想要消磨消磨一下陈岩的锐气。

    这种状态也没持续多久,面包车的副驾驶上走下一位面部有一道狭长刀疤的男子,他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棒,一边走,一边用棒子慢慢的捶打自己的另外一只手,发出邦邦邦的声音,好像这样显得特别有力量和气势。

    “呵,好多年没人堵我路了,真是怀念啊。”

    陈岩笑了笑,上一次沉睡之前,他身为海外游子身份尊崇,加之世道动荡,时不时的就有人来打他秋风,借些钱财花花。倘若陈岩心情好,钱嘛,身外之物而已,给了就给了;若是心情差了,也无非就是乱葬岗里又多了几具无名尸体而已。

    “小子,你很嚣张啊!”

    为首那名拿着棒球棒的刀疤男,明明冻得脸色惨白,身上的黑色夹克也不好好穿着,流里流气的披在肩膀上,“你知道你得罪谁了么?有人花钱买你的命,你还别说你这命挺值钱的,竟然给了十万!”

    陈岩有些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怎么又有人来寻衅滋事,不知道死活?

    “哦?”

    陈岩揶揄了一声,继续道:“既然给这么多,不如你将钱给我,我自己下手,如何?”

    “???”

    刀疤男懵了一下,脑子有点短路,一时间没明白过来,等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小子,你敢耍你爷爷我!”

    “也对,就你这样的iq,也只适合干这个,估计连送个外卖也经常找不到地址。”陈岩心不在焉的嘲笑了一下。

    “…?”

    刀疤男又是一呆,他怎么知道自己送过外卖,还经常被投诉,最后混不下去了,才找了几个兄弟干点恐吓勒索的活。此时被说到痛楚,顿时面色狰狞起来,他龇着牙,如同一只野狗,“老子给你开了瓢!”

    说着,围住陈岩的人群让开一个豁口,刀疤男直接冲了过去。

    (ps,爪子被割了一刀,忍痛码了一章,但时间还是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