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九十八章 傅家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回到九号别墅,小二哈无比殷勤的忙前忙后。

    先是给热水壶加好水,然后又摁了烧水键,看着热水壶开始咕咕的小声的开始工作,又颠颠的跑去洗干净了爪子,然后又给陈岩的大茶缸倒掉茶叶,扔进去一些古树茶叶,等到水烧卡,还极为小心的给陈岩泡上。

    一切极为熟练,不知情的看到呈现淡淡金黄色的茶水,还以为这一杯茶,是一位茶道老师傅泡出来的。

    当然,假如忽略它是一条二哈的事实的话。

    陈岩很自然的享受着一切,并未觉得有什么稀奇古怪的。

    可最后看到拍完马屁之后,端坐在另外一端的小二哈,陈岩还是心软了,“你刚刚连着进了两个小阶段,根基怕是有些不稳,虽然对你的种族天赋来说,过些时日必然也能消除,可总归有些不适的日子要挨过去,我记得地下室还有几粒培元丹,便给你吧!”

    小二哈竖起耳朵听着,脸上却要笑开了花。

    等到陈岩从地下室将培元丹拿上来的时候,小二哈已经急得快要把紫檀木的茶几给刨出一个洞来。

    “给你!”

    陈岩伸出手,朝小二哈丢出一粒半透明,发出阵阵香气的拇指大小的药丸。

    小二哈一口接住,咕噜一下吞下肚子。

    顿时一阵清香从它口中散发出来,它仿佛看到了无数花木在一瞬间盛开,四处都散发处勃勃生机,之前吃蛇羹汤带来的气息紊乱的毛病,竟然在这个时候渐渐舒缓开来,体内那些喘急而奔流不息的灵气,仿佛一下子都找到了领头羊,变得温顺而又有目标一般的流转。

    小二哈都舒服都快眯缝起眼睛,内心直呼好厉害的药丸,味道也挺好吃的,真想再来几颗啊,它半睁开眼睛,看到陈岩两手空空,顿时有些失望,发出一声低鸣:“嗷呜「陈岩好小气呀」”

    “小气!?”

    陈岩一听,气得差点想把小二哈提起来暴揍一顿,“你知道这一颗「培元丹」多么珍惜吗?这根本不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其中两味药我已经上百年没找到过了,吃一颗少一颗,你还说我小气!”

    “嗷呜「好嘛好嘛,我不说就是了」”

    小二哈低下头,表示不比较,可是潜在的意思,差点让陈岩暴走。

    好在这个时候,孙宇翔打来电话。

    “陈先生,根据这段时间的调查,我们最终确定与霍建雄的密切来往中,最值得可疑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付长生!

    付长生已经从之前住院的医院离开,是离开,而不是出院,这显然是非常突发行为。因为据医院的医生说,付长生的还未达到出院的标准,创口还未愈合,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

    而且在霍建雄绑架李小耳女士的前一天,霍建雄个人的银行账户上突然多出两千万,虽然经过几次兜转,但最后指向的人,还是付长生。在事发当天,付长生已经签署件,继承付家所有资产与现金。

    后来我们又详细调查了付长生的所有信息与记录,确定他已经离开郡沙,离开时还使用了多重障眼法,分别买了三趟航班的机票与三趟高铁车次的票,最后他却乘坐了一辆帕萨特走高速离开,而且是三辆相同的车一起出发,这极大的增加了我们的分析追踪工作。

    这也是我们调查了这么久的原因!”

    “嗯!”

    陈岩并未打断,而是安静的听完,“辛苦了,最终的地点确定了吗?”

    说实话,陈岩也没想到就付长生那副二世祖的模样,竟然还能有胆量做雇人行凶这种勾当,虽然隐约中,也确实只有他有这个动机,可要想到是一回事,能有没有这个胆量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倒是小觑了这家伙。

    “苏北,衡州!”

    孙宇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有个地方颇为奇怪,付长生接手付家产业的第一天,将旗下一个价值八亿的有色金属矿转让给了一家衡州的公司,这家衡州公司所属当地一个家族企业,而这个家族,姓傅!太傅的傅!”

    “嗯?”

    陈岩闭目沉思了一会儿,才到:“知道了!”

    “傅?付?福!?”

    挂掉电话后,陈岩睁开眼睛,轻声笑道:“有点意思,竟然还有这等关联,看来几十年过去,没人知道我陈岩的名号了!”

    陡然之间,一股王霸之气从陈岩身上散发出来,将趴在一旁看电视的小二哈吓了一跳,甚至隐隐的有点尿意,当真是吓尿了的感觉。

    衡州与郡沙相距一千多公里,是一座濒临海边的城市,经济较郡沙要发达一些,是但又没有顶尖城市的那种快节奏,比较宜居。

    衡州,丁卯镇。

    所有丁卯镇的人都知道,这个镇其实是姓傅。

    傅家的人在这个镇上说一不二,绝对不会有谁跳出来唱反调,因为所有唱过反调的人,现在坟头都长草了。

    至于傅家的人控制丁卯镇到了什么程度,只能说丁卯镇的人离开了傅家的产业,便无法生存下去,因为傅家控制着丁卯镇大大小小所有的产业,水、米,柴油盐,甚至连菜刀,你也只能从傅家的商店里买到。

    付长生,此时就坐在丁卯镇的一处庄园里。

    庄园是傅家所有,而且还只是用来待客的,傅家自己人都不住在这边。

    “大堂兄,不知道大伯什么时候才有空,我与他有事相商啊!”

    付长生颇为谄媚的与一位和他年纪相当的男子说着,只是神情有多少有些不自然,想他付家唯一继承人,在郡沙向来说一不二,何时需要看别人脸色说话?

    可此一时彼一时,在这远方堂兄面前,他还真没多少资格与他平起平坐。

    而坐在付长生对面的年轻男子,自然也知道这一点,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睛,正眼都不瞧付长生,“我爸很忙,这你是知道的,也不那么有空闲时间来见你。”

    “我当然知道这点,只是前些日子那个转给你们的有色金属矿,在流程上有些问题,我想和大伯沟通沟通,以免转让过程中,出现纰漏!”

    付长生想了想,决定还是拿捏一些,不然对方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索取,到时候纵使他有万贯家财,也禁不住对方这么无底洞的吞噬。

    “不是已经签署件了吗?怎么还有问题!”

    那男子横眉看过来,神色不悦。

    “是签署了,可黔南那地方堂兄你是知道的,当地各种关系错综复杂,那个矿也不仅仅只是我们付家所有,也有一些其他合作方要打点关系,你懂的!”

    付长生意味深长的给了一个眼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