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一百零三章 跪着说话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白夏贤曲腿躬着身子,冷汗津津,动也不敢动。

    如果说之前傅安诠被陈岩一招制住,多少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嫌疑,可现在是白夏贤出其不意的先动手,而结果,就是被对方制住的人,又多了一个,令人羞愤的同时,又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没事瞎动个吉尔啊!

    但傅安诠和白夏贤心里多少是有点不服气的,打都没打,就无法动弹了,这算怎么回事?

    “年轻人,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傅安诠色厉内荏,说的话明明是很有气势的那种,可说出口之后,声音竟然不自觉的颤抖着,可还是要继续说下去:“这里可是傅家!里里外外都是我傅家的人,你真要做了什么错事,想要全身而退,就绝非易事!”

    傅安诠警告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哦?”

    陈岩眉毛一挑,斜着眼看向傅安诠,“我动了又如何?这天下,没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此前你家门槛甚高,连我都要在门外等候半小时,好不容易进来了,刚一坐下,这毛头小子张口就要吞我公司。这是你傅家的家教?

    当年,就连福礼锌在我面前,也得跪着问安!

    你…又,算哪根葱!?”

    “你!你!你究竟是谁?!”

    陈岩的声音不大,可听在傅安诠的耳中,却是如惊雷一般。

    这年轻人是如何得知自己父亲的名字?

    在整个傅家,可是有二十多年都没人提及过!就连他最为宝贝的儿子傅长枫都认为他的爷爷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过世,虽然也很是好奇为何清明都不去爷爷坟上扫墓,好像全家都不在意这件事一样,他也没好去问起傅安诠。

    但也只有傅安诠知道,福礼锌好端端的还在人世,只是不再过问这些凡夫俗事,一心扑在修炼上。如今想来已经迈入「武道宗师」之境,可是没有征得他老人家的召唤,他也不敢轻易去打搅。

    “呵……”

    陈岩一声冷笑,双手轻飘飘的抬手一挥,两道力道打出,轰击在傅安诠和白夏贤胸前,两人在空中,平直的倒飞出去,而后双膝跪砸在地上,将石板地面砸出一道道裂纹,他们再也忍不住,一口血水从口中喷出。

    同时,陈岩借着倒飞出去冲击力,自己也腾空而起,等到落下来的时候,正好落在之前的座椅上。

    就在他落下来的一瞬间,小二哈马屁精一般从墙壁一旁的架子上叼来了新的茶具和茶叶,放在陈岩面前,同时口中吐出一团火焰,包裹住茶壶。

    刹那间,茶壶理传出咕噜咕噜的响动,水却是在顷刻间烧开。

    陈岩自己放了点茶叶,过了一道水后,才给孤零零的一只白瓷杯倒了杯茶水,“明前的龙井,就是被你们这些附庸风雅的人糟蹋了,思不宁心不静的人,喝什么茶!”

    两人面色煞白的跪在陈岩面前,有心想换个姿势,可一来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体受此一创,稍微动弹一下,全身就跟散架了一般,二来则是陈岩无形中给的压力还在,这时稍有动作,唯恐引起对方怒火,万一不再留手,小命则不保。

    两人也不言语,白夏贤是震惊于对方的实力,而傅安诠则是被那句福礼锌给问得疑惑重重。

    可是陈岩说完那句话后,就没再开口,自顾自的小口喝着茶,就如同不屑于和他们说话一般。

    有时候不怕对方狮子大开口,就怕对方不说话!

    沉默的力量,才是最恐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气氛安静得有些可怕,傅安诠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越是跳动,他就越是恐惧,因为他不知道哪一秒,心就不再跳动了,而能决定这一切的,只是面前那个连正脸都不给他们的年轻男子。

    终于,傅安诠还是忍不住,他战战兢兢的开口:“陈…,陈先生…,之前多有得罪,我为犬子的所作所为,向您道歉。您竟然认识家父,可否给家父一分薄面,让我等改过自新,将功补过,毕竟您与我们傅家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没必要大动肝火,脏了您的手,不值当,不值当!”

    傅安诠可谓是卑微到了极点,只是此时自己的与儿子的小命,都掌握在对方手中,为了苟活下去,这点耻辱又算得了什么。

    “你在教我做事?”

    陈岩挑眉一看傅安诠,冷漠的道。

    “不敢!不敢!”

    傅安诠连连否认。

    “算你表现还算诚恳,没像付安康那般再三挑衅我!”

    陈岩吹了一口滚烫的茶水,漫不经意的开口道。

    “???”

    傅安诠听到付安康三个字有些呆滞,早先他看到的资料,说是付家三兄弟和父亲,吃饭的时候不小心中了豚毒,抢救了三天三夜后,最后无奈宣告死亡。

    可如今看来,看到的那份资料是付长生那小兔崽子刻意修改过的。

    而真实的情况,是付安康那个家伙得罪了眼前这位年轻人,所以才一命呜呼。

    可怕!可恨!

    即便是几十年没有来往,但一家四口却是同时惨死,还是太可怕了一些。可恨的是,即便知道了那凶手就在面前,偏偏拿他无可奈何,而且现在一个不慎,说不定自己也要栽倒在他手里了。

    “是!是!是!早就听说付安康那混蛋不安生,从小到大到处惹是生非,没有一刻消停过,如今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您是替天行道,是大义之举!”

    傅安诠又是一记马屁拍上。

    “呱噪!”

    陈岩刚刚淡淡的开口。

    “啪!啪!啪!”

    傅安诠就自己先给自己来了三个巴掌,而且动作不轻,是下了大力气打的,“是是是,我闭嘴,我闭嘴!”

    顿了顿,陈岩放下茶杯,开口道:“我确实与你们并无仇怨,也不愿牵扯过甚,要怪就怪你儿子,为人太过乖张,如今也算得了教训,长长记性也是好的!”

    “您教训的事,以后定当严加管教!”

    傅安诠一听,心里立即轻松了下来,连忙点头称是。

    “既然这些说道清楚了,那就说说,付长生在何处吧?”

    陈岩摆摆手,最后问到另外一个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