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一百零四章 剥夺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付长生?

    傅安诠听到这三个字,仿佛福至心灵祸来神昧,一下就想通了关键。

    原来这位年轻人来此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付长生这狗东西!

    此时此刻,他心里就如同有一万匹草泥马在狂奔,今天发生的一切灾祸就是他带来的!

    没他,就绝壁没这档子事!真想毙了他老母。

    骂,在心里肯定骂了无数次,但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我知道付长生在哪里,我领你过去,你们有何仇有何怨,却是与我们傅家无关,我这就领你过去。”傅安诠说着一溜烟的站起身,朝着门外大喊:“没死的,快备车,去别院!”

    外边的傅家护卫们还不知道里边发生的一切,此时听到傅安诠的大喊,立即行动起来,车辆径直从车库开了过来,外边的大门也早就打开,只等着放行。

    陈岩没有与傅安诠同车,而是出了傅家庄园的大门后,上了等在一旁孙宇翔开的车。

    别院距离此处傅家的庄园并没有多远,开车五分钟左右就到了。

    此时,付长生坐在别院一处大厅里,心里思索着等会儿傅安诠来了,要怎么与对方洽谈才是最为符合当下利益的,这样思索着的时候,付长生渐渐发现以前付未庭所教的一些东西,竟然那般有道理,而现在父亲已故,他才幡然醒悟过来,已是太晚。

    这大概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付长生这样想着。

    忽然之间,付长生听到外边有了声响,他收拾了一下悲伤的情绪,换上一副自信的微笑模样。

    咯吱一声,他拉开了大厅的厚重大门,可是当他抬眼看去的时候,一道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能分辨出来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里。

    迎面而来的那人,正式陈岩。

    “是你!?”

    付长生阴翳着脸,惊疑出声。他没有问,你为何是出现在这里。

    他已经深刻的明白,以对方的实力找到这里来,并不算多么困难的事,而令他惊诧的主要原因是,是为何对方会来得这么快!

    “看到我,你好像并不惊讶。”

    陈岩越过付长生,往里边走去,来到大厅中央的沙发上,自顾坐下,“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拍卖会上。”

    “是…”

    付长生也走了过去,再陈岩对面坐下。

    傅安诠和随同而来的白夏贤、傅长枫站立在一旁,原本傅长枫见到付长生,想要说些什么的,但却被傅安诠用眼神制止住了。

    这时候插话,太不明智。

    表面上,付长生看上去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但陈岩从他平静的眼神中,却是明白对方并不似表面那般,而是在思索着什么,或者还想着要怎么破眼前这局。

    “当时我就警告过你们,早点道歉完事,可你们却总想着以势压人,视他人为蝼蚁,做错了事不思悔改,还要别人来承受你们犯错的后果……”

    陈岩顿了顿后,双眼放出精光,猛然看向付长生,“现在,是你要承受后果的时候了。包括霍建雄那边,也是由你来承受!”

    “哈哈哈!”

    忽然,付长生大声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越来越放肆,“哈哈哈,蝼蚁?谁看谁像蝼蚁?我?我付家?

    哈哈!!哈哈!!!你是在搞笑吗?谁都有资格说这话,惟独你没有!这世道,就只有你,看谁,才都像看蝼蚁!是你!是你这个活了上百年的,却依旧是一副年轻身躯的老妖怪!是你这个仗着自己修为高深,看任何东西都如同过客一般,事不关心高高挂起的,自以为是的修炼者!芸芸众生,在你这等修炼者眼里,都是蝼蚁罢了!”

    付长生笑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他动作夸张,状若癫狂,内心深处对陈岩的恐惧,在这一瞬间,全部转化为了语言上的攻击,他觉得自己拆穿了一个了不得的真相,揭露了一个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自己真理的阳光下暴晒,他仿佛看到了那件虚伪的面具,在阳光的暴晒下,化成一缕一缕的黑烟,然后消散掉。

    傅安诠等人,看着接近癫狂的付长生,听着他疯魔了一般的话,又忍不住看了看陈岩,如果付长生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年轻人,也太恐怖了些吧,他有上百岁了?脸上这细皮嫩肉的程度,即便是与十八十九的花季少女相比,也竟不遑多让。还有他的实力,根本不是此前表现出来的那般一点点,竟然还要更加恐怖?

    “你错了!”

    陈岩摇了摇头,“真要说起来,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我更热爱生命,更善意的对待这个世界,我做过的事,拯救过的生命,也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爷爷当年在大难时候,为国为民所做的那些,在我面前实在不值一提,为了民族为了大义,我苦心在西方求学几十年,网罗无数人才为了一个目标奋斗,那种人心所向,拧成一股绳的力量,根本不是你在纸面上,从别人口中听来那般轻巧,那是抛头颅洒热血,用红色染成的旗帜,铸就的和平,我容不得这美好世道,被一些蛀虫和败类玷污,我既然看到了,就会去纠正,就会想着让那些失去年轻生命的英灵,能在九泉之下看到的时候,多少能欣慰一点。”

    “生命,不是平等的!没人会记得那些为这个世界默默付出的人,可我终归不会让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子孙受你这样的人欺辱。”

    “你放心,我不会强行剥夺你生存下去的权利,但我会让你看看,让你真切的感受,那些曾经受你欺辱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会拿走你所有的一切,只余下你这生来带着的肮脏皮囊,去替那些亡魂度亡!”

    陈岩说着,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付长生与傅安诠呆呆的看着陈岩,对他所说的要拿走郡沙付家的一切,却是不信的。

    付家多大啊,岂是你说说就会垮掉,就会灰飞烟灭?

    可是,当陈岩放下手机后没多久,付长生的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来电的人,正是他留在郡沙,照看付家所有资产的负责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