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一百零五章 有内鬼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当电话挂断。

    付长生就像丢了魂一样,整个人突然散架一般瘫倒在陈岩对面的沙发里。

    「银行催款」「甲方换人」「乙方罢工」「合作伙伴撤资」「有关部门查账」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全部集中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郡沙那边负责人颤抖的声音,犹在耳边回荡,付长生此时看陈岩的目光,无比复杂。

    只是看付长生的表情,傅安诠等人就能立脑补出,刚刚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

    他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也几乎是在一瞬间都出现在在他们的脑海中。

    个人自身实力强大是一回事,然而在世俗的社会中是否有影响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即便是有一丝牵扯,也只不过是相辅相成。而要能达到影响一家在郡沙扎根多年的家族大企业,那这种影响能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付长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出傅家别院,这一路上他拿手机打给那些曾经围绕在他身边的狗腿子、富二代,可是每个电话接通之后,不是迅速挂断,就是开始痛打落水狗,各种奚落他,即便是有一些善意的安慰,也只是寥寥几句,便匆匆结束。而更多的是遇着了瘟神一样,连他电话都不接。

    别院里边,傅安诠看到陈岩站起身后,立即躬身向前,小心翼翼的问道:“此时天色也晚了,陈先生留下了吃顿便饭吧,我这就安排去。”

    “不必了!”

    陈岩挥挥手,不愿多做停留,若非为了前来寻找付长生,此时的他是不太乐意离开郡沙的,冥冥之中,他察觉郡沙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可是他又无法看穿,只能在郡沙好好的等待着。

    目送陈岩离开之后,傅安诠交代了白夏贤和傅长枫几句,自己独自驾车来到丁卯镇的一处山峰的半山腰位置。

    山路蜿蜒,但好在也修了水泥路,一路上除了小心驾驶之外,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

    在半山腰的地方,一座小道观孤零零的坐落在其中,傅安诠敲了几下大门上的门环后,便自顾推了开来。

    推门进入之后,道观里看上去打扫得整整齐齐,说是一尘不染也不为过。

    这顶多只能算是两进的宅院式的道观中,前边是一座大殿,大殿上边悬挂在一副刻有三清阁的匾额,木制结构为主的大殿之中,柱子、门窗、漆器都有些剥落,即便是干净整齐,可整体看上去,还是有些落败的感觉。大殿后边,则是一间居住的厢房,厢房的对面则是厨房和柴房,另外还有一间可供客人居住的客房。

    简单,却又祥和的一处小道观而已。

    看到大殿里亮着的油灯,傅安诠走近之后,看到一位身穿青灰色道袍的老道士,坐在一旁打坐修,便跪在一旁,整个身体都匍匐了下去,他小声的喊道:“父亲。”

    喊了一声后,傅安诠便一直匍匐着,并未直起身。

    良久,傅安诠边上的老道士,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你来做什么?”老道士开口,颇有些嫌弃。

    “出了点事,找你拿拿主意。”傅安诠这才抬起身,细声细气的说道,生怕大一点声音,就会打扰到老道士一般。

    见老道士也不问什么事,等了一会儿后,傅安诠才缓缓开口,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说完,傅安诠便老老实实的跪坐在一旁,等着老道士回话。

    “知道了……”

    老道士却是慢吞吞的说道,顿了顿后,又叹息了一声,“你去将那付长生寻到,而后隐秘的带到我这边来,总归是福家的子嗣,不能让郡沙那一脉,就断了根。”

    “这…,会不会引起那位陈姓青年的反感?”

    傅安诠说完之后,看了看老道士的脸色,见老道士隐隐的想开口,却又忍住不说,他思索了一番后,最终还是问道:“我听那人说话,好似认识您,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那人自然指的是陈岩,匪夷所思也自然是觉得陈岩表面看上去,那么年轻的艺人,怎么可能认识已经快九十多岁高龄的父亲?

    “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修道修身,逆天而行,凡是种种,又怎么可能知道所有的事?”老道士目光瞟向远处,“他说及我的名字,那自然是认识我,可在我印象里,并没有一位姓陈的青年,你将他的照片给我看看,或许我还能分辨一二。”

    当即,傅安诠在手机中打开陈岩的照片递给老道士。

    老道士拿着手机一看,登时双目圆瞪,神情是变了又变,最终所有的思绪都化作了一声感叹:“原来,修炼至最高处,真的可以长生不老,这才是修炼吗?”

    老道士忽然来的一句话,让傅安诠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向来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不感兴趣,“不懂,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要将付长生带来吗?”

    “带来吧,这跟其他事没有关系,那人也不会真的来管这些。”

    想了想,老道士还是做出了决定。

    “好!”

    傅安诠重重点头,之后离开了这间小道观。

    ——————

    刚回到九号别墅坐下没多久,陈岩就听到门外响起嘀嘀嘀密码锁输入密码的声音。

    “哟,您还知道回家呢!?”

    门刚一开,还没见着人,那道带着娇嗔和愠怒的声音,就传到陈岩耳中。

    陈岩刚刚泡好一杯茶,准备去地下室看看「天启」的模拟进度,现在只得好生坐在客厅里,聆听来自沈大辅导员的教导。

    “还行!”

    嘬了一口茶后,陈岩轻描淡写的回道。

    “还行?你说还行?”

    一听到这话,沈亦顿时就大声起来,“你说我刚刚做上辅导员,就遇到你这种十天当中,有九天在旷课的学生,我容易嘛我?容易嘛!!”

    陈岩举起茶杯,挡住沈亦杏仁大眼里迸出的噬人光芒,试探着疑问了一下,“不…容易?”

    “嗯?”沈亦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疑惑。

    “嘿嘿,知道了明天就去上课,你也知道我最近比较忙,以后就好多了。”

    陈岩觉得还是先打发了这个女人再说,天知道她为什么今天感觉火气有点大。

    另外,这锁的密码,她为什么又知道了?

    陈岩想着,目光看向了一旁盯着电视机的小二哈。

    尼玛,这是出了内鬼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