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真的两千岁 第一百零八章 新的戴夫

时间:2021-01-07作者:常红

    别看现在有很多提及脑机,或者脑机接口的新闻。

    可是早些年的时候,医学上有个普遍的认知,即人的左脑控制身体的右边,右脑控制身体的左边,左脑是负责语言的区域,左脑半球更加智能高级,而右脑半球则是落后低级,还有诸如左撇子比较聪明之类的说法,可最后被一个著名的裂脑实验,将这一切都粉碎了。

    当把连接左右两个大脑的胼胝体切除,左右两边大脑无法沟通,之后经过一系列的实验,证明右脑并非无法接受语言信息,只是在完整的情况下,左脑就负责了此功能。而当左右两边大脑无法沟通的时候,右脑便会开始逐步处理语言方面的事情。

    后来研究人员找到了一位先天性无胼胝体的病人进行研究,这个病人有着高出常人的语言能力,主要是因为他的左右半脑为了适应缺少胼胝体的构造,都拥有了语言能力。相对的这位病人的非语言能力就表现得很糟糕,对于几何,地理的理解能力差到令人发指。

    最后实验的总结是,左脑半球更擅长分析、逻辑、计算和语言相关的内容;右脑半球,则是在空间、综合、音乐、直觉感觉上更加擅长。

    只是更擅长,而非独有。

    这一结论,也打破了前人认为右脑只是个附属物的错误观点,也验证了不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都有着自己擅长的工作,为非简单的谁更聪明。

    研究大脑的一些构造和能力之后,陈岩发现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意识!

    想要用搜魂术来获取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和思想,就不得不探知对方的先攻破对方的意识。

    如果大脑皮层上的神经元是用来存储人类的记忆,那么就无法解释一些无脑人为何也拥有意识,在西方国家无脑人的案例有很多。有人出生时只有2%的大脑,可是到了三岁时他的大脑正常大脑的80%,之前医生认为的大脑不能正常发育,不能说话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进食,在他6岁的时候就能自己做到这些事。

    还有一位高于平均智商100以上,获得数学一等荣誉学位的例子,他的实际智商为126,可他的大脑皮质表面厚度并不是正常的4.5厘米,而是只有大约1毫米的覆盖层,他的整个颅骨里主要是充满了脑脊液。

    至于一丁点大脑都没有的人,就无法谈意识了。

    大脑是意识产生的基础,大脑内存在的无数神经元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电信号,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想法形成一个信号,最终形成意识。

    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研究病例,陈岩呵呵一笑。

    要说到对意识的研究,恐怕他能吊打所有医学界的研究人员,甚至全部加起来都打不过他。

    意识存在于识海之中,识海便是医学家现在找到的一个名为松果体的物体。

    陈岩能将神识外放,便主要是因为他对于松果体的控制,踏入修炼之后的每一位修炼者,其实无时不刻都在修炼识海,实力越强,识海的能力也就越强,神识外放,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了解了这些知识以后,陈岩便开始逐步编写代码。

    无疑,这一次的难度比之前几次都要大,不论是代码量,还是涉及到的变量参数,都是一个恐怖的程度。

    想到这里,陈岩觉得自己如同码农一样,尽干些毫无创造力的事,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于是陈岩开始着手将「小黄人·戴夫」进行升级改造,他觉得某部电影里的那个人工智能助手很合适,恰好他手头上,有这么一个基础,可以拿来就用。

    链上山石科技那边的z15后,陈岩将经过n多用户训练出来的戴夫数据全部下载到别墅这边。

    这部分数据,已经比最早时候的戴夫要聪明了很多。

    「小黄人·戴夫」并不是固定的一个程序,所有用户与之交流,去除冗余后的数据,都会是成为更聪明的戴夫的养料。

    而基于「斯通」通用智能算法,陈岩没用几天,就将全新一代可自主编程的戴夫升级完成,在调试了几次后,「小黄人·戴夫」的能力已经不弱于一位拥有三五年经验的码农,只要给定任务,它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已经不能用效率是普通码农的多少倍来衡量了,因为只要运算能力足够,它就能代替所有的基础码农,一秒内,一键智能生成代码。

    额,不是一键,只要喊一下戴夫就行了。

    新戴夫在别墅这边的是z15里完美运行后,立即被陈岩开始运用到「搜魂术」的编写当中,当陈岩喝着茶,手指头点点带触控功能的屏幕上用光点和线条代表的大脑构造图时,新戴夫就会开始生成相应的代码,然后将之加载到「天启」的模拟系统之中。

    所有代码数据都生成并且全部提交给「天启」进行模拟后,陈岩看了看新的戴夫,觉得山石科技那边技术部的人可能需要,就开通了一个拥有新版戴夫权限的账号丢给埃隆。

    此时在山石科技的实验室里,进行「小黄人」机器化的埃隆收到陈岩发来的一串链接和账号密码时,一脸懵逼。但出于一直以来对陈岩的敬佩,埃隆还是来到电脑前,打开浏览器输入了链接,敲入账号密码,进入了一个黑漆漆的页面。

    看着上边的字说明,埃隆带着疑惑,唤醒了新版小黄人。

    他尝试着对麦克风说道:“我需要一个酷炫的启动界面,像雨后彩虹一样,颜色要丰富,但不能太艳丽太夺目,用什么样的框架来实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全平台通用。”

    埃隆明白,凡是涉及到全平台的东西,就会有各种问题需要解决,这涉及到最为底层的硬件逻辑,arm和x86肯定不能放在一起直接使用,因为最底层的指令集都完全不一样。

    要解决这个,那就需要类似跨平台的ja_va或者python,但这就会导致性能差,他很想知道这个所谓智能编程,到底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当埃隆最后看到生成的代码时,他不由的傻眼了。

    竟然还有这种做法?

    还讲不讲武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