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7 章 第七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翟飞扬跑了,其他围观同学见没瓜可吃,也开始散了。

    不过光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就足够他们津津有味地讨论上一段时间了。

    看着翟飞扬逃离的树丛,姜冕略显无趣地打了个呵欠。转身,便与从开始到结尾,一直杵在香樟树下的两坨玩意儿——林倩、许星鸣打了个照面。

    小说里是怎么介绍这俩人的,姜冕回想了想。

    因为父亲过分花心滥情,许星鸣从来都不相信感情这种虚而不实的东西。

    家庭环境导致他性格孤傲冷漠又薄情,尽管高中的时候他和姜眠都互相喜欢,偏偏一个内敛胆怯一个刻意忽视,两人谁也没能迈出第一步,一直错过着。

    以为上了大学这种情况会变好,谁知冒出了个林倩。

    这位姐姐的家世背景也复杂的不行,母亲虽然长得漂亮,名牌大学毕业,却一门心思给豪门富商当小三儿,没想到都生下了林倩,她都还没找到机会转正,却也心安理得地给人当着外室。

    从小给自己女儿林倩灌输的思想就是,嫁给有钱人,母女俩一起过最好的生活。

    这种思想熏陶长大的林倩,一遇到许星鸣这样的香饽饽,怎么可能会放过。

    尽管她早看出了姜眠与许星鸣两人互相喜欢,却依然以和姜眠交朋友为突破点,时时刻刻出现在许星鸣身边。

    首发

    一开始许星鸣对这种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别提多膈应了,连带着还迁怒到了姜眠身上。

    偏偏林倩对他的冷漠毫不在意,甚至还在新年时候追到了他所在的城市,却意外遇到跟家里大吵一架、离家出走的许星鸣。

    在那个雨雪交加的夜晚里,一脸倔强的林倩牢牢跟着许星鸣在外头走了整整一夜。

    便是这一夜,成功叩开了许星鸣的心门。

    等开学的时候,小傻子姜眠还在欣喜于又能见到喜欢得不得了的许星鸣时,林倩与许星鸣十指交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跟她要了句恭喜。

    整个过程简直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关于这俩傻逼玩意儿,姜冕不是没想过也修理修理,但谁让她是个和平主义者,人家都还没犯到她头上来,她实在不好,平白无故地上去就揍这两人一顿。

    脚步略顿了顿,姜冕便缓缓往前走去。

    直到路过许星鸣身边的时候,男生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许星鸣甚至都顾不上询问向来柔柔弱弱的姜眠,力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他只想知道——

    “是真的吗?刚刚翟飞扬说的,一个星期前嘉华酒店你……啊!”

    狗东西真是一张嘴就粪香四溢呢!

    姜冕随意地拧着许星鸣的手腕,听着骨头的脆响,如是想道。

    对于许星鸣因为疼痛,一口又一口地倒抽着冷气,姜冕不为所动,林倩却直接被惊到了。

    “眠眠!”

    林倩急忙上前将许星鸣的手腕抢救了下来,不然以姜冕的力道恐怕能给他拧断了去。

    不过谁让她向来不爱跟女孩子计较呢,就势松了手。

    “星鸣他……他也是关心你,你们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了,他也是怕你被外面的人骗了,那种事情总归是女孩子吃亏一些的。”

    林倩开口就是绿茶芬芳。

    “哪种事情?”

    姜冕挑眉反问。

    “啊?就……就那种事情啊……”

    林倩羞窘地跺了下脚。

    闻言,姜冕眉头微皱,作思考状。

    “唔,是你过生日那天,在ktv隔壁包厢里与翟飞扬发生的那种事情吗?”

    姜冕露出了个恍然大悟的小表情。

    翟飞扬家也有钱却也不是那么有钱,关键是愿意给林倩花钱,不仅如此,林倩指哪儿他打哪儿,全世界最听林倩的话。

    这么好用的工具人,以林倩的性子会放过才怪。

    可舔狗也是人,也会生气愤怒,这不上一次过生日,原主就意外看到了林倩刚出包厢,就被喝醉酒的翟飞扬拖进了隔壁黑漆漆的包厢内。

    当时许星鸣与他们好像只有一墙之隔,真是想想就刺激。

    没人知道两人在包厢里做了什么,只知道林倩在回包厢的时候,嘴巴红艳艳的,一看就知道之前肯定是做了些有意思的事情。

    都知道了这种消息,小傻子姜眠也没想着去告状什么的,相反还因为林倩是她的朋友,担心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威胁,为此还暗暗打定主意想要大着胆子去谴责翟飞扬一顿。

    可谁能想到,人家两人才是一伙的,正背地里合起伙来准备算计她呢!

    姜冕的话一出,林倩的脸上瞬间掠过了一丝难以置信的慌乱,但很快她就稳住了。

    与面露怀疑的许星鸣对视的瞬间,她的眼神就已经迅速变作一片无辜茫然。

    “我没有……”

    林倩小声又委屈地跟许星鸣否认了这件事,表情别提多无辜可人了,可只有她自己知晓她的内心在这一刻掀起了多么大的滔天巨浪。

    怎么回事?那天的事情姜眠怎么会看到?她到底看到了多少?她跟飞扬根本就没什么的,那天也只是他一不小心酒喝多了才……除了亲和抱,他们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她为什么要在星鸣的面前胡说八道?

    好啊,她就知道姜眠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单纯,这种手段她以前看的多了!难道她以为让星鸣误会,她就能趁虚而入吗?

    做梦!

    林倩眼底厉色一闪即逝。

    见林倩始终低垂着头,姜眠倒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

    刚刚只是见林倩嘴欠给她的一点小小还击罢了,难不成还真跟她为了许星鸣这坨屎你争我夺起来。

    她姜冕可从不做那么掉价的事情。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姜冕毫不在意,转身就要往宿舍楼里走去。

    快要进楼的时候。

    “等一下,眠眠。”

    林倩的声音又一次在她身后响起。

    “还有件事……今天听朋友说看见你也报名去参加《心动偶像》了,好像还拿到yes卡了,好厉害,恭喜你啊!其实昨天我、星鸣还有飞……我们也去报名参加了,也一样拿到yes卡了,看来接下来我们能一起参加同一个节目了。要是到时候我们几个能一起签约出道的话,就太好了!”

    林倩的态度很温和,仿佛刚刚的口角完全没发生过似的。

    就是这样,姜冕才佩服这种姑娘啊!

    不管刚刚跟你闹得多难看,只要她想,随时随地都能将不快抛之脑后,继续她的新话题。

    听到这儿,姜冕嘴角微勾,随后讶异偏头。

    “你们?包括那个翟飞扬,都拿到卡了?”

    林倩笑着点头。

    “啊,那这节目挺不挑啊。”什么破锅烂盖都要。

    姜冕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林倩:“……”

    许星鸣:“……”

    去他妈的发自内心!

    几秒的沉默后。

    “跟她有什么好说的,走了。”

    手腕总算没那么疼的许星鸣拉住林倩的手,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爱走不走,她才不留。

    姜冕同样动作麻利地转身。

    转身的刹那,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却发现她穿越之后最先遇到的“好室友们”,正趴在窗口的位置看戏看得津津有味。

    五人猝不及防被姜冕逮到,霎时间就跟遇到危险的仓鼠似的,直接僵在了原地。

    很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缩了回去,唯恐叫姜冕看清楚了。

    而此时,走出去没几步的许星鸣一个没忍住,下意识回头看了看,见姜眠竟是连头都没回一下的意思不说,还直接用上了小跑,人一下子就跑没了踪影。

    这使得向来只要转头就能看见姜眠站在身后不远处的许星鸣,心中忽的一慌,只感觉心口的位置好似莫名其妙地空了一块儿似的,呼呼地往外漏着风。

    直到林倩拉了拉他的手,他才微微有些回过神来。

    与此同时,另一头的姜冕早就一口气跑上了五楼的宿舍。

    几乎一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屋内的几人就早早拉开了房门,站在两侧,各个笑得跟酒店的迎宾似的,欢迎着姜冕的归来。

    “姜……姜……姜眠,你的桌子我们已经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擦干净了,还喷了橙花味的香水,保证不会有一点异味。衣服也早就已经洗好了,也给你烘干了。”

    “之前借你的东西我们也都还回来了,洗发水沐浴露这种用过的东西也通通买了新的,直接放在你桌上了。”

    “还有,你的床柱不是断了吗?要是觉得不方便,我们五个人的床你看中哪个就睡哪个好了,我们肯定不会有一点意见!”

    这信誓旦旦的小口气就差当场给她发个毒誓了。

    听了这样的话,姜冕瞥了眼原主的桌子。

    以前上头经常会放些其他五个人的杂物,现在没了,不仅没了,她的书和东西全都被擦得亮晶晶,摆得整整齐齐的,一眼看过去,别提多舒坦了。

    这不挺能干的吗?

    “干得不错!”

    姜冕赞许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样的话,宿舍五人还来不及窃喜,就听到姜冕的后半段话。

    “这么能干,以后宿舍值日就你们五个人轮着干好了!”

    五人:“……”笑不出来.jpg

    “怎么了?我看你们好像不太开心啊?不喜欢做值日吗?”

    姜冕眉头一皱,真诚发问。

    “喜,喜欢!”

    “最喜欢打扫卫生了!”

    “就是,谁也不要跟我抢,劳动最光荣。”

    “哈,哈哈哈哈……”

    五人尬笑不断。

    直笑得嘴角都快抽筋了才看见姜冕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五人心口一松。

    便是这时,陈雨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一旁拿来姜冕的手机,双手递了上来。

    “对了,姜眠,你走之后,你的手机响了好几下,我们没接,只是看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好像是你舅妈,已经打了四五个了,微信好像也发了一堆,像是有什么急事。”

    闻言,姜冕伸手接过手机,点开微信。

    毫不意外又是要钱。

    真是绝了。

    见状,姜冕一脸玩味地打了几个字发送出去,就将手机往旁边一丢,哼着歌洗澡去了。

    此时,距离燕京一千多里距离的松县,乌烟瘴气的麻将馆内,长得肥肥胖胖,留着一头短卷发,涂着大红嘴唇的女人听见手机提示音响,下意识就瞥了一眼。

    一看见上头显现的拖油瓶三个字,胖女当场兴奋得连麻将都不摸了,输了这么多就靠死丫头给她多孝敬点了。

    虽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急吼吼地就滑开了手机,点开微信,女人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