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8 章 第八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噼里啪啦砰砰轰——”

    又老又破的安置小区内,隔音本就差得要命,何况楼上这家人整个小区出了名的野蛮不讲理。

    听着不断传来的噪音,正在给孩子辅导作业的男人抬头就与端着水果、牛奶进门的妻子对视了一眼,嘴角俱都扬起了苦涩的弧度。

    “爸爸,好吵啊……”

    正在写作业的小姑娘瘪着嘴抱怨道。

    闻言,男人连忙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爸爸知道,再忍两天,过几天爸爸就带你和妈妈搬新家了,到时候就不会吵了。”

    “耶!那就再也不用看到黄奶奶了!”

    小姑娘欢呼了声。

    “囡囡怎么了?不喜欢黄奶奶啊?”

    “她……她之前说我是死丫头片子,成绩考的再好也没用,女孩子学历高以后没人要……”

    “太过分了!这黄桂芬……”

    记住m.42zw.cc

    女人砰的一声将牛奶水果放在桌上,怒不可遏。

    只是还不待她去找楼上的女人算账,被连续不断的噪音吵得几近崩溃的隔壁邻居,就已经拉开窗户,朝上头大骂了一句。

    “大晚上的要死啊!你不休息我们还要休息呢!”

    此时住在楼上的黄桂芬,也就是刚刚被姜冕发微信怼了的胖舅妈,在看到姜冕那条微信后,这会子什么字都听得,就是听不得一个死字!

    “说什么说什么呢?我在自己家碍着谁了,你个……”

    一口气跑到了阳台,女人扯着嗓子就开始跟楼下邻居疯狂对骂起来,各种污言秽语,听得楼下的男人立刻捂住了自己女儿的耳朵,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我们也别再等两天了,明天,明天我们就搬家!”

    男人斩钉截铁道。

    片刻之后,吵架也没吵赢的黄桂芬气得头晕眼花地瘫倒在沙发上。

    今天简直背到了极点,麻将麻将一家输三家,回来吵架还吵输了,最关键是姜眠那个贱丫头竟然还敢跟她这么说话,反了天了她。

    女人不甘心,抖着手再次拨通姜眠的电话,只可惜那死丫头怎么也不接她的电话,不仅如此,发的微信一条也没回过。

    啊啊啊啊啊气死她了!

    黄桂芬再次将家里的东西摔得砰砰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头,姜眠刚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正擦着头发,室友就指着她仍在震动的手机,提醒道,“姜……姜眠,你的手机又在响了,一直在响……”

    “吵到你们了?”

    边擦头发,姜冕边淡定询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呢?”

    室友们慌忙摆手。

    见状,姜冕伸手就拿起了手机。

    43个未接电话。

    姜冕顺手就将这号码拉黑了。

    随后再打开微信,舅妈这个称呼,发了她二三十条微信,前面十几条全都是60秒左右的语音,姜冕直接略过,拉到最底下,只见一条条全写着让她立刻回电话,否则以后就不用回来了之类威胁话语。

    原主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对家这个词很看重,以前只要她舅妈一祭出这个杀手锏,她真的是什么条件都愿意答应,包括宁愿自己挨饿也要转钱给舅妈这种骚操作。

    想到这儿,姜冕嘴角微勾,打了几个字上去,就将这人的微信也一并拉黑了。

    反正气这老东西也气够了。

    等了好半天,终于等到微信提示音响起的黄桂芬,立刻就按亮了手机。

    她都想好了,姜冕之前敢这么跟她说话,她要是不扒她层皮下来她就不姓黄!

    女人眼神凶狠,点开微信——

    “啊啊啊啊!!!”

    一声怒叫响彻整片小区的夜空。

    最要命的是,黄桂芬想要再拨打姜眠的电话,给她发微信,她才发现她竟然全都被拉黑了。

    贱丫头贱丫头贱丫头……

    啊啊啊啊!

    等到姜眠舅舅摆完摊子,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回到家,迎面就飞来了一个热水壶,要不是男人躲得快,恐怕光是那水壶就能把他砸得头破血流。

    “又怎么了?”

    惊恐过后,男人就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又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你知道你那不要脸的外甥女今天对我说了什么?她咒我死!她竟然敢咒我死!个小贱人,小荡-妇……”

    “外甥女?眠眠?她咒你死?你胡说八道什么?别人我不知道,眠眠我还不知道吗?从小到大,她最是好性子,在家里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怎么可能会咒你?”

    “好啊你,姜有成你个王八蛋,你不相信我,竟然相信那个天杀的死丫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活了,不活了……”

    女人开始撒泼。

    “桂芬……”

    男人不开口还好,一开始女人的言语激烈程度又上一层。

    “姜有成你个没用的窝囊废,老娘跟着你一天福都没享到,尽是受气,你$%&&**&*”

    男人沉默地听着女人一如往日的谩骂,骂着骂着就听她话锋一转。

    “我不管,过两天你就必须想办法让你家那个小贱人回来……”

    “做什么?”

    “相亲!书让她读了,现在呢,一点好处没看到,她竟然还敢咒我!我都给她问好了,街上开超市的徐强,家里有钱的很,姜眠一个黄花大闺女嫁过去,他起码愿意给八万八的彩礼,八万八,给我们天宝干什么不成……”

    “可……可那个徐强都已经五十了,而且上一个老婆还是被他打死的……”

    “姜有成你个没本事的东西,自己赚不到钱,还拦着不让老娘抓钱,我告诉你,姜眠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你要是再敢像她读大学那一年那样拦我,我就带着儿子从这儿跳下去,呸!”

    黄桂芬瞪圆了眼。

    闻言,男人的嘴巴张了张,却始终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让姜眠上大学是他在姐姐临死前答应她的最后一个要求,可就是这么件事儿,搞得自家老婆和他闹了整整三年,家里饭不做衣服不洗,天天泡麻将馆,他一说她,就立刻拿姜眠的事情出来闹。

    姜有成这三年,累了,真的累了。

    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姜眠……

    就,就当他对不起她了。

    *

    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算计的姜冕则看着手机上突然冒出的一则短信,奇怪地挑高了眉。

    “宋总,这么发能行吗?”

    助理小严望着一侧的宋祁琛,满脸的一言难尽,哪个男人这么跟女朋友发短信?疯了吗这是。

    “可以。”我跟她签过合约。

    看着电脑,宋祁琛连头都没有抬。

    殊不知另一头姜冕敲了下手机,满脸写着——这人谁?

    因为来到这个世界才没多久,原主的记忆也断断续续的,对于这个和平的世界,姜冕并不熟悉,秉持着不懂就要问的精神。

    很快她的手机就到了其他五名室友的手中。

    逐字逐句地读完了这条短信,五个姑娘齐心一致地抬起了头,眼神坚定,“这是诈骗短信!”

    “只要你跟他继续聊,他肯定骗你给他打钱。”

    “对,这种套路我们在网上见得多了,而且还骗你去那么远的地方,说不定还是人贩子!”

    尽管再强大的人贩子也绑不走女金刚。

    但……万一呢?

    万一……

    女金刚失手打死了人,那不得蹲大牢啊!

    咦,那样的话,她们是不是就能保研了?

    “是吗?”

    姜冕抽回了自己的手机。

    又看了这条短信一会儿,姜冕直接就给他回复了条。

    于是很快,助理小严就收到了来自姜冕的短信——

    小严:“……”

    小严的嘴角开始剧烈抽搐。

    听到短信提示音,没听到小严声音的宋祁琛,艰难地将视线从眼前正在赚钱的电脑屏幕上挪开,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她说什么了?”

    “她说她是秦始皇……”

    小严脱口而出。

    宋祁琛:“?”

    “啊,不是不是……”

    什么秦始皇,肯定是小情侣之间的情趣,对,一定是这样,重点是后面。

    “她说,让你给她打5000块钱。”

    行测满分的小严提炼了下要点。

    宋祁琛:“……”

    比秦始皇还不靠谱。

    “你问她……能不能换个要求?不要打钱。”

    和小严对视了眼后,宋祁琛认真发问,后面四个字着重发音。

    听到这样的话,小严能说他早就猜到了吗?能让这铁公鸡拔毛的人,他怀疑都没出生,这小姑娘还是太天真了。

    他老老实实地将宋祁琛的话发了出去。

    谁料那头直接就没声儿了。

    从末世穿来,睡前早就习惯了没手机看的姜冕,随手回完短信就立刻爬到了柔软的床上,舒舒服服地躺着了。

    完全忘记了手机的存在。

    躺了没一会儿,姜冕忽然就睁开了眼。

    等等……

    宋祁琛?

    另一头,等了整整半个小时都没等到回复的小严,在看见宋祁琛再次投来的询问眼神之后,也只能尴尬地摊了摊手。

    心里想的却是,身价百亿的宋总,却连5000块都舍不得,难怪人家小姑娘不理你!

    见状,宋祁琛惯来面瘫的脸上忽然露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挣扎来。

    毕竟是免费的茶会和万元的好礼……

    “你问她,500行不行?明天我可以亲自去燕京电影学院门口,接她。”

    “明湖小区到燕京电影学院可能有点远……”小严语气委婉地提醒道。

    “我知道。”

    “我的意思是……”

    小严决定把话说明白,“共享单车是骑不过去的!”

    抠比老板到现在都没买车,出门不是地铁就是共享单车,他能怎么办?

    “我还有辆电瓶车,对了,你把这个也在短信里写上。”

    宋祁琛一本正经提醒道。

    闻言,小严观察了下自家老总的表情,这才惊恐地发现,他竟然是认真的!

    不是,哪个姑娘愿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坐电瓶车跟你去半山别墅参加品茶会啊?

    看脸也不是这么看的啊!

    小严在心中大声吐槽道,可见宋祁琛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手指只能艰难地将电瓶车三个字打在了短信里。

    谁曾想,下一秒,对面就回复了——

    小严:“……”妈的还真有啊!

    果然,奇葩总是成双成对的。

    凭什么?凭什么老板这种绝世大抠比都有女朋友,他却没有!

    老天不公啊啊啊啊!

    紧接着姜冕那边又发来一条短信。

    “宋总她说,她没礼服。”

    礼服可都不便宜,小严开启看好戏模式。

    “这么麻烦……”

    宋祁琛皱眉,偏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

    “时间还来得及,我现在就去买料子。”

    小严:“???”

    “您……您……您买料子,准备请人做啊?”

    “我自己做。”

    宋祁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随后见小严死死盯着他,就反问了句,“有什么问题?”

    小严:“……”问题大了去了好吗?

    “对了,过几天好像是我姑妈的生日,到时候我会打钱给你……”

    买礼物吗?天哪天哪,总算有人能让铁公鸡花钱了!

    果然亲情才是无敌的!

    小严莫名有些感动。

    “……你买块玉料回来。”

    “玉……玉……玉料?”

    小严结巴了。

    “您……您准备自己打磨雕刻啊?”

    “嗯。”

    冷酷地丢下这样一个字,捞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赶着去买布料的宋祁琛,给电脑关了机,就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看着男人飞速离开的背影——

    小严:“……”麻了,真的。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宋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