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9 章 第九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祁琛……

    如果问姜冕对原剧情里的哪个人物印象最深的话,非宋祁琛莫属。

    首先这人有钱,极其、十分以及非常有钱,甚至比男主许星鸣家破产之前还有钱。

    其次他还长得帅,剧情里原主就不止一次地感叹过,连她喜欢了许多年的许星鸣都比不上宋祁琛的长相,他只是随便地站在那里,就是人群中的焦点,一眼看去,皎皎如明月,简直叫人自惭形秽。

    最后就是他和姜眠阴差阳错的初遇。

    先前林倩生日过后,翟飞扬不晓得发什么神经,竟然主动约了姜眠,还说有林倩的事要跟她聊。

    以为对方要跟她说拉林倩进隔壁包厢的事情,姜眠大着胆子去了。

    却意外被对方下了药,昏昏沉沉地带去了嘉华酒店。

    却在进了房间之后,姜眠忽然醒了,趁着翟飞扬接了个电话的功夫,逃了,意外走进了酒醉的宋祁琛的房间里……

    两人共处一室了一整晚。

    相当纯洁的那种共处。

    一秒记住.42zw.cc

    你问都这样了还怎么可能纯洁。

    因为据科学研究,男人真的喝醉了的话,是干不了什么坏事的。

    再加上,姜眠是女主,宋祁琛却并不是男主这个强大的理由。

    一整晚,两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第二天一清醒过来,看着身边的男人,姜眠就崩溃了,一直哭个不停,眼睛都哭肿了。

    她都哭得这么惨了。

    宋祁琛这个奇葩还要她赔偿损失。

    什么损失?

    在他看来,不是只有女孩子有清白,他也有。长这么大他从没有跟女孩儿一起睡过,这是第一次,却完全违背了他的意愿。并且错不在他,因为这是他的房间,完全是姜眠自己走错了房间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

    综上所述,她应该赔偿她的损失。

    姜眠……姜眠惊呆了。

    她没钱呜呜呜。

    没钱就赔人吧。

    怎么赔?

    宋祁琛当场拟定了个合约,为了补偿,在他需要姜眠陪他出席一些场合的时候,她不得拒绝。

    谁叫他一个总裁,平时需要参加的酒会、拍卖会各种会那么多,几乎所有的聚会都需要携带女伴,为此他已经花费出去太多的钱了,尤其是找女下属帮忙,要支付报酬不说,还要给她放假。

    姜眠就不一样了,他三两句话就套出了她是燕京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

    女的,会演戏,免费。

    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女伴。

    姜眠浑浑噩噩地跟他签订了这样一个不平等的合约。

    签下合约后,除了陪宋祁琛参加过几次聚会,整整一年的时间内,两人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男主许星鸣家破产。

    为了许星鸣,姜眠主动求到了金主宋祁琛的头上,以极其苛刻的条件换取对方送她出道赚钱。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姜眠赚来的钱七成分给宋祁琛,剩余三成全部用来资助落魄的许星鸣再度崛起,直到宋祁琛这个赚钱机器背景板因为车祸意外身亡。

    宋·工具人·祁琛死了,他和姜眠签订的暧昧合约却成了男女主的特大虐点。

    再度发迹的许星鸣完全不记得他的重新崛起靠的是谁,因为合约,开始疯狂虐起女主姜眠来,为此,还又接受曾经抛弃他而去的前女友林倩。

    然后为林倩疯,为林倩狂,为林倩哐哐撞大墙,只为让姜眠难受……

    他娘的,这些狗屁倒灶的剧情,她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

    躺在床上,姜冕有些无语。

    睡觉睡觉!

    *

    第二天因为早上有课,一大清早,陈雨菲等人就蹑手蹑脚地起了床。

    跟以前起床就闹得哐当作响不同,今早宿舍里的五人就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唯恐吵醒了仍在睡觉的姜眠。

    直到洗漱好,临出门的时候,几人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试探性地小声开了口。

    “姜眠……你还在睡吗?我们早上九点三十五下课,需要给你带早餐回来吗?”

    “东门有一家豆腐脑不错。”

    “是的,他家的鸡蛋灌饼味道也挺好的,你要不要……”

    “再多说一个字,你们今天就别出门了。”

    姜冕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使得门口正在推荐早餐的五人,讨好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随后飞速逃离现场,仿佛走慢一步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宿舍再次安静下来,拥有严重起床气,却在末世从没睡饱过的姜冕,只一翻身就又睡了过去。

    等姜冕睡饱了,再次醒来时,看着头顶浅蓝色的蚊帐,一时间真的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错觉。

    她睡了多久?

    好饿……

    姜冕下了床,举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才愕然发现,现在竟然都已经下午5:33了。

    难怪她饿成这样!

    之前宿舍里的那几个出门之前说什么好吃来着,记不清了。

    边刷牙,姜冕边在微信上顺手问了。

    回复了个字,姜冕随意地收拾了下,就出门了。

    手握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整个人忽然一顿。

    她总觉得,她好像是忘了什么似的。

    什么呢?

    对了……

    说好的,今天要套翟飞扬那狗东西麻袋的!

    姜冕眼睛一亮,随即拉开了房门。

    此时,靠着自己的电动车,站在燕京电影学院东门,一边用手机处理文件,一边等人的宋祁琛,并不知道此时的他早已成了学校一景。

    甚至连燕影的校内论坛常青树上都有人开了帖——

    《这位东门靠着电动车的小哥哥,你是我的理想型啊啊啊啊!》

    镇楼图便是穿着打扮都很随意的宋祁琛斜靠在电动车,低头玩手机的侧脸,一侧的阳光打在他精致的侧脸上,依靠着这张照片,帖子瞬间火了。

    ……

    333l:啊啊啊啊啊,这也是我的理想型啊!天哪,我们燕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帅哥,我怎么不知道?

    334l:都说许星鸣是校草,我怎么觉得这位哥哥要帅得多啊,我没了!

    335l:不知道小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在线做法,肯定没有!

    ……

    再度谢绝一波上前要他微信的女学生,等了整整二十分钟的宋祁琛不明白了,都约好的事情,那个姓姜的女同学怎么还给他迟到,还有没有点时间观念。

    五百块钱要扣一百。

    掏出小本本,宋祁琛表情认真地记了一笔。

    要是再迟就再扣。

    男人才刚想到这里,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此时,在超市找了半天没找到麻袋,只找到红白蓝胶袋的姜冕,掂量了下手里的分量,觉得应该够用。

    走在出东门的水泥大道上,姜冕忽然感觉到一股不容忽视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抬头,就撞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

    该怎么形容这人的眼神呢?

    嗯,很像以前在第一基地,姜冕最讨厌的那些争权夺利的老阴比们的眼神,仿佛随时能将你算计的渣都不剩!

    看着就想……扁他一顿!

    姜冕眯了眯眼。

    没来由的,宋祁琛觉得自己背后突然一凉,这使得他直接就错过了第一时间跟姜冕打招呼的机会。

    “姜眠,这里!”

    眼睁睁地看着她从他身边快速走过,然后去到了一个举着吃食的女学生面前。

    “姜眠,东西都在这里了,还有这个棒棒糖也……也给你。我……我能走了吗?我跟男朋友约好了一起看电影,我……我能去吗?”

    宿舍五人之一,名叫张蓉蓉的姑娘期期艾艾道。

    “嗯,去吧。”

    吃着东西,姜冕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对方刚走,姜冕手里的鸡蛋灌饼与豆腐脑就吃完了。

    东西是不是太少了?感觉吃下去就跟没吃一样?还是饿得心慌,她要再买点什么吃吃吗?可她现在身上就1400块,她是不是该想点什么法子赚钱了,不然不就是坐吃山空?而且她每餐吃得都不少……

    就在姜冕思考着民生大计之时,身侧忽然落下一片阴影。

    转头,不是之前那个长得就很欠扁的小子还能是谁?

    姜冕挑了下眉。

    才刚想到这里,她就看见男人径直站到了她的面前,像是在确认些什么似的,“姜眠。”

    叫完名字都不待姜冕回答,他就轻皱了下眉,“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姜冕:“?”

    “半山会所的品茶会就快开始了……”

    姜冕:“!”

    等等,她终于想起她之前忘记什么事情了,她答应了宋祁琛要跟他去参加什么茶会!

    “宋祁琛?”

    姜冕发出疑问。

    没办法,原主她之前从酒店房间里醒来就开始哭,哭到后来眼睛都肿了,又不敢抬头,自始至终都没看清楚宋祁琛的样子,所以即使有对方的记忆,姜冕也不清楚这人到底长什么样!

    “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金主啊?”

    姜冕惊喜感叹。

    给她花钱的来了!

    宋祁琛:“……”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对了你身上有钱吗?我饿了,想吃东西……”

    姜冕一脸开心地指了指一侧的小吃摊。

    宋祁琛:“!”

    “没带钱手机支付也可以啊,现在这些小吃摊都支持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

    宋祁琛:“!!!”

    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捏紧自己的手机,宋祁琛微笑:“不好意思,姜小姐,吃饭应该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和你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我不会给你……”付款的。

    翟飞扬!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宋祁琛就看见姜冕的眼神忽然就定在了某个方向,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那边追去。

    “姜……”

    想着自己免费的茶会和万元好礼,宋祁琛犹豫了半秒,也跟她一起追了过去。

    “姜眠小姐,刚才说的话,请问你听到了没有?就算要我请你吃,那也得从我支付给你的五百块里扣除,还有你之前让我等了足足整整二十分钟,我的时间十分宝贵,所以……”同样需要扣款。

    追着姜冕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话宋祁琛还没说完,便看见先一步走进去的女人,一脸狞笑地举起手中的红白蓝胶袋,对准前头面露惊恐的红发男生,就精准地扣了下去,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

    “啊!”一声惨叫。

    “狗东西,逮到你了吧!给我逃,再逃啊!傻逼玩意儿,给人下药是吧?当众表白套路老子是吧?张口闭口表子是吧?看老子不废了你个傻叉……”

    边骂姜冕边一脚又一脚地踹在倒在地上的男生身上。

    对方的惨叫声从女生踹到他腰上的第一脚时,就没停下来过。

    宋祁琛:“……”

    也不知踹了多少脚,姜冕这才一脸神清气爽地直起身子,从口袋掏出之前张蓉蓉留给她的草莓棒棒糖,拆了包装纸,塞进嘴里,往身后的墙壁一靠,叼着白棍儿,转头挑眉朝立在巷子口的男人看去。

    “对了,宋祁琛,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来着,我为了逮这玩意儿,都没听清楚!”

    姜冕笑着用脚尖踢了下脚旁的翟飞扬。

    此时,宋祁琛看了眼女生跟初次见面严重货不对板的架势,又瞥了眼地上一直哼唧个没完的男生。

    宋祁琛:“……”

    “………………”

    “嗯,也没什么,就……想请你吃点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