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到姜冕拿着礼服进到了更衣室内,免费看了一场好戏的叶舟仍在发出噗噗哧哧的怪响。

    宋祁琛面无表情地转头。

    被他凉飕飕的眼神看得后背一凉的叶舟,急忙摆了摆手,“噗,别别,老大你别看我了,我瘆得慌,我保证不……哧……不笑了,真的真的,你信我!”

    见状,宋祁琛缓缓转头。

    此时差不多也笑够了的叶舟望着男人俊美到不似凡人的侧脸,忽的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真的对人家没意思吗?这可是你第一个带到eu的女生……”

    宋祁琛:“……”我看你是有些皮痒了!

    一下子看懂宋祁琛眼神含义的叶舟,急忙又给自己的嘴巴拉上了拉链,一旦惹毛了宋祁琛,那么接下来的几个月,他的日子必然会相当水深火热。

    便是这时,动作麻利地给自己换上纯黑色吊带晚礼服的姜冕直接就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因为换衣服的时候掉了一只耳环,她正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自己戴着耳环。

    “小姐姐看这边!”

    叶舟热情洋溢地招呼她。

    一秒记住.42zw.cc

    闻言,刚站到穿衣镜前的姜冕下意识一回头,微卷的乌色长发在空中慵懒地打了个旋儿,头顶清亮的灯光倾撒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肩颈衬得愈发白皙如玉起来,整个人就像是从鸡蛋壳内剥出来的一样,黑与白相互交错,扑面而来的艳,就是连见多识广的叶舟都不免呼吸一窒。

    工作室内的其他人早就惊呆了。

    宋祁琛……

    叶舟不由得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只见这个九世和尚转世,眼神竟然连一丝变化都没有。

    行吧,大佬的世界就是与我等凡夫俗子迥然不同。

    除了钱,这世上恐怕也没什么能让宋祁琛的心多跳动一下。

    啧。

    口中啧完了,叶舟望着姜冕身上穿的礼服,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裁剪挺好,设计也不错,就是那料子……

    “老大,怎么回事?小姐姐身上穿的衣服,我瞧着怎么那么像窗帘布呢!”

    叶舟疑惑。

    却没想他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家老大转头冲他面露赞许地笑了笑。

    不是,你赞许什么呀?

    “就是你猜的那样。”

    叶舟:“……”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这衣服该不是你亲手……”做的吧?

    叶舟的话还没说完,像是猜到他要说些什么的宋祁琛轻嗯了一声。

    叶舟:“……”

    为了省钱,大哥你真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啊!

    叶舟的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少年缓缓转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刚刚还在镜子前美得转圈圈的女生,手上直接套上了一双与她的礼服同色的手套,哎还别说,她审美真挺不错的,这一套搭配下来,韵味更浓了,整个人好似从电影里头走出的港风美人。

    一个字,绝。

    就是那手套看着怪熟悉的。

    才刚想到这里,他就看见小姐姐好像是发现到了手套有哪里不对劲。

    猛然想起这手套到底是出自哪儿的叶舟心头一慌,忙提醒了句,“小姐姐,那手套是蓝玉工作室特地为影后江颖定制的红毯新款,小心……”

    话都没说完,就听撕拉一声。

    找到线头,都没用力,看见手套它就自己裂开了的姜冕:“……”

    往前小跑了两步,却根本来不及阻止的宋祁琛:“……”

    “我不是,故意的……”

    姜冕难得地尴尬了。

    她发誓她真不是故意的,刚刚在更衣间内意外看见这手套,她还以为跟她的礼服是一套的呢,没想到是人家的东西。

    宋祁琛:“……”

    是手套裂开了吗?

    不,是我裂开了。

    一不小心瞥到自家老大这好似世界末日的表情,已经多年都没看见他情绪有过太大变化的叶舟,一个没忍住。

    “噗!”

    “噗哧哧,没事没事,小姐姐,你不要太过自责,金主是干什么的,金主就是给你干这种事的,尽管这手套价格五位数起步,他也会赔的,他……有钱噗……”

    宋祁琛:“……”

    五位数,呵,你这是要了我的命!

    *

    eu工作室楼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姜冕双手背在身后,跟在宋祁琛的身旁,仔细打量着他的表情。

    “哎哟,别生气了呗,我又不是故意的,大男人不要这么小气嘛!”

    见宋祁琛眉头皱得都快能夹死一只蚊子了,姜冕努力开导道。

    宋祁琛:“呵。”

    “你这样阴阳怪气的话我就不开心咯!”

    宋祁琛:“哼。”

    “要不我们聊点开心的啊?我这副打扮漂亮吗?我长这么大都没这么打扮过,谢啦!”

    宋祁琛:“哦。”

    “哎,你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宋祁琛:“重要吗?”

    “当然重要啦,好歹你也是我的金主嘛,金主大人的喜好可是我这只小金丝雀的唯一追求啊!”

    姜冕笑嘻嘻。

    宋祁琛:“呵。”

    “你不要呵我了。”

    姜冕开口威胁,她已经很多年都没被人这么挑衅过了,上一个还是故意丧尸围城的丧尸皇,现在那玩意儿的坟头草恐怕都有一米了。

    宋祁琛:“呵,呵。”亏钱使得宋总失去理智。

    哎哟,我这小暴脾气。

    一个没忍住,姜冕上前就用自己的肩膀撞了下正要往前走的宋祁琛。

    走你!

    宋祁琛被撞得整个人都往前冲了去。

    没想到自己使了这么大劲的姜冕,此时想要再去拉他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脚踩进了绿化带内,整个人差点没跌个狗吃屎。

    姜冕:“!!!”

    宋祁琛:“……”

    姜眠!

    男人双眼冒火地转头。

    姜冕:“……”溜了溜了。

    宋祁琛直接就追了上去,可以他的体能怎么可能是姜冕的对手。

    与此同时,站在窗户前将这一幕从头看到尾的叶舟,托着下巴,嘴角扬得高高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样的场景看上去很有趣很温馨。

    他已经多少年都没看到过老大的脸上产生过这么生动的表情了。

    他和老大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南山孤儿院,出了名的老破小,地理位置还偏僻,孤儿院里的人又多,光靠政府拨款,他们根本都吃不饱。

    老大从小就聪明,特别的聪明,在他们还不懂事,撒尿活泥玩的时候,五岁的老大就已经学会了卖冰棍贴补孤儿院了。

    当时的孤儿院有个很疼他们很疼他们的院长妈妈,只可惜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好人不长命。

    那样好的院长妈妈得了乳腺癌,为了赚钱给她治病,年纪虽小却聪明异常的老大开启了四处打零工挣钱的日子。

    收垃圾、卖冰棍、小吃摊帮厨、搬砖、理发、服装厂做衣服、做手工肥皂,甚至是去风景区背水。

    只要是你能想到的赚钱的工作,他好像都做过。

    就差把自己称斤称两地卖了。

    只可惜啊,他都那么拼命了,院长妈妈还是死了。

    当时他们这些小的都哭晕了,偏偏只有老大跟没事人似的继续赚着钱。

    命运总是最爱作弄人,院长妈妈去世的第二年,老大他就被认回了燕京首富宋家,原来他竟是豪门宋家唯一的儿子。

    以前他们小,不懂事,以为老大不哭,是真的不伤心,还怪过他冷血。

    现在看来,真的哭不出来病才更严重,因为病全在心里头。

    这不,即便现在这么有钱了,老大还对钱有着一股极为病态执着的喜欢。

    一般情况下,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台运行良好的赚钱机器,除了赚钱省钱,这世间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值得他在意的事情。

    现在这样,真好!

    他也希望,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老大,以后也有个陪着他,与他相扶相持,陪他走完往后余生的人。

    叶舟的嘴角扬得愈发高了。

    *

    而此时,在叶舟心中本该相扶相持的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电瓶车。

    “你就准备……用这个带我去参加宴会?”

    姜冕:就他妈无语!

    “老子打扮得这么漂亮,还有你不是一直说来不及来不及了吗?我看你时间充裕的很嘛,都准备骑电瓶车上路!”

    姜冕开始阴阳怪气。

    “其实,电瓶车也挺快的……”

    宋祁琛试图挣扎。

    不挣扎不行啊,刚刚亏了五位数!

    五位数啊!!!

    宋祁琛的心在往外哧哧冒血。

    再说两人从这儿要是打个车去半山会所,不会低于五百,迟到就迟到了吧,他跟那些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东西吃了,礼物拿了就行了。

    “打车吧!”姜冕建议。

    “不!”

    姜冕:“……”

    宋祁琛:“……”

    “你等等,我有办法了!”

    两人正僵持不下着,宋祁琛的小脑袋瓜里又冒出了个有趣的主意来。

    十分钟后。

    助理小严望着老板丢下的油费与折损费。

    他的摩托车,他的“老婆”啊啊啊!

    还有,刚刚那姑娘贼漂亮,怎么就喜欢上宋总了呢?

    呜呜呜。

    楼下,看着眼前线条流畅的摩托车,姜冕眼中喜爱之色一闪即过。

    见宋祁琛刚要给他自己带上头盔,姜冕就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一脸诚恳,“要不我来吧!”

    宋祁琛:“??”

    姜冕:“我骑摩托车的技术不错的。”一口气能撞死四五个丧尸呢!

    宋祁琛:“我觉得……”

    闻言,姜冕直接伸出食指虚按在了他的唇上,“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就这样,听我的。”

    宋祁琛:“……”

    带着一丝怀疑的心情坐上摩托车的后座。

    下一秒就听,呜嗡嗡嗡——

    摩托车出其不意地窜了出去,宋祁琛的魂也飘了出去。

    所谓人在前面跑,魂在后面追的情况,也就这样了。

    三十分钟后,半山会所。

    姜冕:“芜湖~真他娘的爽!怎么样?老子的技术,是这个吧?”

    姜冕竖起了大拇指。

    他,活下来了……

    另一头,面色苍白,浑浑噩噩的宋祁琛颤巍巍地终于下了夺命摩托车,抖着手扶着路边的树干,两股战战,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或许,有些钱是不能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