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足足等了六七分钟,宋祁琛才感觉自己一路上落下的三魂七魄,终于全部归位,浑身紧绷到肌肉酸痛的感觉也总算缓解了许多。

    呼吸平稳地一转头,待看清楚姜冕在做什么的时候,宋祁琛只觉得自己的血压咻的一下,直接飚到了最高值。

    “你在干什么!”

    宋祁琛的嗓子差点没喊劈了。

    他就说他刚刚平复呼吸的这段时间,姓姜的这女的怎么能这么安静呢?怎么会这么安静呢?

    果不其然,又在作妖。

    只见她将价值高达五位数的手套随意地丢在一旁的草皮里,蹲在地上,两只手糊满黑油地拆开了助理小严的昂贵摩托车。

    “哦,刚刚骑车的时候我就听这车发动机好像有点杂音,趁着你在发呆,就拆开看看……”

    姜冕笑嘻嘻。

    宋祁琛:“……”妈卖批!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首发

    早知道这人是这样式的,那天早上在酒店醒来之后,不管什么钱不钱,他就应该立刻打车离开那个罪恶之地,后面看见嘉华酒店四个大字都绕路走,只求能躲过这奇葩!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宋祁琛用力攥紧拳头。

    八分钟后,跟亲爹一样给姜冕洗干净手上的油,补好脸上的妆,两人总算开始往正前方的半山会所走去。

    一路上,宋祁琛就跟被人灌了哑药一样,一声不吭。

    姜冕戳他一下,没反应。

    再戳一下,还是没反应。

    “你是不是又不开心了?”

    姜冕小小声地试探问道。

    听听,听听,这甜甜软软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心里多愧疚呢!

    可别人不知道,跟这人相处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宋祁琛还能不知道吗?

    积极认错,下次还敢。

    说的就是她!

    一个呵字都已经到了嘴边了,音还没发出来,忽然想到之前差点没被这位女壮士撞飞出去的宋祁琛,硬生生将这个呵音给咽了回去,“没有,我没有不开心。”

    “真的吗?你都不笑……”

    姜冕指着他的嘴角。

    闻言,宋祁琛的嘴角立刻扬起一抹虚假的弧度,皮笑肉不笑地转头看她,“这样呢?可以了吗?”

    姜冕:“……”噗。

    这样的宋祁琛,要不是姜冕忍耐功夫一流,恐怕能直接当着他的面,大笑出声来。

    “嗯,嗯。”

    掐着大腿,姜冕低下头,含糊不清地应了声。

    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跟她一般见识……

    在心里疯狂说服自己的宋祁琛,深深地吁了口气,开始跟身旁的姜冕交代起他的安排来。

    “进去之后,不要交际,直奔餐桌,知道吗?”

    “嗯。”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哪个贵,那个你就专门多吃点,知道吗?”

    “嗯嗯。”

    “还有,即使有人主动开口挑衅,也不要动手。”

    “嗯……嗯?”

    姜冕皱了皱鼻子。

    “不要皱鼻子,听到了吗?”

    “嗯……”

    姜冕应得不情不愿。

    “好好回答,你这什么态……咳,我的意思是,将更多的时间放在吃东西上面,不要跟一些无谓的人做一些无谓的争执,犯不上。”

    在对上姜冕看过来的威胁眼神的一瞬,宋祁琛急忙话锋一转。

    毕竟真打坏了东西掏钱的只有他。

    见好言相劝下,姜冕貌似听了进去。

    宋祁琛才算放下点心。

    可紧接着男人心头莫名一酸。

    他现在这都叫什么事啊?

    这也算是包养了个金丝雀吗?这难道不是供了个活祖宗吗?

    不能想,一想头就疼。

    *

    推开门,刚踏进所谓的半山会所,看见宋祁琛和挽着他胳膊的姜冕,里头原先还都聊得热火朝天的一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其中有几个甚至还互相递了个隐晦的眼神,随即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来。

    “哎哟,宋总,稀客啊……”

    “宋总久仰久仰!”

    “宋总,你好你好,好久不见……”

    紧接着安静的画面就跟按了播放键似的,四处涌来的都是要跟宋祁琛寒暄的男男女女。

    宋祁琛如何与这帮人虚与委蛇暂且不提,嗅到空气里弥漫着的那股食物的香味,姜冕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落到过出现在他们周围的人的身上。

    整个人就跟爸爸出门赶集的小孩一样,见大人们在那没完没了地聊天,心里充满了无趣乏味与不耐烦。

    给宋祁琛面子等了起码十分钟的姜冕,耐心即将告罄。

    “哟,这不是我们勤俭持家的宋……”

    几个语气阴阳怪气的男人刚上线,彻底没了耐心的姜冕,伸手就一把捧住了宋祁琛的脸,将其硬掰向自己。

    “聊好了吗?哪有这么多闲话要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还能比我更重要吗?”

    姜冕理不直气也壮。

    此时被打上“无关紧要”标签,正要来找宋祁琛茬的男人们:“……”能不能等我们把话说完,这样憋着很难受的好吗?

    “怎么?着急了?我只是跟他们打个招呼……”

    宋祁琛笑得温和。

    业内不是有传闻说宋祁琛抠到连女人都不靠近的吗?

    谁他妈乱传一些没谱的小道消息。

    这不挺会哄的吗?

    “抱歉。”

    就在这群上门找茬,茬没找到反被塞了一嘴狗粮的男人们,脑中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宋祁琛冲着他们歉意一笑。

    “小姑娘年纪比较小,不懂事,就先不聊了,我先带她去那边坐坐,失陪了。”

    说完,宋祁琛笑着,牵着一脸不开心的姜冕的手,就去了餐桌旁。

    “啊,哦哦。”

    几个被狗粮齁懵了的男人,脑子一个没转过来弯儿,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就任由宋祁琛领着姜冕走了。

    等他们走远了,这几人才开始反应过来。

    不是,他们之前准备干嘛来了?

    找茬来了!

    那他们刚刚在干嘛?

    妈的,都怪宋祁琛没事秀什么恩爱,干扰了他们这些单身狗的思路。

    艹!

    几人对视了一眼,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晦气。

    关键一鼓作气再而衰,刚刚那句狠话没说出口,现在再追上去说总觉得磕碜,算了,找什么茬,不找了!

    这几个人的不战而退,使得另一头正等着准备看好戏的一伙人,好戏直接没看成。

    “我去,许家这几个蠢货都干什么吃的,连找人麻烦都不会!难怪到现在都被一个女人压得死死的,连公司都进不去!”

    剃着个平头,留着断眉,眉尾却长了一条细疤的男人,一个没忍住就骂出了声。

    “行了,姚齐。”

    就在这时,坐在断眉男人身旁,穿着一套白西服的男人,温声打断了他的话。

    男人肤色白皙,模样虽没有宋祁琛长得那般精致夺目,气质却独成一派,极为温柔,温柔到甚至有些阴柔的地步。

    “好好的你又找阿琛麻烦做什么?我都说了几遍了,之前我之所以离开宋氏,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选择,跟阿琛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了,我是什么身份,宋家的养子,阿琛又是什么身份,父亲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即便他真的要赶我离开,我难道还有什么理由赖着不走吗?”

    说到这儿,男人的眼中飞速掠过一丝落寞。

    直看得他身旁的断眉男人心头一阵火大。

    “希光,我知道你脾气好,但你也不能这么好啊!你非要气死我是不是?他宋祁琛二十岁才被认回宋家,当时宋伯父为了养病都已经完全不管公司的事情了。宋氏能有今天,能有机会被他宋祁琛做大成现在这个样子,靠的是谁?靠的是你!”

    “哦,之前需要你当牛做马的时候,你就是宋家大公子。现在不需要你了,就一脚踢开。这世上就没这样的道理!不行,越说越气,我今天非要好好叫这个抠抠搜搜的宋祁琛出个丑不成!”

    说话间,名叫姚齐的断眉男人,头也不回地径直往不远处的宋祁琛走去。

    “阿齐!”

    宋希光伸手想要拉他,却根本没拉得住。

    面上白衣男人满是颓丧与无奈,眼眸垂下来的一瞬,眼中却迅速掠过一丝玩味。

    与此同时,另一头姜冕与宋祁琛已经彻底将这次的品茶会玩成了自助餐。

    一人喝茶,一人吃茶点。

    实在好不惬意!

    喝着茶,望着姜冕一口一个小点心,吃得根本停不下来,宋祁琛的心里从没有这么舒坦过。

    嗐,她吃东西的样子可真可爱!

    果然,只要不是吃他花钱买的东西,姜冕的吃相怎么看怎么好看。

    宋祁琛发自内心地感叹着。

    “哟,这不是我们艰苦朴素的宋总嘛?怎么,又出来蹭吃蹭喝了啊?”

    “阿齐……”

    闻言,宋希光连忙皱眉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话说得过分了。

    姚齐完全不理,继续戏谑地望着正在喝茶的宋祁琛。

    只可惜别说宋祁琛了,连吃得正欢的姜冕都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不仅如此,她还举起了一个梅花形状的茶点,直接怼到了宋祁琛的嘴边。

    “唔,这个糕点味道好特别,你尝尝……”

    姜冕不出声,这群人还没注意到她。

    一出声,视线转移到她身上的一众人,眼中顿时掠过一丝惊艳。

    姚齐更是直勾勾地看向了姜眠,“仙女……”

    他的声音刚刚响起,甫一听到这声赞叹的姜冕,浑身顿时一个哆嗦,随后猛然转头,整个人跟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眼神湿漉漉,慌慌张张地看了他一眼,就局促地放下了手中的梅花糕。

    以上来自姚齐的脑补。

    真的转过正脸来才发现姜冕长得到底有多出众的姚齐,只觉得自己的心都醉了。

    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这么往他心尖儿上长的姑娘,瞧瞧,瞧瞧,这小尖下巴,这小眼神,这小模样……

    天哪,他觉得他,恋爱了。

    “美……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姜眠。”

    “姜眠,姜眠,姜……”情不自禁下,姚齐才叫了两声。

    姜冕实在难以忍受地掏了掏耳朵:“叫你老子干什么?还有,叫那么多声跟叫魂似的,老子耳朵没聋!”

    “本来还觉得我名字挺好听的,被这人叫得实在太恶心了!宋祁琛,我现在心里yue的慌,我能扁他一顿吗?”

    姜冕十分真诚地发问。

    姚齐:“……”

    宋希光:“……”

    围观群众:“……”

    宋祁琛:“……”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