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15 章 第十五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哈哈!”

    见看上去成熟又稳重的宋祁琛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冲她翻了个白眼,姜冕终于演不下去地大笑出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看见宋祁琛绷着一张冰块脸,就十分无聊地想开口逗他玩。

    特别是看到他明明有无数句话都到了嘴边,却又一句一句地咽了回去。

    姜冕就觉得更好笑了。

    与此同时,姜冕愉悦的笑声,听在刚刚当着她的面,给宋祁琛下蛆的宋希光耳中,别提多刺耳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宋祁琛永远这么幸运?

    被人丢去那么远的地方,依旧能被宋家找回来,没有沦为乞丐,也没有断手断脚。虽然没经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上过什么名牌大学,却依然能够纯靠天赋,将宋氏管理得越来越好。甚至连找个女朋友,都能不听挑拨,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边。

    凭什么?

    宋希光眼眸低垂,双唇抿出一抹不甘的弧度,眼底暗藏的嫉妒都快要将他的眼睛烧红了。

    他这幅“失魂落魄”模样,落在姚齐等人的眼神中,还以为宋希光被刚才宋祁琛冰冷无情的态度伤到了,齐齐安慰起他来。

    一秒记住.42zw.cc

    “希光哥,那女人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别人不了解你,我们还不了解吗?”

    那女人三个字开口安慰的人说得特别轻,唯恐叫姜冕听了去,当场也给他表演一次飞叉剃头。

    “就是就是,我想一定是宋祁琛经常在她耳边胡说八道,才会弄得对方对你误会这么深。果然,宋祁琛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管怎么说,希光哥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不管家中长辈对宋祁琛怎么赞不绝口,我们也一定不会倒戈的!”

    ……

    这些人的话,直听得宋希光在心里控制不住地破口大骂起来。

    我要你们这群上不了台面的败家子的支持有什么用?是能变现还是能帮助他重新回到宋氏?

    一群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宋希光心中恨恨。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自从被宋祁琛用手段赶出了宋氏之后,围在他身边的就只剩下这群天天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们,稍微能在自家公司说得上话的都在家中长辈的教唆下,慢慢不跟他来往了。

    一群势利眼的东西!

    他们以为他宋希光真的败了吗?

    胜负还早得很,不到最后谁知道赢的人究竟是谁。

    现在他宋希光是玩不过宋祁琛。

    可谁知道,宋祁琛那个小野种,以后会不会出点什么意外,人忽然就没了呢?

    宋希光眼中疯狂之色一闪即逝。

    再抬起头时,男人的眼神却早已恢复如初。

    只见他抬眸望向正前方,在他眼前竖着的不是半山会所这些有钱公子哥用来赛车的转播显示屏,还能是什么。

    看着看着,宋希光的眼中飞速掠过一丝什么。

    或许,他知道该怎样让宋祁琛出丑了。

    “好了,姚齐,你们不用安慰我了,阿琛那个样子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说一次我伤心一次,哪里伤得过来,你们不用围着我了。”

    说到这里,宋希光的话微顿了顿,随后故作无意地指了指正前方的显示屏,“对了,我记得之前聚会,你们好像经常会在这半山公路上赛车,怎么今天这显示屏是黑的?”

    “唉,今天这不是走高雅风的品茶会吗?赛车那种激烈的比赛多不配……”

    说到这里,姚齐的声音一顿,眼中迅速升起一抹豁然大悟。

    “等等,我有了!”

    姚齐一声大喊,成功将周遭众人的视线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你有了?姚齐,你一个大男人还有这功能啊?”

    “我不管,生下来我可是要做干爹的!”

    “哈哈哈……”

    面对众人的打趣,姚齐连忙收敛起脸上的兴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去去去!”

    等赶跑了这帮人,姚齐凑到宋希光的耳边就开始嘀咕了起来。

    听完了姚齐的妙计,宋希光眼底迅速掠过一丝满意,可明面上,眉头却蓦地皱紧,“阿齐,你这样是不是太过……”

    不待宋希光将话说完,姚齐就已经一把将他推到了沙发上坐下,“怎么了怎么了?他宋祁琛都做的那么过分了,我小施一计,让他出点丑怎么了?好了行了,希光哥你别说话,这事跟你没关系,好好在旁边看着,让我来发挥!”

    这么说完,姚齐兴冲冲地就跟他其他几个损友凑到一块,说起他的妙计来。

    徒留宋希光满脸担忧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手指却自得地在红木的沙发扶手上,轻叩了起来,一下又一下。

    “啪啪啪!”

    五分钟后,一脸兴奋的姚齐突然出现在了电子显示屏下,用力拍了拍手,将下方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包括姜冕。

    一对上姜冕微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方也没动手打过他,姚齐的心里就是莫名一颤。

    又看了眼宋希光,他才又升起无限的信心来,然后尽量不往姜冕的位置看去,姚齐的声音徐徐响起。

    “大家都听我说,今天这品茶会我不知道你们的感觉怎么样,反正我是觉得无聊极了!品茶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情未免有点太不适合我们了……”

    “就是,这些茶喝得老子的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姚齐的话还没说完,下方一人连忙接了句。

    “姚齐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有想法就赶紧说啊,别老藏着掖着!”

    另一人大吼了声。

    “我能有什么想法?不过就是想着今天半山超跑俱乐部的人来得这么齐全,外头天气又不错,大家伙不如赛上一场怎么样?”

    “可以啊!我刚搞了一辆新车,还没比过呢!”

    一人兴致勃勃。

    “早说赛车啊,早说我就不用往肚子里灌这么茶了,喝得我都快吐了!”

    另一人开口抱怨。

    下方的声音听起来乱糟糟的,嗡嗡作响。

    姚齐连忙抬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现在说也不晚啊,怎么着,哥几个现在就去路上赛一场?”

    姚齐话音刚落,下面瞬间响应一片。

    看着这些兴奋的脸庞,一抹不怀好意自姚齐的眼中升起。

    “这么多人,半山公路上也挤不下啊,不如这样我们选几辆车出来比赛就行了,其他人的话直接在室内下注。”

    “来,让我统计一下,哪些愿意比赛,哪些愿意下注的?咦?宋总你好像还是第一次参加我们的聚会,怎么样,来玩两把?”

    “别了吧,宋祁琛谁不知道他……嘻嘻,姚齐你喊人家赛车不是故意叫人家难堪吗?”

    积极响应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道调笑声。

    “我可是听说,宋祁琛他到现在都没车代步呢?更别说是超跑了。哈,到底是在外头长大的,我想说他该不会到现在连车都不会开吧?”

    “这小气巴拉的劲儿也是燕京市一绝了,你是没听说……”

    “真的假的,这未免也抠了吧?行了,姚齐你喊人家干什么?宋总他怕是……怕是连驾照都没有呢,噗嗤!”

    看见这样一副众人对宋祁琛大肆嘲讽的场景,宋希光只觉得自己就像是最热的夏天,在空调间里,独自一人吃完了一整个冰镇大西瓜似的,爽!

    男人嘴角微勾。

    “行吧……”

    台上,姚齐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同样控制不住地微微翘起,“因为一些客观因素,宋总我们就不算在内了,那么……”

    “别呀!”

    便是这时,一道清越的女声忽然在众人身后响了起来。

    “他不赛,我赛。”

    出声的不是姜冕还能是谁呢?

    一袭纯黑色吊带长裙的女人,翘着二郎腿,双臂张开,嚣张霸气地搭在棕褐色的沙发上。

    她的身旁是坐得笔直,西装革履的宋祁琛。

    两人这架势,瞧着这女人竟不像是宋祁琛带来的小情儿。

    反倒宋祁琛,更像是她带来的小白脸。

    也是没谁了。

    她一开口,姚齐兴奋的小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别……别闹,姜……姜小姐,你是宋总带来的,宋总都没车,你还能有车不成……”

    “我说,我要赛。”

    姜冕一字一顿地诉说着自己的要求。

    对此,姚齐并他的一干小伙伴,各种阻挠的话都已经到了嘴边了,只是一想起李立头上黑黄分明的四道杠,他们硬生生将话又咽了回去。

    “行,只要你有车,你想怎么赛我们都不管!”

    姚齐决定破罐子破摔。

    “姜眠……”

    闻言,宋祁琛深吸了口气,语气复杂地唤了声她的名字。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姜冕就已经转头虚按住了他的唇,“嘘,别说话!人家都已经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你难道就不生气吗?你能忍得下这口气,我忍不下!从小到大,老子罩着的人就没有当着我的面,被别人欺负的份儿!”

    姜冕掷地有声。

    宋祁琛:“……”你说这话之前,能稍微收敛一下满脸的跃跃欲试吗?

    “……决定比赛或下注的人请跟我来。”

    上头姚齐招呼了声。

    闻言,顾不上欲言又止的宋祁琛,姜冕兴高采烈地就要跟上去。

    才走没两步,身后宋祁琛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姜冕转身,看见的便是宋祁琛双眉紧皱,一副担忧得不得了的小模样。

    见状,姜冕心头一软,抬手就拍了怕宋祁琛的手背,“唔,不用担心我啊,我开车跟我骑摩托的技术一样,都是这个!那什么,我会……注意安全的。”

    她略显生疏地安抚了宋祁琛两句。

    毕竟也是,赛车多么危险的事情,宋祁琛会担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嗐,她的魅力就是这么大,才相处多久啊,宋祁琛就已经担忧她担忧成这个样子了。

    要是再相处下去,他怕不是会……爱-上-她!

    啧,我这无处安放的该死的魅力!

    姜冕衷心感叹。

    便是这时,宋祁琛压抑了许久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没有,我是想说,这帮人下注从来都没低过七位数的。你去比赛不要紧,要是输了,钱你自己给。”

    姜冕:“……”

    “…………”

    与一脸诚恳的宋祁琛对视良久,站在木质的墙板前,姜冕一把将她之前插进去的叉子又拔了出来,当着宋祁琛的面,啪的一声,将其掰断了……断了……了……

    宋祁琛:“!!!”

    “给你个机会重新说。”

    姜冕微笑。

    宋祁琛:“……”

    “…………”

    “咳,我是说……注意安全,钱的事情不用担心,有我在。再多的钱也没你重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最重要的!”

    宋祁琛的眼中布满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

    说完那样一番违心的话,失魂落魄的宋祁琛跟在姜冕的身后就来到了距离半山会所不远的停车场里。

    放眼望去,法拉利488、阿斯顿马丁、劳斯莱斯幻影、保时捷911……

    豪车就跟路边摆放的大白菜似的,任人挑选。

    这边的半山公路老早之前就被超跑俱乐部的人改造过,属于私人所有。沿途不知道安装了多少个摄像头,不仅不会有外来的车辆误入影响比赛,更能待在室内就可以全方位地欣赏比赛的详细过程。

    “……赌注也不要太大,下注的人每人两百万,赢家就可以与下对注的人平分,输家需要跟其他下注的人一起支付这笔钱,大家有意见吗?”

    刚领着宋祁琛来到姚齐等人的身旁,姜冕就听到这样一句安排。

    宋祁琛:“!!!”

    两百万!我看你们就是冲着我的命来的!!!

    他已经决定好了,要是姜冕输了,他就抱着她从这山上跳下去!

    没得商量!

    这边事情都安排好了,姚齐等人俱都克制不住地将视线投向一侧满脸好奇,四处打量的姜冕。

    察觉到这些人的视线,姜冕猝不及防一转头,恰好与来不及收回视线的几人直接对上了。

    既然偷看已经被逮到了,姚齐他们也就不躲了。

    “对了,姜小姐,你的车呢?我们这比赛就快开始了,你车准备好了吗?”

    最后还是姚齐硬着头皮开了口。

    “车?我没有啊。”

    姜冕两手一摊,十分光蛋。

    一听她这么说,姚齐等人还没什么反应,另一头一个没见识过姜冕飞叉剃头绝技的满脸暴躁的光头男人,当即就艹了一声,“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没车你来赛什么车?逗我们开心是不是?宋总你也不管管你的女人吗?”

    宋祁琛:“……”管不住勿cue。

    倒是一旁的姚齐等人一听他们的好友这么说话,俱都在心里给他捏了把冷汗。

    “那什么,这里这么多辆车,姜小姐要是喜欢的话,挑一辆比赛也行啊……”

    姚齐笑着出来打圆场。

    不是,他容易吗?

    本来是想看宋祁琛出丑的,没想到出丑没看成,还要任劳任怨地给姜冕打圆场,他到底图什么啊?

    姚齐欲哭无泪。

    而姚齐的种种行为,宋希光看在眼里,心里早已经将他翻来覆去不知道骂了多少遍了。

    就没见过这样的傻叉艹!

    姚齐你他妈上辈子是个死太监吧?

    不然怎么这种给主子打圆场的事情做得这么熟能生巧呢?还笑得这么讨好谄媚!

    宋希光在心里的吐槽没人听见,暂且不提。

    倒是那位暴躁光头,听了姚齐的话,当场脖子一梗,“凭什么?凭什么她没车还可以随便挑一辆跟我们比赛,姚齐你怎么回事?该不是暗恋宋祁琛女人吧?”

    姚齐:“……”

    宋祁琛:“……”

    “张非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敢呢?

    “算了,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决定吧!”

    一听张非突然将自己和姜冕扯到了一块儿,还说他暗恋她,姚齐发誓他刚刚心跳差点没骤停了,这种武艺高强的姑奶奶还暗恋,他是嫌命太长了吗?

    姚齐不管了。

    暴躁光头张非见状,当即似笑非笑地望了姜冕一眼,“小姑娘,赛车是大人玩的,你还是让我们的宋总多给你买点芭比娃娃玩玩吧!哈哈哈……”

    男人大笑了起来。

    可笑了几声,他才发现竟然只有他一人哈哈大笑着,姚齐等一干好友没一个附和的,他们都只是一脸难以形容地望着他。

    见状,男人尬笑了两声,就止住了。

    整个人尴尬地脚趾在鞋子里抠了好几下,光头轻咳了声,“咳,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没车就别赛!”

    他粗声粗气道。

    闻言,姜冕挑了下眉。

    “谁说我没车?车不就在那儿吗?我刚刚过来的时候,跟司机商量了下,他以每小时200块的价格把车租给我了,喏。”

    姜冕伸出手指,径直指向了停靠在豪车停车场外的……五菱宏光。

    姚齐、宋希光:“……”

    暴躁光头张非:“……”

    宋祁琛:“……”很好,明年的今天就是他和姜冕的忌日!

    她到底什么时候商量的,他为什么都没注意到?

    宋祁琛内心抓狂。

    还有她选什么不好选五菱宏光,这小破车是能跑得过保时捷还是能跑得过法拉利啊?

    暴躁光头张非则在一瞬的愣怔之后,很快就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笑来。

    “哈哈哈哈哈,五菱宏光,哈哈哈哈哈!那不是,不是山上用来采购的小破车吗?还200块每小时,哈哈哈……你要笑死我!”

    男人笑得直拍大腿。

    也不知道笑了多久,光头终于伸手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很好,小姑娘就光凭你这搞笑的本事,我答应你跟我们一起比赛了,哈哈哈,姚齐,我下两百万,买我自己赢!”

    “好咧。”

    姚齐应了一声。

    亏得他刚刚还在因为姜冕的超高武力值犹豫过要不要下注她赢,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啊,这回宋祁琛要出大血了嘿嘿嘿。

    即将要出大血的宋祁琛目不转睛地望着姜冕的侧脸。

    感受到身旁犹如实质一般的怨念,姜冕下意识一转头,刚好与宋祁琛死灰一样的双眼对上了,当即小脸一皱。

    “你也不信我?”

    宋祁琛:“……”呵呵。

    “你信我嘛,我肯定会赢的!”

    姜冕拉了拉他的衣袖,毕竟赛车比的不就是谁快。她就不信了,在末世开了那么多年快车的她会开不过这些人。

    要知道末世的车开慢了,等待他们的可是丧尸的血盆大口!

    *

    起点处,八辆车子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

    浅蓝色的五菱宏光在这一堆豪车里,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因为还在准备阶段,姜冕直接就降下了车窗,笑盈盈地转头便朝路边的宋祁琛看去。

    宋祁琛可以发誓,他真的心疼那些即将离他而去的钱,可看见姜冕这个笑,他不受控制地就走到了她的车前。

    看着姜冕亮晶晶的,好似会说话的眼,整个人像是被蛊惑了似的,一句话脱口而出,“输就输了,安全为主。”

    说完后,宋祁琛差点没咬到舌头。

    不是,他在说什么屁话。

    什么叫输就输了,一两千万呢!

    可等宋祁琛想要反悔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口哨已经吹响,身穿红色短裙的赛车宝贝,已经高高地举起了黑白格子旗。

    “嘘嘘!嘘——”

    口哨声响,八辆车子齐齐冲了出去。

    宋祁琛的心也跟着高高提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忧些什么,可心就是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

    “哈哈哈哈!”

    就是这时一阵震天响的大笑从身后传来。

    “你们看,快看,五菱宏光跟其他车一比,起步就跟乌龟爬一样,才开始就被抛在了最后,哈哈哈,太搞笑了!”

    “宋总,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活宝?还是说你看我们没钱,故意给哥几个送钱来了?哈哈哈哈!”

    一伙人笑得肆无忌惮。

    眼前的大屏幕为了大家能更好地看清楚各辆车子的情况,特地分割成了八块小屏。

    宋祁琛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右下角的姜冕的车,对这些人的嘲笑毫无任何反应。

    面对外人时,宋祁琛一直都是这样,沉默冷静理智,谁也看不出他一丁点的情绪变化。

    就连很多商场上的老家伙都吐槽过,宋祁琛年纪轻轻却稳得不得了,生意桌上,你别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异样。

    一谈起生意,整个人就像是个断情绝爱的绝世高手。

    算得上是很难搞的那一类合作对象了。

    谁能想到,才与姜冕相处了短短几个小时,他就贡献了此生最丰富的一段段情绪变化呢!

    旁边的人见他们不管怎么嘲笑,宋祁琛的表情始终没有任何的改变,顿时大感无趣,连嘲笑的声音都低了。

    倒是宋希光第一时间来到了宋祁琛的身旁,“阿琛,姜小姐怕是要输了……看来你真的挺喜欢她的,平时那么吝啬,两千万说输就给她输……”

    “哦!!”

    宋希光的话还没说完,一旁忽然爆发出一片惊呼来。

    不仅是他们,就连宋祁琛也立刻肃起了脸。

    “哦哦!!!这女人……”

    “我的妈,头皮发麻,过弯道哎,刚刚那么陡的弯道,五菱宏光不仅没减速,还加速了,刚刚差点飞了出去……”

    “天哪,这女的不要命了吗?”

    一个弯道,姜冕成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可如果说第一个弯道还只是例外的话,第二个第三个,五菱宏光就跟疯了似的,别人一到弯道为了安全着想不由自主地减速,她拼命加速。

    有好几次车子差点就没飞到山下去,偏偏到了最后关头,她总能补救的回来。

    这样一来,即使超跑再快,即使五菱再慢,不过几个弯道,她就彻底追上了前头的超跑们。

    并且在弯道处,直接将其他的车子逼得不得不放慢速度,让她先过!

    这样搏命一般的开车方式,直接看呆了屏幕前的所有观众,随着她的每一次转弯,肾上腺素也克制不住地,一路飙高。

    只这么看着,硬是比他们自己亲自赛车还要来得兴奋!

    “有……有摄像头拍到司机的脸吗?”

    一片安静中,一人忽然开了口。

    “应……应该有……”

    闻言,另一人急忙调动起沿途的监控来。

    才刚调出来,姜冕的脸便从他们面上一闪而过。

    该怎么去形容呢?

    女人黑白分明的眼珠里,布满了凌厉又兴致盎然的光芒,嘴唇微抿,唇角轻勾,仿佛苍茫草原上,后背弓得极紧,即将捕食的猎豹一般,野性优雅,又冷酷。

    不经意间看向镜头的一眼,叫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不可避免地微微一窒,随即,后背便泛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来。

    等到她的车飞一般驶过,众人才齐齐轻吁了口气出来。

    静谧蔓延,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cool!”

    一声赞叹在大家的耳旁响起。

    “我的老天,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这样因为一个人的眼神而浑身战栗,我心跳得好快!”

    “你们看见了吗?她开着一辆五菱宏光,已经将身后的超跑全都甩开了,我看这次的比赛赢的人没有悬念了!”

    “这样的技术,我输也输得心甘情愿好吗?”

    “哇喔!天晓得,我刚刚给她呐喊出声!”

    ……

    周围的讨论声,此时的宋祁琛早已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他只是依旧死死盯着屏幕上姜冕的车,眉头微皱,谁也看不出来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倒是宋希光见状,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半山公路并不长,跑完一圈,很快比赛的车子就开了回来。

    在知道他们快要临近终点了,也没什么人继续留在室内看大屏幕了,全都跑了出来,站在路边等待着八辆车子的归来。

    眼看着车子的靠近,掌声、口哨声、拍打声,声声不绝。

    果不其然,姜冕的五菱宏光第一个越过了终点。

    车刚停稳,不待姜冕下来,宋祁琛就一把拉开了她的车门,坐了上去。

    看见他,姜冕刚想跟他打招呼,宋祁琛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其猛地按在了姜冕身后的座椅上,整个人都欺了过去。

    两人的距离极近,近到甚至能感受到来人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近到甚至能数清楚对方的眼睫毛。

    刚开完车,姜冕也是真的没有准备,才被宋祁琛钳制住了,感受了下他捏着她手腕的力道,姜冕扬起嘴角,调侃的话还没说出口。

    “就这么想死吗?我之前是不是说了,输了没关系,你刚刚在干什么?知不知道刚才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一点小小的失误,明年的今天我就可以给你上坟了!”

    盛怒之下,宋祁琛有些口不择言。

    他的话,他的表情,都叫姜冕有些诧异。

    实在是从小到大,无父无母只有个师父的她,真的从没听过这样近乎斥责的关心。末世之后,唯一的师父也死了,因为她武力值够高,就更没有什么人这样说过她了。

    唔,很新鲜的感觉。

    姜冕嘴角微翘,随后忽然挣脱了宋祁琛的钳制,鬼使神差下,伸手就掐了下男人的颊肉,“哎哟,我这不是没出事吗?我有分寸的,肯定不会有事的!我还带你赢钱了呢,应该有两千多万吧,开心吗?”

    宋祁琛:“……”

    “开心吗开心吗开心吗开心吗?”

    姜冕笑嘻嘻地不停追问。

    宋祁琛:“……”啊,真是被打败了。

    男人深呼了口气,往身后的座椅上一靠,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浑身上下的肌肉绷得到底有多紧,心跳得又有多快。

    一放松下来,精神甚至还有些疲乏。

    尽管他和姜眠认识也没多久,但好歹也相处了这么些时间,他真的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她在他面前出事。

    “下次这种危险的事情不可以再做了,知道吗?”

    “嗯嗯!”

    姜冕乖巧点头。

    “我要听见你的回答。”

    “知道了。”

    “听不见。”

    “知道了!”

    “没吃饭吗?声音这么……咳咳,我的意思是,事关生死,你的态度应该再端正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在瞥见姜冕看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瞬,刚刚还理直气壮的宋祁琛心头一慌,急忙找补。

    “哼。”

    “我是为你好!”

    “行了行了,你好啰嗦……”

    宋祁琛:“……”

    他这都是为了谁??

    为什么明明连恋爱都没谈过,他却有种在教育自己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女儿的苦逼老父亲既视感?

    啊,头疼欲裂!

    *

    比赛一结束,除了姜冕与宋祁琛全场都是输家,很好计算,于是很快就到了宋祁琛最爱的收钱环节。

    输了车又输了钱的暴躁光头张非,看着站在自己眼前,面无表情,一脸讨嫌的宋祁琛,烦躁得不得了。

    “明天给你!”

    宋祁琛不动,依旧站在他的面前,意思表达的很清楚——给钱!

    这使得一股无名火顿时从张非的心头冒出。

    “说了明天给你明天给你,你听不见吗?”

    可宋祁琛还是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张非气得用了拍了下自己的光头,就在原地打起转儿来,“给给给,给你,一副讨债鬼样!手表抵给你,百达翡丽的,买回来的时候花了220万,抵给你,抵给你行了吧?”

    见状,宋祁琛接过手表,将其翻来覆去打量了番,就又冲张非伸出了手,“手表九成新,那么也就不能按照原价来算,表带上有划痕,表盘钻石少了一颗,依据折旧率、净残值率等计算公式,算你1999999.5,所以……”

    宋祁琛略顿了顿,紧接着一脸真诚看向张非,“你还差五毛。”

    张非:“……”

    姚齐:“……”

    宋希光:“……”

    其他围观群众:“……”

    “啥,啥玩意儿?”

    张非难以置信地僵在了原地,他怀疑他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见状,姜冕上前两步,张非毫无准备下,他的耳朵就被姜冕一把拉开了,女生大声喊道,“他说……你还差五毛钱,你听见了吗?”

    吼完之后,姜冕立刻松开了差点没石化的张非的耳朵,边往宋祁琛身旁走边小声叨叨,“真是有够完蛋的,看着年纪轻轻,长得丑就不说了,耳朵还不行了,啧!”

    张非:“……”

    姚齐:“……”

    宋希光:“……”

    其他围观群众:“……”

    宋祁琛:“……”噗。

    张非嘴唇哆嗦着哆嗦着,也不知道哆嗦了多长时间。

    男人终于彻底蚌埠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哈哈哈!五毛是吧?五毛,老子给你五毛,五毛!”

    临近崩溃的光头,一边大笑不断一边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摸着。

    “艹,你们快点找找,身上到底有没有带钱,他妈的赶紧给老子找钱啊哈哈哈哈艹,艹!”

    光头这又笑又骂的架势,看着就跟疯了似的。

    一伙人摸遍了全身,最后还是姚齐在裤子里摸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递给了光头。

    光头一把夺了过来,就将其丢到了宋祁琛的身上。

    “他妈的十块够了没有他妈的?啊?到底够了没有?”

    光头气疯了。

    接过他的钱,宋祁琛低头就捣鼓起自己的手机来了。

    不过十秒,一道甜美的女声于一片沉谧中缓缓响了起来——

    “微信到账9.5元。”

    声音正是来自光头的手机。

    “现在正好。”

    宋祁琛这才慢慢腾腾地收好自己的手机。

    张非:“……”

    姚齐:“……”

    宋希光:“……”

    其他围观群众:“……”

    “你,哈,你你,啊哈哈,啊啊啊!”

    抖着手指着宋祁琛,暴躁光头张非到底还是被玩崩溃了,抱着自己的光头啊啊大叫着就跑走了。

    “人长得丑,叫得也难听,怎么了他这是?”

    姜冕发问。

    “不知道,可能是不想给我这五毛钱吧?”

    宋祁琛自我代入了下,认真回答道。

    宋希光:“……”

    围观群众:“……”

    姚齐:“……”张非他做错了什么,竟然有幸同时得遇你们两位卧龙凤雏。

    他,他都要感动哭了!

    呜呜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