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16 章 第十六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渐深,月朗星稀。

    在这个只有姜冕与宋祁琛真的开心的夜晚,以宋希光为首的一伙人,远远望着站在大门口,收钱收到手软的两个讨债鬼,满心的复杂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他们为什么这么手欠?

    宋祁琛从被认回到宋家之后,有做过一笔亏本生意吗?

    没有。

    他做过一件没把握的事情吗?

    依然是没有!

    说不定从头到尾他俩都在这故意给他们演呢,也就他们这些铁憨憨,一个两个看得比谁都入戏。

    手欠手欠手欠!

    就在宋希光等人在心中不断地自我检讨的同时,宋祁琛那边终于收缴完了最后一张银行卡。

    这么多白给的钱,即便喜怒不形于色如宋祁琛,嘴角也不可避免地小幅度翘起。

    首发

    望着厚厚的一沓银行卡,姜冕下意识感叹了声,“好多啊……”

    闻言,宋祁琛偏头,看清姜冕脸上小小的欢欣,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中挣扎缓缓升起,同时手指将银行卡捏得更用力了。

    到底他还是艰难地将卡递到了姜冕的面前,“这些钱是你赢来的,我只是给你承担了一部分风险,所以……按照业内规矩,你应该拿大头,我只能分到其中的两成。”

    宋祁琛一字一顿道。

    听他这么说,姜冕诧异抬头,“咦?是这样吗?”

    真看不出来,宋祁琛爱钱归爱钱,还爱得挺有原则的。

    正好她没钱了。

    姜冕伸手就要将卡从宋祁琛的手中接过来。

    抽了一下,没抽动。

    姜冕以为是自己手汗多,手心太潮了。

    又抽了下,她竟然还是没能将卡从宋祁琛的指间抽出。

    捏着银行卡的一角,姜冕开始用力了,真的用力了。

    一分钟后,这沓银行卡依旧被宋祁琛稳稳地攥在手中。

    宋祁琛:“……”

    姜冕:“……”

    不想给我,请直说。

    姜冕的眼中明晃晃地写着这七个大字。

    “不是,我真没有不想给你……”宋祁琛眼神微微有些慌乱,“是我的手,它好像有点不听我的使唤。”

    姜冕:“……”

    这屁话你自己信吗?

    她还就不信了!

    姜冕的小暴脾气上来了。

    一分钟后,姜冕的眼神开始怀疑。

    三分钟后,姜冕的手指开始抽搐。

    五分钟后,姜冕的表情管理开始失控。

    “啊,宋祁琛你好烦呐!不想给就不想给,干嘛假装大方?我又不是一定要这个钱,给你了给你了,我全都给你了行了吧?”

    姜冕气急败坏地望向宋祁琛不知道什么时候憋红的小脸,和写满惭愧的双眸。

    “你这男人……真是绝了!真的,呵呵,哈哈哈……”

    姜冕刚竖起大拇指,一个没忍住就气极反笑了起来。

    她真是憋不住了,她是真的没见过这样式的!

    好容易笑够了,姜冕深吸了一口气,缓声道,“这些钱呢,就先放你这里,你不是个老总吗?应该也会投资什么的,我的钱一变二,二变四就全靠你了。还有就是……我呢,跟家里闹翻了,不出意外,他们以后应该不会给我打生活费了,所以接下来我要是没钱了,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

    姜冕扬了扬拳头。

    其实仔细想想,在燕京市这么大个城市,一两千万买套房子恐怕就没了,更别说以后她说不定还要在娱乐圈里混的,光靠这点钱肯定不够。给宋祁琛就不一样了,直接变成了只下金蛋的母鸡,嘿嘿。

    进娱乐圈并不是姜冕自己的想法,而是她体会到的原主的心愿。

    高中的时候,原主的成绩很好,可好归好,她却并没有什么人生的方向,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来应该做什么,一整个青春期,都被舅妈打压得自卑胆小又怯弱。

    当初填写志愿,尽管成绩好到完全可以去上一些211名牌大学,她却还是为了心中的那缕光——许星鸣,填报了燕京电影学院。

    如果说当初填志愿的时候,她主要是因为许星鸣的话。等到后来上了专业课,学习了表演,原主是真的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舞台,喜欢上了那种能尽情表达自我的感觉。

    否则以她这样内敛的性子,是不可能大着胆子去参加《心动偶像》的海选。

    是真心的喜欢才给了她无穷的信心。

    她嘴上说什么,参加选秀是为了毕业之后的出路,是为了在娱乐圈内找一份糊口的工作,也一直这样自我欺骗着。

    可只有穿进了她身体的姜冕,才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原主她很想演戏,很向往舞台,很希望被很多很多的人喜欢……

    反正姜冕自己没什么太大的理想,除了吃好喝好,过得开心之外,既然原主有,姜冕又占了她的身体,自然愿意帮她去实现。

    才刚想到这里,姜冕就觉得自己心口的位置骤然一松,像是有什么一直缠绵不愿离去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倏地离开了她的心头。

    这使得姜冕下意识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前,转头不自觉地偏头朝一旁看去。

    恍惚之间,她好似看见了一个白裙少女冲她微微一笑……

    只眨了眨眼,刚刚那好似幻觉一样的场景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只是她一时看错了似的。

    姜眠……

    姜冕在心中不由得这么呼唤了声。

    “姜眠,姜眠,姜眠……”

    宋祁琛的声音在她的耳畔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姜冕缓缓转头,眉头微皱,“叫我干嘛?宋祁琛你怎么回事?好的不学,跟那个姚齐学叫魂!”

    刚走到两人身旁的姚齐:“……”躺着也中枪。

    见姜冕的眼神总算没了刚刚那游离放空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宋祁琛的心也跟着莫名一松,“啊没什么……”

    “你没什么,我有什么。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我以后的生活费你全包了。”

    “……”

    “不说话就行了吗?宋祁琛你这个男人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极品了,这世上还有比你更抠的人吗?”

    “……”

    “吐出来,你现在就把我的钱吐出来!”

    眼看着正前方正闹腾的两个人,单身狗姚齐发自内心地羡慕了,要是他也有这么个女朋友,平时跟他一起打打闹闹多好。当然了,对方一定不可以掐我脖子掐得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还有就是……宋总的生命力真顽强!

    由衷地这么感叹完,姚齐就与身旁一直不发一言的宋希光跟在姜冕他们身后也走了出去。

    才刚走出会所,迎面就刮来一阵凉风。

    夏末的夜晚,温度还是有些低的。

    风只是这么一吹,穿着晚礼服,肩膀与手臂全都露在外头的姜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细小的鸡皮疙瘩在她胳膊上一颗颗冒出。

    “啊,好冷……”

    抱着手臂,姜冕打了个哆嗦。

    见状,宋祁琛连忙就要脱下自己的外套。

    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幕男人给女人披上自己外套的温馨场面,即便不喜宋祁琛如宋希光,也随姚齐一起,停下了脚步,不愿去打扰。

    “啧啧啧,远远看去就跟偶像剧似的……”

    看着门口的场景,姚齐低声感叹道。

    他也想要,想要脱衣服给女朋友披着,跟女朋友贴贴~

    姚齐如是想到。

    可谁曾想宋祁琛的衣服才脱到一半,一只白嫩的小手就连忙按住了他的动作,“不是,这么冷宋祁琛你傻了吗?没感觉到外头温度降了?怎么还脱上衣服了呢?”

    姜冕皱眉。

    宋祁琛:“……”

    姚齐、宋希光:“……”

    “妈的真的好冷,冷死老子了!”

    没了异能就这点不好,体质太差,一点低温都能把她冻成孙子。

    等一下,有了!

    眼看姜冕冷得人都打了个哆嗦,宋祁琛连忙挣开了姜冕的钳制,刚想不管不顾地将衣服搭在她身上,不曾想手都没抬起来,姜冕整个人就跟只兔子似的,一下子就窜了出去。

    “宋祁琛,快,跟上我,我们跑起来,跑快点就不冷了,快快快!”

    一口气跑出去有小十米的姜冕回头,兴高采烈地这样跟身后的宋祁琛招呼着。

    姚齐、宋希光:“……”噗。

    宋祁琛:“……”就不能像个女人吗?

    头疼得不行的宋祁琛,看着姜冕越跑越远的背影,心中一个发狠,忽然就大踏步地追了上去。

    姜冕虽然跑得够快,但因为冷和高跟鞋的双重限制,在下台阶的时候,一把就被宋祁琛抓住了手臂。

    紧接着男人不由分说地将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用力按紧,低头看她。

    感受到肩上的温暖,姜冕微微一愣,然后才反应了过来,扬头看向身旁的宋祁琛。

    水润润的一双杏眼,里头好似有碎光闪烁,像是有星星落了看去。

    太梦幻了!

    同样的场景姚齐不知道言情小说里看见过多少回了,依照他的经验,接下来女人会一脸娇羞地说,谢谢!说不定还会踮起脚来给她的男主角轻轻的一个吻。

    向来最喜欢偷偷躲被子里看这些言情小说的姚齐,看着姜冕与宋祁琛的侧脸,竟莫名有些兴奋起来了呢!

    屏住呼吸,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姜冕,很快便看见——女人拢了拢衣服,嘴角微微勾起,然后抬手就猛地勾住了宋祁琛的脖子,“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会照顾人的吗?老子这个金主认得不亏,哈哈哈哈哈哈!”

    姚齐:“……”

    宋希光:“……”

    宋祁琛:“……”呕。

    姚齐发誓他这辈子就没听过一个女人发出过这么豪迈的笑声,还有宋总实在是太惨了,脖子都要被勾得喘不过气来了。

    唉唉。

    宋希光:“……”好像突然也没那么嫉妒宋祁琛了怎么回事?

    *

    刚刚还因为披衣服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而莫名“温情满满”的宋祁琛与姜冕,站在助理小严的摩托车前,又陷入了新的争执。

    “怎么了怎么了?我摩托骑得多好啊,来的时候就是我带的你,凭什么回去的时候不给我带了?”

    姜冕不忿。

    宋祁琛:“……不。”我还没活够。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小宝贝了?”

    姜冕哼唧。

    宋祁琛:“……”不好意思,从来没是过。

    宋祁琛软硬不吃,姜冕决定下狠招,“不给我骑是吧?那好,你把我之前赢的钱还我!”

    宋祁琛:“给。”钱比命重要,这点小道理他还是懂的。

    姜冕:“……”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人嘴上应得痛快,她真下手去接,他肯定又会手指不听使唤地不松手。

    她看透他了!

    “这样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要怎么办?”

    姜冕眼里冒火。

    “滴滴——”

    就在这时,一道汽车喇叭声在两人身后响起。

    车内看热闹看得正欢的姚齐,见姜冕与宋祁琛齐齐面无表情地转头朝他看来,心口控制不住地一哆嗦。

    “不,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小心按错了,你们……你们继续!”

    姚齐急忙将头伸出窗外,这样解释道。

    看着姚齐,又看了看他的黑色座驾,原先还阴沉着脸的姜冕,下意识就挑高了眉,转头便与身旁的宋祁琛对视了一眼,只见男人的眼中明晃晃地写着——对,我也是这个意思。

    三分钟后,姚齐通过后视镜看着老神在在坐在后座的姜冕、宋祁琛,一脸懵逼。

    怎么肥四?

    明明刚刚这两人还站在他车前面吵架吵得正激烈,他看得正开心呢!

    怎么突然就上了他的车?

    “燕京电影学院东大门谢谢。”

    姜冕十分礼貌地交代了句。

    姚齐:“……”

    “开车。”

    宋祁琛冷冰冰的两个字话音刚落,姚齐条件反射地就发动了车子。

    一分钟后——

    折回半山会所取了个东西又回来的宋希光:“……”

    不是,车呢?姚齐呢?

    出现灵异事件了吗?

    我要怎么回去?

    *

    这一头,边开车姚齐还在边默默反思。

    他怎么就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他,姚齐,堂堂姚家二公子,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混世小魔王,怎么就沦落到现在给人当司机的处境了?

    不行,他要反抗,他要拒绝,他要……

    “姚齐!”

    姜冕的声音忽然响起。

    “哎,您说。”

    姚齐脖子一缩,急忙应了声。

    “稍微开快点,宿舍晚上十点半熄灯,回去晚了不方便。”

    “哎哎,开快点是吧?您坐好了!”

    姚齐一踩油门。

    加快了行驶的速度之后,把着方向盘,姚齐又继续开始想了起来。

    他刚刚想到哪儿了?

    哦对了,拒绝反抗,没错,他要无情地拒绝这两人的无理要求,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他姚齐就是那个有反抗精神的人!

    男人越想越激动兴奋,至于被他丢下的宋希光……

    那是谁?

    刚刚赛车精神过度集中了,加上车内真的很温暖,一股睡意顿时朝姜冕袭来。

    没一会儿,宋祁琛就感觉自己肩膀忽的一沉,低头,对上的便是姜冕乖乖巧巧的睡颜。

    宋祁琛:“……”吃饱了就睡,这真的不是猪吗?

    默默吐槽了句,宋祁琛也没抬起头,继续看着姜冕的脸。

    女生的脸很白,嘴唇是淡淡的粉,卷翘的睫毛,安静地垂着。

    怎么会有人醒着的时候是那种……那种德性,睡着了之后看上又那么……乖……

    “啪!”

    睡着的姜冕,随意一挥拳,正中宋祁琛的下巴,剧痛钻心。

    宋祁琛:“……嘶。”很好,他收回刚刚的乖字。

    这女人还真是有够表里如一的啊,连睡觉都不例外!

    因为中途开错了路,从半山会所到燕京电影学院,姚齐开了整整四十分钟。

    待到姜冕睡眼朦胧的被宋祁琛叫醒时,才发现竟然已经到了燕影的东大门了。

    下了车,路边,姜冕与宋祁琛面对面地站着。

    “既然这么困了,就赶紧进去吧,晚上早点睡。”

    “嗯嗯!”

    姜冕点了点头,眼睛都有些没睁开,打着呵欠转身,刚想要与宋祁琛挥手告别。

    抬眸,便看见在她的正前面,一对小情侣正在那依依不舍,情意绵绵。

    两人的告别应该是快到尾声了,女生也准备转身回去了,却见男生忽然伸手指向天空,“看,有流星!”

    女生连忙转头,没看到流星又将头转了回来,“哪儿啊,没……”

    话没说完,嘴唇就贴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男生的唇……

    “你,好坏呀!坏蛋!”

    哇喔~

    这一幕看得姜冕瞬间双眼睁大,瞌睡全无,不由自主地就朝身旁的宋祁琛看去,却见男人也正注意着前方的小情侣。

    见状,姜冕直接就用手肘轻捣了下宋祁琛。

    宋祁琛低头。

    姜冕挑眉。

    宋祁琛眉头微皱。

    “啧。”

    “你就不请我看个流星?”

    姜冕眨眼示意。

    宋祁琛:“……”告辞。

    看着男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姚齐的车,车外的姜冕一个没忍住,就笑得弯了腰。

    “哈哈哈哈……”

    直笑得车内的宋祁琛,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按下了车窗,“不是十点半熄灯吗?到底还回不回去了?”

    “回,回。”

    姜冕边笑边冲宋祁琛挥手。

    果然逗宋祁琛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踏进学校后,姜冕的心情也一直很好,直到——

    一只从墙后伸出的手,将她一把拉了过去。

    随后手的主人顺势就要将姜冕的手腕按在她身后的墙壁上,似是想要给她来一个壁咚。

    可姜冕是什么人,堂堂第一基地第一武力值。

    当场一个扭身,便直接将来人的手臂反剪在身后,啪的一声,就将其按在了他准备壁咚的墙上,脚尖在对方的腿弯处巧力一踢,扑通,这人登时扑到了地上,姜冕就势在他背上一跪。

    “什么玩意儿,这点本事也敢来偷袭老子?”

    姜冕一脸轻蔑。

    “唔!”

    对方被她跪得一声闷哼。

    良久,一道熟悉的声音才在姜冕的耳旁响起。

    “……是我!”

    这人的声音听上去咬牙切齿的。

    “是你?你是什么东西?不管什么东西,偷袭老子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姜冕满不在意。

    “我是……许星鸣!没偷袭你……”

    许星鸣?

    顿了下,姜冕就松开了对这人的钳制,就着头顶昏黄的灯光一看,虽然灰头土脸的,但,还真是男主许星鸣!

    “大晚上的不做人做鬼,活该!”

    说完,姜冕转头就往外走去。

    “等等……”

    见姜冕要走,许星鸣急忙上前就要拉住姜冕的胳膊。

    只是他还没碰到,姜冕就已经转过头来,微笑,“上次的教训不够是不是,敢碰老子一下,头给你拧掉!”

    这样的话成功止住了许星鸣的近一步动作,他直接挡住了姜冕的前路。

    “姜眠……”

    “刚刚在东门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还有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许星鸣捏紧拳头。

    “哈?”

    姜冕满头问号,“给你说清楚?不是,你算老子什么人?我凭什么要跟你说清楚!给我让开!”

    听完姜冕的话,许星鸣的眼中顿时掠过一抹复杂,“姜眠……你变了,你以前说话不会这么粗鲁,永远细声细气的。你也从不会这么看我,不会一言不合动手打人,你到底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还是你舅舅舅妈又打电话为难你了?你以前从不会这么跟我说话的,更不会跟我动手,你……”

    “打住,打住。我以前怎么样你记得还挺清楚啊?看样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姜眠的心思啊?知道还故意吊着她,我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真看不出来还是个人渣啊?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大晚上的非拉着另外一个女人,跟她回忆从前。怎么?大清都亡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着三妻四妾啊?”

    姜冕抱住双臂,一脸讥讽。

    姜冕的话刚说完,许星鸣甚至都来不及反驳,一个抱着书本的女生忽然误入两人的对峙现场,被许星鸣微微泛红的眼一看,女生立马打了个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女生匆匆逃了。

    可她的出现还是叫许星鸣觉得这条小路,有点不够隐私了,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闯过来,“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

    说着,男人抬脚就往前走去,走了没两步,没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许星鸣立刻回头,这才惊愕地发现,与他背道而驰的姜眠,都已经快走到一百米之外了。

    他说的话,姜眠竟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见状,许星鸣一时间根本摸不清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跑到了姜眠的身旁,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腕,“我跟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姜眠!”

    被他扯得差点没一个趔趄的姜冕,难以置信地朝身后的许星鸣看去。

    “我说,让你跟我过来!我有事跟你谈!”

    说完,许星鸣扯着姜冕就往他的身后走去。

    被他扯着往前走的姜冕,看着对方紧握着她手臂的手,诧异的表情缓缓褪去,脸上直接挂上了一抹平静到近乎诡异的微笑。

    “要谈是吗?行,那我们就,好好,谈一谈。”

    *

    与此同时,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宋祁琛下了车,将他与姜冕的打车费转给姚齐之后,道了句谢,转身就往医院里头走去。

    收到转账,一时有些懵逼的姚齐,看着宋祁琛的背影,还有些不解。

    大晚上的这人来医院干什么?

    第一人民医院……

    他记得希光哥的爸爸,老宋总不就是在这里住院吗?

    他之前听希光哥提过一嘴。

    这么晚了,难道宋祁琛是来看老宋总的?

    那希光哥之前怎么说宋祁琛一次都没去看过老宋总呢?

    他看他这轻车熟路的架势,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次也没来过的样子啊!

    所以,希光哥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话?

    姚齐一时有些想不通,可尽管没想通,他还是对宋希光的行为产生了些微的不适。

    不,等会儿……

    希光哥!!!

    他好像把他丢在半山会所了!!!

    此时,远在半山会所的宋希光,在调完监控之后,发现本来应该送他回家的姚齐,在监控录像里竟然毕恭毕敬地恭迎着宋祁琛与他的小情儿上了他的车,动作之谄媚,简直令人发指!

    妈的,这熟练的姿势,还说他上辈子不是个死太监!

    宋希光一边对着会所的工作人员微笑,一边在心里破口大骂着。

    并不知道宋希光遭遇了什么的宋祁琛,一进到住院部里,照例去医生那儿询问了下病人的病情。

    然后便动作轻缓地进了自己父亲的房间。

    和之前他进去之后,对方正在熟睡的情况不同,今天他刚踏进房门,啪,灯就被人按亮了。

    抬头,宋祁琛就与身穿条纹病服的中年男人对视到了一起。

    “来了。”

    “嗯。”

    宋祁琛点了点头。

    “今天好像来得迟了点。”

    病床上的男人挣扎着想要将身后枕头竖起,垫着后背。

    见状,宋祁琛连忙上前扶着他,给他将后背垫好了,不答反问,“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医生不是说了你的病需要好好休息?”

    宋祁琛的眉头皱得极紧。

    “你来之前我已经睡了一觉了,现在还不困。”

    男人答道,随后就示意宋祁琛在他身旁坐下。

    见宋祁琛坐稳了,男人斟酌了下才又开了口,“听希光说,你今天和他一起去参加聚会了,你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今天怎么……该不是聚会是免费的,聚完之后还有礼物赠送吧?”

    知子莫若父。

    也没相处几年,宋辉就已经将他这个儿子的性子给摸得透透的了。

    关于他爱钱如命这一点,宋辉早有体会。

    但只要一想到他曾经的那些经历,他又觉得他这个毛病源自内心,让他去看心理医生,他还不愿意花钱,唉。

    除此之外,他对祁琛这个儿子实在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不仅如此,还相当引以为傲。

    毕竟不是谁,没经过良好的教育,没有很好的家庭支持,能像祁琛这样,仅凭自己挣下那样一大笔资产来。

    他真的为他骄傲!

    “您又知道了?”

    宋祁琛顺手给宋辉倒了杯水。

    “我不仅知道这个,还知道你今天晚上还带了个姑娘去到了聚会上……”

    “不得不说,您的消息还真灵通。但也从另一方面表明,宋希光可真是个大嘴巴!”

    宋祁琛将水递到了宋辉面前。

    宋辉接下,喝了一口,“别老这么说希光,他是没你聪明,应该说我们宋家就没出过这么笨的人。但他好歹是你的哥哥,对他尊敬些,你们到底是兄弟……”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会早点过来,有什么想吃的,你到时候也可以发给我,我给您做。养好身体最重要,其他事情你不用理会。”

    “你这孩子……”

    宋辉摇了摇头。

    眼看着宋祁琛就要将他按回到床上,他忽然拉住了他的手,“怎么来的?是不是又骑电瓶车?都跟你说几回了,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听,我喊老陈过来接你!”

    说着,男人就要伸手去摸电话。

    拨通的过程中,发现自家儿子根本就没有像之前那样阻止他,然后再跟他说上一遍骑电瓶车的十大好处,宋辉微微有些诧异。

    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宋希光之前说的祁琛带去聚会的姑娘上,难道是那个女孩带来的影响?

    也不晓得对方是个什么样的?

    能够改变自家这个臭小子,应该是个温温柔柔,说话慢声细语的漂亮姑娘吧?

    可以说,宋父也是过分乐观了。

    安顿好父亲,走出住院部,站在路边等待司机老陈过来接他的宋祁琛,猝不及防地一抬头,竟然意外看见一道流星飞过,这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之前姜冕说过的那句话来——你就不请我看个流星?

    几乎一想到这句话,宋祁琛的嘴角克制不住地微微翘起。

    她现在在干什么?应该已经睡着了吧?毕竟都已经这么晚了,再加上之前赛车那么刺激辛苦……

    *

    燕京电影学院学院,女生宿舍楼。

    刚刚意外撞到姜冕与许星鸣的抱书女生,犹豫了又犹豫,还是敲响了林倩宿舍的大门。

    两分钟后,林倩捏紧了手机,就拨通了许星鸣的电话,可是没人接。

    她略显失态地一连打了个六七个,没人接就是没人接。

    这使得林倩的表情微微有些扭曲。

    小学妹的话还在她的耳畔回响。

    许星鸣,你到底在跟姜眠干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为什么!

    是呀,他们俩在做什么呢?

    情侣约会绝佳地点——小树林。

    一道又一道压抑的惨叫声,甚至连原先窝在围墙上休息的野猫,都吓得直接炸了毛。

    “姜眠姜眠姜眠,你搁这喊你爹呢?他妈的一天到晚跟只苍蝇似的,叽叽歪歪,叽叽歪歪,老子跟你谈,谈啊,你他妈怎么不谈?”

    “啊!”

    “狗东西没女朋友之前吊着姜眠,有女朋友了还吊着姜眠,你他妈钓鱼竿转世啊?还劝我不要被外头的人骗了,不给外面的人骗,给你骗是不是?完蛋玩意儿!”

    “啊啊!”

    “一边是校花,一边是解语花,合着您老不是来上大学来了,是来开花店来了是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钥匙十元三把,宁配吗?宁配几把!”

    “啊啊啊!”

    黑漆漆的角落里,终于将许星鸣这渣男暴揍了一顿的姜冕,爽了。

    看着地上不怎么动弹的男人,姜冕踹了一脚,深呼了口气,便往外走去。

    走了没两步,竟又再次退了回来,又在许星鸣的身上踹了两脚,“妈的,越想越气,hetui!”

    啐完了,姜冕总算走了。

    她走之后没过多久,两道脚步声缓缓往小树林走来。

    男声:“我想你都快想疯了,快让我亲亲!”

    女声:“你坏坏,大庭广众多不好意思啊~”

    男声:“前面就是小树林,那里没监控,光线又暗,肯定没人看见,去吧!”

    女声:“不要嘛~”

    男声:“来嘛来嘛,小宝贝~”

    女声:“好叭~”

    两人钻了小树林。

    一片漆黑中。

    男生低头噘嘴,女生踮脚噘嘴。

    就在两人的嘴唇快要贴到一块时,一双脏兮兮的手忽然抓住了两人的脚踝。

    两人低头。

    “九……敏……”

    地上看不清面容的人,声音嘶哑又阴沉。

    “鬼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