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22 章 第二十二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噗哈哈哈,人笑没了,真的笑没了,哈哈哈哈!

    ——眠姐:女人,请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想故意激怒我,那么恭喜你,成功了。

    ——这什么油腻霸总x傲娇小娇妻啊,哈哈哈,勉励cp,在磕了,在磕了!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眠姐这个该死的小妖精爱的深沉。

    ……

    姜冕一句话,就让整个弹幕区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朱荔的脸却红了,被气得。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说敢不敢?”

    “敢又怎么样?不敢又怎么样?”姜冕毫不在意。

    “不敢……不敢你就是小猪,以后我见了你,就喊你小猪!”

    朱荔得意洋洋。

    首发

    林倩:“……”这什么小学鸡的打赌方式?朱荔你断奶了吗?

    “嘶,还真是个恶毒的外号啊!既然你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来吧小朱,去哪儿比小朱?现在就比吗小朱!”

    姜冕直接给她来了个一键三连。

    朱荔:“……”

    “都还没比呢?你凭什么喊我小猪?你简直……太过分了!”

    朱荔难以置信。

    “你叫朱荔,难道不姓朱吗?”

    朱荔:“……”

    “是猪,猪八戒的猪,不是我姓的这个朱!你这个女人故意的是不是?”

    朱荔的表情开始暴躁。

    “不许再喊我小朱了!”

    “好的小朱,没问题小朱。”

    朱荔:“……”

    林倩:“……”很好,猪荔不愧是猪荔,面对姜眠毫无还手之力。

    一通关于猪和朱的争辩之后,最后以嘴笨的朱荔败退而告终。

    一伙人浩浩荡荡地直接进到了公寓地下负一楼的练习室内。

    与其说是练习室,倒不如说是道具室,其实古今中外,各种乐器,甚至是表演道具都备好了。只有你不会的,不存在这里没有的。

    站在宽大的墙镜前,朱荔眼神怨念又凶狠地盯着缓缓朝她走来的姜冕,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忽的扬起。

    “看,这里这么多东西,你别说我欺负你,三局两胜,不管你表演什么,只要我表演的没你精彩,那我就立刻认输,以后……以后我就是小猪,随你怎么喊,我不会有一点意见。但如果你输了……”

    “你可以喊我小姜,我也没意见。”姜冕很好说话。

    “那怎么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喊你小朱,你喊我小姜,多公平!”

    “都说了是猪不是朱!!!”

    这一声差点没给朱荔的嗓子没喊劈了,脖颈青筋暴起,喊完之后大脑缺氧缺得她整个人踉跄了下。

    “我不管我不管,你输了我也要喊你小猪,就是小猪,小猪小猪小猪……”

    再度开口,朱荔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了。

    “行吧行吧,真拿你没办法……”姜冕摊手。

    闻言,朱荔瞬间破涕而笑。

    “那你先挑……”

    因为刚差点没哭了,小姑娘鼻音很重地让姜冕先挑。

    “不用了,我会的不多,你先挑。”

    “真的吗?你可不要后悔。”

    朱荔一脸认真。

    姜冕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

    见状,朱荔赶紧坐在了练习室正中央的那架斯坦威的前头,整个娱乐圈谁不知道她朱荔早已钢琴十级,跟她比乐器,姜冕就等着哭鼻子吧。

    想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干净鼻子水的朱荔,收好手帕,将双手放在琴键上,就抬头朝姜冕看去,“这一次我们的比拼很简单,就是看演奏的过程中,谁会把谁的音乐带跑。听了规则你还要让我先弹吗?”

    闻言,姜冕做了个请的手势。

    朱荔的眼神一亮,闭上眼酝酿了下之后,整个人都沉浸了下来。

    随即一阵欢快的钢琴乐就从她的指尖流淌了出来。

    只能说朱荔不愧是圈内出了名的钢琴小公主,听她的音乐简直就是享受,别说是在场的选手们了,就连直播间里的网友们都有些陶醉了。

    而且以朱荔对钢琴的熟悉,应该很难有人有乐器能将其的风头盖过去,姜眠选手肯定输……定……了?

    抽空看了眼姜眠的选手与网友们,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从一堆乐器里挑了个……唢呐???

    不是,举报,教练,有人犯规!

    姜冕会的乐器真不多,应该说除了二胡和唢呐,像一些现代点的乐器,比如钢琴、小提琴什么的,她碰都没碰过。

    谁让老道士没钱。

    就连二胡和唢呐也是跟老道士在村里给人出殡的时候,跟人厚着脸皮学会的,原因没别的原因,谁不希望多赚一份钱啊!

    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这么想着,就在朱荔正完全陶醉在自己的钢琴声中时,一阵震天响的乐声忽的响起,音调之高,节奏之强,差点没直接将她带跑。

    可就算没带跑,朱荔也有些够呛。

    随着姜冕的唢呐越吹越来劲,越吹越上头,原先还在钢琴上跳着舞的朱荔的手指,控制不住地开始慌乱了起来。

    到了后期,她甚至已经完全找不到自己的节奏了,听着高高低低的唢呐声,连朱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弹奏些什么。

    这也就算了,天晓得这个姓姜的女人怎么把唢呐吹得这么悲伤。

    朱荔的共情能力本就极强。

    等到姜冕吹完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座位上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你吹得这都是些什么呀?呜呜呜……我听着好难过……”

    “寡妇上坟,各大乡村白事指定曲目,没听过吗?”

    姜冕诧异,她寻思这曲子大家应该都很熟悉的呀!

    “呜呜呜,没有嗝……”

    朱荔哭得都开始打嗝了。

    “好吧,不管你听没听过都好,这一回合的乐器比拼……”

    “你赢了你赢了行吧?”

    举着手帕用力擦着脸上眼泪的朱荔,大声喊道。

    “承让。”

    手里还举着唢呐,姜冕就冲朱荔抱了个拳。

    ——噗哈哈哈,不愧是我pick的女人,竟然连会的乐器也这么与众不同!

    ——妈的,这音乐听着让我秒回小时候村里有人过世的场景!

    ——之前是谁说我们眠眠什么都不会,只会丢人现眼来着,出来走两步!

    ——感觉姜眠也不用参加什么《心动偶像》出道了,这种水平,收拾收拾都可以给人出殡了哈哈哈哈!

    ……

    “不过只是第一回合输了,还有两个回合呢!”

    一旁的朱荔仍不服输。

    “下一场我要跟你比跳舞!”

    朱荔掷地有声。

    “我不会。”

    “你不会就好,你学的是什么舞种,你……不会?”

    朱荔嘴瓢了。

    都来参加选秀了,竟然还有不会跳舞的。

    “那……那你会什么?我还准备跟你斗舞来着……”朱荔满脸懊恼。

    挑来挑去挑个人家不会的,别人会不会以为她在故意欺负她?她可没有!

    “既然不会,要不我们换个……”

    “不必!”

    姜冕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虽然不会跳舞,但她刚刚看见了一个特别又熟悉的东西,或许……

    “你要是想比跳舞也行,只是我跳的舞跟你们可能有些不一样。斗舞就不用了,我怕伤人。你完全可以先跳,跳完了我再跳,大不了让在场的这些选手们投票,看谁跳得好,怎么样?”

    姜冕笑着建议。

    “可以!可以!”

    姜冕的建议,朱荔还没点头,一旁就已经有选手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高声响应了。

    “我也没意见。”

    朱荔点头。

    随后缓缓站起身来,从钢琴前走了下来,便来到了墙镜的面前。

    这种比试的场合,柔美型的民族舞与芭蕾都不太适合,她应该要选择一些更激烈一点的舞蹈,第一时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身上来,有了。

    背对着众人站在墙镜前的朱荔眼底精光一闪而过,随后便缓缓垂下了头。

    等了大约30秒左右,她忽然举起双手在她右耳处轻击了一掌。

    便是这一掌,像是打开了她什么开关,女生的鞋子顿时就在地上踢踢踏踏了起来,一开始还有些慢吞,紧接着越跳越快,越来越快。

    在场几乎所有的人的视线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即便是竞争对手,这些人也不得不承认,朱荔的天赋确实很高。

    即使是在娱乐圈这个优秀的人扎堆的地方,她也依旧相当扎眼。

    容貌不说了,精灵古怪型,演了好几部戏了,网络上骂她演技不行的人很少。

    还这么全能!

    果然人比人能气死人!

    一帮人在心中对朱荔赞扬不断,赞扬着赞扬着部分人便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转移到一侧的姜眠身上。

    只见斜靠在墙壁上的女人,明明有着一张清纯至极的脸庞,偏偏整个人靠在那里,气质比谁都要来的潇洒落拓,活像是个……仗剑江湖的侠客!

    整个人就仿佛是一缕自由而不受拘束的风,飘到哪儿算哪儿。

    咦,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此时,朱荔的踢踏舞也即将到达尾声。

    高高地仰起头,脚尖在地面踢踏了最后一下,朱荔整个人都像是个高傲的小天鹅似的,脸蛋微红地站在众人的面前,呼吸略略有些急促。

    因为整个舞蹈过分精彩,她都跳完了,一众选手们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姜冕第一个鼓起掌来,大家这才如梦初醒地也跟在她的身后,热烈地鼓起掌来。

    踩着掌声,朱荔缓步走到了姜冕的面前,下巴抬得高高的,“我跳完了,如果你真的不会,认输也不是不可以的……”

    闻言,姜冕站直了身子,嘴角微勾,“谁说,我要认输了?”

    说完,擦着朱荔的肩膀,姜冕便径直往道具的方向走去。

    “准备跳彩带舞吗?”

    朱荔站在姜冕刚刚站着的地方,笑嘻嘻地询问道。

    闻言,姜冕脚步微顿,转头,看着身后笑容灿烂的朱荔,脚尖一勾就将地上横放着的一柄木剑勾了起来,伸手握住。

    随即根本不给任何人思考的机会,她一把握住剑柄,就将木剑整个地拔了出来,往后下腰,任由木剑在她面前游了一圈。

    若说这里,选手与网友们还能跟上的话,接下来简直就是一片眼花缭乱。

    天晓得姜冕哪来这么快手速,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在她的耍弄下,已经快要变作一片虚影了,这也就算了,她……她带着剑飞起来了……

    说飞起来可能有些夸张,姜冕只是在空中边转体边舞剑罢了。

    舞剑什么的,江湖卖艺的时候,姜冕也不是没玩过,但好像大家更喜欢胸口碎大石什么的,姜冕就很少耍剑了。

    嗐,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随意地抛起木剑,任由它在空中飞了好几圈之后,一个纵身,姜冕便一把将其握在了手中,然后半蹲在地上,眼神带煞,猛地往前一划,那气势,活像是要劈开千军万马似的。

    站在她正前方的一众选手们,甚至都感觉到一阵疾风迎面扑来。

    难道是剑气吗?

    啪嗒!

    不远处的金桔盆栽瞬间一个抖动,上头的小桔子顿时掉了一个下来,紧接着就像是一场连锁反应似的,一树的小金桔哗啦啦地全都掉了下来。

    众选手:“!!!”

    弹幕:“!!!”

    姜冕收剑,偏头望向一侧的朱荔。

    扑面而来的冷冽锋锐使得毫无准备的朱荔与她身后的一干选手,呼吸齐齐一窒,甚至连心脏都不会跳了。

    而同样看到姜冕这一面的弹幕也一并空白了下来,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

    直到——

    “女人,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姜冕邪魅勾唇。

    朱荔:“……”

    众选手:“……”

    弹幕:“……”

    你他妈不开口会死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