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25 章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无梦。

    因为从不存在什么认床认枕头的问题,姜冕睡得很好。

    早上6:00整。

    她就已经洗漱完毕,依照这段时间在学校里养成的习惯,准备出去晨跑了。

    末世带来的习惯,不管身处何地,姜冕都不会放松对身体的锻炼。

    尽管她的力量异能跟过来了,可如今早已不是末世,谁知道异能这种玄乎又玄的东西会不会什么时候就消失了,所以尽快让这具孱弱的身体强大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昨天分房,姜冕分到的是二楼靠南边窗户的双人间。

    刚出房门,她就听到了楼下工作人员略显讶异的问好声。

    “姜选手……早上好!”

    “早上好。”

    姜冕笑着打了声招呼,刚想要往楼下走去,突然就瞥到了一侧擦得干干净净,油光水滑的木质栏杆。

    首发

    见状,姜冕脚步顿时一顿。

    下意识抬头,便注意到之前跟她打招呼的几名工作人员正在认真地调试机器,视线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这边。

    这使得姜冕的心一下子就痒了起来。

    手轻放在木质栏杆上,轻叩了两下。

    趁着无人注意,单手一撑,整个人就斜坐到了栏杆上头,然后哧溜——

    滑了下去。

    另一头刚跨进大门,没有丝毫准备就看完了全程的工作人员们:“……”

    大清早因为洗漱无聊而打开《心动偶像》直播间的部分网友们:“……”

    ——不是,是我没睡醒吗?大清早的我这是看到了什么?

    ——哈哈哈,让我康康这个沙雕到底是谁?很好,又是你,姜眠眠!

    ——这什么幼稚小学鸡的下楼方式?爱了爱了。

    此时,刚乐呵呵地滑到一楼,就与大门口一波突然冒出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照面的姜冕:“……”

    若无其事地从栏杆上跳下,若无其事地跟这帮人道了早安,若无其事地走出大门,若无其事的姜冕若无其事地跑远了。

    徒留这帮一脸懵逼的工作人员,等姜冕人都跑不见了,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顾不上其他,手忙脚乱对着镜头就开始提示了起来——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整个过程看得直播间内的笑声就没停过。

    ——这波叫什么?叫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还请勿模仿,我这么大人了,不要面子的吗?

    ——脸皮薄,模仿不来。

    ——话说眠眠是不是不知道,大早上直播间其实是开着的?来,给我做成动图,让她社死!

    ……

    怎么说呢?

    当场被人逮到,尴尬肯定是有些尴尬的。

    这不,刚出门,姜冕就已经老脸一热。

    可跑着跑着她就不热了,只因为这样干净清新的空气嗅起来实在是太新鲜了,只有真的失去过,才能感觉到眼前这一切有多么的美好。

    清风拂面的舒爽感觉,使得姜冕越跑越快,越跑嘴角就扬得越高……

    姜冕前脚刚离开,后脚宋祁琛就出现在了偶像之家的门口。

    早上7:00.

    从小学跳舞,习惯了大早上给自己拉拉筋,活动活动的部分参赛选手昨天晚上就约好了第二天早上一起去舞蹈室热身。

    这不,大清早,一群人便有说有笑地往舞蹈室走去。路过导师室的门口,刚刚还在互相打趣的一帮人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

    然后齐齐猛地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透过导师室房门的缝隙便清楚地看见,这么早导师室里竟然就已经坐了一个人了。

    哪位导师这么勤快,这个时间,有些选手都还没起床呢。

    他竟然……

    众人定睛望去,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身穿一件熨烫整齐的白衬衫,后背笔直,身材高挑修长。

    此时窗外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却已有一小缕阳光落在男人精致绝伦的侧脸上,可能是正在工作,对方高挺的鼻梁上正架着一副无框茶色偏光镜。

    他的身后,落地窗开了一条小小的缝儿通风,有微风透过缝隙挤了进来,将米色的窗帘吹得一会儿扬起一会儿落下,男人乌黑蓬松的刘海也随着风一起跃动着,使得他浓墨重彩的眉眼也随之若隐若现着,无端勾得人心头发痒。

    看上去真的是又斯文又禁-欲又……

    滋溜。

    一个没忍住,有一名选手就吸溜了下口水。

    听到声响,其他人下意识转头看去,对方直接抬头看向天花板,假装与她无关。

    “这人是谁啊?工作人员吗?毕竟导师什么的昨天我们大致也都知道了,他不在那里头啊。”

    这个问题不仅这些选手想知道,弹幕里正在舔屏的网友们也同样想知道。

    ——天哪天哪,大早上就有这么美的颜给我舔,这人是谁啊?怎么在心动偶像的直播间里,是选手吗?是吗?是吗?

    ——哇喔,这个长相,连昨天惊艳到我的颜霸许星鸣都比不上啊!

    ——秘书,限你十秒内告诉我这位小哥哥的名字。

    ……

    唯有助理小严大早上边刷牙边举着手机,望着直播里自家老板那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高岭之花模样,差点没手一抖给他举报了。

    诈-欺啊这人!

    别人不知道这姓宋的是个什么德行,他还能不知道吗?

    模样太能骗人了这玩意儿。

    大清早这么个打扮出现在直播间里,谁看谁不迷糊!

    骗子!!!

    助理小严悲愤了。

    也是这个时候,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才从宋祁琛的美颜暴击中慢慢回过神来,然后部分眼尖的网友们忽然发现,这位英俊的小哥哥坐的竟然是本属于简恺的全民制作人代表的位置。

    毕竟牌子还竖着呢!

    再联系上昨天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小道消息,网友们不难联想,这位不知名的小哥哥正是要代替简恺,来录制节目的新的发起人与制作人。

    一时间,其他网友们还没什么反应,简恺的粉丝们顿时炸毛了。

    ——不会吧,不会吧,这破烂节目还要继续录呢?不要我们阿恺,却请了这么个花瓶出来镇场子,他会什么?会跳舞吗?会唱歌吗?

    ——我yue了,拜托那可是简恺哎,难道还比不上这么个虚有其表的男人吗?

    ——真是贻笑大方了,这个男人我竟然完全不认识哎,整个娱乐圈根本找不到他哎,不会又是哪个富婆来捧小白脸出道了吧?可为什么不去参加比赛,而是作为导师?现在的娱乐圈真是越来越堕落了……

    ——阿恺不哭,谁让你不像别人那么会伺候富婆呢!

    ……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内都污言秽语了起来。

    直到一直关注直播间的助理小严发现事情不妙了,这才赶紧打电话摇人去直播间里洗弹幕去了,边洗还要边给人科普宋祁琛到底是谁。

    宋祁琛,豪门宋家唯一的继承人,身价千亿。

    旗下覆盖了包括娱乐公司,传媒影视,房地产开发,港口物流,国际贸易,新能源等等众多领域,听说国外甚至还有好几座金矿。

    如今这《心动偶像》正是宋氏旗下的光影娱乐举办的。

    他要是没资格做发起人与制作人,谁还有资格。

    看完了这些科普,原先还吵吵闹闹的弹幕霎时间就空白了下来。

    过了将近一分钟,弹幕才瞬间爆发开来。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大早上的你出来工作怎么也不跟我说说啊,人家在床上醒来没看到你,小心脏现在还扑通扑通地跳呢!

    ——啊啊啊啊啊!早知道我也去参加比赛了,出不出道的无所谓,就是想跟老公贴贴。

    ——天哪,有钱有脸又年轻,工作还这么认真,这真的不是总裁文照进了现实了吗?好想知道这位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有钱人肯定是要门当户对了,难道真的找个小麻雀,让她飞上枝头变凤凰,别做梦了!

    ——跟钱没关系,主要这张脸真的,真的,阿伟死了!

    ……

    一时间,弹幕密集到连宋祁琛的脸都看不见了,基本全是老公和夸赞,简恺的粉丝们连下嘴的地方地方都没有。

    气得大清早就想要来看笑话的简恺又摔了一个手机。

    倒是光影娱乐的地中海,看见这样的评论,心总算半落回到了原地。

    唯有最清醒的助理小严看着满屏的老公就是一声冷笑,天真的人类。

    像这种有颜有钱还年轻的总裁,却没有女朋友,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那肯定是有病的,而且病的还不轻!

    宋祁琛去参加综艺了。

    这则消息一时间迅速席卷了整个燕京市的上流圈子。

    姚齐、张非等人前一天晚上聚会,在会所里彻夜未归,大清早也接到了这样的电话提醒。

    这惊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姚齐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赶忙将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都摇醒了,预备跟他们一起好好看看宋祁琛笑话。

    待喊到光头张非的时候,他几乎一听到宋祁琛这三个字,就条件反射的开始掏起口袋里的钱。

    “五毛钱是吧?给你,给你,我给你,五毛钱五毛钱……”

    见状,姚齐轻摇了摇头。

    好家伙,因为宋祁琛和他女人,张非都有了应激反应了。

    不仅如此,这段时间出门身上总喜欢带好多好多钢镚,一走路,叮呤咣啷直响。

    略过神叨叨的光头,这帮人就窝在一块看去宋祁琛的直播来。

    却在这时,一群人在参赛选手里面看到了姜眠的照片。

    “唉唉唉,你们看……”

    很快,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那天跟着宋祁琛来参加茶会的凶悍女人,竟然也是这个选秀节目的参赛选手。

    一时间,所有人都复杂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们原以为那天的女人只不过是宋祁琛花钱请来充场面的。

    现在看来,两人说不定是真爱。

    不然怎么解释惯来冷酷无情、高高在上的宋祁琛为了对方,竟然连这种作为导师,参与录制选秀综艺这种不上档次的事情都干了。

    “唉,他竟是,爱惨了她……”

    一人默默感叹。

    听到这,几人动作一顿,抬头快速交换了个眼神。

    当天参加品茶会的也就他们几个,换句话说,也只有他们知道了宋祁琛的这个小秘密。

    这么想着,姚齐几人的眼中瞬间升起一抹难以遏制的激动。

    很快,一帮搅屎棍就摸到了自己的手机,麻利地打起字来。

    不消片刻,宋祁琛的小秘密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传了下去——

    ……

    于是,这天上午,刚刚去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散步回来,宋父就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老宋啊,你不厚道啊,听说你儿媳妇,祁琛她媳妇都已经生了,还是龙凤胎,怎么都不通知我们这些老朋友喝喜酒啊?”

    宋辉:“……”啥玩意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