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夕阳西陷,天尽头好似被人打翻了颜料盒一般,粉紫与墨蓝交错,橘黄与火红缠绵,直接构成了一副美到极致的画卷。

    此时,天台角落。

    近五个小时的免费教学,宋总筋疲力尽。

    有多累,他就有多想穿越到五个小时之前,拍死那个很傻很天真的自己。

    已经认识这女人这么久了,明知道她是个什么德性,为什么他就是一直不长记性。

    而这五个小时里,姜冕的心态也从一开始的:嘤嘤嘤我是个小辣鸡。

    转变成后来的:没错,老子就是个辣鸡!

    理直气壮与厚颜无耻的程度简直叫宋祁琛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从而愈发后悔起自己的一时失足来。

    “我感觉我好像会唱了,琛琛你真棒!”

    姜冕笑呵呵地拍着身旁宋祁琛的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记住m.42zw.cc

    宋祁琛:“呵呵。”

    “你不要总是呵呵我嘛,你看不出来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了吗?能唱出现在这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宋老师你这种教学方式是有问题的,不应该老是打击我,应该多以鼓励为主。”

    姜冕义正言辞。

    宋祁琛:“……”

    不鼓励你都已经这样了,再鼓励你怕不是想上天?

    “行了,既然现在已经学的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在天台边用手机处理工作,边教姜眠唱歌,差不多喝了一下午西北风的宋祁琛,只觉得如果再不走,底下的人恐怕真的会发现什么猫腻。

    尤其是赵飞羽。

    你当他为什么从小到大都那么能搞事?

    还不就是因为他直觉敏锐,总能一眼看出别人看不出的东西,然后就开始各种搞事。

    尽管他和姜眠没什么,宋祁琛也不想龙凤胎事件再发生一回!

    想到这里,宋祁琛起身刚要迈腿,不曾想下一秒就被人扯住了衣摆。

    男人回头,便对上了姜冕水润又无辜的一双大眼睛。

    “干什么?”

    “琛琛~”姜冕开始用手指头绞他的衣角。

    “好好说话。”

    宋祁琛咬牙。

    姜冕天真娇憨地眨了眨眼。

    “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说话间,宋祁琛就要将他的衣摆从姜冕的手中扯出来。

    “说。我想要你之后再教我几天,今天时间太短了,我根本就没怎么学会,我是c位,之后要是录制肯定会出丑的,我不想出丑!”

    姜冕迅速交代完自己的要求。

    宋祁琛:“……”你自己听听你这话有多荒谬!

    “可不可以嘛?琛琛你最好了~”

    姜冕继续嗲声嗲气。

    有事就琛琛,无事就宋祁琛!

    他看透她了。

    宋祁琛坚定地将他的衣摆从姜冕的手中扯了出来。

    今天下午这五个小时算他一时大意,同一个坑他可能踩两次吗?

    不可能!

    抽回自己的衣摆,宋祁琛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条件让你开也不行吗?”

    走了没两步,姜冕的声音就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闻言,宋祁琛脚步微顿,随即转头,眉头微挑,“真的?”

    姜冕点头。

    “说话算数?”

    “当然了,我姜冕从来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

    姜冕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胸口。

    “好,等我消息。”

    宋祁琛点了下头,刚准备抬脚往前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让姜冕先下去。

    毕竟《心动偶像》这个节目还是拍选手为主,他迟点没关系,姜冕失踪了这么久,再不出现,恐怕网友们都是要讨论的。

    “要给我消息哦,我可全靠你了大兄弟!”

    临拉开门之前,姜冕还不忘跟宋祁琛交代。

    “知道了,快走。”

    宋祁琛催促。

    得了应允的姜冕兴高采烈,一蹦一跳就下了楼梯。

    看着女生的身影消失在了墙壁拐角处,宋祁琛终于轻呼了口气。

    眼睛就这么看着姜冕离开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嘴角忽的翘了翘。

    “啧啧。”

    便是这时,一道咂舌声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冷肃着脸,宋祁琛目光如电,抬头径直朝声源处看去。

    下一秒就见视线死角处走出了团黑乎乎的人影,待对方走到光亮之处。

    宋祁琛不由得就松了口气。

    “赵飞羽,没事躲那儿装神弄鬼的干什么?”

    “我要不装神弄鬼,怎么能看到我们的宋总凄美走心的天台之恋呢?”

    “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天台之恋?你说我跟姜眠?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只是教一下她唱歌罢了。等等,你能出现在这里,其他人……”

    “现在晓得关心这个了?之前干嘛去了?哦,之前你忙着情意绵绵,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呢?放心,我一个小时前才发现你们的,然后就去楼下看了监控,这段时间,除了你们,并没有人往天台这边来。”

    “前来参加节目的选手,基本都是冲着镜头来的,即便是学歌,也会挑个有镜头的地方,谁像我们宋总,专门领着人小姑娘往这些没镜头的地方钻,啧啧啧!”

    赵飞羽摸了摸下巴。

    闻言,宋祁琛只是转头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便径直往楼下走去。

    “哎,我话还没说完你跑什么呀,说说,怎么跟人家姑娘认识的?你我了解,不是先前就认识,不可能好端端地过来教人家唱歌。还有,你什么时候会唱歌的,你兄弟我都不知道?老宋你这人太骚了,闷骚……”

    他问得快,宋祁琛就走得快,转身就进了男卫生间。

    实在是被赵飞羽骚扰得不行,趁着这儿没摄像头。

    站在洗手池前,宋祁琛转头看向身旁一脸戏谑的赵飞羽,眼神认真且诚恳,“我会唱歌,是以前没认回宋家,在外头打工学会的。我确实跟她认识,但也仅限于认识罢了,除此之外,绝无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我说的够详细了吗?”

    听着宋祁琛的话,赵飞羽努力想要从好友的脸上看出一点撒谎的痕迹来。

    只可惜没有,这也就意味着,宋祁琛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此时心里确实没有想要跟人家小姑娘进一步发展的意思,说教唱歌就只是教唱歌罢了。

    可越是这样才越是奇怪好吗?

    宋祁琛……

    视时间为金钱,视金钱为生命的宋祁琛。

    有朝一日,竟然也会浪费足足五个小时去教一个只是认识的女生唱歌?

    是,教的过程中,他是能顺便用手机处理工作。

    可依旧会浪费不少时间的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赵飞羽的直觉告诉他,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

    这位姓姜的姑娘,以后绝对会经常出现在宋祁琛的人生中。

    *

    “希光,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还是上次那个酒吧,一走进门,简恺就大喇喇地坐在了宋希光的对面,伸手就给自己开了瓶红酒,倒了满满一杯,往后一靠,就开始牛饮了起来。

    这般豪迈的动作,看得宋希光的心疼得直抽抽。

    要知道自从被宋祁琛赶出宋氏之后,他的手头远没有以前在宋氏的时候阔绰。

    红酒什么的,基本都是摆在桌上装逼用的。

    上次这傻比浇了他一瓶拉菲也就算了,这次一来就把他的红酒给开了……

    宋希光闭眼深吸一口气后,才总算没露出心疼的神情来。

    此时,一侧的投影机里放的不是其他,正是《心动偶像》的直播。

    在简恺到来之前,宋希光就一直在看宋祁琛的直播,为的就是了解他这个对手,为什么好端端的宋总不做,要去参加什么选秀综艺。

    “也没什么,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上次你走之前,你不是说要跟阿琛玩到底吗?其实阿琛是我兄弟,你也是我兄弟,我真不想看你们互相伤害,虽然阿琛这次做的确实是有些过了……”

    “何止是过了,希光你怕是还没看过现在网上网友们的评论吧?他们说什么你知道吗?他们说宋祁琛的长相能一口气吊打我五个来回,都不带犹豫的!这种话换你,能忍得了?反正我与宋祁琛,那是不死不休……”

    简恺的话才说到这里,一侧的屏幕上,《心动偶像》就已经直播到一众选手们开始试音的剧情了。

    作为c位,姜冕不得不第一个走进录音棚内。

    天晓得,长这么大,就没正儿八经唱过歌,又五音不全的姜冕心里有多慌。

    她几乎是下意识往外看去,待看到人群中的宋祁琛时,她扑通乱跳的小心脏才终于慢慢,慢慢平静了不少。

    嘴角微扬,对着话筒,姜冕就开始唱了……

    一曲完毕。

    弹幕:

    ——就,唱得也不难听,可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好像身处出殡现场?

    ——额对,怎么听怎么觉得我好像被这位姐送走了!

    ——噗哈哈哈,前面两个笑死,我都已经躺在棺材里了,我说什么了?

    ——艺术可以上殿堂,但不能上灵堂?

    ——艺术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地府?艺术可以送给观众?但不能送走观众?哈哈哈哈。

    ……

    因为姜冕的歌声,一时间弹幕都开始玩起梗来了。

    实在是她歌声也没什么问题,声音还挺好听的,但总觉得好像是在给人哭灵?似的。

    这边戴着耳机刚听完姜冕的《心动限定》,赵飞羽就下意识往身边好友看去。

    宋祁琛看天看地看墙,就是不看他。

    反正他拒绝承认这是他教出来的,明明之前在天台唱的就挺好,这都是姜冕自己的问题。

    别说宋祁琛,姜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觉得她应该是以前太想赚哭丧这笔钱了,即便末世了,也时常自己练练,就为了以后世界恢复正常了,她好歹能有份稳定的收入,毕竟一天80呢!

    现在好了,竟然正常唱歌也习惯性地代入了那份心境。

    从录音棚里出来之后,赵飞羽看着低着头的姜冕。

    尽管这人将来可能会和老宋成为一家人,但该批评的还是要批评。

    “姜眠选手是吗?你还需要再多加练习,你唱歌有些特殊,如果继续这样特殊下去,c位恐怕会胜任不了……三天后就是试录制,如果到时候你还不产生改变,你知道的。”

    赵飞羽解释道。

    闻言,姜冕抬头。

    “嗯,我会努力的!”

    相信宋祁琛也会的!

    姜冕握拳,目光灼灼地望了眼宋祁琛。

    宋祁琛:“……”独美勿cue。

    与此同时,屏幕外头。

    宋希光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五十多万一瓶的红酒,才刚被简恺喝下去,就顺着目光呆滞的男人的嘴角流了下来。

    “阿恺……”

    宋希光才唤了他一声,简恺整个人立刻将酒杯随意地往旁边一丢,用纸巾擦了擦嘴,双眼盯着屏幕里的姜冕,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希光,三分钟内我要知道这个女孩所有的资料,给我查!”

    宋希光:“……”你搁这叫你爹呢?

    “我不行了,我沦陷了,我好喜欢她,她长得好像我初恋,我现在就要去跟经纪人说我要去参加《心动偶像》,不要通告费都行的那种!”

    说话间,简恺就已经往外走了。

    “不是,你不跟宋祁琛不死不休了?”

    一个没忍住,宋希光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死了不死了,我要去追寻我的真爱,我要她做我的女人!”

    话音刚落,简恺就已经连人影都没了。

    宋希光:“……”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而不是让我遇见一个又一个二百五!!!

    宋希光心中呐喊。

    可没一会儿,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追到了门口,只可惜简恺的人都跑没了。

    因为直到刚刚宋希光才想起那天品茶会,姜冕的绝技——飞叉剃头。

    要是简恺这个智障直接冲上去,霸气侧漏地跟这女人说,你,做我的女人。

    宋希光真心怀疑,对方会不会直接给简恺来一招飞刀除根?

    几乎同时,满心火热,无法释放的简恺,一上车就狠狠打了个喷嚏。

    咦,怎么肥四?

    仿佛听见有人在背后夸我帅。

    嘿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