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京市玫瑰园别墅区。

    骑坐在阳台栏杆上的简恺,形容癫狂:

    “大姐,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此时室内,正在试用商家送来的面膜的短发女人,听到这句话,气得直接将脸上的面膜揭开,啪的丢到地上。

    “跳!你跳,简恺你今天要是不跳,你就是我孙子!”

    妈的还治不了你了!

    女人也就是简恺的姐姐简虹,眼神凶神恶煞。

    几天前从不知道哪儿回来后,这倒霉玩意儿就一直吵着闹着要去参加那个选秀《心动偶像》,甚至连其他已经谈好的通告都不愿意去上了,说是只要能参加《心动偶像》他不要钱甚至倒贴都愿意。

    之前她跟人价格都谈好了说不去就不去的是这玩意儿,现在连钱都不要非要去的也是这傻比。

    现在竟然还用自己的生命威胁她起来了。

    “呜呜,大姐,我是真的喜欢她,她长得好像是村里的小芳。你知道的,小芳是我的初恋,我爱她爱的要命,看见姜眠我感觉就像是重新见到了16岁的小芳……”

    记住m.42zw.cc

    栏杆上,简恺边哭边表白。

    从上一次在宋希光那边见到姜眠之后,他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都是希光害他,不然他怎么会错过自己的真爱,呜呜呜。

    “还小芳,我让你小芳,让你小芳!”

    趁其不备,简虹一把就将简恺从栏杆上拖了下来,捞起一旁的拖把就开始暴力输出了起来。

    “你个二百五还说不是见色起意,人小芳跟这姓姜的除了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以外,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吗?你不就图人家长得漂亮,你个小王八蛋每次遇到个漂亮的就说长得像初恋,老娘直接把你打成初恋你信不信?”

    “嗷姐,别打,别打嗷,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阳台上简恺边躲边嚎。

    看着哭得满脸是泪的自家弟弟,简虹也觉得心里堵的厉害。

    以前她弟弟去市里学理发的时候还好,人还算老实,每天拍点土味段子也挺自得其乐的,可自从认识了那个姓宋的进了娱乐圈,还红了之后。

    之前各种看不惯他们姐弟俩的亲戚,一个个就跟吸血的蚂蟥似的巴了上来,然后用着简恺的钱哄着他到处乱玩,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

    她想要管却根本无从下手,关键当着面简恺说肯定听话,扭头就把她的话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简虹只是觉得再这么下去,简恺迟早会出事,到时候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我跟你说,简恺,这事没的商量,另一档荒野求生综艺那边我都已经给你谈妥了,过几天你就必须要去报道了。听闻李导这次在e国拿完最佳导演回来之后,新电影就已经开始筹备了,据说不准备再用那些大牌明星,而是想要启用新人,希望与他撞出不同的火花来。”

    “新电影的消息我只知道他想要找一些性格坚毅,不怕苦不怕累的新人演员。你步入电影圈的时间不长,也算是个新人,这回去这档综艺,给我把你那些拈轻怕重,奸懒馋滑的毛病全都收起来,否则……”

    简虹将指骨捏得咔擦直响,瞪了简恺一眼,转身便往房间里走来。

    她前脚刚走,后脚仍在哼哼唧唧的简恺就接到了自家堂哥的电话。

    “不行,我姐不让我出去……真的?好,好,我现在就找机会偷溜出来……你们等着我……”

    简恺整个人精神一振,眼神就开始乱飘了起来。

    *

    也是姜冕不知道简虹对简恺可能会误入歧途的担忧,否则肯定会拍着这位大姐的肩膀,让她不用太过担心。

    毕竟就你家这二百五,过不了几年就会喜提银手镯一副,下半辈子不仅会衣食无忧,生活规律,没事还能踩踩缝纫机,钉钉纽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的《心动偶像》仍在继续直播。

    姜冕所在的五人小队经过举手投票之后,朱荔以三比二的优势成功当选小队队长。

    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定下了他们第一轮歌舞考核的表演曲目:《惊蛰》。

    “《惊蛰》大家都知道,是影后江颖主演的电影《蜀山剑》的主题曲,关键人家还依靠这部电影一举封后了,当年《蜀山剑》有多火,《惊蛰》这首歌曲的传唱度就有多高……”

    说话间,朱荔见林倩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也没让她开口而是继续解说了起来,“我知道因为传唱度够高,我们极有可能会与其他组的选歌撞到一起,但那又怎么样?只要我们表现的足够出彩,还怕赢不了吗?最关键的是,我们还拥有一个杀手锏……”

    说到这儿,朱荔目光灼灼地就朝姜冕看去。

    却见她的小脑袋正一点一点地在打瞌睡。

    想到之前的小糙丫头的评价,朱荔“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当即竖起食指,跟其他三人嘘了声,就凑到姜冕的耳边,突然大喊了声。

    “喂!”

    等着姜冕被吓一跳的朱荔嘴角都还未咧开,下一秒视线一转,砰地一声闷响,她就被骤然睁开双眼的姜冕一把按倒在身后的软垫上。

    手指放在她喉骨上的姜冕,眼中似是一点波动也无,按着她就跟按着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似的,只要她想,随时都能将她捏死。

    这使得朱荔呼吸瞬间一窒,心脏则在胸腔内以最快的速度剧烈地跳动起来,肾上腺激素更是狂飙,嘴唇微动,却半响都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直到——

    彻底回过神来的姜冕望着朱荔眼中残余的惊恐,这才觉得事情不妙了。

    她在末世的时候独来独往惯了,连睡觉都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这不,耳边一旦出现异样的声音,她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危险扼制在摇篮里,谁曾想……

    就在姜冕暗暗思索这事到底该怎么找补的时候,她便看见被她按在软垫上的朱荔的眼神,由惊恐直接转为了惊喜。

    麻溜地从垫子上爬起,朱荔兴奋到连声音都开始有些变调了,“就是这个,这就是我选《惊蛰》这首歌的原因!”

    “你们应该都看过《蜀山剑》,对于江颖饰演的小师妹应该也都很了解,而姜冕的气质你们不觉得很适合扮演那个前期天真烂漫后期越挫越勇的剑客吗?最关键的是她还会耍剑,我们完全可以将《惊蛰》这首歌,改编成一个舞台剧的形式,唱跳演结合,绝对会给观众不一样的惊喜与感受!”

    朱荔越说越激动。

    她对舞台从来都是这么热爱,如果能给观众呈现出最好最极致的观赏感受,她即便是做配角也做的很开心,这是朱荔一直以来的从艺准则。

    “可是……”

    她愿意,林倩不愿意。

    “这么一来,我们其他四个人还有表现的机会吗?这跟眠眠一个人的表演秀有什么分别?到时候假如我们其他四人,因为不够出彩,而观众投票太低怎么办?”

    林倩提出异议。

    “那就赢!赢的组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观众投票,因为全员都会晋级。更何况歌曲还未进行真正改编,《蜀山剑》是群像戏,里头出彩的角色不少,我们五个人瓜分绰绰有余。”

    朱荔解释。

    “可是只有姜眠的角色是主角不是吗?”说到这里林倩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咄咄逼人了,当即露出了个为难委屈的笑来。

    “或许是我得失心太重了,可是小荔你还有陈屿和眠眠,要是投票你们的票数一定会很高,不像我和星鸣,一旦输了,离开的人可能就是我们当中的一个,我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这女的一天天的不阴阳怪气会死吗?她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在内涵朱荔仗着人气高,不怕输,所以故意选这么一首歌吗?

    ——你们还听不懂林茶的话吗?选这首歌她没意见,但是朱荔、陈屿、姜眠你们三个人气高,所以应该将高光角色交给她和许星鸣完成,又因为江影后饰演的这个角色是女的,所以她来是最合适不过了!

    ——前面的分析666,她就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她的担忧也没错啊,谁想被淘汰啊!

    ——可关键她会舞剑吗?之前姜眠的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都漂亮,她上去能干什么,摆两个poss?那比赛还要不要赢了?

    弹幕里吵吵闹闹。

    直播内,朱荔与林倩互不相让。

    “那我们现在是确定《惊蛰》这首歌了吗?”

    这时,姜冕开口了,其余几人的视线也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确定的话,那就得快点写上去了,毕竟三个小时的自由讨论时间马上到了。”

    闻言,其余四人脸色顿时一肃。

    看他们突然这么紧张,姜冕直接笑了,“别搞得这么严肃嘛,谁想演什么角色演就是咯……”

    闻言,朱荔皱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撞衫不尴尬,谁丑谁尴尬!”

    姜冕笑嘻嘻。

    林倩的脸色却一下就黑了下来。

    怎么姜眠就认定了她比不过她是吗?那就走着瞧好了,她可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在最后的几分钟内,作为队长的朱荔还是将《惊蛰》给报了上去,等到章沁一宣布,几人这才发现报《惊蛰》的小组,包括他们在内,竟然有足足三组选手。

    只是还不待朱荔等人反应,主持人章沁就又再次举起了话筒。

    “好,现在大家已经将第一轮考核的表演曲目都报了上来,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竞争的就是十组参赛选手的表演顺序。为了增强趣味性,这个表演顺序的争夺,节目组将会通过一个小游戏的方式,来确定最终的表演顺序。”

    这种由现场观众投票的表演,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你不是表演的特别出彩,那么你出场的顺序一定要靠后,这样大家的印象才会深刻。

    前面的尤其是第一个出场的,等十组表演全都结束后,观众们恐怕早就忘了你们表演的是什么了。

    所以说,表演顺序的争夺相当重要。

    “这个游戏就是……”

    章沁转身就指向了身后的大屏幕,只见上头瞬间冒出了四个鲜红的大字——密室逃脱。

    同一个没在市面上出现过的密室逃脱剧本,十组人员分批进入,比拼谁出来的时间最快,由最快的那一组自行选择出场顺序,依次顺延,耗费时间最晚的那一组,只能选大家选剩下的最后一个出场顺序,极有可能是第一位。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大家这个游戏玩得好不好,将会直接影响到组合的输赢。

    “对了,在场一共五位导师包括我这个主持人,另有四名工作人员,一共十人,也会随机加入到你们的组合之内,辅助大家完成这项游戏。”

    章沁的话刚说完。

    宋祁琛:“……”

    “噗嗤。”

    站在他身旁的赵飞羽见状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来。

    毕竟旁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别看宋总这么一副冰山酷哥的模样,实际是怕的东西可多了,怕虫子怕软体动物就不说了,他还怕黑怕鬼。

    “请赵导师,ari导师……过来抽签。”

    另一头章沁还在那儿热情地招呼着。

    宋祁琛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可老半天却不动弹一下。

    脑中则在拼命回忆着他之前签署的合约来,没错,合约上是说了,必要时需要配合节目组的游戏安排,可当时也没人告诉他是这么个安排法。

    在众人的注目下,宋祁琛不得不同手同脚地在签筒里头抽了一根签。

    狗x的绿色。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刚刚姜眠他们的组就是绿色组。

    本来密室逃脱已经很那个什么了,再加上姜眠这位女恶鬼,宋祁琛基本上都已经可以预料到他的凄惨未来了。

    不知道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

    转头,看见姜冕冲他一个wink的宋祁琛知道,怕是来不及了。

    浑浑噩噩的宋祁琛,浑浑噩噩地等到下午两点,穿上浑浑噩噩的执事服,站在浑浑噩噩的密室前,转头便看见穿了一件红白相间的女仆服,扎着双马尾的姜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宋祁琛:“!!!”日,小姐你哪位?

    因为心中过分惊悚,他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姜冕身上。

    直到对方站到了他的身旁。

    因为最先到场的是他们两个,所以两人都还没佩戴耳麦,也不担心会被外人听见,眼看宋祁琛的眼睛一直粘在她的身上,姜冕出声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小模样真是该死的甜美?”

    宋祁琛:“……”

    “哎唷,知道哥哥喜欢,再看再看,人家就害羞羞了哦~”

    姜冕捂脸。

    宋祁琛:“……”

    闭嘴吧张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