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41 章 第四十一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林倩离开的背影,姜冕笑容不变,脑中却不由得回想起《星河万里》原著中女主姜眠的经历来——

    人生最开始的前十年,小姜眠过得还算不错。

    家境优渥,父亲是一家外贸企业的高管,母亲则是小有名气的舞蹈家,夫妻俩要资产有资产,要教养有教养。

    又只生了她一个女儿,一直娇养着,小姑娘被养得既漂亮又温柔,既单纯又懂事。

    从小到大,姜眠都是同学朋友眼里最温和有礼的小公主。

    只可惜很快作者就开始不当人了,一场意外直接带走了姜眠的父母。

    因为父母两边都没什么亲戚了,才刚过十岁生日的小姑娘不得不选择生活在偏远小镇上的舅舅、舅妈作为自己的监护人。

    曾经属于她和父母的房子也因此迎来了舅舅、舅妈、表哥一家三口。

    他们的侵入,算是彻底拉开了姜眠凄惨人生的大幕。

    舅舅沉默放任,舅妈又凶又狠,表哥人熊嘴还馋……

    刚来时,这群人还能装得住,可很快他们就冲小姜眠露出了自己的真实嘴脸。

    记住m.42zw.cc

    从十岁到十八岁的这八年简直就是姜眠人生中最黑暗的八年。

    每天都独自一人生活在逼仄昏暗的阁楼里不说,家里的家务活都是她的,常常夜里十一二点家里人都睡着了,她还要擦地板,擦不干净第二天就会被舅妈拎着耳朵破口大骂。

    曾经拥有的小裙子、舞鞋、钢琴也全都没了,关键她还不能掉眼泪,一哭舅妈就会嫌她晦气,将她锁在黑漆漆的楼梯间里,不许吃饭也不许任何人跟她说话。

    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可怕的是,舅妈的弟弟听说自己姐姐在城里住上大房子了,也找了过来。

    四十岁的老光棍天天只穿一条短裤在家里游来荡去不说,还总用一种恶心至极的眼神打量姜眠,甚至还故意在她洗澡的时候假装意外冲了进去。

    幸亏当时姜眠的衣服还没脱,幸亏那天舅舅就在家里,否则……

    因为老光棍一句“身上好香啊”,之后几年的时间内,小姜眠甚至连洗头洗澡都不敢多洗,不仅如此还自己用剪刀把头发剪得乱七八糟的,穿着破旧的衣服,不说话,极力减小自己的存在感,蜷缩在角落。

    这就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姜眠对外示人的一贯形象。

    而这样糟蹋自己的结果就是,成功打消了老光棍对她的绮念,却也因为她的不讲卫生,不顾形象,导致她在学校的人缘一落千丈,高中时候,更直接沦为同学的嫌恶嘲笑,乃至校园霸凌的对象。

    偷看她日记,把她日记贴在黑板上嘲笑;

    考试要她帮忙抄袭,被拒绝后反诬陷她抄袭;

    聊骚不成,反跟女朋友说是她故意勾引……等等等。

    只能说,有些人一旦恶起来,简直跟末世后爆发出来的丑陋人性有的一拼。

    剧情中,姜眠就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爆料,因导师们的夸奖,刚刚建立起来的小信心,轰的一声,彻底崩溃,甚至到了根本不敢面对摄像头的地步,心中脑中想的只有退赛,立刻退赛!

    后面要不是因为许星鸣,恐怕她早就跟蜗牛一样,找个壳将自己藏起来了。

    姜冕当然知道林倩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问她,为什么不及时阻止?

    为什么要阻止?

    以前高中的消息原主没有保留,现在姜冕要找也找不到了。

    马上有送上门的她干嘛不接受,同一□□被转发五百次以上就可入罪,真是不要太刑了。

    再说高中的时候那些同学很多都没有成年,现在就不一样了,一个个都已经成年了,读大学的读大学,工作的工作,有头有脸。

    那帮人一眼看上去都还是群孩子,姜冕……当然不会放过了。

    有些帐该算算了。

    姜冕嘴角微翘。

    *

    一个小时前,还霸气侧漏要跟老同学们算总账的姜冕,此时望着眼前的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整个人彻底进入死机状态。

    就在刚刚,主持人章沁宣布了,第二轮考核前他们要做的小游戏——厨艺大比拼。

    做菜基本上是大家都会的技能,而现在选手们要做的,就是通过盲盒挑选一些食材,做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拿手好菜,然后由五名导师和节目组从观众席挑选来的五十名大众评委,帮忙评价。

    他们觉得满意的菜肴就必须要全部吃掉,只要吃掉了,那么该选手就会获得那位评委的这一票。

    姜·完全不会做菜·冕:“……”痛苦面具.jpg

    这些厨具它们认得她,她完全不认识它们啊。

    偏偏章沁那边一说比赛开始,其余29名选手就立刻热火朝天地忙开了,衬得半天没动弹的姜冕活像个憨批。

    一侧的评委席上,赵飞羽看着一直没动手的姜冕,忽然伸手捣了下身旁宋祁琛的胳膊,在备忘录打好字就直接推到了对方面前。

    刚被讹完黄金的宋祁琛,表示他现在甚至连个眠字都不想看见。

    宋祁琛毫不犹豫就将赵飞羽的手机推到了一旁,薄唇轻抿,浑身散发着伐开心的气息。

    赵飞羽继续推手机。

    看着备忘录上的这段话,宋祁琛嘴角一抽。

    可爱吗?黄金换的!!

    紧接着男人也在备忘录上打起字来。

    将手机推给赵飞羽,不过几秒,对方又给他推了回来。

    宋祁琛定睛一看。

    宋祁琛……宋祁琛的嘴唇抿得更紧了。

    见手机一直没被对方推回来,赵飞羽眼角余光轻瞥了眼,身旁更加不高兴的男人,嘴角戏谑地翘起,然后主动把手机拿了过来。

    赵飞羽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把手机又推到了宋祁琛的面前。

    宋祁琛看完,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身旁响起一道疑惑至极的声音来——

    “什……什么味儿啊?谁把鞋脱了?好臭……”

    宋祁琛皱眉,与身旁的赵飞羽对视了眼。

    “谁这么没公德心?这儿这么多人,怎么还脱鞋?呕,这味道,爷要吐了……”

    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赵飞羽,一时间根本顾不上调侃宋祁琛,就急忙捂住了鼻子。

    简直就是化学攻击啊!

    即便捂住鼻子,那股又酸又臭的味道也好似能通过你的皮肤渗透进你的身体里似的。

    赵飞羽真的要崩溃了。

    而此时,姜冕的弹幕:

    ——??????眠眠在干嘛?炼毒吗?锅里都冒蓝绿色的泡泡了都!

    ——谢邀,刚刚在吃饭,现在吃不下去了!

    ——不是,这玩意儿真的不会毒死人吗?她又放了啥呀?呕,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看人做饭也能看吐!

    ——这东西一会儿真有人敢吃吗?

    ——妈呀,你们看周围人的表情,眠眠制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啊喂!

    ……

    整个会场弥漫的老太太裹脚布的臭酸味,在姜冕若无其事地将她那一小盆灰不溜秋的玩意儿端上桌的时候,终于破案了。

    死死捏着鼻子的赵飞羽难以置信地望着一脸无辜的姜冕,和她面前摆着的小盆。

    还没来得及反应,宋祁琛就凑到了他的耳边,“可爱吗?一会儿记得多喝两碗。”

    不过两句话就说得赵飞羽胃酸上涌,面露惊恐。

    别说两碗了,那玩意儿,沾上一滴,非死即伤啊!

    不不不,他宁愿一辈子单身,也不要碰一点那东西,绝对不要!

    30位参赛选手们的菜已经都做完了,55位评委可以上前品尝投票了。

    55个人里,54个连路过姜冕面前都不敢,唯恐被她叫过去试毒。

    这样的场景,使得姜冕原先还灿烂明媚的小脸,慢慢、慢慢垂了下来,整个人别提多沮丧难过了。

    看得宋祁琛轻捏拳头。

    不,宋祁琛,你不能再上当受骗了,这女的你对她认识得还不够吗?她最爱使这些招数了,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实际上一个她能打十个你!

    更何况那种一看就有剧毒的玩意儿,宋祁琛你要是过去了就是个死!

    不,连死可能都没那么惨。

    宋祁琛,假装没看见,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就好了,随便投上一票就回到座位上,期间不要跟那女人对上一眼……

    宋祁琛在心中不停这么跟自己说。

    一分钟后。

    姜冕抬头,便与站在她面前的宋祁琛对视到了一起。

    女生眼中骤然亮起的光,吓了宋祁琛浑身一激灵。

    “你……你别误会,我就是来看看,看看……我不会吃的,别开口,别说好话,说了也没用!”他看透她了,再也不会上当了,十斤黄金的血的教训还在前头。

    闻言,姜冕眼里的光,渐渐、渐渐就熄灭了下去,整个人顿时露出个要哭不哭的小样子来。

    看得直播间里的网友们一下子就心疼了,纷纷喊着眠眠抱抱。

    宋祁琛:“……”

    没用,对我没用,我吃过亏了,不吃这套!

    可下一秒——

    啪嗒。

    低着头的姜冕,一大滴眼泪就滴在了桌子上,紧接着啪嗒声越来越多……

    宋祁琛:“!!!”

    不是,怎么回事?

    怎么好好的就哭了?

    宋祁琛猝不及防,手足无措。

    这回对方看上去倒不像是假装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越来越多,越多宋祁琛的心就越乱。

    他开始在身上到处摸了起来,然后终于在上衣的口袋摸到纸巾,递给了姜冕。

    “谢谢……”低着头的女生,鼻音很重地说道。

    声音听着都不对了,宋祁琛开始反思。

    他是不是太过分了?都已经过来了,还说什么不吃的话。

    虽然姜冕做的东西臭不可闻,但其他选手面前都或多或少地围着人,喜笑颜开的,只有她,每个人经过她的桌子都会特意绕开。

    不管之前行为再怎么豪迈,力气再怎么大,再怎么不怕蛇虫鼠蚁,她也是女孩子,也有自尊心,或许……或许……

    用力捏了捏拳头的宋祁琛,用力闭了闭眼。

    半分钟后,在赵飞羽等人的惊恐眼神中,男人端起姜冕面前的小盆就开始喝了起来。

    一口气闷下去,男人便将小盆砰的一声放在了姜冕的桌上。

    在姜冕诧异的眼神中,宋祁琛极力遏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声音沙哑,“你别哭,我吃完了,我这一票投给你……”

    一瞬间,姜冕就用纸巾捂住了嘴,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得更欢了。

    “我喝完了,你还哭什么?别哭了……”

    姜冕:呜呜呜。

    “你别哭呀,你哭得我都不晓得怎么搞了,要怎么样你才能不哭啊,是不是又要……”金子。

    宋祁琛的话还没说完,姜冕就接了句。

    “我……嗝,我也不想,洋葱不小心抹多……”

    宋祁琛:“……”

    姜冕:“!!!”

    说到这里,姜冕立刻想要捂住嘴,可明显已经来不及了,网友们没听清楚,某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我不是,我说错了,宋导师,你听我狡辩,啊呸,解释!”

    “你听我解释……”

    姜冕还在流泪。

    宋祁琛:“……”

    “…………”

    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