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55 章 第五十五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夜晚,躺在床上,宋祁琛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他在思考。

    明天就要带着姜眠一起去参加私人餐会了,难道他这次还骑着他的小电动带姜眠过去?

    脑中想到上次他开赵飞羽的劳斯莱斯离开时,姜眠满眼的赞赏,或许……

    他该买个代步车了?

    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宋祁琛的心中控制不住地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于是第二天,距离偶像之家一千米远的一条偏僻的小道上。

    姜眠低头看了眼,面前白色的崭新的桑塔纳,又看了眼阳光下,表情略略有些骄傲矜持的宋祁琛。

    “车子,你的?”

    她难以置信地开口询问。

    “嗯。”

    首发

    宋祁琛小幅度点头。

    “新买的???”姜眠又问。

    “咳嗯。”

    宋祁琛清了下嗓子。

    “可以嘛,你小子!”

    姜眠上前就一把掌拍到了他的后背,笑容灿烂,“竟然还买车了,真是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大方的一天!”

    尽管后背都被拍麻了,但宋祁琛看见姜眠笑眯了的双眼,只觉得心头也好似开出一朵绚烂的花儿来。

    “你喜欢吗?”

    边拉开车门,宋祁琛边开口询问。

    “超喜欢啊!”

    姜眠喜滋滋地坐进了车内,“当然了,如果你能让我开,我就更喜欢了!”

    姜眠从车门上冒出小脑袋。

    宋祁琛:“……”

    男人沉默地将她的头按了回去,还是不了,他还想长命百岁!

    与此同时,正在宋氏大楼上班的助理小严已经是第n次抬头看向东边的太阳了。

    这……这不对劲啊!

    老板那种世间罕有的绝世大抠比,昨晚都叫他花钱买车了,凭什么今天太阳不从西边升起来?

    凭什么?

    尽管只是辆普通的大众桑塔纳,可落地也要十万啊!

    十万对于宋祁琛是个什么概念?

    因为想了一早上实在想不通,助理小严还把这个问题拿到秘书处去讨论去了。

    他倒是没暴露宋祁琛的名字,只是假设他有一个朋友,明明以前就有个很严重的毛病,抠门他都没敢说,因为他怕这些人一下就猜到了老板头上,最近却突然改了,你们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呢?

    “还能是什么原因……”

    几个女生没等助理小严把话说完,就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嘻嘻笑了起来,“恋爱了呗!”

    助理小严:“!!!”

    !比宋祁琛突然大方还惊悚的事情,出现了!

    哈,宋祁琛会恋爱……他会恋爱……他会……他……

    想到之前那个漂亮清纯的姜小姐,助理小严眼珠开始转动,难道……一瞬间小严只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这世上最大的秘密,说出去都有可能会被灭口的那种。

    而就在助理小严因为发现了宋祁琛疑似恋爱消息的同时。

    eu工作室内。

    如今圈内最顶尖的造型师叶舟,正捧着一杯奶茶,眼睛眨也不眨地望向自家琛哥的方向。

    记得上一次琛哥带着这位姜眠小姐姐来工作室里,做过一次造型之后,他已经有很多天都没见到……

    唔,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因为他每天都有追《心动偶像》,甚至还在网上给小姐姐打投。

    只是与其他追选秀pick偶像的网友们不同,自从听说琛哥也去参加这个综艺之后,他就专门在直播里寻找起琛哥与姜眠暗搓搓的糖来。

    还别说,糖都不用抠,这两人从眼神到肢体,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琛哥,几乎只要一有空闲,眼神便会不自觉地落到人群中的姜眠身上。

    原本叶舟以为网上这两人就已经够肆无忌惮的了,谁曾想私底下的两人竟然更明目张胆。

    只见不远处,正捏着姜眠下巴专心给她化妆的男人,唇角微勾,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女人,眼神柔软得简直都能拉出糖丝儿来。

    这还是他们以前那个赚钱机器,冷寂淡漠,一脸性冷淡的琛哥吗?

    你ooc了喂!

    “眼睛可以睁开了。”

    眼妆画好,宋祁琛的声音便温和地响起。

    直听得叶舟当场打了个寒颤,受不了受不了。

    “嘶。”

    便是这时,姜眠半眯起一只眼。

    “怎么了?”

    宋祁琛急忙询问。

    “眼睫毛好像掉我眼睛里了……”

    姜眠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

    “先别眨,等等,我给你吹吹。”

    宋祁琛忙放下手中的刷子,同时将姜眠的脸转向一侧的灯光。

    果不其然,在她下眼睑一个极为刁钻的位置,发现了一根掉进里头的长睫毛。

    “我看见了,你忍着点,我这就给你弄出来。”

    宋祁琛表情专注。

    最后好一番折腾,睫毛是弄出来了,姜眠生理性的眼泪也开始在眼眶中打起转来。

    明亮的灯光下,女生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就像是落进了星星,只一眼,宋祁琛的脸上就染上了一抹薄红。

    啧啧啧。

    一旁的叶舟见状,直接在心中啧了起来。

    这什么大型屠狗现场,完了,他手里的奶茶喝起来都不甜了。

    话说,这两人之间,为什么脸红的是琛哥,小姐姐毫无变化啊,该不是琛哥这么长时间了,还在暗恋吧?

    琛哥,你不行啊!

    与化完妆的宋祁琛擦肩而过的一瞬,叶舟的眼神中明显写着怒其不争。

    宋祁琛:“……”虽然看不懂他眼神什么意思,但就是手痒想打人。

    不过,此刻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宋祁琛需要将他准备好的礼服拿给姜眠。

    一件钻石蓝缎面鱼尾裙。

    见姜眠伸手摸着这柔软的布料,要知道光是这块布,他就花了小一万块,宋祁琛几不可见地调整了下呼吸,耐心等待着姜眠的夸奖与惊叹。

    谁曾想下一秒——

    “话说这次没抠门到给我用窗帘布了吧?”

    姜眠笑眯眯地转头看向身旁的宋祁琛。

    宋祁琛:“!!!”

    脑子不做主,男人失口问出了声,“你怎么知道?”

    问完他就已经后悔了,可惜已然来不及了。

    姜眠刚刚还微笑的小脸,一下子笑得狰狞阴暗了起来。

    “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宋祁琛:“!!!”好奸诈,她故意诈他!

    “救命……”

    宋祁琛只顾得上喊上这么一句话,整个人就立刻被姜眠扯了回去。

    她上次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窗帘不窗帘的话,这次是故意诈一诈宋祁琛,没想到这抠门玩意儿上次给她穿的,竟然真的是窗帘布。

    真是抠死他算了!

    与此同时,更衣室外头恍惚听觉自家琛哥喊了声救命的叶舟,以为更衣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头一凛。

    第一时间就扑到了门前,拧开房门,叶舟一下子冲了进去。

    “琛哥你……”

    后面的话,叶舟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石化在了当场。

    他,的,眼,睛!

    他,看,见,什,么?

    他们和尚转世的琛哥,正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姜眠用他自己的领带系住,按在椅背上,神色慌张。

    而单脚踩在椅子上的姜小姐,右手正不容拒绝地掐着他的下巴,气势强大。

    可能是听到他这边的声响,两人齐齐转头朝他看来。

    琛哥的眼神愈发惊恐慌张了,姜小姐则一身是胆,无所畏惧。

    叶舟:“!!!!!!!”

    “对不起,打扰了……”

    叶舟机械地关门,转身。

    因为再不关的话,他总觉得下一秒就会发生一些,连晋江的vip客户都不能细看的画面来!

    等关上门,走了两步,叶舟的脸才蹭地一下红了一大片,然后急忙伸手捂住了他急速充血的鼻子,另一只手比了个大拇指。

    刺……刺激……

    刺激了才十分钟,更衣室的房门便被人从里头推了开来,从中走出了一脸黑沉的琛哥,和换了蓝色鱼尾裙,脸不红心不跳的姜眠。

    “这么快?”

    叶舟吓得手里的瓜子都掉了,难以置信地就想朝宋祁琛身上的某个地方看去。

    听见叶舟失口而出的三个字,宋祁琛的脸色愈发阴沉了。

    一瞥见自家琛哥黑漆漆的那张脸,叶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本来嘛,男人那什么不行就是个隐痛,现在被他大喇喇地点出来了,简直就是往人伤口上撒盐。

    “不不不,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绝对没有觉得你不行……啊呸,我错了琛哥,我真的错了,今天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留在这里,如果我不留在这里,就遇不到你们,遇不到你们,就不会推开那扇罪恶的房门,不推开门,就不会看见……”

    他妈的他到底在口不择言些什么东西,叶舟开始欲哭无泪。

    这次这道坎儿怕是过不去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宋祁琛凉飕飕的声音响了起来——

    “接下来半年的假期全部取消,所有的游戏一律没收。”

    “不!!!”

    视游戏如生命的叶舟崩溃了。

    而另一头的宋祁琛哪里还管得了他,直接带着姜眠就离开了eu工作室。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目不斜视的宋祁琛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又一声嗤嗤嗤的憋笑声。

    姜眠怎么可能不懂?

    在混乱复杂的末世的浸润的这么多年,她见的远比宋祁琛多多了。

    叶舟推开门的那个惊恐又羞窘的眼神,情不自禁的“这么快”三个字,姜眠简直不要太懂!

    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看见宋祁琛被误会后那张阴沉沉的小脸,姜眠就想笑,特别想笑。

    从电梯的镜子里看见女生憋笑憋的脸都红了,一时间,宋祁琛的脸黑的更厉害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害羞?

    别的女孩子听到了这些事情,不都是懂也装不懂吗?

    为什么,姜眠她只恨不得把“老子全天下最懂,没事,都是兄弟害羞什么”这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为什么?

    你还是不是个女孩子了?

    总觉得此时的姜眠,只要他搭腔,对方都能立马给他说上一串带颜色的笑话来!

    宋祁琛:“……”

    他再一次深深怀疑起他有可能是个……给!

    因为自我怀疑,开车前往私人餐会的一路上,宋祁琛甚至都提不起跟姜眠聊天的兴致。

    看见宋祁琛这副模样,姜眠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行为太过分了?对方都被她笑蔫了。

    因为停车场与私人菜馆是分开的,姜眠又穿着银色的细高跟鞋,宋祁琛预备将她先在菜馆门口放下,让她在大厅里等她。

    他去停车,一会儿再来这边找她。

    眼看着宋祁琛都心情不佳了,还给她把什么都安排得好好的,一时间,姜眠愈发自责了。

    她想了想,就一巴掌拍在了宋祁琛的肩膀上。

    男人转头不解地朝她看来。

    便看见姜眠一脸真诚地直视着他的双眼,“没关系的,宋祁琛,我们刚才也没发生什么,都是叶舟他误会了。我相信你还是很行的,全天下最行!就算不行,哔——能力也不能代表什么,琛琛要加油哦!”

    姜眠又拍了怕宋祁琛的肩膀,转身便下了车。

    徒留坐在车内被五雷轰顶的宋祁琛:“………………”

    你他妈给我回来,回来给我把话说清楚啊混蛋!

    只可惜姜·小混球·眠早就自认为自己安慰了宋祁琛,快快乐乐地进到了私人菜馆的大厅里等起宋祁琛来了。

    宋祁琛……宋祁琛多想把这王八蛋就这么丢在这里,掉头就走。

    可是不行。

    他咬牙切齿地进了停车场,停好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人便气咻咻地往私人菜馆的方向走来。

    走了才五米,他又气咻咻地回到了车子里,从副驾驶前的储物箱内掏出一个方形的首饰盒,骂骂咧咧地打开,捡起里头的钻石项链。便又骂骂咧咧地将盒子丢进储物箱内,带着项链便继续气咻咻地往私人菜馆的方向走来。

    这条项链并不是宋祁琛买的,而是他母亲的首饰之一。

    今早去拿车的时候,他一并从保险柜里取出来的。

    这回见到的人都是商场上的一群老狐狸,那些人说不定都会带女伴,只要一想到时候人家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姜眠却手上、脖子上、耳朵上都光秃秃的,宋祁琛的心里就莫名哽得慌。

    这才取出了母亲的项链。

    然后姜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宋祁琛实在火大。

    还哔——能力也不能代表什么,他明明就很……呸,他怎么也被带偏了?

    不能想,越想越气!

    与此同时,提前宋祁琛几分钟停好车子的姚家三父子也正往私人菜馆的方向走来。

    带孝子姚齐边走边吐槽,“不是,我的爸爸,这种场合你带我哥来不就行了,干嘛带我一起?我可不想吃完这顿,下顿就吃席……”

    后面这句话姚齐特地压低了声音,却还是没能逃过姚父的耳朵。

    杀猪出身,高壮剽悍的中年男人,大手一把抓住了姚齐命运的后脖颈,对准他的屁股就开始踢了起来,“妈的我让你吃席,让你吃席,老子还好好地活着呢,一天到晚想着吃席吃席吃席……”

    “嗷!”

    只踹得姚齐当场一声惨叫,想要躲,却因为脖子被父亲抓紧了根本逃不掉。

    他便只能硬扛着。

    边惨叫边往前逃的姚齐,一不小心就瞥到了他那个好大哥,正在偷偷笑他。

    这个天杀的伪君子!

    从小到大他不晓得吃了他多少亏,外人都说姚家老大看着文质彬彬,一身书卷气,一点都没他们杀猪出身的姚家人身上匪气。

    但只有他知道,他这个哥哥分明就是个好色的斯文败类,平日里惯会用这张读书人的嘴脸骗小姑娘。

    这不,一不留神的功夫。

    提前他们两步的姚老大,便又在私人菜馆的大厅里遇见了自己的目标对象了。

    此时,这个身穿蓝色鱼尾裙的女人,正背对着姚齐站着,姚老大则站在她的面前,笑得一脸猥琐。

    哎,还别说,姚老大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

    这位妹妹腰细得仿佛一双手就能握得过来,后背又挺又直,灯光下,肌肤白的就像是能反射出光来,黑色的长发微卷,披在她纤薄的肩膀上。

    只看个背影,就觉得应该是个娇娇软软,温温柔柔,还有舞蹈功底在身的,懂事好哄的小美人。

    想到这里,因为上次女怪兽的暴击,已经很久都不敢撩妹的姚齐也有些心痒痒起来。

    为了不让自家大哥专美于前,姚齐第一时间就摆脱掉了自家老爹的钳制,调整了下,便露出一副自认为最撩人的勾唇笑,快步往前走去。

    近了,近了……

    近到他甚至都好像能闻到小美人身上chanel5号的清香了。

    这么巧,姚齐才刚靠近,鱼尾裙小美人就忽然偏了偏头,露出了姚齐这辈子恐怕都不会遗忘的半张脸来。

    姚齐:“!!!”女大王!!!

    男人就这么维持着脸上僵硬的勾唇笑,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这四个字,假装他并没有跟这位大佬搭讪的意思,意图蒙混过关。

    明明已经越过女寨主和他那个憨批大哥了,结果猪队友姚老大竟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扯到了姜眠的面前。

    “……对了,这是我的弟弟姚齐。阿齐,平时最喜欢交朋友了,尤其是像姜小姐这样的……朋友……”

    憨批大哥还在进行着憨批操作。

    姚齐的汗都快被他这句话给吓出来了。

    他还要走,只可惜姚老大根本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男人死死攥着他的手臂,凑近他的耳边,压低了声线,“阿齐,帮帮大哥,大哥长这么大心跳就没这么快过,我想我是对她一见钟情了。你平时不是会撩妹的很吗?你给我把她的电话号码要到,回去就给你买车……”

    姚齐:“……”还撩?这个可不兴撩啊大哥!

    “你要不要?”

    姚老大面露威胁。

    “咦?”

    便是这时,姚齐听见姜眠的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咦。

    知道自己再低头也不管用的姚齐,当即一脸惊喜地抬起了头来,“姜小姐,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见到你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啊?身体好不好?睡得还香吗?自从上次一别后,我们有多久没见了,真是太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姚齐尬笑了起来。

    姜眠看着眼前这张堆满笑的脸,眼底茫然一闪即过,可很快就露出恍然大悟的小表情来,“原来是你啊,姚油!”

    “回姜小姐,我叫姚齐。”

    “好的姚油!”

    姜眠点头。

    “只要姜小姐高兴,随您怎么叫啊哈哈哈!”

    一旁的姚老大,姚父:“……”

    他儿子/弟弟上辈子该不是个太监吧?

    姚老大急忙摇了摇头,算了,弟弟不给力,他自己上。

    只是姚老大还没跟姜眠开口,就被身旁的姚齐一把捂住了嘴,往后拖去,“姜小姐你在这里应该是在等人吧,我们就先不打搅你了,告辞告辞啊!”

    姚老大:“唔唔唔!”

    “我哥哥在跟你告别呢!”

    姚齐自动翻译。

    妈的姚齐你个死太监!

    姚老大在心里破口大骂了起来。

    可向来文弱的他,力气从来就不是憨吃傻胀的弟弟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姚齐拖到了楼梯口,才挣脱了他的钳制。

    挣脱开来的姚老大刚想不屈不挠地往姜眠的方向走,便看见进了店门的宋祁琛三两步就来到了姜眠的面前。

    紧接着跟她说了些什么,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亮晶晶的钻石项链来。

    接过项链的姜眠,举起项链看了看,便立刻凑到了宋祁琛的面前,笑嘻嘻地说了什么。

    男人尽管脸上不耐,眼底却掠过一丝笑意,接过项链便给转过身的姜眠戴上了。

    看着两人这般亲昵,姚老大哪里看不出这两人是什么关系。

    因为经常跟父亲在商场上行走,姚老大怎么可能不认识宋祁琛。

    甚至这场聚会,也是他父亲牵头,重点就是想要跟宋祁琛谈下半年的合作来。

    幸亏刚刚姚齐阻止了他,不然这回合作准黄。

    一想到这里,姚老大和姚父齐齐转头看向姚齐,伸手就拍了怕他的肩膀。

    “弟弟/儿子,你长大了啊!”

    姚齐:“……”

    我想说我没你们想象中的那个意思,单纯就是害怕,你们肯定不信!

    不管怎么样,姚家三父子,宋祁琛与姜眠还是先后进到了包厢里头。

    他们恐怕是来的最晚的,来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已经落座了,只余下几个主座空下来了。

    一看见姚父与宋祁琛,一群带着女伴的中年男人们便立刻一拥而上,握手的握手,寒暄的寒暄。

    重点需要招待的自然是宋祁琛。

    毕竟现在宋氏做的多大多好,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没有人能想到,之前在宋家养子宋希光的带领下,一直在被外人看衰的宋氏。交到了宋辉流落在外二十年的亲生儿子手中,竟然还能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只能说,基因这玩意儿,还真是气人!

    虽说在场的人只有宋祁琛一个小辈,其他人动辄都是叔叔伯伯辈,可因为有所求,这帮人还是一个两个的,敬起宋祁琛酒来。

    辈分关系,喝了没两杯,姜眠便注意到宋祁琛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胃部。

    这使得姜眠一下子就想起了剧情里的一些设定来,因为宋祁琛以前到处打工,三餐不继,甚至常常为了赚钱,还忘记了吃饭,使得他在青春期的时候就留下了很严重的胃病。

    刚认回宋家时,还因为被逼着喝酒胃出血过。

    想到这里,姜眠伸手就按住了宋祁琛的酒杯。

    见状,宋祁琛转头讶异地朝她看来。

    却见姜眠伸手不由分说地便将他的酒杯接了过来。

    见宋总带来的女伴这么不懂事,刚有人皱紧眉头,想要开口呵斥。

    便看见这位姑娘,举起宋总的红酒杯,便将其倒进了红酒瓶内,然后单手举起红酒瓶。

    仰头,吨吨吨半瓶红酒就下了肚。

    “他不能喝,我代他喝。”

    “我干了,你们随意,嗝。”

    宋祁琛:“……”

    姚齐:“……”

    其余老总:“……”

    请问,这位是,刚刚接受招安,从梁山上下来的英雄好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