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57 章 第五十七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觉睡到自然醒。

    睁眼望着头顶正上方,现代简约风的天花板,姜眠就伸了个懒腰。

    她身上盖着的被子香香的,不用细闻,就有一股洗衣液的淡淡清香,混合着阳光温暖的味道,往她的鼻腔内钻来。

    这使得姜眠的心头油然而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来。

    又伸了个懒腰,姜眠打着呵欠,微一转头。

    便看见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不是宋祁琛的照片,还能是谁呢?

    照片里的宋祁琛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很老旧,棕褐色的塑料凉鞋,上头甚至还有黑色的烫接的印记……

    不知道洗了多少遍,已经开始发白的破旧牛仔裤。

    微微有些发黄的白色衬衫,衬衫的右边口袋里还老土地夹了一只钢笔。

    比现在的他要黑上好几度的小麦肤色,干脆利落的平头,不苟言笑的模样。

    宋祁琛这样一身土里土气的装扮,看上去就像是从物资匮乏的八十年代穿越过来的一样。

    一秒记住.42zw.cc

    如果不是有他的长相在那撑着,天晓得会有多糟糕。

    这样的宋祁琛,使得姜眠不由自主地对宋祁琛的过去好奇起来。

    原剧情对宋祁琛这个工具人背景板的着色不多,搞得姜眠也不知道他在被认回宋家之前,遭遇过什么,他的身上又发生过一些什么样的故事。

    明明以前她也不是那么在意,但现在她莫名的,突然就有了想要探索的欲望。

    伸出手指,笑着在宋祁琛的照片上点了两下,姜眠从床上一跃而起。

    赤脚走在原木色的木地板上,姜冕刚走到房门前,想要拉开门把手,便忽然闻见一股怪异的味道,从她的身上隐隐传来。

    低头嗅了嗅,她才发现她身上穿着的蓝色鱼尾裙的味道,实在是太令人上头了。

    更何况这衣服穿着也不咋舒坦。

    想到这里,姜眠将视线转移到一侧宋祁琛的衣柜上。

    十分钟后,换下了身上鱼尾裙的姜眠便推开房门,朝外走来。

    也是出了房门,姜眠才闻见一股极为浓郁的饭菜的香味。

    这使得女生的双眼骤然一亮。

    嗅着味道,便径直往前走去。

    宋祁琛的家不大,看着也就一百四五十平的样子,出房间,走过客厅和饭厅,就到了厨房门口。

    此时正背对着她站在燃气灶前,用勺子舀了点汤,正在尝味道的男人,不是宋祁琛还能是谁。

    “嘿!”

    靠在厨房的门旁,姜眠直接叫了他一声。

    吓得宋祁琛差点没将鱼汤呛进嗓子里。

    “你属猫的吗?走路都没声音吗?现在起了正好,我的汤刚炖……炖……炖……”

    边小声抱怨,边放下勺子,转过身来的宋祁琛,控制不住地就开始结巴了起来。

    “你……你你你……”

    看见姜眠,宋祁琛的语言系统直接乱码。

    谁让姜眠在这人的衣柜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一件合适的衣服,最后干脆拿了他挂在衣柜里的黑色衬衫,就这么套在了身上。

    女生的皮肤本就极白,在黑色的冲击下,愈发白得惑人了。

    一双白嫩的双腿就这么露在外头,脚趾又粉又嫩又小,偏偏她还一脸无辜纯真的模样望着你。

    被看得脑中突的一轰的宋祁琛,感受到鼻子微微有些发痒。

    第一时间冲出厨房,面红耳赤地捞起他随手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胡乱就披在了姜眠身上。

    他怕再不披,他就要丢人现眼了。

    姜眠大声抗议:“不是,现在都已经六月份了,你让我穿这么多,是想热死你的宝贝金丝雀吗?”

    宋祁琛:“……”

    这种瞎话,亏你说得出口?

    眼看着姜眠要推开他的衣服,宋祁琛急得都开始抓耳挠腮了。

    一片混乱中,他忽的看向阳台的方向,发现上头正在晾晒的衣服,宋祁琛终于长吁一口气。

    急忙将衣服收下来,便倒退到姜眠身边,轻咳了声,“咳你昨天……昨天在eu换下来的衣服,我今天早上就给你……洗好烘干了……现在就换上吧咳咳……”

    才将西装丢到了一旁,就被充斥着洗衣液香味的衣服丢了一脸的姜眠,看着背对着自己站着,怎么也不愿意回头看她一眼的宋祁琛。

    坏心突起。

    “我不。”

    她将衣服一把丢到一侧的沙发上。

    宋祁琛:“……”

    “衣服摸着还是有点潮,穿着肯定不舒服,我才不要穿。”

    姜眠几步走到了宋祁琛的身旁,歪头看他。

    此时她的随意一点动静都能引来宋祁琛的心尖打颤,宋祁琛急忙偏开了视线。

    “琛琛你为什么不看我呀?”

    姜眠甜腻腻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琛琛你跟我说话呀?”

    “琛琛你干嘛要是把头转过去,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琛琛你老是不看我,我要伤心了哦……”

    ……

    姜眠边说边追着宋祁琛的眼睛,她从没发现过这么好玩的事情。

    越是凑向宋祁琛,对方就转头转得越快,整个人甚至直接在原地打起转儿来。

    转到最后,头晕目眩的男人一个没撑住,整个人晕晕乎乎地往沙发上倒去。

    因为跟他贴得近,姜眠一个没注意竟也被他带着一起,往沙发上倒去。

    啪的一下整个人直接摔到了对方身上。

    因为怕姜眠跌倒,宋祁琛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一手揽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腿上???

    宋祁琛:“!!!”

    反应过来的男人,只觉得自己是手掌像是放在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上似的。

    掌心的软肉,全都被烫得起皮,卷曲,消融……

    高温以他的掌心为中心,开始四散蔓延,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口、脸上、头顶。

    “哦,宋祁琛,你流鼻血了。”

    便是这时,姜眠淡定的声音淡定地响起。

    闻言,宋祁琛立刻手忙脚乱地用衣袖开始擦拭起自己的鼻子来。

    一连擦了好几下,都没擦出一点东西来的宋祁琛:“……”骗子!

    可此时的小骗子姜眠早已伏在他的胸口,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起来!”

    宋祁琛咬牙。

    “别呀……”

    姜眠按住了他想要推搡的手腕,另一只手撑在他的胸前,低头看他。

    “其实仔细看看,宋祁琛你长得也蛮秀色可餐的吗?对我又蛮好,所以,想不想和我一起创造一下医学的奇迹?”

    姜眠微笑。

    宋祁琛:“???”

    见他疑惑,姜眠眼神也有些讶异,“你忘了?你不行!”

    宋祁琛:“……”

    “你那么喜欢我,按照某些言情小说的套路,一个不行的男人,面对其他女人那当然是不行的。可现在你面对的是你最心爱的女人,没错,就是我,说不定一下就很行了呢!”

    姜眠分析得头头是道。

    宋祁琛:“…………”

    “要不要啊?要不要?”

    姜眠还在劝他。

    下一秒,两人同时一僵。

    姜眠难以置信地朝宋祁琛看来。

    一下子没克制住的宋祁琛,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瞧,这就是医学的奇迹啊,琛琛!”

    姜眠惊叹。

    宋祁琛:“………………”杀了我,就现在!

    深吸一口气,顾不上其他,他猛地一起身,一把就将姜眠拉了起来。

    随后一手提着姜眠,一手拿着她的衣服,直接将她推进了卫生间内。

    “别呀,琛琛,宋祁琛,你这叫什么,你这叫讳疾忌医啊!这种心态要不得啊!”

    “你对我这么好,我也是想为你出一份力啊!”

    都被关进卫生间里,姜眠还在絮叨。

    宋祁琛:“……闭嘴吧你!”

    还出份力,你这分明就是想出一口气吧!

    徒留抱着衣服待在卫生间里的姜眠,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儿来。

    直笑得门外的宋祁琛脸上颜色越来越深,最后又钻进了厨房里,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头伸过去冲了两秒,整个人才冷静下来。

    与此同时,卫生间内。

    姜眠看着洗漱池上,摆放的洗面奶,挤好牙膏的牙刷。

    抬头又看了眼,妆容卸得干干净净的她的脸。

    想到昨天晚上,她那个妆,说不定还是宋祁琛一点一点给她卸的,姜眠的嘴角瞬间微微翘起。

    换好衣服,也洗漱完毕。

    出来姜眠就见宋祁琛,跟没事人儿似的坐在餐桌旁。

    看着满桌的好吃的,一下子,姜眠也把刚刚的事情全都忘到了脑后。

    直接在桌旁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吃。

    谁曾想夹了一筷子牛肉,姜眠都没送到嘴里,就被宋祁琛将菜打落了回去。

    姜眠:“你干嘛?”

    见状,宋祁琛直接将一旁,已经放温了的薏仁山药小米粥推到姜眠的面前。

    没好气道,“昨天晚上你什么都没吃,只喝了瓶酒,牛肉有点刺激,先喝碗粥再吃菜!”

    “你特意给我煮的啊?”

    看着粥,姜眠忽然就凑到了宋祁琛的面前。

    男人老脸微红,粗声粗气道,“你吃不吃?不吃我就……”

    “吃吃吃,当然吃,琛琛专门给我做的,我肯定全都吃完。”

    宋祁琛:“……”这人真讨厌。

    嘴甜起来,让人开心的不行。

    嘴损起来,肺都能给她气肿!

    “那个油焖大虾我想吃……”

    喝完了粥,姜眠忽的指了下桌上的虾子,转头便看向宋祁琛。

    宋祁琛:“……”

    你吃就吃,我又没不让你吃。

    “我想吃虾肉,不想吃虾壳。”

    姜眠微笑。

    宋祁琛:“……”

    说得就跟谁喜欢吃虾壳一样,不想吃虾壳就吐在……

    才刚想到这里,宋祁琛猛地抬起头来,随后朝天翻了个白眼。

    心领神会地夹起一枚大虾,便任劳任怨地开始给姜眠剥起壳来。

    剥完了,便往姜眠的碗里一丢,“喏,没有虾壳的虾。”

    姜眠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看见她笑得双眼都眯到了一起的小模样,宋祁琛不知道怎么回事,心头也跟着一片酸软起来。

    后面更是自觉地给姜眠提供起没有鱼刺的鲫鱼肉,没有鸡皮的鸡腿肉等等。

    吃着吃着,姜眠转头就看了眼身旁,正在认真给她剥着虾壳的宋祁琛。

    屋外的阳光撒在男人乌黑的发上,精致的侧脸,紧抿在一起的双唇上。

    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姜眠就想起了她曾经跟老道士的一段对话来。

    那是一个年三十。

    因为道观刚坍塌,没有钱也无地可去的两人,只能买点馒头在一栋烂尾楼里过年。

    那是她印象里最冷的一个冬天。

    尽管师父把他所有的被子全都盖在了她的身上,可姜眠还是觉得冷,从骨头缝里透出来的冷。

    老道士冻得嘴唇都发紫了,还跟她说一点都不冷。

    那时候的姜眠还小,超级好糊弄。

    师父说他不冷,她就信了。

    屋外时不时会有烟花爆竹的声音传来,更要命的是,隔壁居民楼里各种食物的香味在不停考验着他们的神经。

    当时的姜眠真的口水都差点没下来了。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师父询问起她的愿望来。

    说是年三十,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对着,漫天的烟花许愿,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姜眠信了。

    她硬是等到了十二点,对着绚烂的烟花,许下了她来年的心愿——一夜暴富!

    老道士听了她的愿望就笑了。

    说是他们连买彩票的钱都没有,怎么一夜暴富?

    姜眠:那就遇到一个瞎眼的有钱男人,娶了我,不就有钱了?到时候我可以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老道士:有钱男人,即便是瞎了眼的,都花心,待老婆也不好。

    老道士在村里看见过太多男人有钱就变坏,还打老婆,他才不要小徒弟去受那种罪!

    姜眠:那就……那就不要有钱,每天我睡醒之后,他能给我把饭做好,让我一醒来就能闻见饭菜的香味,还愿意给我花钱,愿意跟我一起养师父就好!

    一醒来闻见饭菜香,愿意给我花钱……

    姜眠咬着筷子,忽然开口:“宋祁琛……”

    “嗯?”

    男人抬头。

    “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宋祁琛……手一抖,手中的大虾就骨碌碌滚到了地上。

    可此时的宋祁琛,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虾不虾的了,整个人,表情一片空白地朝姜眠看来。

    *

    六月的阳光,还是有些晒人的。

    在宋祁琛居住的小区外,整整蹲守了一夜的俩狗仔,那是又累又饿又困。

    尤其是昨晚还出了一场车祸,警察来了,带走了那位醉驾的司机。他们两个因为怕被逮到,又怕跟丢了目标对象,躲躲藏藏的,简直耗尽了心血。

    偏偏被跟踪那俩人做事还挺严谨,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从外头根本看不出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而且这都上午十点半了,除了宋祁琛出门买了趟菜?姜眠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

    “还蹲吗?昨天晚上拍的素材差不多也够了吧?”

    其中一个矮个的问身旁高个的。

    “差不多了,话说这有钱人也挺接地气的哈,住的是平价小区,堂堂宋总竟然还主动出门买菜做饭,比我们的生活过得都健康有规律。”

    高个的笑了声。

    “是啊。”

    矮个应付了声,随后继续问道,“怎么办?现在撤吗?”

    “可以撤了我觉得,该拍的都拍到了,就等着……额,我们真的发啊?”

    说到这儿,一高一矮互相对视了一眼。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昨晚星际女战士的“铁砂掌”来,这要真的发出去了,被逮到了会不会当场血溅三尺?

    即使赚了钱也有命享没命花?

    想到这里,两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最后还是高个子拍了板,“发!有钱不赚是王八蛋!大不了……我们发点模糊的出去,后面看有没有人跟我们联系,再把清晰版本卖个好价钱!大不了干完这一票就收手不敢了,难道她还能找到我们不成?”

    “哎哎哎,出来了出来了,是昨晚那辆白色桑塔纳……”

    便是这时,矮个突然用力拍打起身旁同伴的手臂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准备继续跟踪。

    与此同时,桑塔纳车内,正在开车的宋祁琛,假装不经意地看一眼副驾驶的姜眠,又看了一眼。

    思绪控制不住地飞回到了半个小时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他被吓得手里的大虾都掉了。

    姜眠立刻摆了摆手,“别别,你别慌,我是不是有点太直接了?要不这样,我就这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别放在心上,别放在心上啊……”

    说完,她就老老实实地吃起饭来。

    却搞得宋祁琛一颗心七上八下起来。

    后面的吃饭的时候,脑中一直在思索着姜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不是又是像之前医学奇迹一样的,在跟他开玩笑?

    还是认真的?

    她想嫁给他?

    她为什么想嫁给他?

    她喜欢他?

    姜眠喜欢他。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可能,宋祁琛整个人就跟那盘子里的大虾一样,全身上下都泛起红来。

    姜眠不仅喜欢他,甚至已经喜欢到,主动开口跟他求婚的地步!

    可这是不是太快了?

    他们是不是该从恋爱谈起,也不对,他们到现在甚至连正式的告白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为什么说完结婚的话后,她就再也不提了?

    宋祁琛的心里微微有些着急。

    急完便开始反思刚刚他怎么能愣住呢?

    刚刚他就应该立刻答应,先婚后爱什么的,也不是不行……

    宋祁琛想,他应该……已经准备好了,他愿意跟姜眠结婚。

    这个时候的宋祁琛,什么婚后有可能被家暴,被投毒,被骗钱什么的,他都已经忘了。

    脑中只剩下,人家女孩子都开口了,他就这么愣住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不行,等姜眠下次再开口他一定要直接点头答应。

    等了好久,两人都下了楼,进了车子,姜眠都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宋祁琛开始烦躁。

    为什么她不说了?

    难道是女孩子脸皮比较薄?

    尽管姜眠行为上看上去像个汉子,可到底是个女孩子,是不是说完就害羞了?

    她在等他主动开口?

    想到这儿,宋祁琛深吸一口气,刚准备提起之前的话题,“你刚刚……”

    “刚刚的饭菜真好吃,宋祁琛你小子手艺不错啊哈哈哈!”

    姜眠第一时间就接过了他的话头。

    没办法。

    因为宋祁琛的怔楞,姜眠也开始了反思,她反思了下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直奔主题了,宋祁琛瞧着胆子不大,是不是被她吓到了?

    最关键的是,剧情中介绍这人身家不少,他又那么抠,会不会担心结婚又离婚被分家产什么的?

    这么仔细一想,姜眠觉得自己真是一时冲动了。

    被打断话的宋祁琛:“……”为什么不说结婚了?他都准备好了。

    开车前往偶像之家的路上。

    这么巧,他们在等红绿灯,一排婚车也在等。

    觉得机会来了的宋祁琛连忙抓紧机会开了口,“看,有人结婚!”

    结婚两个字,宋祁琛说得特别重。

    直听得姜眠心头一凛。

    这人是不是在暗示她,结婚这种事情看看就好,想还是不用想了。

    姜眠懂了。

    没得到回应的宋祁琛:“……”

    又是一个路口,更巧了,一家酒店正在办喜酒。

    新娘、新郎正站在门口迎宾。

    “看,又一对新人!看那对新郎新娘笑得多开心,结婚可真是个叫人开心的事情啊!”

    懂王姜眠:开心是一时的,痛苦才是长久的,了解。

    宋祁琛:“……”

    我暗示的还不够明显吗?

    姜眠,我恨你像块木头!

    便是这时,姜眠忽然眼尖地发现路边有糖炒栗子在卖,已经好久都没吃过这玩意儿的姜眠,当即条件反射地转头朝宋祁琛看去。

    一瞬间看懂她眼神的男人,闭了闭眼后,“你坐在车里等我。”

    “好!”

    姜眠猛点头。

    见她这样,宋祁琛直接拉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谁料这么不巧,他前脚才走到糖炒栗子的小摊前,后脚城管就突然冒了出来。

    吓得糖炒栗子老板完全顾不上自己的顾客,骑着车子就头也不回地开始跑了起来。

    见状,原本想着就这么算了,可一想到姜眠想吃,宋祁琛的脚不受控制地就跟着老板的车跑了起来。

    边跑还边喊,“老板等等,你先卖给我一份,老板……”

    可老板哪里还有空闲做生意,反而把车子越骑越快。

    见状,宋祁琛咬了咬牙,就一直跟着。

    他就不信老板的车不停下来。

    几乎同时,坐在车内的姜眠看见这一幕,也急忙从车上下来了,随手锁了车,戴上口罩,想也不想地也追了过去。

    “别追了,我不吃了……”

    她忙喊。

    只可惜,离得太远,宋祁琛根本听不见她在喊什么。

    就这么一直跑啊跑,宋祁琛真觉得自己的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可老板却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好不容易等老板的车子停下来,在小摊老板敬佩的眼神中,买到一份糖炒栗子的宋祁琛,顶着满头大汗,终于兴冲冲地开始往回赶。

    只可惜跑远了,他好像有些迷路了。

    在小巷子里七绕八绕,一个转角,他便与站在马路对面的姜眠对视到了一起。

    一看见姜眠,他便举起了手中纸袋装的糖炒栗子,晃了晃。

    站在红灯下的姜眠看着迎面朝她走来的宋祁琛,跑得裤子上溅到了泥点子,跑得汗顺着额头就一颗一颗地滚了下来,甚至连衬衫都汗湿了,贴在他的身上。

    却笑得一脸满足。

    脑中一时间完全控制不住地掠过一个念头——

    怎么办?

    她还是很想和他结婚……

    糖炒栗子两个人都吃得很开心,当然了,要是他们的白色桑塔纳没被贴上一张两百块的罚单。

    就更开心了。

    抖着手捏着罚单。

    宋祁琛:“……”

    强忍泪水.jp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