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0 章 第六十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依照朱荔在大巴车上教导她的办法,钓了整整三个小时的宋祁琛之后,自觉发挥得不错的姜眠,这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至于被钓的宋祁琛,不提也罢。

    谁让某人,虽说做了一晚上阴阳怪气的梦,可第二天一早,看见自家如珠似宝的小金丝雀,给他发了句甜甜的早安之后。

    什么阴阳怪气,什么整夜噩梦,都忘光光啦。

    捧着手机整整甜了一早上。

    几乎同时,宋家别墅内。

    咚的一声脆响。

    自宋希光的房间内突的响起。

    守在电脑前一整夜,什么否认声明、律师函,毛都没等到一根的宋希光,因为实在太困,手臂一滑,整张脸都砸在了坚硬的电脑桌上。

    霎时间眼冒金星,好一会儿都疼得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难得缓和过来,男人急忙打开电脑,搜来找去,没有,到处都没有。

    一秒记住.42zw.cc

    宋祁琛与姜眠,这两人没有一个出声明否认视频里的人不是他们。

    明明昨天宋希光就得到消息,说是宋祁琛昨天晚上一直急着联系娱小八背后的狗仔,表现得比宋希光想象中还要关心那个什么姜眠。

    可为什么他突然又变得这么沉得住气?

    为什么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连个否认声明都不发。

    那他还怎么打脸?

    不打脸,他怎么败坏宋祁琛的名声?

    不败坏宋祁琛的名声,他的八百万岂不是白花了?

    宋希光开始烦躁。

    他觉得宋祁琛跟那个名叫姜眠的女人,比想象中要有难搞,也要有耐心多了。

    因为两人的不回应,因为娱小八放出来的视频过于模糊,如今网上关于两人绯闻热度已经低了很多了。

    宋希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管了,今天他一定要找个机会把手中清晰的视频放上去。

    现在就要选个最合适的时机了。

    不停翻着姜眠热搜底下的评论,宋希光的眉头微微皱起。

    妈的,这群憨批黑子,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废话,粉丝一怼就退缩,能起到什么用。

    不行,要是等他今天将清晰的视频发出去,这群人也这么不给力,他岂不是白做工。

    仔细想了想,宋希光决定还是要在网上提前请好一批水军,只待他视频一发出去,就立刻通知这帮人帮忙把热度炒起来,最好能反串粉丝,不停地夸着两人般配,说些不服憋着之类的话,引起路人的反感,败坏姜眠与宋祁琛的口碑……

    想到这里,宋希光眼睛骤然一亮。

    他娘的,他可真是个人才!

    像他这样的人才,成功这个词就是为他而生的。

    为了寻找合适的时机,大清早的,男人就专门点开了姜眠的直播间,仔细寻找了起来。

    可找着找着,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

    请水军是要钱的。

    他,没钱了……

    一想到这,宋希光顿时又在心里把尹晴那个老公主,骂了十八遍。

    要不是给她那250万,他现在怎么会连请水军的钱都拿不出来!

    再三纠结。

    半个小时之后。

    举着电话的宋希光不停地跟电话另一边的人讨价还价着,“……我这只江诗丹顿,买来的时候花了92万,只戴过两回,跟新的没有任何区别,现在卖出去你竟然只愿意开价58万?”

    宋希光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心里更是将宋祁琛与尹晴这两个人恨得透透的。

    在对方抛出四个字——爱卖不卖之后,宋希光一咬牙,一跺脚,决定还是将这只表卖了,先拿到钱再说。

    要知道被宋家收养的这么多年来,尽管他一直很喜欢各种奢侈品,喜欢轿车、手表、游艇等一切有钱公子哥儿最爱玩的东西。

    可是为了给宋父塑造一个懂事乖巧的好儿子形象,他一直都很勤俭节约,而这只表可以算是他这么长时间来,拥有的最值钱的一个奢侈品了。

    如今为了给宋祁琛添堵,他真是老本都掏光了。

    如果这回恶心不到宋祁琛……

    不,不存在这个如果。

    宋希光的眼中掠过一丝势在必得。

    网友们的风向自来是最好带的,到时候他说不定还能让这些人将话头带到他的身上。

    保管宋祁琛臭不可闻,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宋氏的股价。

    他就不信,闹成这样了,宋父还对宋祁琛的行为视而不见。

    宋希光将一切都想好了,如今只欠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这般想着,宋希光又再次认真地看起姜眠的直播来。

    直播内的女人像是完全没有受到昨天绯闻的影响,大清早的,就干了两碗豆腐脑,三个鸡蛋,四根油条,五张葱油饼。

    宋希光:“……”

    弹幕:“……”

    ——一个合格的干饭人,要从早餐开始哈哈哈。

    ——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凭什么眠宝吃这么多还这么瘦,瘦就算了,还不瘦胸,不瘦屁股,我酸了!

    ——嘤嘤嘤,难道是眠宝的饮食有什么独到之处?我或许可以学一学……

    ——是的,连黑暗料理吃下去都面不改色的独到之处?学眠宝?前面的好胆量,来,试试这道榴莲炖蛋。

    ——吃不下的话,还能试试这道石榴炒豆角,红红绿绿的多喜庆。

    ——emmm,还是不了,我还想多活两年。

    ……

    大清早就有无数粉丝聚集在姜眠的直播间内插科打诨。

    有心人发现,姜眠直播间内的人气实在是壁壁壁其他选手啊。

    即便是早晨这种时间点,也是人员爆满。

    仿佛这个女人有着什么魔力似的,随便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引来粉丝们津津乐道地讨论。

    就算不讨论她的行为,大清早,没化妆的姜眠,白里透红,红里泛粉,精细得好像完全看不到毛孔的皮肤,包括她上妆与不上妆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精致眉眼,也足够粉丝舔屏的了。

    这女的,真的,太绝了。

    整张脸和游戏建模比起来也不输什么,就跟个bug似的。

    粉丝迫切地想要知道她的保养秘诀,疯狂在弹幕里刷起屏来,甚至没一会儿便将#姜眠bug脸#这个热搜刷了上去。

    也亏得现在的姜眠看不见这些弹幕,否则肯定会笑。

    要知道虐文女主她也是个女主,可以受苦受难,可以饱受摧残,可以像个破布娃娃,但一定要漂亮,不分场合的漂亮。

    大清早满脸油光,黑眼圈浓重,眼袋奇大无比,又冒痘又黑头的女主,谁要看啊喂!

    姜眠几乎一吃完饭,便顶着蓝睿、黄欣欣艳羡的眼神,与其他消防小哥哥们一起,换好了消防队员服,随时等待了起来。

    墨蓝色的制服几乎一被姜冕穿到身上,弹幕就开始疯狂地刷了起来。

    ——啊啊啊,姐姐杀我啊啊啊!

    ——眠宝眼神好坚毅啊,就跟真正的军人一样啊,我发自内心地怀疑,眠宝她私底下是不是还有另一重身份,比如卧底娱乐圈的警察什么的,不然怎么会有人这么a???

    ——呜呜呜,我死了我活了,我整个一个死去活来啊!简直不敢想象,以后什么样的人会配得上姐姐!

    ……

    弹幕自姜眠换上制服之后,彩虹屁就没停过。

    宋祁琛看着这些弹幕,嘴角边控制不住地上翘,边在心里默默回复。

    还有谁?

    当然是我。

    你们谁被姜眠求过婚吗?

    没有。

    一个也没有。

    除了我。

    她以后只会是我……老婆。

    没错,就是这样。

    这么想着,宋祁琛有些小害羞。

    至于另一头的宋希光,他就有点看不惯了。

    仗着网上没人认识他,一个没忍住,就在网上留言骂了句傻比。

    结果三两下就跟姜丝们吵了起来。

    然后就得到了——

    ……

    等一干优美又动听的中国话。

    宋希光:“……”

    弹幕因为一个宋希光,直接开启了怼人狂欢会。

    直播间内,姜眠等一众消防队员们,则接到了他们今天的第一个任务——

    拯救意外卡在排水管道里的小猫咪。

    还真是个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小任务。

    粉丝们顿时忘记了宋希光的存在,开始讨论起了姜眠的第一个任务来。

    等到宋希光百度完骂人的话,想要过来一雪前耻的时候,却早已没有人乐意搭理他了。

    宋希光:“……”妈的气炸!

    直播间内,姜眠等人已经到了管道面前了。

    小猫咪奶声奶气的叫声不停从管道内传来,四周早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门,又是女孩子。

    其他人到底没让姜眠动手,只是让她在一旁看着。

    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只软乎乎的布偶才被人从管道里抱了出来,立马被急得不行的主人接了过去。

    猫才刚救出来,这么巧,旁边一棵树上就有还不会飞的鸟儿,意外从窝里掉了下去。

    正好消防员们都在,他们还有梯子,顺便还要将鸟儿送回到窝里。

    一旁的姜眠看见树有点高,这帮人架起梯子来又麻烦,当场就表示,她有不架梯子就能将鸟儿送进窝里的办法。

    队长听见姜眠这样的话还以为,身为女明星的她,在跟他玩脑筋急转弯,刷一下存在感呢。

    当即好笑又配合地询问道,“那是什么样的办法呢?”

    “这样。”

    戴着手套的姜眠,直接将小鸟从队长的手中接了过来,转身来到树前,在众人的注目下,单手咔咔两下,就窜上了五六米高的树。

    队长并吭哧吭哧架梯子的队员:“……”

    围观群众:“……”

    弹幕:“……”

    将鸟儿放下,又哧溜两下,下了树,整个过程连一分钟都没要到。

    队长并吭哧吭哧架梯子的队员:“……”

    围观群众:“……”

    弹幕:“……”

    拍了拍手上的灰,姜眠看了眼到现在都没架好的梯子,皱了下鼻子,“我觉得,还是我的方法效率更高。”

    弹幕在经过近三十秒的空白之后,瞬间炸开。

    ——哈哈哈哈,什么鬼?我这是粉了个啥?我这是粉了个猴儿吗难道是?

    ——怎么会有女生单手爬树还这么快的?我要笑死了,眠宝大学里都学了个啥?难道燕影还教人怎么爬树吗?我突然来了报考的兴趣。

    ——燕影:勿cue,这只猴儿是峨眉山的,跟我们燕影一点关系也没有。

    ——请问将小鸟放回到五米高的树上需要几步,三步,爬上树,放小鸟,再滑下来,哈哈哈哈!

    ……

    虽然不知道弹幕在哈,但反应过来的消防队长,第一时间还是对着跟在姜眠身后的小蜜蜂,急忙科普到,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笑死,还请勿模仿,就跟我能学得会似的。

    ——队长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进化得有点好,老祖宗的那点手艺早忘到一点不剩了,并不会出现跟眠宝一样的返祖现象!

    ——神他妈返祖现象,这一定是真粉丝!

    等做完科普之后,身高将近一米九,高高壮壮的队长才又来到了姜眠的身旁,伸手就拍了下她的肩膀。

    “下次不许这么莽撞了,即便是工作,也需要做好安全措施……”

    说着说着,队长就发现姜眠的视线自始至终就没落到他的身上,反而是皱眉看向他身后的某个方向。

    男人心中疑惑,刚想转身看一看姜眠在看什么。

    便看见眼前的女人跟草原上的猎豹似的,猛地窜了出去。

    然后动作干脆利落地将一个抱着孩子,快要上公交车的矮小女人,一把扯了下来。

    因为没站稳,女人砰的一声摔倒在地,几乎同时,怀中的孩子被姜眠抢了过去。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队长都还没带着队员赶到姜眠的身旁,这女人就又是“警察打人啦”,又是“警察抢孩子啦”各种胡话,乱叫一通,整个公交车站就只能听见她一个人刺耳的尖叫声。

    不仅如此,她还迫切地想要将孩子从姜眠的怀中抢过来,抢不到就又抓又挠。

    可姜眠是什么身手,能叫她抓到。

    眼看着这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不少穿着制服的消防队员,女人的脸上明显出现慌乱之色。

    “俺喊俺儿子来做主!”

    高声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女人头也不回地就要往马路对面跑去。

    只可惜还没跨出一步,她的衣领便被姜眠一把攥住了。

    这人一下子急了。

    随后想都没想地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把水果刀,不管不顾地朝姜眠刺来,连她还抱着孩子都不顾了。

    “小心!”

    第一个来到姜眠身边的队长,当即一声大喝。

    透过小蜜蜂摄像头,同样看清楚这一幕的粉丝们,当即恐慌到连弹幕都没有发了。

    谁料下一秒,右手还抱着孩子的姜眠,伸出左手,便角度极为刁钻地捏住了女人的手腕,随意一拧,这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呼,水果刀应声而落,姜眠立刻将其踢到了一旁。

    紧接着消防队长便急忙上前,将这女人按倒,转头看向姜眠。

    “怎么回事?”

    闻言,姜眠看了眼怀中,这么大动静都没清醒的三岁小姑娘,挑了下眉,“不知道,感觉是人贩子吧……”

    不知道你就敢随便动手,还不叫我们一起,幸亏刚刚没出事,要是出事了……

    这么我行我素,也亏得这姑娘不是他手底下的兵,不然他怀疑他三天能被她气九顿。

    谁料就在这时,这栋拆迁小区的物业带着个五六十岁的老大娘,就满脸是泪地往外跑来。

    几乎一看见姜眠怀中抱着的小女孩,老人家顿时一声大叫,“妞妞!”

    随后连滚带爬地就跑到了姜眠的身旁,抖着手便将孩子接了过去,抱紧了就瘫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听了物业的介绍,才知道大娘是小区里的住户,早上正带着小孙女在小区内的滑梯那里玩,因为跟认识的姐妹多聊了两句天,一转头,孙女不见了,人差点急疯了。

    物业看她瘫倒在地,准备带着她出来报警,谁知道刚出门就看见了孩子。

    这边才刚解释完,那边哭了两声的大娘就满脸焦急地喊消防员同志,看看她家小妞妞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睡得这么死?

    “应该是吸入了一些致昏迷的气体,担心的话就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队长立刻解释道。

    闻言,老人家抖着腿就要带自家孙女去医院,临走之前,还特意来到了姜眠的身边,对着她就要磕头。

    “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家这使不得……您还是,还是赶紧带孩子去医院吧!”

    队长急忙将她扶了起来,如此吩咐道。

    好不容易将老人家送上了出租车,队长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看了眼身旁的姜眠就咧开嘴笑了。

    “说说,刚刚那么多人,怎么一眼就认出那女的是人贩子的?”

    队长好奇。

    别说他好奇了,粉丝们也都好奇死了。

    姜眠怎么就这么准,一下子就在这么多人中揪出了个人贩子,这真的是救了一个家庭啊!

    “唔……”

    姜眠开始皱眉思索,斟酌了下词语就解释道,“刚刚我爬树,在树上的时候,我看见底下几乎所有人都跟看猴儿似的看我,只有她,没回过头,只一门心思等公交……”

    队长:“……”

    弹幕:“……”

    ——怎么说呢?这个解释,我应该说眠宝有自知之明呢,还是说她有敏锐的观察力呢?

    ——女人贩子:早知道你这么自恋,我就看你一眼了。[开个玩笑

    ——啊啊啊啊姜眠yyds,之前说眠宝是皇,有后台的黑子出来打脸,你见过这么优秀,这么努力的皇吗?

    ——我承认眠宝就是皇,这么优秀的人,她不皇谁皇!

    ……

    眼看着满屏弹幕都在夸奖,宋希光越看越气。

    跳吧,跳吧。

    这群粉丝跳得越高,将来打脸就越惨。

    跟宋祁琛都那样了,还说不是皇?

    他必须要让这群刚刚骂他吃屎不擦嘴的粉丝们涨涨教训了。

    想到这里,宋希光便将手中的清晰视频一股脑儿地全放了出去,并配上标题——到底是谁打脸?

    放完料,他便立刻联系上之前就找好的水军,要求他们各种煽风点火,同时帮宋祁琛与姜眠各种吹嘘,两人天造地设的一对,宋祁琛爱姜眠爱得要死,爱到完全不顾及节目组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给她开后门,质疑他人品。

    突然看见这么一大颗瓜的网友们都还没反应过来,注意力便被情况突变的姜眠直播间给吸引了过去。

    春煦路的一家早教中心遭人恶意纵火,现在有五名老师,十七名孩子被困火场,如今正危在旦夕,亟需救援。

    一接到这样的通知,队长甚至都顾不上姜眠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喊上其他队员上了车,便直奔火场而去。

    因为这家早教中心建在商场里头,听闻商场里的其他人都被疏通了,只有那家早教中心里还困着人,听闻里头最小的小孩子才不过两岁半。

    救援迫在眉睫。

    而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网友们的心都揪紧了。

    还好还好,他们这只队伍就在附近。

    不一会儿就将五名老师与十六名孩子都救了出来,剩下的一个小男孩,因为起火的时候进了卫生间,偏偏卫生间那边火势最大,连消防员都过不去。

    一听到这样的消息,这位男孩的妈妈直接就晕了过去,醒来后一直在给消防队员们磕头,一直磕,磕得额头都出血了,就是想求他们救救自己的孩子,不然的话,她不如也跟自己的孩子一起死了算了。

    对于这位妈妈的话,网上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她道德绑架的,消防员的命也是命。

    也有说她爱子心切,她只是想要自己的孩子活下来,并没有什么错。

    便是这时队长几人发现,早教中心卫生间有个小窗户应该能进得去,可是那么小的窗户,必须要极为瘦弱的消防队员才能进得去。

    当即队里年纪最小,一位19岁,瘦瘦高高的男生表示自己愿意试试。

    只可惜试过了,他根本就进不去。

    在队长等人,叹着气将这人拉上来的时候。

    在他们看不到的弹幕上,挤在姜眠直播间内的网友们都疯了,一条条弹幕疯狂地刷了起来。

    ——不是不是不是,姜眠她在做什么?她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身上绑什么?她要干嘛啊????

    ——我要疯了,我真的要疯了,她不会是要救人吧?她今天才第一天上班啊!!

    ——别冲动啊,眠宝,火势好大,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啊啊啊!

    ——姜眠,你以为你是个英雄吗?不是,你就是个傻比,别下去啊!

    ……

    几乎同时,始终关注着直播间的宋祁琛也看到这样惊悚的一幕。

    霎时间,男人脑袋一轰,脸色骤然白了下来。

    紧接着整个人疯了一般往外跑来。

    因为手也抖,脚也抖,钥匙插了好几遍,才插进了车子内。

    随后一口气将油门踩到最深,直奔春煦路而去。

    就在宋祁琛上车的一瞬,已经给自己穿戴好的姜眠,终于引起了队长等人的注意。

    “等等,姜……”

    队长的话还没说完,姜眠就已经顺着墙壁滑了下去,两秒钟滑到卫生间的窗口前,眼神一厉,双脚在玻璃上猛地一蹬。

    哗啦啦。

    玻璃四溅,即便姜眠偏开了头,可仍有一小块直接擦过她的眼角,划出一道血痕。

    顾不上这点小伤,姜眠便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跳进了滚滚浓烟当中……

    就,怎么说呢?

    她,好歹也是个军人。

    第一基地第一军军团长,姜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