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1 章 第六十一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油门一踩到底。

    宋祁琛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憎恨过自己的吝啬。

    为什么要买这么便宜的车子,为什么要买这么起速这么慢的车子,为什么永远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吝啬到近乎苛刻的地步?

    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不断往后掠去。

    宋祁琛内心的恐惧、煎熬、急躁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相反,随着时间的拖长。

    他的这些情绪就好似一个正在不断被充气的黑色气球,越来越鼓,越来越大,大到仿佛随时都有爆炸开来的可能。

    宋祁琛从未感觉到,时间有这么漫长过。

    脑中、心中除了姜眠,早已不剩任何。

    可老天像是在专门与他过不去似的,每到一个路口都是红灯,都有慢腾腾过斑马线的行人,都有停在红绿灯口,跟熄火一样怎么也不起步的前车。

    宋祁琛疯狂地按着喇叭。

    首发

    偏偏就在这时,被他随手丢在副驾驶上的手机,来电铃声忽然响起。

    正在开车的宋祁琛哪还有接电话的心思,听着这铃声,不知疲倦地响起一遍又一遍。

    路过一个绿化带的时候,眉眼盛满焦色的男人,想都没想,抬手便将他的手机丢了出去。

    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可惜安静了不过两分钟,因为前方正在修路的关系,堵车了。

    不论宋祁琛怎么按喇叭,不论他如何急躁,车流就是没有一丝动弹的意思。

    在车内等了足足三分钟,堵车的情况没有丝毫的缓和。

    看了眼车内显示屏上的地图与时间,上面早已显示出鲜红的拥堵路段,那么长的一截拥堵,使得宋祁琛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此时他这里距离春煦路购物广场,不过3.6千米。

    宋祁琛等不了了,他也不准备等了。

    将车子开到路旁,面色苍白的男人立刻拉开车门,毫不犹豫地便往春煦路的方向跑去。

    只是才刚跑了几条街,一辆闯红灯的电瓶车便从一旁的巷子里窜了出来。

    尽管电瓶车的速度并不快,可毫无准备的宋祁琛还是被这辆车砰的一声,撞到地上。

    左手手臂直接刮到了路边的铁栏杆上,刮出了一道七八厘米长的伤口来。

    鲜血淋漓。

    骑车的取下头盔,看模样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

    对方一看都出血了,也知道自己闯祸了,急忙停好车就来到了宋祁琛的身旁。

    “你怎么样?要不要紧?这都中午了,我也是急着去接孩子,不然不会……我……不行我送你去医院吧……”

    女人的声音不断在宋祁琛的耳旁响起。

    只可惜此时的他,什么都听不见去。

    扶着栏杆从地上爬起来的宋祁琛,望着近在咫尺的购物广场,随手推开挡在他面前的女人,闷不吭声地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旋即整个人跌跌撞撞地便往早教中心那儿跑去。

    身后的中年女人好像还在叫喊着什么,宋祁琛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一口气跑到仍在救火的早教中心楼下,宋祁琛发现门口的位置早已挤满了人。

    “这火怎么到现在还没扑灭……”

    身旁有围观群众这么议论道。

    “听说还有个女消防员进去救孩子去了,小姑娘年纪不大,也不晓得情况怎么样了?”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我之前听我儿子说,那小姑娘好像还是个小明星呢,之前在参加什么综艺进了消防队,因为窗户太小,男队员们都进不去,她就进去了……”

    “哦哟,这小姑娘胆子大嘛!”

    “谁说不是,好像现在还没出来,这么大的火,怕是凶多……”

    这人话都还没说完,宋祁琛便只觉自己脑中蓦地响起一声轰鸣。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声音都远离了他。

    大脑无法思考,行为不由自主,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动了。

    男人机械地拨开挡在他面前的层层人群,才刚来到人群的最前头,四楼的位置便立刻发出一声爆裂之声,一丛火焰窜出。

    “啊!”

    四周响起一片惊呼,围观群众也俱都往后缩了缩。

    在这样一帮躲避的人中,站得笔直甚至还要继续往前的宋祁琛,显得那般突兀。

    看着那熊熊的火光,宋祁琛突然就捏紧了拳头,眼睛在四周逡巡了一番,随后想都没想地整个人跳进广场一侧的喷泉。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浑身湿漉漉的宋祁琛从喷泉里爬了出来,眼神一厉,就要往购物中心里冲去。

    谁曾想刚进门,他就被守在门口位置的两名消防队员拦住了。

    “哎哎,这位同志,里面已经封锁了,你不能进去……”

    听见这样的话,水珠从他脸上流下的宋祁琛,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

    “我女朋友还在里面,她在里面还没出来,你们让我进去把她带出来。”

    闻言,两名消防官兵互相对视了一眼,满是诧异。

    “购物中心里的人早已全部疏散,里面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没有,我亲眼看她进去的,你们让我进去找一找她,她应该还在某个角落里在等我,就当我,求求你们,你们让我进去找一找,找一下就好……”

    宋祁琛双眼泛红,推开两人的胳膊,就要往里冲。

    “先生,这位先生,你先不要冲动,上面这么大的火,就算还有人,恐怕也已经凶多吉少,你现在上去也于事无补,先生你先冷静一下……”

    两人死死拦住了宋祁琛。

    可他根本冷静不了,他只要一想到姜眠会……死……被烧死……他的脑中就只剩下一片混乱。

    他无法忍受姜眠因为救人,孤零零一个人死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甚至可能连尸体都会被烧得面目全非。

    至少让他去找一找,找一找也好。

    宋祁琛的脑中不住地这么想着。

    两名平时经常进行体能锻炼的消防队员,自认他们的力气也算大的了,可没想到竟然完全拖不动这位男士。

    “别上去了,你现在上去,除了多送一条命之外,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是啊,小伙子你冷静点,听一下消防员的话……”

    “也是可怜哦,他女朋友怕是……”

    “小点声,别被人家听到了不好。”

    因为这边的争执,很快就吸引了一群围上来的人,他们劝阻,他们阻拦,他们惋惜。

    拼命挣扎,实在挣脱不了这帮人的钳制,一股无能为力的绝望涌上心头,宋祁琛的眼眶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我求求你们,我可以现在就签署一份保证书,要是死了我不怨你们,你们让我进去,让我进去看看她,让我看看……”

    便是这时,一道熟悉又讶然的声音在这群人的身后响起。

    “宋祁琛?”

    甫一听到这个声音,正在拼命挣脱的宋祁琛浑身控制不住地一僵,他有些不敢回头。

    “宋祁琛!”

    姜眠甜美的声音再一次在他身后响起。

    宋祁琛猛一转头,只见身后站着的,身上烧得一个洞又一个洞,小脸被烟熏得黢黑,只剩下牙齿是白的女生,不是姜眠还能是谁。

    宋祁琛血一样红的双眸,瞬间瞪大。

    一旁阻拦他的消防队员们可能是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了,也跟着缓缓松开了手臂。

    没了钳制的宋祁琛往前迈了一步,嘴唇微张,只可惜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倒是姜眠看见浑身湿透,左手还在冒血的,满身狼狈的宋祁琛,眉头狠狠皱起。

    “你这……”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猛地冲上来的宋祁琛抱了个满怀。

    下一秒,一点湿热落入了她的脖颈。

    姜眠瞳孔微缩,原本即使面对九阶丧尸皇也面不改色的女人,眼中慌乱一闪即过。

    “姜眠……”

    她听见耳旁有人嘶哑的声音,像是在确认些什么似的。

    莫名的,姜眠就觉得自己心头先是一酸,紧接着便又一甜。

    “我在。”

    她说。

    “宋祁琛,我在这里。”

    她下意识又重复了遍。

    殊不知,两人这一抱被紧跟在姜眠身后的唯一一只小蜜蜂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下来。

    长达一分半的空白之后,直播间内的弹幕瞬间炸开,因为同一时刻发弹幕的人太多,甚至直播都出现卡顿的现象。

    观看姜眠直播的一众网友们,原以为三分钟前,姜眠就跟个超级女英雄似的,将小男孩从卫生间的位置救出,就已经是最激动人心的画面了。

    天晓得不久之前的他们,通过摄像头,看见姜眠不管不顾地冲进烈火浓烟中,有多恐惧忐忑着急。

    后来看见姜眠真的将困在卫生间,已经半昏迷的小男孩救出来时,又有多激动想哭欢呼。

    他们直播间内疯狂刷屏,语言匮乏到除了啊啊啊啊啊,根本找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他们激动到近似癫狂的心情。

    这样的爱豆,他们觉得他们能粉一辈子。

    姜眠是真的让他们发自内心地骄傲了。

    那可是条人命啊!

    姜眠她冒着生命危险,亲手从熊熊烈火中救出了一条人命。

    还不够他们骄傲自豪的吗?

    要知道当时的火势之大,姜眠身边的三个小蜜蜂,直接就被火舌吞灭了两个,仅剩的一个,还是《心动偶像》节目组见势不妙,后台操控,才救下了这唯一一只小蜜蜂。

    也是这只小蜜蜂的存在,才让他们看见了这样令人感动的一面。

    宋祁琛宋总,他可能是看见姜眠进了火场,然后为了姜眠,他竟然能不顾自己生命安全地往里头闯。

    刚刚那些话,他们都听见了。

    还有方才一回头,对方红着眼眶,一脸脆弱绝望无助的小模样,简直令人心碎。

    如今他与姜眠拥抱在一起的画面,也使得无数直播间内的粉丝,一个没控制住,就有些想飙泪。

    姜眠的那句“我在”,他们觉得值得回味一辈子。

    ——生活压力太大,我想说,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这么感动过了,不管是姜眠的拼死救人,还是宋总的悍不畏死,我觉得我要哭了,不,我已经哭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这么般配的两个人?明明之前我还在疑惑,这么好的眠宝,这世上还有谁能配得上她,宋总一出现,直觉告诉我,就是他了呜呜呜。

    ——我的妆,全花了,今天又是为别人的爱情哭泣的一天!

    ——看了眠宝和宋总,我觉得我以后怕是看不了那些所谓的言情剧了,他们以一己之力,拔高了我的眼光,我又相信爱情了!

    ——眠宝好好,宋总也好好,他们都好好。呜呜呜,我记得之前好像有爆料说他们两个在一起了是吗?哪里有视频啊,重金求,我现在就好想看见两人的在一起的所有片段!所有!

    ——前面的,找到了,带我一个。

    ——指路微博“娱叭叭”,清晰版本的视频,我早已经看完了,实话实说,嗑拉了。

    ……

    这条弹幕一出现,顿时有无数人边开着姜眠的直播,边用电脑或者别人的手机,开始看起所谓的清晰视频来。

    他们看着视频里西装革履的宋祁琛与身穿一条钻石蓝鱼尾裙的姜眠,一前一后地出现在摄像头下,姜眠像是喝醉了,面色酡红,宋总一直扶着她,似是想要带她去停车场。

    可谁知姜眠的力气太大,完全将宋总扯到了另一个方向,紧接着买棉花糖,毫无章法地跳舞,手牵着手一边笑一边走,最后一幕定格在路灯下的拥吻。

    整个画面唯美到感觉甚至比电影还要触人心弦。

    几乎所有的网友都阵亡在两人的最后一幕下。

    无数人啊啊啊地大叫着,还说想要把自己杀了给宋江cp助兴。

    而且好像在他们没来之前,就已经有一帮网友,在底下疯狂夸赞着两人的般配,那些彩虹屁他们都说不出来,只能化为点赞机器,不停地赞着这些网友们的评论。

    这些人实在是太会夸了,粉丝看了都自愧不如。

    被宋希光花钱请来的水军们,眼看着他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彩虹屁,不仅没有按照顾客的要求,成功挑起路人和粉丝的反感,还引来一片又一片的应和。

    手机震动到,赞就没停过。

    瞧瞧,他们当中最会夸的老大已经成功获得人生第一个十万赞。

    水军们:“……”这咋办,工资还能结到吗?

    完全预料不到,他花了整整八百万,事情竟然是这么一个发展的宋希光:“…………”

    只见男人轻轻合上自己的电脑,转身来到阳台,点燃一根烟就开始吸了起来。

    老子日你妈!!!!!!!

    望着天空,男人在心中如是默念道。

    是的,默念。

    宋父还在家,他不敢大声。

    因为心里面太过憋屈,宋希光夹着香烟的手指开始颤抖、抽搐。

    他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都要跟他作对?

    想了半个小时也没能想出个理所然的宋希光,最后只能嘴角扬起一抹凄楚的弧度。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错的不是他,而是这个扭曲的世界啊!

    想完这里,一行清泪便顺着男人的眼角,悄无声息地滑了下来。

    他的八百万,他的江诗丹顿……

    没了。

    *

    而就在宋希光打碎牙齿只能往肚里咽的时候,另一边姜眠与宋祈琛就已经手牵着手,坐上救护车来到医院里了。

    姜眠受的伤并不严重,只是吸入了一点浓烟,医生看了让她后面多喝点水,多吃点水果,身体会自我修复。

    手背上的一点烫伤,抹点烫伤药膏,也很快就会好的,都不会留疤。

    宋祁琛那边就要麻烦点,因为伤口太大,还是在铁栏杆上划的。

    既需要打破伤风针,又需要缝合伤口。

    这种私人的时候,姜眠打电话跟节目组商量了下,直接就将随身跟着的小蜜蜂赶走了。

    有大大大老板在,姜眠又是刚刚才救完人,几乎刚提出要求,节目组就立刻答应了下来,后台操控着小蜜蜂去拍医院里的花花草草去了。

    对此,粉丝不是没在弹幕里“抗议”过。

    ——怎么肥四,眠宝是不是要躲着我们和宋总mua一个?这也太把我们当外人了,我们充钱给你砸礼物,你带我们看一个!

    ——是不是看不起我们?钱我们有的是,来,给眠宝来一个嘉年华!

    ——我想看我想看我想看我想看……

    ——我虽然是单身狗,但十八岁以上的画面不要顾及我的感受啊啊啊啊!

    ……

    这些欢声笑语,也造就姜眠直播间内一个很神奇的画面。

    就是明明她都没出镜,明明都只是些乏善可陈的花花草草,偏偏整个直播间内就跟进行着什么比赛似的,疯狂砸起了嘉年华来。

    搞得后来姜眠的直播间直接力压,该直播平台当天直播的所有大佬,坐上第一名的位置。

    几乎同时,热搜前五上姜眠一个人就占了三个位置。

    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姜眠,正坐在急诊室内,目不转睛地看着医生给宋祁琛的手臂缝合。

    大约半个小时,缝合才算彻底完成。

    看着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宋祁琛的手臂,姜眠紧皱到一起的眉头就没怎么松开过。

    医生一走,两人来到走廊,姜眠便立刻问出了声。

    “好好的,手臂怎么弄成这样了?”

    听见她的询问,宋祁琛略顿了顿,随后笑了,“谁让某人逞英雄,那么大火,都敢进火场救人,别人阻止都来不及,我不赶紧赶过来看她最后一面,还能怎么办?”

    说话间,宋祁琛忽的伸手捏了捏姜眠的小脸。

    此时的姜眠脸上熏出来的黑灰早已在卫生间里洗干净了,看着照旧白里透红,粉嫩粉嫩的,除了眼尾一道血痕有些刺眼。

    “唔,很好,没烧焦也没烧坏,这次运气好,再有下次,恐怕我也只能去太平间里认一认去了……”

    宋祁琛的语气听上去颇有些阴阳怪气,表情也带着淡淡的讥讽。

    自从老道士死后,还从没遇到过这样跟她说话的人,姜眠一时有些新鲜。

    可等想起对方之前掉进她脖子里的一滴泪,姜眠就觉得心里头又酸又软的。

    向来吃软不吃硬的她,伸手就搓了搓宋祁琛完好的右手,从大拇指一直搓到小手指,才终于期期艾艾地开了口,“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姜眠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

    看见她这样,宋祁琛心头萦绕的所有郁气,霎时间就跟被针扎破了的气球似的,哧的一声,跑了个无影无踪。

    他轻吁一口气,“嗯,生气。”

    气字话音刚落,他便径直头看向姜眠,“可……看见你平平安安,从头到脚,没有什么地方受伤,气就有些生不起来了……”

    宋祁琛的语气听上去是那么真心诚意。

    在窗口午后暖风的吹佛下,男人的眉眼实在柔和得过分。

    阳光撒在他还未完全干的湿发上,散发着淡淡的暖,可这时的姜眠,实在分不清楚,到底是阳光更暖一点,还是宋祁琛的眸光更暖一点。

    四目相对。

    姜眠觉得她想了好久,但也不过只是一瞬罢了。

    她忽然轻唤了声,“宋祁琛……”

    “嗯?”

    宋祁琛随口应道。

    “我决定了……”

    姜眠微微抬起下巴,眼神认真而坚定。

    宋祁琛:“?”

    下一秒,女生便一下子凑到了男人面前,一字一顿道,“我要追求你。”

    听闻这样的话,宋祁琛瞳孔微震,可他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

    再开口,声音也有些沙哑。

    “是吗?准备怎么追求?”

    “嗯……”

    姜眠面露思索之色,“就,首先要告白。”

    以前那些狗血言情小说她可不是白看的。

    “怎么告白?”

    宋祁琛追问。

    “当然是我很喜欢你,我爱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之类的……”

    “好。”

    后面的话,姜眠还未说完。

    宋祁琛便回了这样一个字。

    姜眠的声音戛然而止,猛地转过头,难以置信地朝宋祁琛看过来。

    “我说好。”

    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姜眠眸光微动,似是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时间过去了好久,久到宋祁琛甚至控制不住地怀疑起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睡眠不足而出现的幻觉时。

    一声轻笑突的响起。

    宋祁琛循声看去,只见坐在他身旁笑靥如花的姑娘,不是姜眠还能是谁?

    看见她笑,宋祁琛的嘴角也完全克制不了地微微翘起。

    下一瞬,他便又看见姜眠毫无征兆地,凑到了他的眼前。

    紧张使得宋祁琛吞咽了下,喉结也跟着上下滚动。

    “宋祁琛……”

    “我想亲你,你说好不好?”

    又是一片沉默后。

    “……好。”

    男人声音,哑得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