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6 章 第六十六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临近十点,晚间带着些微暖意的风,吹来烧烤浓郁诱人的香味。

    几个《窃国》剧组的男演员们,此时正坐在烧烤摊上,热火朝天地喝酒吹牛。

    看几人脸上显现的酡红也知道,这帮人已经醉了。

    越是醉,聊起天来就越是肆无忌惮。

    便是这时,其中一个,刚点燃了一支烟的男人,手机响了。

    只见他一边叼着烟,一边眯着眼,滑开了手机。

    下一秒,一句国粹便被他脱口而出。

    “卧槽!”

    听见他的惊叹,其余笑着闹着的几人,渐渐安静了起来,一个接一个转头好奇朝他望来。

    “怎么了?”

    其中一个肤色白皙的细长眼男人,举着罐啤酒都贴到嘴边了,又拿了下来,高声问道。

    一秒记住.42zw.cc

    “哎哎,你们猜,我刚刚收到了什么消息?”

    叼着烟的男人卖起了关子。

    “什么消息?”

    “就是,什么消息?”

    “擦,说啊,你倒是快说啊,陈戈你这个鳖孙子,不卖关子能死啊!”

    见对方只是笑而不语地看着他们,其余几人顿时急得破口大骂了起来。

    叼着烟的陈戈这才嘻嘻笑着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同时压低了声音。

    “据说,剧组里董影后和那个新来的选秀小流量,闹起来了……”

    听到这里,顿时有人无趣地撇了撇嘴。

    “这个消息,我早知道了……听说中午董影后就已经来者不善地主动问候了那个叫姜眠的小姑娘……”

    “啊?为什么啊?她一个影后,跟个刚进娱乐圈的小姑娘有什么矛盾?”

    有不了解内情的人,急忙问了句。

    “除了李来李导,还能是因为什么?”

    知情人士喝着啤酒,回了句。

    “妈呀,这位董小姐是不是也有些太长情了点,她从六年前高调示爱李导,都六年了,她还痴心不改啊?李导的心也忒狠了点,晾着这么个大美女,硬是不回应人家……”

    “你懂个屁!人李导八年前就是董影后的男朋友,俩人在一起交往了整整一年,后面才分手的!”

    “啊?”

    完全不知道这些内情的其他几人当场集体呆住了。

    大佬的世界,他们不懂!

    “哎哎,扯远了扯远了啊,我之前收到的消息,都还没说完呢,石文栋你小子没事插什么嘴,要只是像中午那样的问候,我至于特意拿出来聊吗?”

    最开始收到消息却被打断话的陈戈,直接没好气地怼了一句。

    “你个孙子就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了啊!”

    其余人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这不正要说嘛,刚刚有确切消息传来,有人在经过董影后休息室的时候,听见她气愤至极地大吼了声,滚!而她吼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姜小姐……”

    “闹得这么难看?不会吧?”

    “就是就是,董瑶难道就不怕宋祁琛,我记得这个姜眠好像是光影娱乐宋祁琛的女朋友。”

    “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董家可是燕京的老牌豪门,虽然没有新崛起的宋氏有钱,可人家底子厚啊!我有小道消息说,董瑶好像是他们董家这一代的继承人之一,人家要是不混娱乐圈了,分分钟回家继承百亿财产好吗?”

    “还有啊,这个《窃国》的班子,之前那个姓黄的制片人不是嫌太烧钱,撩挑子跑了吗?据说后面也是董姐自讨腰包,让剧组又重新运转了起来,你们品品。”

    “再有,现在演男主的那位当红男演员,不是听说经常迟到早退吗?据说董姐已经对他有了意见,只要她肯开口,对方一秒被换,你们信不信?”

    “嘶,要这么说,现在要是突然冒出个男人将董影后哄好了,对方岂不是一步登天,想演男主演男主,后续的资源更是源源不绝……”

    其中一个光头忽然笑着打趣了声。

    “哈哈哈,是啊是啊,不仅有娱乐圈的资源,后面更是能一步跨进豪门圈子,说不定都用不着吃娱乐圈这碗饭了,那才叫一步登天!但董影后岂是那么好哄的,首先你必须有李导的才华,我以前见过刮了胡子的李导,那颜值……”

    “喏,袁风这张脸你们人不是都称赞他长得帅吗?李导跟他长得还真有点像,不过从五官到气质,人李导都是高配版,才华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中间有人要是能哄得了董影后,恐怕也就袁风能有点机会,其他的歪瓜裂枣,趁着洗洗睡吧哈哈哈!”

    这个陈戈一打趣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明显就是在开玩笑。

    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这位老大哥的话落在肤色白皙,细长眼睛,名叫袁风的年轻男人耳中,就有了一层另外的意思。

    或许他……

    他已经从戏剧学院毕业两年多了。

    曾经的戏剧之草,现在也沦落成了在各大剧组饰演各路小角色的三十八线,每天奔赴在各大剧组,期冀有导演有制片人慧眼识珠。

    可是没有,一个也没有。

    以前他的那些同学,有的已经火到在大制作里担任主角了,各种高定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豪车豪宅想买就买。

    他呢,怕是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同学群里有人聊天,他甚至都不敢插话。

    他受够这种日子了。

    眼前这个或许是个机会。

    只要他把握住这个时机,好好帮董影后出出这口气,再加上这张脸,说不定就会引来对方的注意。

    得罪宋祁琛怕什么,只要董瑶注意到他,愿意将他当个替身捧他,都不是问题。

    富贵有时候,也需要险中求的。

    想到这里,男人扬起脖子,便将半罐啤酒,一口气闷了下去,随手将易拉罐用力捏扁。

    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惦记”上自己的姜眠,才被董瑶红着眼,抖着手地骂了句滚,她就立刻被匆匆赶来的宋祁琛扯走了。

    《窃国》剧组某家客栈的顶楼,边看着宋祁琛用带来的厨具给她烤肉,姜眠边托着下巴听对方解释。

    小蜜蜂什么的早已被她关在了房间里,《心动偶像》节目组也知道自家老板要恋爱,即便弹幕再抗议,他们也依旧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你啊,真的弄错了,董瑶她对你应该没那方面的意思,人家喜欢的是李来,就是上次来偶像之家教你演戏的那个油腻的大胡子男人,你还为了他把我关在了门外……”

    说到这里,宋祁琛颇有些怨念地朝姜眠看了一眼。

    小模样明显还记得上次的仇呢。

    见状,姜眠立刻冲他眯眼一笑。

    看她笑得跟只猫儿似的,宋祁琛也无奈地吁了口气,转头继续认认真真地烤起肉来。

    男人的头顶是漫天星光,看着浪漫又梦幻。

    他却烟熏火燎地在烤着肉,别提多生活多接地气了。

    却叫姜眠的眼眸眯得更弯了。

    便是这时,宋祁琛清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来这里的路上,江颖就已经发微信给我提醒了,说一听你分到了董瑶的《窃国》剧组,就知道不好了,说那位董影后就是位人间比比机,脑子还不怎么好使,痴恋李来,以前就跟她比过。董瑶人品还行,就是有些大小姐脾气,所以特意发微信说明一下,让你不要太过介怀……”

    说话间,宋祁琛的羊肉和虾也全都烤好了。

    “我记得你口味偏重,所以辣给你多放了点,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袖子一直被他捋到手肘的位置,不见光的地方白得好似玉璧,只可惜他的左手手臂的位置正被绷带包扎着,右手手臂的位置也留着一道显眼的伤疤。

    左手姜眠知道,正是他上次急着火场救她,在路上被电瓶车碰到了弄伤的。

    右手姜眠就有些不清楚。

    她微微皱紧了眉。

    可能察觉到对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宋祁琛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

    “你这里……”

    姜眠才刚开口,宋祁琛便将话头接了过去。

    “你说这里啊,小的时候,捡瓶子被一大爷,用铁棍划的。”

    宋祁琛语气轻松。

    “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我好像还没跟你说过我的过去吧。我曾经走失过,直到二十岁左右,才被认回宋家。以前……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孤儿院生活,孤儿院里的日子比较苦,年纪稍微大点基本就要帮着干活,串那种小珠子卖了赚钱贴补孤儿院。”

    “我那时候性格比较怪,静不下来心穿那种珠子,觉得赚不了多少钱,就出去翻垃圾桶,捡瓶子赚钱。”

    “我不知道原来捡垃圾,那些拾荒者也有地域的划分。我那时候意外进了一个老大爷的地界,连续几天都把那儿的瓶子捡光了,后来他一个气不过,守到我,捡起一个铁棍,就给我把手臂划破了,喏,就留下怎么个疤……”

    男人晃动了下手臂。

    他没有说,那是他从有记忆以来,第二次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第一次自然是被拐卖到山村里那次。

    当时的宋祁琛躺在苍蝇飞舞的垃圾堆里,扯着嗓子喊救命,却等到天黑都没人出现的场景,他恐怕此生都没法忘记。

    后面还是他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回了孤儿院,睡了一夜。

    可能他就真的是贱命好养活,第二天烧得浑身滚烫,被院长妈妈送去医院挂了两天点滴,就又活了下来。

    才想到这里,宋祁琛忽然感觉到手臂覆上了一片温热软柔。

    转头,便看见姜眠眉头紧皱地摸着他的伤口。

    “那时候一定流了很多血,一定很疼……”

    姜眠抬眼,心疼地朝他看来。

    面对这样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宋祁琛已经愈合了整整二十年的伤口,此时此刻,竟然好像又开始隐隐作疼了起来。

    心口的位置,更久违地泛起一丝又一丝的委屈难过。

    男人极力控制住自己想要将眼前的人,拼命纳入怀中的冲动。

    他怕,眼神压抑着疯狂的自己会吓到她。

    只微微垂了垂眼,宋祁琛便低应了声,“啊,很疼。”

    再次抬起眼时,男人的眼中便只剩下一片温柔。

    宋祁琛从未觉得他这么卑鄙过,明明这些话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但他却偏偏对姜眠说了。

    他就是仗着她心软。

    想要让她更加心疼疼惜自己,最好心疼到再也松不开手的地步。

    宋祁琛从来都知道,经过了以前那些事的自己有病。

    极端、偏执又神经质。

    只是以前他的这种偏执是对着金钱,只有金钱才能稍微满足他空落落的心。

    可最近他越来越发现他偏执的对象在逐渐发生偏移。

    从金钱转变成……姜眠。

    他对她的,占有-欲-望,与日俱增。

    明明两人只是才开始恋爱,他却渴望能时时刻刻地亲亲她,抱抱她,甚至……

    他希望她的眼睛能只看得到自己。

    他希望她不要为太多其他的事情分心,只注意自己。

    他甚至希望要是能打造一条挣不断的链子将她跟他锁在一块就好了。

    但他知道,这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链子。

    即使存在,武松转世的姜眠,也会在他给她带上链子的一瞬,率先拧断他的脖子……

    武力值不够的宋祁琛,硬的所有路几乎都被姜眠堵死了,关键他心里也舍不得。

    最后只能选择软路子。

    幸运的是,姜眠好像很吃这一套。

    想到这里,男人看着烤串们已经没有那么烫了,连忙笑眯眯地递到了姜眠的唇边,让她赶紧尝尝。

    满足地看着姜眠吃完了所有的串,宋祁琛刚想起身继续去烤,就听擦着嘴巴的姜眠,故作满不在乎地开口问道,“江颖是谁?”

    刚从姜眠口中听见江颖这个名字,宋祁琛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可能是没听见他的回答,姜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刚刚不是说江颖发微信给你了吗?名字听着像是个女生……”

    背对着姜眠而站的宋祁琛,极力克制住自己不住上扬的嘴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又自然。

    “哦,一个朋友,是女生。”

    “是吗?漂亮吗?”

    “她是演员,应该算漂亮吧。”

    “哦。”

    姜眠哦了声之后,就又安静了下来。

    她的安静让宋祁琛的内心微微有些焦灼,还好对方并没有让他焦灼太久。

    一分钟不到,她的声音就又再次响了起来,“那你手机里有照片吗?”

    宋祁琛……宋祁琛完全克制不住了,猛地一个转身。

    谁曾想这个时候的姜眠,竟然早已不声不响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因为宋祁琛猝不及防的这一转身,两人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

    姜眠尽管力气够大,毫无准备之下,却还是被个子高,身子重的宋祁琛撞了一个趔趄。

    偏偏身后又有凳子绊了她一下,整个人就这么往后倒去。

    反应过来后,她刚想一个单手撑地,重新站稳。

    谁曾想宋祁琛直接面露惊恐之色,用力抱住姜眠,手护紧了姜眠的后脑勺就在地上打了个滚。

    他的钳制也使得姜眠被迫跟他一起打了个这个滚。

    一阵天旋地转后,姜眠在上,宋祁琛在下,两人叠起了罗汉。

    可能是看见了姜眠眼中一闪而过的好笑,宋祁琛也开始懊恼了起来。

    他刚刚怎么就忘了,以姜眠的身手,根本不会摔跤。

    转念一想,要不是因为刚刚的乌龙,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到她呢!

    宋祁琛忽然有些开心。

    更开心的是——

    “姜眠!”

    他忽的唤了一声怀里的女生。

    “嗯?”

    姜眠抬眸。

    “你刚刚,在吃醋吗?”

    宋祁琛笑着问道。

    姜眠:“……”

    她在,吃醋???

    “没有。”

    女生毫不犹豫地摇头。

    “那你刚刚为什么一直询问江颖?”

    宋祁琛的眸光明亮又惑人。

    姜眠:“……”

    不知道,她就是觉得从宋祁琛的嘴里听见他很熟稔地提起另一个女生的感觉,很奇妙,还很微妙。

    微妙地有点不爽。

    只有一点点。

    对,就只有一点点。

    “不想告诉我吗?”

    宋祁琛笑眯眯地摸着她的长发。

    姜眠:“……”

    是有些不想,总觉得说出来,好像有些丢脸。

    但她一想,眼前这个人是宋祁琛又不是其他人。

    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亲近的人,就不觉得有什么好丢脸的了。

    想到这里,姜眠眨了眨眼,就坦诚地点了下头,“没有,我刚刚心里是有点不高兴,但只有一点点……但对方提这个建议也是为我好,我觉得我的介意,又是不礼貌的。”

    这样认真又诚恳的姜眠,叫宋祁琛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被甜化了似的。

    “没有,你的介意一点也没有不礼貌。”

    宋祁琛缓缓坐起身,伸手就摸了摸她的脸,“不仅没有不礼貌,还让我很开心。但我要解释的是,那真就是一个普通朋友。在决定和你在一起之后,我绝对,也永远都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做也没关系。”

    姜眠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随后宋祁琛便笑着看窝在他怀里的她,伸手便将一个瓷碗一点点掰断捏碎。

    “反正我不会去找人家女孩子,我只会来找你,然后将你一时冲动的部位的一点点碾碎……”

    姜眠微笑。

    宋祁琛:“…………”

    笑容僵硬.jpg

    发热的大脑莫名就有些冷静下来了呢!

    可……可看着夜色下,姜眠笑意盈盈的模样,他就又开始晕头转向起来。

    “姜……姜眠……”

    宋祁琛吭吭哧哧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

    姜眠茫然转头。

    下一秒嘴唇却被对方轻轻含住。

    宋祁琛身上独特的笔墨香味,夹杂着淡淡的汗味,不住往她的鼻腔中钻来。

    因为上次在医院接吻就被对方警告要闭眼,姜眠连忙闭上了眼。

    她感觉到宋祁琛轻轻撬开了她的牙关。

    一寸寸地攻城略地……

    因为对方过分带有攻击性的行为,又不能还手,姜眠就莫名有些想后退。

    可只退了一点。

    她的后脑勺便被宋祁琛撑在地上的手掌,用力托住……

    几乎同时,越想越气的董瑶,正气冲冲地往天台的方向赶来。

    想到之前她竟然被个小她好几岁的臭丫头被气得口吐白沫,她还说什么,她对她有意思???

    董瑶气得头发差点没炸开。

    在楼下问清楚,姜眠跟着宋祁琛来这小天台上浪漫,比比机董瑶瞬间就又起了心思。

    最后不顾楼下人的劝阻就一口气冲了上来。

    妈的。

    宋家宋祁琛,燕京的豪门谁不认识啊?

    根本就是异性绝缘体。

    他们曾私底下聊过,威风凛凛的宋总现在十有八-九还是个处男!

    姜眠就是个愣头青。

    两人说不定还是初恋。

    他们晓得什么叫谈恋爱吗?哼。

    她还要跟姜眠比。

    这回她就跟她比男朋友的吻技,那啥技术就不比了,她怕欺负两个小孩子。

    她就不信,宋祁琛能比得过李来那个情场浪子!

    董瑶兴冲冲地,又悄摸摸推开天台半掩着的门。

    三秒后。

    女人面无表情地将门合上,面无表情地下楼,面无表情地在楼下遇到个自以为帅气的小白脸在她回休息室的路上耍帅。

    这人她有点印象,有印象的原因主要是他长得三分像李来。

    现在看见他喝得酒气冲天,却露出油腻至极,一看就是在勾引她的笑容。

    董瑶只觉得这人有三分像李来,简直就是对李来的侮辱。

    刚刚受到的刺激,外加今天输一晚上的怨气全在这一刻,激发了出来。

    这儿没监控,也没其他人在。

    这人要是不跟她搭讪也就算了,要是搭讪……

    “董姐好。”

    男人自以为帅气地笑着,大着舌头跟她问了句好。

    “好你妈个头!”

    董瑶微笑点头。

    旋即,与他擦肩而过。

    男人:“……”

    感觉到有人来过的宋祁琛立刻松开了怀抱,猛地转头却并没有看到天台的铁门旁有人。

    “是董瑶!”

    姜眠眼尖,早就看见了董瑶一闪而过的身影。

    “你又睁着眼?”

    宋祁琛控诉。

    “你都不投入!你不投入我怎么能投入?”

    姜眠:“……”

    她就觉得眼睛闭了太久了,无聊才睁开了眼,这不就瞥见了董瑶。

    对于宋祁琛的控诉,姜眠是心虚的。

    一心虚就开始口不择言。

    “也不是啊,我看你挺投入的,医学都发生第二次奇迹了都,还有点戳人……”

    宋祁琛:“……”

    姜眠:“……”

    不是等等,她刚刚说了啥来着??

    然后第二天,意外点开宋祁琛手机的姜眠,就看见男人浏览器的搜索记录里,十几二十条的“如何在不伤及女朋友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将她毒哑?”

    姜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