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7 章 第六十七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探班,宋祁琛连工作都一起带过来了。

    即便这样,今晚也必须要赶回燕京。

    白天姜眠要去跑龙套,一方面要处理工作,另一方面两人至今也没对外正式宣布他们的关系,宋祁琛并不太适合出现在姜眠的直播镜头下。

    不宣布的原因很简单,跟宋祁琛选择退出《心动偶像》节目录制的原因一样。

    他希望网友更多的是将目光放在姜眠的表演,以及她这个人身上,而不是她和他的恋情。

    将宋祁琛丢在客栈办公,姜眠就来《窃国》剧组继续跑她的龙套。

    和昨天,董瑶时时刻刻将视线粘在她身上的情形不同。

    今天的董瑶,迎面跟姜眠碰上了,也不拿正眼瞧她。

    擦肩而过的一瞬,还傲娇地发出一声“哼!”

    姜眠:“……”

    偷看别人亲亲,她还有理了?

    首发

    凑不要脸。

    可两人这边的表现落在有心人眼中就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大清早,已经做好土匪头子装扮的袁风,坐在椅子上,摸了摸下巴。

    心中已经百分之九十的确定,董瑶对这个新来的选秀小流量是真的有意见。

    同时心里也确定了要为难姜眠,给董影后出口气的想法。

    至于董瑶……

    男人眼眸低垂,回想着昨晚对方对他的“问候”,眼底扭曲一闪即过。

    等真的将这个女的弄到手,他必须要在她的身上,试试他从群里学来的那些pua手段。

    他要她,以后跟狗一样,舔着他!

    男人用力捏紧了拳头。

    就在这人脑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姜眠那边已经做好了今天的妆造。

    她唯一的重头戏,被马车撞死,昨天就已经拍完了。

    接下来几天,基本只需要举着大刀在后面喊喊口号就没了。

    想想姜眠就莫名有些开心。

    飞舞在她身旁的小蜜蜂摄像头,忠实地将姜眠小幅度翘起的嘴角记录了下来。

    大早上就进入姜眠直播的网友们,见状,顿时就在弹幕里“嘲笑”了起来。

    ——还笑,还笑,就没见过这么不求上进的偶像,hetui[狗头]

    ——妈妈呀,今天眠宝的打扮好像比昨天更丑了,丑哭了。

    ——哼,这种浑水摸鱼的演技也想每顿吃三份盒饭?剧组血亏![狗头][狗头]

    ——看,她还偷偷打呵欠,昨晚干嘛去了?都不让我们看,老实承认,昨晚是不是跟宋总过哔生活去了?不然怎么会这么累?

    ——不就是礼物吗?给你给你都给你,今天晚上请立刻给我来点少儿不宜的,都是成年人了,就该看点成年人应该看的!

    ……

    弹幕调侃不断。

    临时休息的时候,旁边一个跑龙套的土匪乙可能知道姜眠一休息,就围绕在她身边的小蜜蜂们是摄像头,犹豫了下还是凑到了她的身边。

    “你这个是直播镜头吧?”

    看模样只有二十出头的小男生的打扮与姜眠一样粗制滥造,看向摄像头的眼神,却格外向往憧憬。

    “你那个《心动偶像》我也追过,我……我还网上给你投过票,真的投过票,我不是故意用这个借口跟你套近乎,我可以给你看我的微博……”

    小男生见姜眠一直不说话,莫名就有些着急,伸手就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证明自己。

    “啊,这个不用的。”

    姜眠立刻反应过来,大大方方地就朝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姜眠。”

    “你……你好,我……我叫伍小军!”

    男生可能也没预料姜眠这么好说话的态度。

    人一下有些受宠若惊了起来,手在身上擦了擦,就握上了姜眠的,脸颊激动得微微有些泛红。

    “伍小军吗?你好,要不要跟我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打个招呼?”

    “可……可以吗?”

    男生一下子就结巴了起来。

    最后却还是在姜眠的友善下,涨红了脸跟网友们打了句招呼。

    可能是兴奋,也可能是其他,打完招呼之后,男生一下子就变得健谈了起来。

    他跟姜眠说,虽然他们俩都是龙套,但他的戏份还是要比姜眠多一些的,之后还有陪土匪头子练剑的戏份。

    “……这是我来横城跑龙套以来,拿到手的,戏份最多的一个角色了。我私底下特意练了好久,到时候希望能一遍就过!”

    说起演戏,少年的眼中充满了希望与期盼的光。

    就连弹幕都被感动了。

    ——其实有的时候,那些所谓资本造出来的流量,甚至都不如这种小龙套,对演戏来的热忱。

    ——资本?资本那不就是专门给观众喂s的吗?

    “你肯定可以的!”

    姜眠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

    少年的脸一下子更红了,看上去跟他这身土匪乙的装扮一点也不符合。

    另一头,意外偷听到两人聊天的袁风,嘴角直接扬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在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天真的蠢货。

    难不成他还以为他一遍过了,会引来导演等人的另眼相看?

    别犯蠢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你演技好上了天又怎么样。

    没人捧,你就是坨谁都能踩一脚的垃圾。

    所以……

    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想到这里,男人的视线隐晦地落在不远处的董瑶身上。

    临近中午,董瑶的大部分戏份都拍完了,她已经可以下去卸妆了。

    但因为还想看看姜眠的表现,想继续比,她又留了下来。

    任凭姜眠诧异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她自岿然不动。

    老娘就要看,你能管得了我?

    董瑶的心中控制不住地这么想道。

    看见董瑶留了下来,饰演土匪头子的袁风心头愈发激动了。

    他觉得就连老天都在帮他!

    接下来剧组只需要拍完他的一个镜头,就能休息放饭了。

    他一定要在董瑶的注目下,抓住这个机会。

    “来,第九场十二幕第三镜拍摄,action!”

    场记的板子一响。

    导演的摄像头便对准了场中央,大刀阔斧坐在石凳上的袁风。

    场边所有人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间全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不得不承认,袁风真的爱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一刹的晃神,男人便立刻回过神来,开始说起台词来。

    他的晃神,包括走位、台词,落在摄像机后的导演眼中,俱都叫他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袁风是他看他出身科班,长相又还算顺眼才用的。

    可没想到有些条件不错的人红不起来,真的是自身原因的。

    这点戏份,他都能给他走神!

    并不知道导演的不满,袁风说完自己的台词之后,接下来就需要从自己的土匪手下里挑一位出来,陪他练剑了。

    这个人场务安排的是伍小军饰演的土匪乙。

    可袁风在说完台词之后,手指却精准地指向了姜眠饰演的土匪甲。

    一时间,早已摩拳擦掌准备好的伍小军愣了,姜眠也有些发愣。

    “咔!”

    拍了一上午,眉心都开始微微发胀的导演不耐烦地喊了一声。

    “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面突然停住了?你们到底在给我干什么?”

    导演什么的还管不到龙套演员身上,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导演,只觉得烦躁。

    “我也不知道啊!”

    其他人都还没开口,土匪头子袁风先一步开了口。

    “导演,我已经说好了我的台词了,谁知道龙套演员突然不配合,就没碰到过这么不敬业的龙套……”

    后半句话男人降低了声音,却还是叫在场的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抱歉,袁哥,我想你刚刚可能是指错人了,之前安排的是我跟您对打,而不是姜眠……”

    一旁的伍小军弱弱出声。

    “咦?是这样吗?难道是我记错了?我还以为昨天这位土匪甲表演的不错,然后最近她的热度也不低,我还以为是她要跟我对打,毕竟人家名气大点,镜头就该多点嘛!”

    听见他这么说,导演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见一旁观望的董影后也没意见,导演大手一挥,便将和袁风对打的人,从伍小军换成了姜眠。

    霎时间,伍小军的眼睛就红了,姜眠也皱紧了眉头。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拍吧,几分钟的戏怎么就这么难!浪费时间……”

    导演暗骂了声。

    闻言,原本还想提出异议的姜眠直接就被伍小军拉住了手臂。

    “没事,你去打吧!我看过你舞剑,你打起来肯定比我好看多了!”

    “可是……”

    姜眠还欲再说。

    另一头场记就已经准备拍板了。

    这样的情况叫弹幕顿时讨论了起来。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这个伍小军对打的吗?他之前一副期待的不得了的模样?

    ——还能是因为什么?说不准就是姜眠主动找人抢了她的戏,为了多点高光时刻,刚刚还在跟人家做朋友呢,跟这种人做朋友,这个伍小军实在是倒了八辈子霉!

    ——前面的嘴巴放干净点,眠宝的直播间人流量在一众选手里一直一骑绝尘,就算举着把刀混上七天,我们也爱看,她需要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吗?

    ——谁知道呢?

    ……

    才安静了没两天,姜眠的黑与粉就又在她的直播间里吵了起来。

    此时,直播间外。

    姜眠还需要应对突然增加的戏份。

    也是这时,场上的一些人,包括部分弹幕都看出点不对劲来。

    这个名叫袁风的演员到底是故意的,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为什么他们总觉得这人的剑总有意无意地在姜眠腰带的地方划拉。

    姜眠的土匪甲戏服本就破烂,道具剑虽然没开刃,但总这么划拉,说不定就会让人女孩子走光……

    因为是龙套角色,姜眠打得很收敛。

    谁曾想打了没两下,这个袁风就又闹起了幺蛾子。

    说她消极怠工,一点也不认真。

    这样打出来还有什么看头。

    一点也体现不了他这个角色的武力值。

    听见这样的话,这回就算是瞎子也看出了这个袁风对姜眠的针对了。

    ——我去,这男的好恶心啊,亏我之前还觉得他长得不错,莫名其妙的,他为什么要针对眠宝?

    ——就是就是,这人怎么想的,直播啊,他难道不知道他的行为会暴露在直播镜头底下?

    ——遇到这种屎一样的人真是恶心,一会儿说眠宝不敬业,一会儿又说她消极怠工,我看最不敬业的就是这个贱男人!

    ——不明白他做这些图什么啊?难道想蹭眠宝热度,黑红一把?

    ——好贱,我有多久没见过这么贱的人了?

    ……

    与此同时,导演瞬间皱紧了眉头,对这两人的不耐烦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姜眠平静的声音就先一步响了起来。

    “我不是消极怠工,只是我如果认真打,你可能会s……受伤。”

    死字都已经到嘴边了,姜眠又将其咽了回去。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个死字?

    ——我也听见了,回想姜眠之前的英勇行为,我觉得她刚刚想说的就是死字。

    ——姜眠:不是我不认真,而是我认真起来,你可能会死。哈哈哈哈。

    听见姜眠的话,从未追过《心动偶像》的袁风却差点没笑出声来。

    “没关系,呈现出来的结果最重要,我倒是希望你能再认真一点,就算受伤了,我也绝对不会怪你,当然了,我一会儿要是没收住力道,伤到你了,希望你也不要介意。”

    闻言,一旁观望了半天的董瑶瞬间皱紧了眉头。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帮姜眠解这个围的时候,对方就已经乖巧地点了下头。

    “好。”

    她说。

    先演吧,王导已经都快压不住小暴脾气了。

    要是一会儿过分了,她再开口阻止。

    妈的这个什么袁风,昨天恶心巴拉地跟她搭讪也就算了,现在又来找姜眠的麻烦。

    董瑶只恨不得立刻毁了这贱男人跟李来有三分相似的脸。

    这样的脸,长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对李来的侮辱。

    “那就用尽全身力气来吧!”

    一个瘦瘦巴巴的小女生能有什么力气,还他有可能会受伤,梦里的受伤吗?笑死个人了。

    “那我来了啊!”

    “来!”

    袁风面露鼓励之色。

    另一头场记又喊了句action!

    姜眠便疾步冲到了男人的面前,在所有人,包括小蜜蜂都没注意到的角度,冲着这个她已经不爽很久的傻比,忽的勾了勾唇。

    瞥见她这个笑,莫名的,袁风的心头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

    可紧接着,他就在心里嘲笑起自己的无聊来。

    一个大腿还没他胳膊粗的瘦小女生罢……啊哦咳唔!

    一股大力袭来,男人的表情开始扭曲,眼神从嘲讽开始往惊恐转变。

    下一瞬,他飞上了天。

    砰的一声撞到了树,叭叽摔到了地上,整张脸精准地砸在了地上的一坨狗屎里。

    董瑶:“……”

    在场诸人:“……”

    弹幕:“……”

    咕咚——

    半响,几乎所有人都咽了口口水。

    然后动作僵硬地齐刷刷朝场中央的姜眠看去。

    却见小脸抹得漆黑,作土匪打扮的姜眠手足无措地举着刀站在原地,感受到大家看过来的眼神,表情愈发及无辜害怕了。

    “我……我说过我力气比较大,他可能会受伤,他……他叫我打的……”

    姜眠拼命学着绿茶大师林倩撒谎时的表情与小动作。

    别说,效果还真挺好。

    成功让大家长大的嘴巴闭合了起来。

    甚至还不由自主地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来。

    本来也是啊。

    姜眠也不是没提醒过,她认真打的话,袁风可能会受伤,但对方还是让她打,不仅打,还用尽全身力气地打。

    小姑娘老实听话。

    让她用尽全身力气,她就用尽全身力气。

    然后就是这么个下场了。

    也是这个时候,才有人想起去查看袁风的伤势来,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有直播镜头对着,真的闹出了什么事,可不好跟观众交代啊!

    不会不好交代的。

    姜眠控制得很好,精神力伤人,就算再怎么检查,这人都只会是轻伤,连故意伤害的标准都够不上。

    不过,后遗症嘛。

    肯定是会有些的。

    比如……

    x痿个一两年什么的。

    是啊,她就是这么小气又爱计较。

    被人扶起来的袁风,因为浑身的屎味,瞬间呕了起来。

    “呸呸呸,呕!呕!!导演……这人一定是公报私仇,我一定要去医院验伤,呕,我一定要告她故意伤人,让她坐牢!”

    完全受不住这种屈辱的男人,失去理智地叫嚣着。

    “我有控制力道,你不会受什么伤的……”

    抱着刀的姜眠也“急”了。

    可袁风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其他了,满心满脑地只想让这个姜眠付出代价。

    而这样不停叫嚣的袁风也引起了围观群众包括弹幕的厌恶。

    ——妈的,我看他能蹦能跳的会受什么伤?是不是玩不起?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

    ——就是,我眠宝都快被他骂哭了,这人太过分了,不是他自己一遍又一遍地让眠宝认真吗?人家真的跟他认真了,他却掀桌子不玩了?恶不恶心?

    ——这人就跟地上的狗屎一样恶臭!

    ——快别侮辱狗屎了!

    ……

    便是这时,董瑶的小助理凑到她的耳边说了一番话。

    原来刚刚陈戈去到小助理的耳边小声交代了句,昨天他们这帮人酒喝多了,胡言乱语,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没想到袁风这小子当真了,竟然真的想要通过欺负姜眠给董瑶出气,来引起她的注意。

    他特意来提个醒也不是为别的。

    主要是他听说宋总也来这边探班了,要是董姐和宋总因为这么点小事闹起来了,多难看。

    这人倒是比那个姓袁的傻比会来事。

    董瑶怎么也想不到这里头竟然还有她的事。

    本来就被这袁傻比气得不清的董瑶,一瞬间更是心头火起。

    在她的剧组,打着为她出气的心思,欺负小姑娘?

    这什么深井冰脑回路?

    她堂堂董家大小姐需要他为她出气?

    就算她和姜眠水火不容,也是她们女人之间的事情,需要他一个贱男人出来见风使舵吗?

    什么玩意儿?

    董瑶刚刚站起身,便瞥见站在台上的,“一脸无措”的姜眠被突然站上去的一人拦在了身后。

    来人西装革履,带着一副茶色墨镜,精致柔和的轮廓沐浴在正午耀眼的阳光下。

    “让她坐牢?你算什么东西?”

    男人声音平静到就像是在询问对方中午要吃什么饭一样。

    “你,还有你,现在就带他去附近的医院做全身体检,不管什么伤势,该要做什么赔偿,宋氏一律给他双倍赔偿。可要是没有任何问题,以后光影娱乐参与的所有影片将永久拒绝此人的加入。”

    宋祁琛声音淡定。

    如果说听到前面那句话,袁风还心头一喜的话,后面整个心彻底凉了下来。

    他开始疯狂地感受起身上到底有什么疼痛来。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他应该有受伤才对。

    可是没有,浑身上下除了有些臭之外,竟然没半点的疼痛。

    袁风的额头开始冒起汗来。

    随即他眼神一狠,大不了他就在医院不停地喊他头疼,他就不信宋祁琛不赔他一部大制作电影封他的口。

    几乎一看见这人的眼神变化,宋祁琛就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

    只能说这人还真是天真的可以。

    且不说他相信姜眠下手有分寸。

    就算这人真的受伤了。

    他说他没受伤,他就是说破天去,他也没受伤。

    宋祁琛眼中冰冷一闪即逝。

    倒是站在他旁边,仍然维持着害怕神情的姜眠,直接给他加大了精神力攻击的“剂量”。

    干脆这人一辈子痿着吧。

    唔,症状就从两个月后开始。

    边做手脚,姜眠的眼眶边红了红。

    谁曾想红着红着,她忽然听见宋祁琛低头在她耳边小声地提醒了句,“戏过了。”

    姜眠表情一僵,仰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在演戏?

    宋祁琛微笑:久病成医,上当的次数多了,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姜眠:……

    ——这个跳梁小丑一样的袁风,我已经不想再给他任何眼神了,我只想知道这个只露了半张脸,声音好听的男人是不是宋总?

    ——呜呜呜,宋总男友力爆棚!他刚刚在姜眠耳边说了句什么?

    ——宝贝有我在,一定是这句呜呜。

    弹幕开始给两人疯狂加戏。

    眼看着袁风要被人带下去,一旁的董瑶直接开了口。

    “慢着!”

    听见她开口,袁风的眼中瞬间迸发出无限的希望来。

    他怎么能忘了呢?

    他还有董瑶。

    对方刚刚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一定会为他所感动,现在开口,绝对是为了保他。

    看见这样欣喜若狂的袁风,董瑶眼中露出很明显的嫌恶来。

    “再这么看我,信不信我给你眼珠子抠出来?”

    袁风:“……”

    “什么东西?觉得我跟姜眠不对付,就见风使舵地想要帮我出口气,故意弄了这么一出?你是什么品种的瘌hama?”

    袁风:“……”

    “好好的心情硬是被这么个傻比毁干净了,全组人等了这么老半天就是为了看你这出狗都不看的,栽赃陷害的戏码?你就是这种工作态度?”

    袁风:“……”

    “不想演就给老娘滚蛋,不仅仅是宋氏,以后只要有我出现的地方,我也希望你别出来碍眼,什么玩意儿!”

    袁风:“……”

    “姜眠是吗?对不起了,你今天完全就是因为我,才引来这一场无妄之灾!我董瑶不是有错不认的人,今天这事算是我欠了你的,以后你完全可以跟我提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袁风:“……”

    “还有,我之前看你打戏挺漂亮的,反正这傻比不演了,你不是还有五天半的时间吗?你来演他的角色,演土匪头子,我就看好你!”

    袁风:“……”

    “编剧编剧,这种小角色可以改吗?”

    “可以!”

    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编剧立刻跳了出来,“完全可以,就是这个土匪头子,后面会抢来县令家的娇小姐,做他的压寨夫人。如果要改性别的话,这个压寨夫人……”

    “改成压寨相公!”

    董瑶直接拍板。

    “人家自带了,小娇夫人选都不用再找了。”

    董瑶指了指一旁的宋祁琛。

    宋祁琛:“……”

    求不提小娇夫这个词。

    再说,他对演戏一点兴趣也没有。

    “可是……”

    编剧有些为难。

    “这个土匪头子跟自己的压寨……压寨相公还有强吻和床戏,会不会……”

    宋祁琛:“……”

    “我没关系。”

    男人声音忽的响起。

    演戏什么的,偶尔试一次又何妨?

    然后,请严格按照剧本来演。

    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