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8 章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是这么个发展方向的弹幕,在听见宋祁琛的“我没关系”之后,足足空白了十几秒之后,才有一条弹幕试探地飘过。

    ——压寨相公?宋总要演眠宝的压寨相公???

    这条弹幕似是瞬间唤醒了屏幕前的网友们。

    紧接着弹幕瞬间大爆发了起来。

    ——我去我去,我刚刚没听错吧?刚刚那个编剧说的是吻戏,还有……床戏???

    ——给我演!!!让他俩演!导演请你不要不识抬举,否则我就……就连夜吊死在《窃国》剧组门口!

    ——我滴妈,我想看,我是成年人了,给我看!

    ——小蜜蜂,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小蜜蜂了,应该自己主动拍摄一点大家爱看的回来,不要逼我骂你!

    ——我没别的要求,请小蜜蜂从头到尾,忠实地将眠宝和宋总的床戏,转播给我们,最好能怼上去拍,谢谢!

    ……

    每一条飞速滑过的弹幕后头,都藏着一个嗷嗷待哺的网友。

    记住m.42zw.cc

    有些人甚至连手边的午饭都放下了,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屏幕,唯恐一个不留意,就错过了关键画面,脸上却激动得泛起酒醉似的酡红。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守在屏幕的前的网友们,终于等到了《窃国》剧组导演与编剧商量完的结果。

    一致赞同由姜眠来补拍袁风的土匪头子戏份,性别也从男改成女,戏份不变。

    宋总这边饰演被抢的县令家的病弱哑巴少爷,只不过这个角色并没有什么露脸的机会,也没有台词,全程恐怕只会露半张脸,其余时候不是背影就是印在窗户上的忧郁身影。

    因为本来就是个炮灰龙套,也没有什么演技的发挥空间。

    宋祁琛:“……”

    不用露脸,不用真的去演戏。

    还能跟姜眠有吻戏和床戏??

    这种好事,麻烦以后可以多来点。

    “我没问题。”

    宋祁琛拼命压制住,自己想要上扬的嘴角。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让光娱的宋总来他剧组里跑龙套,说出去真是牛逼大发了。

    导演笑得合不拢嘴,却在看见围绕在姜眠身边的小蜜蜂时,嘴角笑意微微收敛。

    隔着摄像头与若有所思的导演对视到一起的网友们,心里莫名一惊。

    ——实不相瞒,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我也……

    这两条弹幕才刚发出来,天杀的导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个……已经定下了,小姜啊,你这个直播摄像头一会儿能让它们去拍点别的吗?我们刚刚商议的怎么也算是《窃国》的一大卖点,要是早早泄露出去,观众还有什么惊喜?”

    导演斟酌着开了口。

    ——啊,啊,啊啊啊,辣鸡导演,毁我人生!我气死了,我死不瞑目地气死了!

    ——让我看!!!!!!

    ——妈的,等以后《窃国》上映了,我一定要骂死他,骂死这个歹命导演。

    ——你不让我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呜呜呜呜。

    ……

    可不管弹幕如何哀嚎,剧组的人吃过午饭后,小蜜蜂们还是在姜眠的要求下,主动拍摄起剧组的其他成员,包括路边的花花草草来。

    拍摄的最多的要属之前跟姜眠相谈甚欢的土匪乙伍小军了。

    因为袁风的骚操作,这位二十岁少年的对打戏份,现在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搞得这人又哭又笑,最后站在角落里,脸上还挂着泪就一脸灿烂地继续练起自己的对打招式了。

    弹幕骂着骂着,部分人看着少年那认认真真、一板一眼的架势。

    注意力逐渐被他吸引。

    ——哎,还别说,这人打得比好多小鲜肉都好多了,关键他态度端正。

    ——我看好这位姓伍的小哥哥以后会火,凭着这么认真的态度,感觉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以后路一定能走远。

    与此同时,姜眠那边土匪头子的妆造也做好了。

    没有一脸的麻子,也没有恶心的带毛大痦子,更没有反人类的满口胸毛。

    换了一身装扮的姜眠,长发用红色的发带高高竖起,身上穿着的,是利索的黑色短打,脸上不上脂粉,唯有眉毛被化妆师描得粗黑了些,却愈发将她整个人衬得雌雄莫辨了起来。

    出来时,她的嘴里还叼了根长长的狗尾草。

    这样英姿勃发的姜眠,从直播间里一闪即过。

    瞬间引来无数的尖叫。

    ——啊啊啊!姐姐杀我!姐姐抢我吧,我保证完全不反抗!高度配合!

    ——不是,这副装扮也能算是贼吗?这难道不是刚进江湖的翩翩少年郎吗?

    ——不不不,眠宝她就是贼,偷心的贼哎嘿嘿!

    ……

    在场的工作人员看见这样装扮的姜眠,也开始在底下议论纷纷了起来。

    唯有编剧望着她直冒星星眼。

    她能说,她当初写这个角色的时候,脑中构想的便是姜眠这样漂亮又满手血腥的土匪头子吗?

    之前选了袁风她还挺满意对方的外型的,可真的演起来,对方却始终给不了她想要的感觉。

    但她的感觉只是感觉,又形容不出来。

    现在看见姜眠,她才终于知道袁风差在哪儿了?

    气度。

    对方的气度何止差姜眠一点半点,简直都被她甩开了十万八千里。

    她都不明白,明明那个袁风长得也还行,怎么浑身上下就洋溢着一股怨气冲天的小家子气。

    这么一想,他之前的作,还真是成全了《窃国》这部戏。

    现在唯一的一粒老鼠屎也不见了,编剧发自内心地觉得天更蓝了,花更香了,草更绿了。

    之后更一直追在姜眠后面,跟她讲述接下来需要拍摄的剧情。

    看见这样受欢迎的姜眠,董瑶是没什么反应,倒是跟在她旁边的小助理,远远看着这么殷勤的编剧,笑容可掬的导演,外加她在姜眠直播间内,看见的,网友们铺天盖地的彩虹屁。

    小助理忍了又忍,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凑到靠在椅子上休息的董瑶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董姐,这个新来的姜眠,这么一副表现,会不会太喧宾夺主了点?明明《窃国》剧组应该是您的主场才对,现在倒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我看着,心里有些不舒服……”

    “还有,后面电视剧播出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她会趁机发通稿踩你上位?”

    小助理有些忧心忡忡。

    她这真不是无的放矢。

    娱乐圈这种操作多得是。

    明明前一秒对方还在跟你好得跟亲姐妹似的,后脚就能各种找角度踩你,借机提高自己身价。

    她见的不要太多。

    以前董姐遇到的那些女明星,知道董姐的家世背景,也不敢太过分。

    可这一位不一样啊,后面有宋祁琛宋总给她做靠山。

    谁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防人之心不可无。

    才刚想到这里,小助理的小脑袋就被董瑶轻弹了下。

    “真是闲着没事只会瞎操心,你董姐是那种被动挨打的人吗?还踩我上位?先不说我觉得以对方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就算真的做了,她敢做,我就敢骂!行了行了,别操这些没必要的心了,操心操得最近脸上都快长皱纹了!”

    董瑶笑骂。

    皱纹!!!

    小助理惊了,连忙掏出小镜子,就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小脸来。

    吓唬完自己的助理,董瑶便笑着转头,又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姜眠身上。

    真不看出来她长得柔弱又清纯,扮相还挺似模似样的,甚至直接来演自己这个角色也毫无违和感。

    不,举手投足好像比她还有率兵百万,开土辟疆的女将军味道。

    看着看着,董瑶的心头忽然升起一股危机感来。

    接下来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了,免得被人比下去就丢脸了。

    不得不承认,李来的眼光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好啊。

    董瑶的心里酸溜溜地想。

    不过,他的眼光什么时候不好了?

    女人才刚想到这里,便听见一道短促的惊呼在她耳边响起。

    顺着身旁小助理目瞪口呆的视线看去,却见不远处,从化妆间内走出来,白衣胜雪,眉眼如画,气质如玉,浑身散发着一股病弱气息的男人,不是宋祁琛,还能是谁?

    没有人想过,换上古装的宋祁琛会是这么一副模样,整个人就真的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弱气矜贵的翩翩佳公子一般。

    可以说,这样的宋祁琛要是也进娱乐圈,恐怕现在圈内的那些所谓古装男神们,都要被他比下去。

    宋祁琛缓步朝姜眠走来,所到之处皆是压抑着的抽气声。

    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姜眠徐徐转头,便与身后微微笑着的宋祁琛对视到了一起。

    眼底诧异一闪即逝。

    姜眠便蹬蹬蹬跑到了宋祁琛的身旁,满脸兴奋,还没来得及说话,女生就被宋祁琛捏住了嘴,“如果是——你小子扮相真不赖,老子都要被你迷倒了之类的话,那么你可以不用开口了。”

    男人笑容和善地预判了姜眠要说的话。

    这种时刻,他并不想听一些李云龙式的发言。

    他听够了。

    就算夸,他也只想听一些正常的正面的夸奖。

    听见对方这么说,姜眠眼中诧异更甚了。

    一把拉开了宋祁琛的手,随即试探地靠近,压低了声音,“那如果是很想扒开你的衣服,跟你进行一点医学上的学术研究呢?”

    宋祁琛:“……”

    妈的,防不胜防!!

    看见男人眼中一闪即逝的无语,姜眠登时乐不可支了起来。

    如果说以前说那些话,是在末世混习惯了的脱口而出。后来跟宋祁琛说这些话,则更偏向于,想要看他变脸,看他脸红,看他做出各种各样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表情来。

    她就是喜欢神情各种生动的宋祁琛。

    只能说姜眠真的很幼稚了。

    连喜欢人的方式,都是小学男生那种——喜欢你就要欺负你的方式。

    笑着笑着,宋祁琛也控制不住地跟她一起弯起了嘴角,随即眼神一凝,就按住了她的肩膀,“别动。”

    姜眠立刻听话地停住了动作。

    紧接着,宋祁琛便伸手从她头上捻起了一小点红色线绒下来。

    两人的动作落在周遭的围观群众眼中,不由得就让他们有些噎得慌,被狗粮噎的。

    这两人站在一起,怎么能这么配?

    不管是从长相还是从气场,怎么就能这么吻合?

    仿佛天生就应该在一起似的。

    甚至就连一旁的编剧,都差点没掏出电脑,当场给他们量身定制出一部剧来。

    唯有董瑶高高地挑起了眉。

    她只觉得,李来啊,以后可千万别喜欢上姜眠。

    这两人严丝合缝到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插入到他们中间。

    李来就是动心了,怕是努力几辈子也撬不动这块金刚石墙角。

    啧啧。

    听见工作人员的惊叹,却始终看不见姜眠与宋总扮相的网友们,一个没忍住,就又在弹幕里“问候”起导演全家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

    姜眠与宋祁琛的戏份成功开拍——

    低调的青布软轿被四人抬着,在僻静的山路上缓缓行使着。

    才刚走过一片丛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便从草丛里传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凶神恶煞的土匪从草丛里跳了出来。

    领头的像是个女子,口中还吊儿郎当地叼着狗尾草,漫不经心地说着拦路抢劫必备台词:“此山是我开,此山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

    话未说完,轿帘被一只修长的手从里头掀开,露出里头男子素白的长袍,轮廓柔和的下巴和毫无血色,形状姣好的薄唇。

    看见这一幕,叼着狗尾草的女子眼神发直,迅速将脱口而出的财字换做了色。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色。

    众土匪们:“……”

    随即便看着自家老大不管不顾,一把冲到了轿子前,掀开了帘子,眼神精光闪烁。

    “兄弟们,今天不抢了,还抢个屁啊!我们回寨子里,你们的大当家我,今晚就要成亲,哈哈哈哈哈哈!”

    四个轿夫被众土匪们残忍杀害,县令家矜贵小公子的软轿却被土匪们嘿咻嘿咻,直接抬到了山上。

    被迫换上了红嫁衣,盖上了红盖头,“嫁”给了姜眠饰演的土匪头子。

    宋祁琛:“……”

    也没人告诉他,还有这种神奇的戏码。

    嫁人什么的,老实说,他也是头一遭。

    不过和姜眠拜起天地,感觉还是不错的就是了。

    拜完天地,就是洞房花烛。

    因为誓死不从,一袭红衣的病弱小公子,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把碎瓷片就抵住了自己的脖子。

    一副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坚贞模样。

    谁曾想他才抵了两秒,就被土匪头子姜眠一把夺了过来,整个人都被对方压到了床上。

    “挣扎啊,继续寻死觅活啊,你越挣扎老子就越兴奋。”

    姜眠狞笑不止。

    宋祁琛:“……”

    这些台词听起来实在是太糟糕了!

    真的能播吗?

    话说,之前看见编剧一副正儿八经的小女生模样,真看不出来她……

    还有,为什么姜眠表演得这么毫无违和感啊喂!

    宋祁琛在心中默默吐槽。

    可没一会儿,他就完全想不起来吐槽了。

    他和姜眠的床戏正式开始了。

    只见男人的双手被姜眠按在床上,怎么也挣脱不开。

    姜眠却需要按照导演的指示,对他各种亲亲摸摸抱抱,上下其手。

    宋祁琛:“……”

    刺……刺激。

    拍完特写,紧接着就是屏风上的模糊剪影。

    所有人都退到了屏风后头,静谧的空间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只见一会儿姜眠在他的唇上啄来啄去,一会儿还跟他蹭蹭鼻子,手还不老实,在他一些敏感位置摸来摸去。

    也不应该这么说,他本来是没有敏感位置的,姜眠几乎摸到哪里,哪里就成了敏感位置。

    眼看着趁着其他人都看不见,姜眠的动作也越来越过分。

    宋祁琛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别闹……”

    不开口还不知道,一开口他才发现他的声音嘶哑得十分厉害。

    霎时间,宋祁琛的脸更红了。

    同时,反应就跟汹涌而来的潮水一般,根本控制不住。

    暧昧朦胧的灯光下,两人四目相对。

    宋祁琛非常明显地看见姜眠的眼中升起一抹讶异。

    克制不了的,“医学奇迹”四个大字就在宋祁琛的脑中响了起来。

    眼看着姜眠的嘴唇动了动,也不晓得这嘴一张开,又会说出什么让他想把她立刻毒哑的话,宋祁琛眼中一狠,忽的抬起手,按住她的头,就封住了她的嘴。

    “咔!”

    导演带着笑意的声音,蓦地响起。

    “那个,宋总,你是被强迫的一方,怎么能这么主动呢?你只能一脸屈辱地被动承受啊,对,就是这个生无可恋的眼神,看不出来,你很有悟性啊,保持住,千万别忍不住亲上去,噗!”

    导演进来说了两句戏,就又跑到了摄像机后面继续开始观望了起来。

    姜眠缩在宋祁琛脖颈处,笑到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宋祁琛……则又羞又气地抱着她的腰,免得他一个没注意,笑得翻到床底下去。

    前前后后折腾了差不多七八条,太阳都下山了,两人的戏份才总算过完了。

    宋祁琛也从一开始的莫名激动,变成了后面的心如止水。

    床戏什么的,一点也不简单。

    他只知道,自己再被姜眠这么折腾下去,恐怕真的只能是医学奇迹来拯救了。

    天也黑了,甚至都没法陪姜眠吃完晚饭,换好自己一副的宋祁琛就要赶回燕京了。

    这次他是让宋家的司机送他过来的。

    回去自然也是坐这辆车。

    因为姜眠还要继续补拍袁风的戏份,即使不补拍,依照《心动偶像》节目组的规矩,她也是要在这里待够七天的。

    拎着包,在姜眠的送别下,宋祁琛正缓步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边走还边交代,让她不用担心,袁风那边不会有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机会,他会处理好。

    接下来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要好好照顾自己,晚上天黑了,就在自己房间里待着,不要仗着力气大,就到处乱跑。

    谁知道坏人身上带了什么东西。

    想要吃什么用什么,打电话跟他说,他给她买最好的。

    董瑶什么的也不用担心,就算得罪了,他也能给她摆得平。

    五天后他会来这里接她,让她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宋祁琛絮絮叨叨着。

    眼看着司机就在正前方,他忽然就松开了包,转身将姜眠抱进了怀中。

    不断收紧手臂的力气。

    他忽然就好不想回去工作,就想留在这里陪着她。

    要是姜眠不用工作就好了,那么他就可以天天,天天将她带在身边。

    只要他想,一个抬头就能看见她。

    但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小没良心的,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说?”

    “有!”

    姜眠语气坚定。

    三分钟后。

    伍小军一脸懵逼地被姜眠一个电话叫了过来,身后还跟了姜眠的小蜜蜂。

    “我给你的光影娱乐介绍一个人,伍小军,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演员。如果可以,你的公司说不定可以签下他,我看好他会红!”

    姜眠一本正经。

    伍小军满脸激动。

    宋祁琛……宋祁琛觉得自己刚刚的关心喂了狗。

    就这?

    就这???

    听见姜眠的话,弹幕在一瞬的怔楞之后,却直接夸赞起伍小军的好运气来。

    ——那什么袁风怎么想的?竟然想通过欺负眠宝的方式来让董影后捧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这种人了,看人伍小军,这叫什么,这就叫主角的正确打开模式!

    ——话说眠宝好好啊,其实我也觉得伍小军演技不错,打戏也棒,还愿意努力,尤其面相还忠厚老实,这样的人捧起来不亏的。

    “当然了,我就是那么一说,拿主意的当然是你们的人了。”

    为了怕宋祁琛觉得自己是在插手他工作上的事情,姜眠急忙这么解释。

    其实就算姜眠不说,宋祁琛之前也动过这样的心思。

    但从自己女朋友嘴里听见她为别的男生着想,即便只是朋友性质的,宋祁琛还是觉得酸。

    酸极了!

    与此同时,通过直播间看见这一幕的袁风直接就砸碎了自己的手机。

    因为直到这时,他才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宋祁琛那种级别的,他想要在他的身上占到便宜,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仅如此,他以前pua的一些事情也在网上被人翻了出来。

    他完了,彻彻底底地完了。

    伍小军离开之后,宋祁琛直接就变成了一片面无表情。

    小白眼狼姜眠,他下次再也不要来看她了,再也不。

    他要回去挣钱,唯有钱才不会辜负他。

    女朋友只会寒他的心!

    看着宋祁琛气咻咻地上了车,姜眠实在忍俊不禁。

    眼看着他坐在后座的位置,连句告别的话都不想跟她说了。

    姜眠俯身就朝他看去。

    “琛琛,你怎么了?怎么都不跟我说话了?”

    “呵。”

    “没话跟我说了吗?”

    “哼。”

    “你没话说,我有话要说。”

    说话间,姜眠忽的凑到了男人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

    宋祁琛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还没来得及转头,姜眠就让司机开车了。

    宋祁琛疯狂地让对方停车,下了车后,姜眠却早已经跑远了。

    徒留宋祁琛独自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还因为姜眠刚刚说的话,有些回不过神来。

    只因为她说的是——

    “听说男人总是憋着以后会不行的,回去之后要跟我真的探讨一下医学奇迹吗?”

    “不过,我要在上面!”

    宋祁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