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69 章 第六十九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高速公路沿途的灯光落在轿车后座宋祁琛轮廓分明的脸上,车内时明时暗。

    男人的嘴角自始至终都翘得高高的,眼中似是有星光闪烁。

    几乎每隔几秒,他就会回头看一眼影视城的方向,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开口让司机掉头回去的冲动。

    姜眠说,要跟他探讨医学奇迹……

    她说要跟他……

    “嘿嘿。”

    一个没忍住,宋祁琛就发出一声偷笑。

    谁不知道,此时的他到底有多期待五天后与姜眠的重逢。

    期待到只恨不得现在他的面前,就立马出现一个按钮,按下去,他就直接来到了五天后。

    “嘿嘿嘿。”

    一秒记住.42zw.cc

    车内一片静谧。

    宋祁琛第n次发出一阵窃笑。

    直笑得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在通过后视镜看见自家总裁,那样一副与平时迥然不同,春-心-荡漾的模样。

    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司机,心头不由得有些犯憷。

    这,这是怎么了?

    之前他跟一些司机朋友们聊过天,影视城这边好像曾经出现过不少灵异事件。

    什么穿着清朝服饰的僵尸,披头散发的红衣厉鬼,抱着洋娃娃的白衣小女孩之类的。

    越是想,司机的心里就越嘀咕。

    宋总这样的,瞧着就像是有脏东西上了他的身?

    笑成这样,难道是什么花痴鬼?

    才刚想到这里,司机一不小心就在后视镜里与宋祁琛对视到了一起。

    看见对方眼中明显的诧异与怀疑。

    宋祁琛:“……”

    “咳。”

    男人轻咳了声,转头便默不吭声地看向漆黑的窗外,一抹薄红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脸颊。

    之后的旅途,宋祁琛再也发出一点声音来。

    几乎同时,最后撩拨了下宋祁琛,心情好到冒泡的姜眠,笑得双眼都弯成了两弯月牙儿,径直往剧组的方向赶去。

    怎么办?

    总觉得,才刚分开,她就有些想他了。

    如果现在宋祁琛能忽然,咻的一下出现在她面前……

    “姜眠。”

    一道听着有些模糊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

    姜眠眼睛一亮,连忙转头。

    待看清身后男人那张脸。

    姜眠:“……”

    没有琛琛也就算了。

    许星鸣这头山猪为什么会出现在她面前?

    是她最近过得太快乐了,连老天都看不下去,特意派这玩意儿来给她添堵的吗?

    只要我假装看不见,那么晦气就不会缠上我!

    姜眠立刻转身,头也不回地往《窃国》剧组方向跑去。

    五分钟后,她看着气喘吁吁挡在她面前,让她无法再前行一步的许星鸣。

    姜眠:“……”

    真是晦气他妈哭晦气,晦气死了!

    “姜眠,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此时的许星鸣哪还有之前半点的意气风发,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依旧是名牌,却皱皱巴巴,像是没熨烫过。

    头发乱糟糟的,就连人也憔悴了不止一星半点。

    眼袋大大的,黑眼圈重到,仿佛天天晚上都有出去做贼。

    像是有些上火,右边嘴角的位置还起了两个大燎泡,红通通的。

    看着又恶心又猎奇。

    “知道还追,是不是不知道自知之明四个字怎么写?”

    姜眠毫不客气,随即绕开他就想继续往前走去。

    “其实我是和宋祁琛同一天来到横城的,这两天我一直看着你和他你侬我侬,你都不知道我的心到底有多痛!”

    许星鸣双眼通红地大声吼道。

    自从半个月前,接到家中的消息,从偶像之家离开后,他已经有多久没这么好好地看过姜眠了。

    这半个月,他几乎快要把他半辈子该经历的事情都经历完了,父亲去世,许家破产,曾经对他各种恭维的朋友一一远离了他,母亲天天以泪洗面,家里天天都有要债的人上门。

    在那个家里带着,许星鸣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每天每天,除了打开姜眠的直播间能稍微给他一点安慰,他根本就没喘息的时候。

    之所以来这里找姜眠,也是因为母亲自杀被他发现,送去了医院。

    看着躺在雪白病床上,人事不省的母亲,和自己不停震动的手机。

    许星鸣发疯一样从压抑的医院里逃了出来。

    他想要找个人听他说说话,给他出出主意,陪陪他,抱一下他。

    只要一下就好了。

    他快撑不下去了。

    可依照直播间来到横城,他看见了什么,他看见了与宋祁琛手牵着手,笑靥如花的姜眠。

    他跟个偷窥狂似的,跟了他们两人一天一夜。

    在宋祁琛离开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出现在了姜眠的面前。

    此时听见许星鸣吼声的姜眠脚步微停,旋即转身,抱着双臂,嘴角微勾,“是吗?那你又知不知道,我看见你,我的心……差点被丑到骤停!”

    许星鸣:“……”

    眼看着对方又不说话了,姜眠白眼一翻,就又要走人。

    “你就非要这么跟我说话吗?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最近遇到了什么事情?我……父亲死了,许家也破产了,要债的天天来家里堵门,我……我快要活不下去了……”

    许星鸣面上压抑着痛苦,双眼红得像血。

    听见对方这些话,姜眠挑了下眉,控制不住想起原著剧情来。

    小说里,面对原主,许星鸣可没有这么逼逼赖赖。

    他只是掉了一滴眼泪,原主就心疼地立刻将他抱在了怀中好生安慰了起来。

    整整十天,她甚至放了《心动偶像》节目组的鸽子,就为了忙前忙后地照顾一心寻死的许母,关心颓废沮丧的许星鸣。

    之后,更是在要债的人上门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说会跟许星鸣一起还债,像个憨批一样,给他加油打气,鼓励他东山再起。

    之后回到《心动偶像》时,要不是有宋祁琛伸手拉她一把。

    就光放了节目组十天鸽子的行为,别说赚钱给许星鸣还债了,怕是连出道都是在痴心妄想。

    “你的悲惨我很同情,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姜眠摊手。

    原主倒是心疼这个白眼狼心疼的不行,可又换来什么好了?

    听见姜眠这么说,许星鸣蓦地抬头。

    “我们……”

    “等等,等一下,是你和我,不是我们,从来都没什么我们。”

    姜眠适时打断他的话。

    许星鸣:“……”

    “好,你和我……”

    男人咬了咬牙,捏紧了拳头,“就真的没有任何可能了吗?”

    姜眠:“???”

    怎么?

    她看着有这么像是舍利子转世,酷爱-日行一善吗?

    可能是被姜眠脸上的疑惑伤害到了,许星鸣立刻垂下了眼眸。

    “明明之前,我能感觉到……你对我是有感觉的……”

    “之前不之前的,我们先不聊,这位许同学,请你稍微用点脑子思考一下。一边是有钱有颜,对我好的一批,要星星不给月亮,无任何过往情史,我又喜欢的宋祁琛。另一边是要啥没啥,三心二意,钱包还没脸皮厚,有个憨批前女友,不招我喜欢的你。我觉得,只要是个正常人应该都知道怎么选,对吗?”

    姜眠发自内心地说道。

    许星鸣:“……”

    “对不起,我是不是说话有些直白了?如果伤害到你我很抱歉,因为我是故意的。”

    许星鸣:“……”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先走了,这大晚上的遇见鬼都没遇见你晦气!”

    许星鸣:“……”

    姜眠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钱钱钱,钱就这么重要吗?林倩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姜眠,你变了,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许星鸣负气大吼。

    姜眠充耳不闻。

    看见前方连头都不回一下的姜眠,许星鸣心头的火气愈发旺盛,顿时口不择言起来。

    “亏得之前贴吧上的那些人说你跟宋祁琛之间关系不纯,我还帮你说过话,现在看来,你就跟他们说的一样,自甘下贱,你以为姓宋的对你是真心的吗?他跟你玩玩罢了,也就你当真了。以前你被同学们欺负,我还真心诚意地为你担忧过,现在看来,一个巴掌拍不响罢了,你也不是什么好……”

    “啪!”

    后面的话,许星鸣还没有说完,姜眠就已经笑意盈盈地来到了他的身旁,扬手。

    猝不及防下,许星鸣直接被她这一巴掌扇懵了。

    整个右边脸都被扇麻了,甚至牙齿都在他的口腔里松动了起来。

    “一个巴掌,响吗?”

    姜眠微笑。

    “我还能更响,不服气的话,要不要试试?”

    “嘶,一看你这表情就是不服气啊,来来来,我让你听个更响的!响不响?说话。不说话就是不响我知道!”

    “啪啪啪!”

    “怎么还不说话?是不是嫌不够响?你说话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到底响不响?”

    姜眠边扇边问。

    等差不多扇够了,姜眠随手便将鼻血都被她扇出来的许星鸣丢到了一旁,对着他就啐了一口,转身便与站在巷子口半天的董瑶,还有她的小助理对视到了一起。

    小助理:“……”

    好吓人呜呜呜!

    “大晚上遇见个傻比,没吓到你吧?”

    姜眠微微一笑。

    小助理开始发抖,董瑶则僵硬地摇了摇头。

    便是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就是手电筒照过来的灯光。

    是一群巡逻的保安。

    看见背对着他们坐在地上的许星鸣。

    “这里出什么事了?”

    几人直接开口问道。

    一听见保安的声音,许星鸣被扇得头晕眼花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了起来。

    男人猛地转头,眼底戾气一闪即过。

    你不仁我不义。

    刚刚这样对他,他一定要姜眠付出代价!

    “我……”

    许星鸣嘶哑的声音才刚开了头。

    另一边注意到他表情变化,知道对方要使坏点子的董瑶立刻戏精附体,眼泪说下来,就从眼眶中滚了下来。

    “保安同志你们来的正好,就是他,刚刚尾随我们三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姑娘,刚刚还特意在这个监控坏了的地方跳出来,想要对我们做不好的事情,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小助理:“……”

    许星鸣:“……”

    姜眠:“……”

    董瑶泪流不止。

    刚刚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贱男人说什么自甘下贱,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贱话。

    她向来最恶心这种傻比。

    自己追不上女人,就说女孩子拜金下贱之类的下头话。

    以前念大学的时候,见得太多了。

    可在她看来这些贱男人,才是最下贱的,不想着自己努力上进,只一门心思贬低女人。

    达不成目的就气急败坏。

    不如去看守所里清净清净吧。

    “我不是,我没有……”

    许星鸣疯了。

    “他就有就有。我们三个都可以作证,保安同志,幸亏你们来的及时,不然……”

    董瑶的泪流得更多了。

    一见影后都哭成这样了,其他两个姑娘一个眼神放空,另一个难以置信,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

    “不是,是她,是她打的我,我要告她,我要告她故意伤害!”

    许星鸣被保安们架起来的时候,还在指认姜眠。

    闻言,姜眠顿时一脸无辜地朝他看来。

    一旁的小助理听见这么句话,也顾不上其他了,直接站了起来,“好啊,你这人也太坏了,刚刚分明就是你故意跳出来吓了我们一跳,姜小姐才会对你动手,更何况你脸上的伤势又不严重,还故意伤害,我们分明是正当防卫!”

    是的,凑近了些。

    小助理才发现,姜眠看上去好像将这人打得很惨,实际上也就出了一点鼻血,脸上并没有多少伤痕。

    就这样,这贱男人还在叫嚣。

    她都要气死了!

    对此,姜眠不得不承认。

    最近她对精神力的修炼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起来,并且在那位袁风的“帮忙”下,练就了一套打你会让你痛彻心扉,看上去却永远只会是轻伤的高明手法。

    不仅如此,每扇一巴掌她都会给他灌点精神力进去。

    也起不到什么大不了的功效。

    顶多不孕不育,以后do的时候,会感觉有千百根针在某个部位扎一样。

    微笑。

    所以,即便董瑶他们不出现,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许星鸣是大喊大叫着被人拖走了。

    有董瑶和小助理的证词,这下子,他总算不用待在他那个压抑的家里了,过着压抑的日子了。

    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能遇见林倩,在看守所上演一场破镜重圆呢。

    看着对方被押上车,姜眠笑眯眯地跟他挥了挥手。

    随即转身,姜眠就来到了董瑶身边,伸手就拍了下她的肩膀。

    以为对方要感激她的董瑶,连姿态都摆好了,便听见——

    “姐们,你他娘的够义气,你这个朋友老子交定了,以后有事说话哈哈哈!”

    小助理:“……”

    董瑶:“……”

    *

    并不知道他走后,姜眠这边发生了什么的宋祁琛,第二天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偷偷摸摸开始做起约会攻略来。

    那什么,总不能四天半后一见面,他们就直奔主题吧。

    总得需要约个会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吧。

    可关键这些事情,他以前也没做过,实在没什么经验。

    宋祁琛的攻略推翻了一套又一套。

    他总觉得他的这些攻略,看上去实在是太老套且没有新意了。

    姜眠如果不喜欢,那多扫兴。

    做新楼盘开发都没这么艰难的宋祁琛,差点头发都揪掉下来几坨。

    最终决定求助场外观众——赵飞羽。

    在微信上吭吭哧哧,旁敲侧击地跟赵飞羽暗示完了之后。

    对方疯狂地发来各种打趣嘲讽的消息也就算了,甚至还给他发来衣服以及小道具的图片,甚至连byt都有。

    宋祁琛:“……”

    他不是那个意思!!!

    不对,他有点那个意思,但也不要这么明晃晃。

    也不对,还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意思。

    姜眠就是那么一说,谁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情况?

    这些衣服什么的,姜眠肯定不会穿的,他也不会买的,赵飞羽看错他了。

    他就不是那样的人!!!

    看着手机……

    五分钟后,宋祁琛试探着,偷偷摸摸地打开了图片,面红耳赤地看了一眼。

    十分钟后,躲在休息室内,某人鬼鬼祟祟地打开了某宝……

    十五分钟后,他心脏砰砰乱跳地走了出来。

    当天晚上,跟姜眠接通视频的时候,他一个没控制住脸就开始红起来。

    搞得姜眠还以为他生病了,不停地询问起对方的身体情况来。

    得到了宋祁琛的否定回答后,她才又放心地躺回到了床上。

    聊着聊着,宋祁琛故作不经意地提起话题。

    “对了,昨天我离开横城的时候,你……你跟我说的那句话你还记得吗?我想说……”

    才刚说到这里,宋祁琛抬头,便看见姜眠在视频另一头睡着了。

    袁风的戏份本来就多,她一天除了吃饭就一直在拍,人一沾床就有些想睡,现在又确定宋祁琛脸红红的,并不是因为生病,心头一松,人直接就睡了过去。

    看见姜眠安静的睡颜,宋祁琛剩余的话就这么憋了回去。

    举着手机,他就认真看起姜眠睡着了的乖巧模样来。

    真的是,只有睡着了,才这么乖。

    宋祁琛伸手在对方的脸上点了点。

    “晚安。”

    他将手机贴在唇上亲了下,看着姜眠的模样,没一会儿也幸福地睡着了。

    五天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忙忙碌碌的,几乎是一下子就到了五天后。

    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董瑶和姜眠的关系莫名亲近了不少,等到她杀青的那一天,她还特地叫小助理给她订了个大蛋糕,被姜眠看着的时候,还假装是小助理自作主张订的。

    实在傲娇的不行!

    直到姜眠要走了,她才稍微真情表露地拉住了她的手,说两人已经交换了联系方式了,让她以后有时间就联系她。

    “当然了,我这可不是想要跟你联系啊,而是我还欠着你一个要求,我董瑶平生最讨厌欠人了,你知道的。”

    女人高高扬着下巴。

    “行了,宋总来接你了,你走吧!”

    看见宋祁琛出现,董瑶立刻松开了拉着姜眠的手,眼神示意了下。

    杀青的时候,小蜜蜂们就已经停止拍摄了,接下来属于选手自己的时间。

    听见董瑶的话,姜眠猛地一转头。

    身后身穿一身烟灰色西装,阳光下,眉眼熟悉又温柔的男人不是宋祁琛,还能是谁呢?

    之前一直在拍戏,都没什么空闲的时间。

    现在突然看见宋祁琛,姜眠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好想他。

    欢快地跑过去,姜眠一下就冲进了宋祁琛的怀中。

    男人立刻伸手抱住了她。

    董瑶:“……”

    妈的恋爱真好!

    拥抱结束后,姜眠笑着和董瑶挥手告别之后,就随着宋祁琛来到停车场里。

    刚想要上车,却被对方扯着到了后备箱前。

    在宋祁琛的眼神示意下,姜眠打开了后备箱盖。

    浓郁的花香迎面扑来,姜眠看见了一后备箱的红玫瑰。

    姜眠:“……”

    宋祁琛:“……”

    “花店一折大促销吗?”

    姜眠认真发问。

    宋祁琛:“……”

    “还是,这些花都是你自己种的?不要钱?”

    宋祁琛:“……”

    说好的感动落泪,继而投怀送抱呢?

    赵飞羽,大骗子!

    骗他红包!

    还钱!!!

    上了车,宋祁琛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突然就有些拿不准他接下来的安排来,什么烛光晚餐、听音乐剧、山顶放烟花什么的,他就不该病急乱投医,听赵飞羽胡说八道。

    他怎么能忘了呢?

    姜眠这样的关二爷转世,怎么会喜欢普通女孩子们喜欢的那些浪漫手段呢?

    他几乎已经可以预想的姜眠接下来一句又一句的反问了。

    宋祁琛莫名有些沮丧。

    不,不是有些,是非常。

    看着低垂着头的宋祁琛,姜眠极力压制着上扬的嘴角。

    “对了,一会儿我们要去哪儿吗?时间急吗?”

    “怎么了?”

    宋祁琛转头问她。

    “如果不急的话,能去你家一趟吗?”

    “这么快?”

    宋祁琛失口反问,按照赵飞羽的经验,现在才下午两点,开车回燕京起码四个小时,从六点开始玩,起码要玩到晚上十一点回去,才有借口太晚……

    看着姜眠自然的表情,宋祁琛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男人尴尬地避开了她疑惑的视线,猛地转头看向正前方。

    “不是,我……我的意思是,去我家做什么?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还可以在外面玩一玩,吃……吃点东西之类的。”

    宋祁琛结结巴巴地解释。

    “哦,上次不是喝醉了在你家睡了一晚上嘛,我丢了点东西在你家,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我想先拿回那个东西再说。”

    姜眠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懊恼。

    宋祁琛:“???”

    “东西?上次你睡过之后,床单什么的是我自己收拾的,我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啊?那个东西多大?”

    “有点小,可能是掉进床缝里去了吧。”

    姜眠皱眉。

    “是吗?那我们还是赶紧回去找一找吧,我家里最近没来什么人,东西如果丢在我家了,肯定能找到的,你不用太担心。”

    宋祁琛开口安慰。

    “嗯。”

    姜眠点头。

    宋祁琛直接开动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开回了燕京的家中。

    到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四十五分了。

    夕阳早已敛起它的最后一缕余晖,暮色已至,光线也暗了下来。

    边按指纹,打开大门,宋祁琛边询问跟在他身边的姜眠。

    “你那个东西是什么样的,你形容一下,我跟你一起找,可能会快一点……”

    “那个东西啊……”

    姜眠声音拖长。

    眼看着进了门的宋祁琛,因为窗帘什么的都拉得严严实实的,房内看不见光,随手就要按开门边的灯。

    姜眠直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啪的一下,将他整个人都按在了门板上,不住向他靠近。

    宋祁琛:“……”

    “你干什么?”

    宋祁琛的脑袋有些发懵。

    昏暗的室内光下,姜眠笑得弯了眼,踮起脚就在宋祁琛的唇上吻了下。

    “干,你。”

    这话一出,男人瞳孔紧缩,另一只没有被姜眠按着的手,一下子就扣进了墙壁的缝隙。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开了口,宋祁琛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哑得有多厉害。

    “知道啊,跟你探讨探讨医学的奇迹!”

    姜眠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颈,便亲了下他的喉结。

    一看宋祁琛的那些花,她就知道这人后面肯定安排了很多很多的约会,她不要约会,她现在只想要,他。

    她想他,想的不得了。

    再说,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

    宋祁琛被亲的眼神骤然一深,手控制不住地就将姜眠抱进了怀中,低头就含上了姜眠的唇。

    越含越深。

    他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

    紧接着他便一把将姜眠抱了起来。

    “等等,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姜眠突然开口。

    “让你在上面……”

    宋祁琛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沙哑。

    朦胧的暮色下,哗啦啦,桌上的东西落了一地。

    衣服一件件被丢到了地上。

    桌上此时还摆着昨晚被宋祁琛喝剩下的半杯水,可不一会儿,水便剧烈地晃动了起来,甚至都撒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