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76 章 第七十六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风些微,月朗星稀。

    告别了那位与她“相谈甚欢”的豪门千金之后,都走出了好几米远,风声依旧将身后的斥责诘问送进了她的耳中。

    “黄贝贝你怎么回事?我是让你去追敌人的,你怎么还能跟敌人达成共识呢?你上辈子是只二哈吗?卖队友卖得这么顺手?”

    “就是,还要开车带那种人去兜风,黄贝贝你个软骨头,我看不起你!”

    “把我们燕京千金小姐圈的脸都丢干净了,我们鄙视你!”

    ……

    几道女声就跟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

    姜眠:“……”

    不能笑,她一定不能笑!

    不然这群傻白甜们,绝对会恼羞成怒。

    “我……我也不想被钓啊,可是她长得那么好看,还对我笑哎!”

    一秒记住.42zw.cc

    被责骂的黄贝贝小声哔哔。

    其余豪门千金们:“……”

    “你憨啊!那是敌人,敌人!要我们说几遍!”

    “可真是个胸大无脑的蠢女人!”

    另一人恨铁不成钢道。

    谁料下一瞬,黄贝贝惊喜的声音立刻响起,“胸大吗?真的大了吗?看来那叫伊莎贝尔的美容医院推荐的古法丰胸按摩真的有用哎,我三十万没白花,嘿嘿嘿!”

    其余豪门千金们:“……”

    纯属没救了,这憨批货!

    “……噗。”

    姜眠到底没忍住,刚绕过一个拐角,就笑得泪花都在眼眶中打起转儿来。

    拐角的风大,直接吹乱了她的发,发丝迷了她的眼。

    姜眠顺手就将卷发顺到了耳侧,笑着抬头。

    与离她三米远的许星鸣对视到了一起的姜眠,当场给对方来了个川剧变脸。

    从笑靥如花到死了亲妈,她连半秒的时间都没用到。

    可与姜眠被鬼缠的操蛋心情不同,许星鸣直到现在,还有些没法平复自己满心的惊艳。

    一袭星空长裙,成套的祖母绿首饰,长长的卷发,如梦似幻的脸庞,如珠似玉的肌肤。

    晚风吹拂下,走廊灯光的照射下,姜眠整个人就像是破茧而出的蝶,又像是天边的明月坠落人间,整个人好似会发光一样。

    叫他完全挪不开眼。

    眼看姜眠板着一张脸,毫不犹豫就要转身。

    许星鸣一个没控制住就唤了对方一声。

    “眠眠……”

    “呕!”

    许星鸣:“……”

    “眠眠,你就一定要拿这种伤人的态度对待我吗?”

    是,他是缺钱。

    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因为那个宋希光给他许诺了整整七位数的报酬,想要让他来伤害姜眠。

    之前的他,确实是带着怨气接下了这笔买卖。

    可那是之前。

    现如今一看见她,他又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心脏的剧烈跳动。

    仿佛眼前这个人不论怎么伤害他,只要一看见这个人,他就可以通通既往不咎。

    许星鸣,你真是贱!

    男人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声。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伤害姜眠。

    所以,他想要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就看姜眠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了。

    “伤人的态度?”

    姜眠语气怪异。

    “我觉得你还是太高估你自己了……”

    许星鸣:“……”

    “在我心里,你根本就不算是个人,我这怎么能算是伤人的态度呢?顶多算是伤蛆的态度。”

    姜眠面露微笑。

    许星鸣:“……”

    闭了闭眼,逼迫自己拼命去忽视掉刚刚姜眠的刻薄话语,许星鸣深吸了口气,就冲着姜眠露出了个包容大度的笑来。

    “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引来你这么大的反感,姜眠?但我对你的心是真的,你之前打过我骂过我,也耍过我,这些我通通都可以不在意,甚至你之后不懂事地跟宋祁琛……闹起了绯闻,我也可以不在意。”

    “我们两人之间因为林倩,因为宋祁琛,产生了太多的误会,而这些误会是本可以避免的。如果可以……”

    说到这里,许星鸣再度抬头往姜眠看来,眼神缱绻,“我们,要不要假装以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假装并没有宋祁琛与林倩的存在,我们重新开始?”

    男人面露希冀。

    姜眠:“……”

    信不信我现在就拧断你的狗头?

    这样的话还没说出口,姜眠眼神一凝。

    只因为站在许星鸣身后不远处的石榴树下,一脸委屈坚强小白花模样的人,不是宋祁琛还能是谁呢?

    刚刚被许星鸣膈应到的姜眠,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都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还不上前来?

    姜眠的嘴角好笑地翘起,随即冲着宋祁琛的方向就勾了勾手指头。

    见状,宋祁琛眼睛一亮,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之前他爸给他发了不少他从言情小说上摘抄下来的片段,上头的女主都是这样式的,看见男主与恶毒女配站在一块,从来都不会大吵大闹,连伤心都是悄无声息的,偏偏就是这样,却能引来男主的偏爱与疼惜。

    这不,姜眠一发现他,就第一时间喊他过去了。

    效果杠杠的。

    宋祁琛有些上头。

    爸爸真好!

    远在家中,看言情小说看得头晕眼花的宋辉,一个没憋住,打了个喷嚏。

    一旁的老管家立刻给他拿来一件外套。

    看见自家主人拿出学术研究的精神在研究言情小说,老管家:“……”

    与此同时,背对着石榴树而站的许星鸣,一见姜眠笑容灿烂地冲他勾了勾手。

    整个人露出一股仿佛被馅饼砸中的不知所措感来。

    姜……姜眠她笑成了这样,难道是真的愿意跟他重新开始?

    因为过度兴奋,许星鸣连腿都是麻的。

    眼前这一切是真的吗?

    为什么他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

    许星鸣嘴角咧开,刚想迈脚往姜眠走去,下一秒身边便窜过去了一个黑色身影。

    等许星鸣反应过来时,姜眠的手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宋祁琛紧紧攥在了手中。

    许星鸣:“……”

    “琛琛你可算是来了,我刚刚差点被屎糊了一身!”

    姜眠神情认真。

    许星鸣:“……”

    “抱歉抱歉,是我来迟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好不好?”

    宋祁琛急忙说道。

    “嗯嗯,还有啊,刚刚就是这个人,还要我跟他重新开始呢?你知道的,我是听话小娇妻,我听你的,要不要跟他重新开始呀?”

    许星鸣:“……”

    “不要!”

    宋祁琛毫不犹豫地否定。

    说到这里,宋祁琛转头看了眼身后的许星鸣。

    眼神就像是在菜市场挑猪肉似的,从头到脚将对方扫了个遍。

    “他长得没我好看,家里破产了现在没我有钱,我还会做饭做衣服,打扫卫生,做手工肥皂,化妆、雕刻等各项小技能。”

    许星鸣:“?”

    “而且他还有前女友,说不定连清白都没了,一点也不懂得守男德。”

    许星鸣:“??”

    神他妈男德!

    “最关键的是,看他面相一定没我……没我医学奇迹长久……”

    宋祁琛面红耳赤。

    许星鸣:“???”

    医学奇迹,什么玩意儿?

    姜眠:“……噗。”

    一个没忍住,姜眠就笑出了声来。

    霎时间,宋祁琛的脸更红了。

    可下一秒,姜眠就伸手勾住了他的脖颈,用力点了点头,“对对对,琛琛你才是万里挑一的,谁也比不上你!”

    宋祁琛笑了。

    “行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后院吧,听说那儿弄了个小型舞会,都是年轻人,还挺热闹的,你要去看看吗?”

    “好。”

    姜眠点头。

    两人手牵着手就要往别墅侧边走去。

    与此同时,好似被捏着嘴巴,硬塞了一嘴狗粮的许星鸣,满心憋屈地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到底没忍住开了口。

    “姜眠!”

    “男人都是这样,没搞到手的时候当然千依百顺。可一旦弄到手了,你以为他还会这样关心你哄你吗?就算他愿意娶你,你又敢担保他不会出轨,不会有二心吗?”

    “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当初我父亲不就是这样,明明是我母亲陪他一起同甘共苦过来的,可结果呢,有了钱之后,他身边的女人就没断过,小三甚至都上门耀武扬威了起来。”

    “我母亲尚且落到这么个下场,你以为你又能讨得了什么好吗?关键他以后要是出轨,你一个穷苦出身,连跟他对峙的资本都没有,你真要过那样的日子吗?”

    许星鸣语气嘲讽。

    姜眠转头看向身边的宋祁琛。

    宋祁琛:“!!!”

    “他胡说八道,我才不会!”

    宋祁琛立刻保证。

    “这种话空口无……”

    许星鸣挑拨离间的话还没说完。

    宋祁琛那边就已经握住姜眠的手,一脸认真地开始许诺起来,“眠眠你信我,我才不会像他说的那样,这种人就是自己是蛆,闻什么都有屎味。”

    许星鸣:“……”

    “我可以给你写承诺书,真的,以后只要我敢出轨,你就可以……可以把我骟了,让我做一辈子的太监,我保证不报警!”

    宋祁琛掷地有声。

    许星鸣:“…………”

    玩这么大?

    谈个恋爱罢了,成本要不要这么高啊?

    许星鸣疯了。

    而就在他哑口无言,根本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日了狗的心情时。

    另一头的两人就已经开开心心,手牵着手进去了屋子内。

    徒留许星鸣独自一人风中凌乱。

    差不多过了有五分钟,男人才捋清了自己凌乱的思路。

    那个宋祁琛分明就是在花言巧语,他上当了。

    承诺罢了,谁不会说。

    他以前还承诺林倩要爱她一辈子,还不是没做到……

    许星鸣捏紧了拳头。

    心中只觉得姜眠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写满了不识抬举四个大字。

    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了。

    她就算被那宋希光算计了,也是她自找的!

    许星鸣眼底一片怨愤。

    便是这时,忽然有人拍了下许星鸣的肩膀。

    男人转头,只见站在他身后的不是满脸焦躁的宋希光,还能是谁!

    “你跟我来!”

    宋希光咬牙骂了声。

    三分钟后,姚家别墅一个黑暗的小角落里。

    宋希光努力压低了声音,“我之前怎么跟你交代的?这种场合,我不通知你,你就尽量待在监控死角不要乱跑,我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是不是?”

    宋希光的话使得许星鸣蓦地捏紧了拳头。

    仿佛从父亲去世之后,身边所有的人都变了。

    换做以前,这种宴会,根本不可能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许星鸣低垂的眼眸之中,掠过一丝不甘。

    只要给他抓到机会,只要他能再次爬起来……

    他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知道了。”

    心里这般想,面上许星鸣却恭敬地如此回复道。

    对方顺从的态度让宋希光舒坦了不少,心中也略略有些得意。

    毕竟许星鸣从前也算是天之骄子。

    看见他这样低眉顺眼,宋希光只觉得自己的虚荣心一下子被满足了。

    他伸手就在许星鸣的肩膀上轻拍了下。

    “放心,事成之后我决定不会亏待你的,接下来我会……你需要……”

    宋希光凑到许星鸣的耳边开始说起他的计划来。

    几乎同时,跟宋祁琛走进别墅内的姜眠,瞬间挑了下眉。

    在这种场合遇见原书男主许星鸣,姜眠怎么可能不引起注意呢?

    这不,刚刚对许星鸣单方面地进行羞辱的时候,趁着对方心神不宁,她顺势就给他也丢了个精神监听,好家伙,以前末世随手撒的玩意儿,刚刚差点没耗空了她所有的精神力。

    搞得她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懒懒的,没什么精力的感觉。

    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这不就听到了两大人渣的密谋了吗?

    姜眠一个乏力,脑袋就靠在了宋祁琛的肩膀上。

    “怎么了?累了吗?还是昨晚没睡好?不行的话我今晚睡隔壁客房,总是这样胡闹,我觉得……”

    宋祁琛眉头微微皱起。

    “你不喜欢吗?”

    姜眠反问。

    “喜……喜欢。”

    宋祁琛脸红。

    死鬼!!

    见状,姜眠伸手就在宋祁琛的腰上拧了下。

    宋祁琛的脸更红了,立马伸手按住了姜眠的手,让她不要胡来。

    宋希光与许星鸣一前一后地走到后院,看见的便是如此这般打情骂俏的姜眠与宋祁琛。

    见状,两人的眼中同时掠过一片戏谑。

    笑吧闹吧,这应该算是你们俩最后的甜蜜了。

    今晚过后,恐怕想笑都笑不出……

    两人心里的狠话还没说完,距离宋希光五米远的许星鸣就被人推了一个趔趄。

    “让让好吗?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耳朵聋了吗?我都喊你几声了?就硬是装听不见是吗?”

    一道尖利的女声在许星鸣的身后响起。

    差点没摔了的许星鸣气愤回头,就与一群珠光宝气,趾高气昂的豪门千金们对视到了一起。

    “哎哟,还敢瞪我,黄贝贝,该你表现的时候了!”

    领头的女人毫不犹豫地这么说道。

    闻言,走在人群最后头,戴着枚小皇冠的漂亮女生,立刻走上前来,龇着牙就“凶神恶煞”瞪圆了眼睛,死死盯住了许星鸣。

    许星鸣:“……”

    宋希光:“……”

    其余豪门千金们:“……”

    “你干什么?”

    领头的红色晚礼服女生一把就将黄贝贝扯了回来。

    “秦姐,他瞪你,我给你瞪回去!”

    黄贝贝毫不犹豫道。

    说话间还不忘继续瞪着许星鸣。

    许星鸣:“……”

    宋希光:“……”

    其余豪门千金们:“……”我们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现眼过!

    “黄贝贝!我让你羞辱他,什么时候让你瞪他了?你瞪他,他是会少块肉,还是会被你瞪死啊啊啊?”

    千金小姐们开始抓狂了,之前吸纳黄家的这个憨批入姐妹会,就是个错误!!!

    一群人在好姐妹的骚操作下,已经开始脚趾抓地了,最后只匆匆丢下了句“以后走着瞧”就连忙走了。

    “哼,走着瞧!”

    走在最后的黄贝贝还不忘再瞪一眼许星鸣。

    许星鸣:“……”

    宋希光:“……”

    是他的个人原因吗?

    为什么他不管走到哪儿,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傻比?

    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宋希光微微有些小自闭,但自闭的同时还不忘冲许星鸣做个收拾,让他先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他才刚做完手势,许星鸣也刚要往角落里隐去。

    下一秒一阵惊呼声就从姜眠与宋祁琛的位置传来。

    他们两人身边围着的不是刚刚那群千金小姐,还能是谁呢?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还能骗你们……”姜眠煞有介事。

    可她刚刚说了什么,许星鸣与宋希光谁都没听见。

    “这太可怕了,不过我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而且我听说许多富二代都男女不忌的。之前不就有个富二代追了一个有男友的女生,还说服人家男友把女朋友卖了。结果呢,那富二代根本就是冲着那个男人去的,后面直接反手把男人睡了,也算恶有恶报了!”

    豪门千金之一笑得肆意。

    “所以啊,有些时候还是不要起害人之心的好,谁知道对方想搞的是不是你?”

    红衣晚礼服一针见血。

    宋希光:“……”

    许星鸣:“……”

    你不要听她们瞎说,我是个直男,纯直男!

    看懂许星鸣眼中含义的宋希光,差点没跳脚。

    许星鸣:“……”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看着不远处许星鸣的背影,姜眠微微一笑。

    “笑什么?”

    宋祁琛低头看她。

    “没什么,交到好朋友了嘛!”

    姜眠指了指眼前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们。

    豪门千金:“/////”

    真看不出来,这人这么会说话。

    拉近女生之间关系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分享八卦了。

    因为姜眠一直笑眯眯地望着她们。

    豪门千金们的分享欲愈发强烈了。

    也是这个时候,她们才懂了黄贝贝说的那句——

    一帮女生因为聊得太尽心才,差点没把宋祁琛都挤到一旁去。

    因为今天是姚家寿宴,所以几人的话题控制不住地就往姚齐的身上转去。

    几乎同时,嚎了整整一天,之前差点没被打断了腿的姚齐,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的爸妈将他从房间里放出来。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他嚎起来的声音,听上去太像号丧了。

    害怕把自家过七十大寿的老爷子气得血压狂飙,姚父姚母这才将带孝子放了出来。

    拼命呼吸着外头的新鲜空气,听说后院这里来了很多很多漂亮的姐姐妹妹们,姚齐一下子就来劲了。

    没想到才刚到这里,就听见自己的名字从一个女生的嘴里冒了出来。

    “今天怎么没看见姚齐?之前听说他故意散布他父亲死了的消息,想要跟他大哥争家产,直接就被关了禁闭,连腿都打断了呢!”

    姚齐:“……”

    “不是吧?我听到的版本不是这样的,我听到好像是姚齐故意想要动手弄死他爸爸,被逮到了才被姚家的人关起来的?好狠一男人!”

    姚齐:“……”

    “是吗?我怎么听说,他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家里人不同意,他才想着直接下毒把全家人都药死,说这样就不会有人阻止他了!”

    姚齐:“……”

    “女孩子吗?难道不是个男生吗?据说姚齐其实从小就女扮男装,她喜欢的是男孩子!”

    姜眠适时地补了一刀。

    谁让之前她跟宋祁琛生了双胞胎的消息就是这个姚齐传出去的,此仇不报非君子啊!

    姚齐:“……”

    这个他真的忍不了了!

    男人气急败坏地就从墙壁后头跳了出来。

    “是哪个孽畜在这造谣生……”

    抬头就与姜眠、宋祁琛对视到一起的姚齐:“!!!”

    雌雄双煞!!!

    姚齐精准指向微笑的姜眠的手已经开始抖了。

    不,不行,他……他要稳住!

    对,一定要稳住!

    “你,说你呢!看什么看!对,说的就是你!”

    姚齐维持着指人的动作,满脸不服地就朝姜眠的方向走来。

    眼看对方离她越来越近,姜眠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姚齐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抖了。

    其余的千金小姐们,见状刚想要站出来,帮姜眠说话。

    就看着姚齐边指边说,“对对对,你,就是你,老子说的就是你!”

    然后,一脸气愤地从姜眠的身边走了过去。

    要知道他前面可已经没人了。

    豪门千金们:“……”

    姜眠:“……”

    宋祁琛:“……”

    “还躲呢,说的就是你,你,对你,别躲了,我都看到你了!”

    姚齐骂骂咧咧,一路走到面前的草丛里,随即纵身一跃,瞬间没了踪影。

    豪门千金们:“……”

    姜眠:“……”

    宋祁琛:“……”

    所谓掩耳盗铃,不过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