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82 章 第八十二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

    ://../!!

    夜渐渐深了。

    青川市,宜兰大街,李哥烧烤店。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店内依旧灯火通明,满满当当地坐了客人,热闹非凡。

    一看就知道生意有多火爆。

    烧烤店里的生意好,老板笑歪了嘴,却苦了后厨洗盘子洗得根本没停过的夫妻俩。

    缩在又逼仄又昏暗的厨房内,已经洗了整整四个小时盘子,腰酸背痛,汗流浃背,却连口热水都喝不上的胖女人,突然情绪崩溃,将手中的抹布往盆中一砸。

    扬起的泡沫与水珠瞬间溅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一脸。

    “老娘不洗了,已经洗了半个月了,天天白天上班,晚上洗盘子,这是人过的日子吗?姜有成,你个没出息的脓包,孬种!老娘自打跟了你,有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吗?”

    “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吗?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嫁……”

    后面的话,胖舅妈甚至都没喊出口。

    “啪!”

    首发

    被溅了一身凉水,冷着一张老脸的姜舅舅,抬手就不由分说地扇了自家老婆一巴掌。

    “我是脓包,孬种,你又是什么玩意儿?我跟你说,这么多年,我忍够了。你那个败家儿子要不是你个蠢婆娘给养废了,会欠下那么一大笔钱?我在外头挣钱养家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不是在棋牌室打麻将,就是在跟男人勾勾搭搭,现在还有脸来怪我!”

    “我告诉你,黄桂芬,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给我滚,再跟我吵,老子打死你!”

    男人捏着拳头,凶神恶煞地瞪圆了眼,脖颈青筋鼓起。

    向来欺软怕硬的胖舅妈一见自己老公这样,哪里还敢多说一个字,肥厚的嘴唇蠕动了两下,顶着个大红巴掌印,就一屁股在小木凳上坐下。

    “那……有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这日子真的没法过咯,每天那么拼命,却连利息都不够还。这以后,还能有什么盼头啊?”

    胖舅妈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嚎得抑扬顿挫。

    听了她的话,姜舅舅的眼神也是一黯。

    便是这时,外头老板忽然喊了他们一声。

    生意太好,人手不够,喊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出去端一会儿盘子。

    “我去!我去!”

    闻言,胖舅妈立马就要往外冲。

    能出去稍微舒展舒展身子,不用窝窝囊囊地缩在这儿刷盘子,多美的差事。

    可她还没走出去两步,就被姜舅舅拉住了手臂。

    “你干什么……”

    胖舅妈刚要喷唾沫,就见自家丈夫指了指自己的右脸。

    不指她还没感觉,一指脸颊火辣辣的疼。

    胖舅妈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被这死男人打了,真要顶着这张脸出去,老板恐怕也会把她退回来。

    为此,胖舅妈只能骂骂咧咧地,看着姜有成放下了手中的抹布,闷不吭声地往外走去。

    推开厨房门的时候,还不忘交代她。

    “别偷懒,要是一会儿我回来看见你没洗多少盘子,我就……”

    男人扬了扬拳头。

    自从欠债以来,这已经不是姜有成第一次打老婆了。

    他现在只恨打得迟了,早把这祸家婆娘打服了,儿子不至于犯下那么大的错,这个家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姜有成满心的懊悔。

    依照老板的吩咐,姜有成将烤好的羊肉串,牛肉串,秋刀鱼等往客人的桌上端去。

    才刚走近,一个熟悉的名字就传进了他的耳中。

    “嗷嗷嗷,c位,真的是c位啊,姜眠太牛了!”

    “咦,真的吗?真的吗?我今晚要加班,都没来得及看直播……”

    “那你真的太可惜了,出道大戏我从头看到尾,姜眠她真的把江翡给演活了。隔着屏幕我都在尖叫,尤其是她身死的那一幕,我的眼泪,真的……小琳,你应该知道我平时泪点很高的,但我当时真的是绷不住了,落幕的时候,我对着手机,控制不住地跟现场观众一起喊姜眠的名字……”

    “这么夸张吗?”

    “一点也不夸张!我平时都不怎么追星的,可眠宝她魅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我打赌她以后一定会成为巨星的,演戏包括舞台魅力都太棒了!”

    “哈哈哈,媛媛,你以前还骂我追星追得太疯魔了。可我现在看你,感觉比我那时候还疯!”

    好友的打趣,使得这个叫媛媛的女生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不待她辩解,两人身旁忽然响起一道局促的男人声音。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你们口中说的姜眠,是生姜的姜,睡眠的眠,参加了一个叫《心动偶像》选秀的姜眠吗?”

    插话的姜舅舅一脸的老实巴交。

    闻言,两个女生猛地转过头来,眼中布满了惊喜。

    “对呀对呀,大叔你也认识眠宝吗?真看不出来,大叔也看选秀啊?眠宝实火啊这是……”

    两名女生喜不自禁。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姜有成咬紧了后槽牙。

    帮忙端了近一个小时的盘子,心里存了事的姜有成最后是阴沉着脸回了后厨房。

    一看见他,正在偷懒玩手机的姜舅妈立刻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双手慌乱地在盆子里洗了起来。

    “哎呀,这些盘子也太多了,我洗得手都酸了……”

    女人此地无银地叫嚷着。

    姜有成走到她的面前,就冲她伸出了手。

    “干……干什么?”

    胖舅妈有些心虚。

    姜有成可不是在跟她商量,手直接伸进女人口袋里,就将对方的手机掏了出来。

    “我这……我这可不是偷懒啊,我只是看了一小会儿,对,就一小会儿,没成想就给你看见了……”

    胖舅妈心虚地解释着。

    可此时的姜有成却根本没听她解释的心思,手指笨拙地点开了所谓的微博,随后就看见了上头齐刷刷的一溜姜眠的名字。

    #姜眠c位出道#

    #姜眠饰演的江翡#

    #姜眠《心动偶像》#

    #姜眠未来可期#

    等等。

    这使得男人瞬间就捏紧了手机,眼中也升起了怨愤之色。

    可能是感觉自家男人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胖舅妈也凑了上来。

    “死丫头!”

    一看清热搜上的姜眠名字,胖舅妈就大叫了声。

    随后一把将手机从姜舅舅的手中抢了过来,点开热搜,瞪大了绿豆眼,就开始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女人的嘴里就不干不净地破口大骂起来,“这小骚货,小贱人,现在名气都这么大了,一定能赚不少钱……可她怎么对我们的?见死不救,一毛不拔。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是养条狗也比养这么个畜生强……”

    对于自己老婆的辱骂,姜有成并没有开口阻止的意思。

    在他看来,当初姜眠看笑话一样,任由他们一家去死,他们的甥舅情分就已经断了。

    夜里一点钟。

    夫妻俩累得筋疲力尽地回到了三十平的出租屋内。

    可谁曾想刚推开门,一个热水壶就从两人的脸侧飞了过去。

    砰的一声,在他们身后炸开来,冒着热气的热水流了一地。

    只差一点点……

    两人满脸的惊魂未定。

    在看清楚扔水壶的人到底是谁时,夫妻俩俱都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正是他们的不孝子姜辉。

    理由就是他们晚上没给他买晚饭。

    “我不是留了十块钱在桌子上吗?”

    姜有成大吼道。

    “我的右手没了,你还要我下楼自己买饭,你分明就是叫我出去丢人现眼的!”

    “你的手是你老子砍断的吗?是你自己作没的!”

    姜有成又是一声暴喝。

    可谁曾想他话音刚落,姜辉毫不犹豫地起身就往一侧走去,拉开窗户,就要往楼下跳。

    这儿可是十楼。

    胖舅妈见状立刻上前就抱住了自家儿子的腰,连哭带喊着。

    眼前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回发生了。

    姜有成甚至连劝说的心思都升不起来,满脸痛苦疲惫地在餐桌旁坐下。

    自打这不孝子出院之后,不许他们提赌钱的事,不许提他的手,不许他们不管他,什么都要依着他,冷了不行,热了不行,赚来的钱还要给他好吃好喝。

    一个不如意,就闹着要跳楼,要喝药,要出门被车撞死。

    这哪里是儿子,这分明就是活祖宗。

    他姜有成这是造了什么孽!

    男人双手捂住了脸。

    而今晚的这场闹剧,也以姜有成跟跳楼未遂的儿子道了歉,并答应他过几天给他五百快,充值游戏而告终。

    夜晚,躺在床上,耳边是老婆和儿子,此起彼伏的打呼声。

    姜有成睡不着。

    可他却不得不睡,因为明天一早五点半他就要起床送牛奶,送完牛奶,还需要去送外卖。

    第二日,出租屋的闹铃准时在五点半响起。

    姜有成第一时间就关上了闹钟,唯恐吵醒了儿子,又要闹腾。

    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毕,姜有成开始用他的破三轮开始送牛奶。

    因为又得知了姜眠的消息,犹如溺水之人遇见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早上,男人的脑中都在想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的好外甥女“借”点钱给他。

    毕竟再这么下去,他真的要撑不住了……

    什么妹妹、妹夫的鬼魂在他身边看着他,不让他使坏,姜有成都顾及不了了。

    只因为如今这样的日子再过下去,他离鬼魂也差不了多远了。

    可他还想活着,继续好好活着。

    不等姜有成想出什么主意,送了三个小时牛奶,一身疲惫回到自家楼下的男人,便看见一辆豪车停在了那里。

    该死的有钱人!

    男人在心中暗骂了句。

    车窗就在他的面前缓缓降下,驾驶座上那个戴着墨镜、口罩和渔夫帽。

    一眼看上去活像个在逃囚犯的男人唤了他一声,“姜有成,是吗?”

    “有笔生意要跟你谈谈,有兴趣吗?”

    姜有成脚步微顿。

    “有兴趣的话,就上车吧,我们找个好地方聊聊。”

    姜有成满脸狐疑。

    “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这个数。”

    墨镜男人比了个七的手势。

    姜有成眼睛一亮,随即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上车,姜有成的眉头就皱了下。

    只因为这车上的尿骚味也太重了。

    这使得他下意识见怀疑的目光投下了身边的墨镜男人。

    戴着墨镜、口罩和渔夫帽的宋希光:“……”

    看你麻痹!

    就是老子漏的尿有问题吗?

    凎!

    宋希光眼中怨毒一闪即过。

    他也不知道,进了一趟医院,他怎么就落下了漏尿的坏毛病。

    不仅如此,他还自己试过diy,一点反应也没有。

    出院之后也不是没找过女人,甚至连男人都找过,可依旧没有反应。

    对于这样的事情,他甚至都要不敢告诉别人,只能独自一个人,默默忍受着这样的屈辱。

    同时,心中对于姜眠与宋祁琛的怨恨,更一下子到达了最顶峰。

    他现在迫切地想要看见他们两人痛苦的嘴脸。

    宋希光用力捏紧了方向盘。

    但他还想要宋家的财产,又不能做的太过分,以免被宋辉发现了,到时候他便又会被打回原形。

    他这才想到了姜眠的舅舅、舅妈身上。

    正好他们与姜眠有仇。

    后面真的事发了,警察也怀疑不到他的头上,毕竟他连不在场的证据都弄好了。

    五分钟后。

    “你的意思是……想要我把姜眠骗回来,然后最好找个人把她嫁了?”

    姜有成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车内的尿骚味越来越浓了,他都要吐了。

    “我打听过,你们原本是想要将她嫁给你们镇上一个叫徐强的男人,对吗?”

    宋希光偏头。

    “我要求不高,只要你愿意按照你本来的打算,想办法将她嫁出去,最好能弄到一些私密点、劲爆点的照片,这个……”

    宋希光忽然将手伸到后车座的位置,一把就将早就摆放在那儿的箱子按扣按开,露出里头红通通,一沓又一沓的百元大钞来。

    这使得姜有成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

    可就是太急促了。

    “呕!”

    鼻腔内充斥着尿骚味的老男人,一个没忍住就呕了声。

    宋希光:“……”

    妈的,你别以为我有求于你,就不打你!

    姜有成也有些尴尬。

    可随即他就把这箱子钱直接抱入了怀中。

    “这笔生意我做了!”

    姜有成因为在屏住呼吸,声音听上去瓮瓮的。

    宋希光:“……”

    “过几天就是死丫头父母的忌日,她一定会回来,到时候……呕!到时候我们就能找机会……呕!不行了,我要下车呕!!”

    宋希光:“……”

    男人眼睁睁地看着姜有成连钱都顾不上,下了车,扶着电线杆子就呕吐了起来。

    宋希光:“……”

    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信不信?

    *

    那边的阴谋诡计一商议完毕,宋希光前脚将车开离青川,后脚宋祁琛就收到了一则短信。

    挑眉看了眼上头的信息,宋祁琛伸手按灭了手机,转头看了眼,阴魂不散跟在他与姜眠身后的李来。

    “我说,李导你再没眼色,也该有个度吧?我们两个,是在约会,你跟在后头算个怎么回事?”

    宋祁琛满脸不耐,他就没见过这种狗皮膏药。

    都说了考虑好了会告诉他,结果今天刚出门就和对方“偶遇”了。

    听见他这么说话,李来脸上顿时露出诧异的神情来,“这……我跟你们真的是偶遇啊。这不,我也准备去看电影来着,你怎么能说我是跟着呢?”

    “眠眠,不是我说,宋总也未免有些太小肚鸡肠了,我真没想到这点小事,他也会介意,这样的爱未免太不自由了,唉。”

    李来叹息。

    “你爱的自由,前女友遍布娱乐圈,说不定哪天还会冒出个孩子来,你爱得可真自由!”

    宋祁琛讥讽。

    “你……吓到我了!”

    李来拍着胸口。

    “不是我说,眠眠,你男朋友好吓人哦,跟他恋爱一定很辛苦吧?”

    李来一脸心疼地看向一侧的姜眠。

    姜眠:“?”

    宋祁琛:“……”

    来,给我把刀,现在就劈死这臭不要脸的!

    宋祁琛恶狠狠地与这人对视着。

    李来也不甘示弱。

    好容易找到这么个合适的女主角,他怎么能放过!

    再说了,他李来的饼可是圈内出了名的好饼大饼,也不知道这姓宋的怎么想的,竟然到现在都不点头答应下来。

    他当然得跟紧点。

    若说之前宋祁琛确实是想让姜眠好好思考结束之后,才决定要不要答应李来的邀约的话,现在他算是彻彻底底被这老白茶给激发出了斗志来了。

    用力握紧了姜眠的手,宋祁琛就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跑去。

    见状,李来立刻跟了上去。

    天晓得一个导演哪里来的这么好的体力,三人硬是一口气从商场的八楼跑到了一楼。

    除了姜眠气不喘脸不红,两个大男人全都气喘吁吁的。

    这时的宋祁琛一不小心就瞥到了一侧正在上行的扶梯,想都没想地拉着姜眠就要往上冲。

    李来见状先一步跨了上去。

    可谁曾想宋祁琛只是虚晃一枪,下一秒就扯着姜眠往商场外跑去。

    李来此时想要再追,却已经来不及了。

    过大街穿小巷。

    宋祁琛最终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口停了下来,一脸开心地转头看向姜眠,“总算……总算把那个狗屁膏药甩掉了!”

    姜眠:“……”

    你开心就好。

    “刚刚买的电影票应该是看不了了,一会儿我带你换家电影院,去看好不好?”

    “哪家?”

    “就街口的……”

    正准备回答的宋祁琛,这才猛然发现刚刚询问的声音不对啊。

    男人猛地一转头,只见站在他们前方不远的,不是跟牛皮糖一样甩不脱的李来,还能是谁呢!

    宋祁琛:“……”

    姜眠:“……”

    这位大哥是属gps的吧!

    眼看宋祁琛都要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姜眠在这个时候笑着站了出来。

    “李导,你总说要我去演你下部电影的女主角,可我到现在连剧本都没看见,我怎么演?如果你诚意够的话,希望你尽快将电影的剧本发给我,只要剧本够好,别说是女主角,就是女配角,女路人,我都愿意演的。”

    姜眠笑了。

    李来的茶言茶语还没说出口,就听见这样一段话,眼睛顿时一亮。

    随即也不想着膈应宋祁琛了,立刻就要加姜眠微信,要在线把剧本传送给她。

    剧本传完之后,他就一直期待着望着她。

    姜眠:“?”

    “你不会想我现在就在这里看剧本吧?”

    姜眠皮笑肉不笑。

    李来看了眼站在她身旁的宋祁琛。

    “果然,小娇夫什么的,就是女人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李来小声嘀咕道。

    宋小娇夫:“……”

    不等宋祁琛发火,李来立刻开口说道,“行,那我就先走了,等你的消息,眠眠。”

    说完,男人一溜烟地逃了。

    徒留这一回合败下阵来的宋祁琛气咻咻地就抱住了姜眠,将头整个地埋进了她脖颈的位置。

    “怎么了?”

    姜眠好笑地摸了摸宋祁琛的头。

    “没怎么……”

    “你要是不乐意,这个电影……”

    “别。”

    后面的话姜眠还没说出口,宋祁琛就立刻站直了身子,表情严肃而正经,“李来的电影,业内出了名的有口皆碑,你第一部电影如果是他的,以后的路也会走得十分平坦,我从没想过,不让你接他的电影。我就是……”

    “嗯?”

    “看不惯他的人,见一个爱一个,随便的很,像我就不行,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

    宋祁琛开始给李来上眼药。

    “知道,知道,琛琛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姜眠笑嘻嘻地摸着宋祁琛的脸。

    尽管好话听着很舒服,宋祁琛依旧要跟姜眠约法三章,那就是拍戏归拍戏,私底下不要跟对方单独相处,拍戏的时候最好每天都跟他开个视频等等。

    姜眠全都笑着一一答应了。

    聊完李来的事情,姜眠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忽然伸手指向宋祁琛口袋里的手机。

    “刚刚你表情不太对,怎么了?”

    听见姜眠的询问,宋祁琛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宋希光……”

    “他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他去找了你的舅舅、舅妈,还自作聪明地取了一箱子钱给你舅舅,看来要不了多久你舅舅就会主动过来算计你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不上当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

    “干嘛不上当?”

    姜眠望着宋祁琛的眼,忽然笑了。

    宋祁琛瞳孔微缩。

    “你知不知道……”

    “我受够了宋希光跟个跳蚤似的,上蹿下跳着。最关键的是,我怀疑书中你的车祸,极有可能是宋希光动的手脚。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将计就计,送他们一程。”

    “可是……”

    “没有可是,宋祁琛。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不是还有你吗,你到时候带着警察就等在外头,我们抓他们一个现行,怎么样?”

    “不怎么样。”

    宋祁琛不愿意拿姜眠去冒险。

    “别这样嘛,琛琛,你难道忘了我的实力了吗?从《水浒传》里走出来的,能打虎的武松啊。”

    宋祁琛:“!”

    “干嘛这么惊讶?在你心中我不就是这么个形象吗?精神力强大之后,你心里想了什么,我还是能感觉到的。”

    宋祁琛:“!!”

    “或许还有张飞,李逵,樊哙?”

    “樊哙没有。”

    “那就是张飞、李逵都有咯。”

    姜眠微笑。

    宋祁琛:“!!!”

    宋祁琛刚想解释,姜眠就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就拍打起宋祁琛的手臂来。

    “哎,或许今天晚上我们可以试试梁山好汉和被抢到山上的小娇夫,到时候我们可以这样,这样,再那样……”

    姜眠又是一顿黄暴输出。

    宋祁琛:“//////”

    看着自家女朋友“知识渊博”的模样,宋祁琛憋了半天,才终于憋出了一句——

    “你好s……啊~”

    宋祁琛面红耳赤,含糊不清地把这句话还了回去。

    总算扳回一城。

    宋祁琛想。

    可谁知,下一秒姜眠就冲他挑了下眉。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了!”

    宋祁琛:“……”

    “…………”

    说不过她!_(:3」∠)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