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86 章 第八十六章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

    ://../!!

    苏绵绵埋在男人的西装外套里。

    她能闻到属于他的气息,也能听到外面玻璃炸裂的声音,还有嘈杂的人声。

    外面静默半刻,无数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猛地传过来。

    苏绵绵兜着脑袋上的西装外套,安安静静等着。

    浓郁的红酒香扑鼻而来,一只手揭开了她脑袋上的西装外套。

    露出男人那张沾着红酒渍的脸。

    阴冷,孤寒。

    男人身后那片狼藉已经被收拾干净。

    他站在那里,日光冷冽。

    浑身肆意张扬,跋扈桀骜。

    而在本来就是这只暴君的真实面目。

    记住m.42zw.cc

    他是翱翔天际的鹰,不该变成守巢的燕。

    这跟拔光了他身上的羽毛没有两样。

    会抑郁的。

    苏绵绵搂着那只穿着小毛衣的小燕子,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然后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陆横把外套裹在她身上,将人推进了房间。

    “外面太脏。”

    苏绵绵乖乖进屋。

    苏家宅子里,一顿饭,大家安安静静的吃,安安静静的走,一点矛盾都没有的完美结束。

    因为那个竖立在酒桌正中央的沾血的酒瓶子。

    让每个人的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话。

    他来了,他来了,他拿着酒瓶子过来了。

    大家赶紧护好自己的哐啷头。

    李大鹏和张鑫坐在一起,对着陆横竖起了大拇指。

    还是他陆哥野啊,这整个北市,谁能有他陆哥横。

    散席后,大家终于小小声喘了一口气。

    “刚才那个砸酒瓶子的人是谁?”

    “不认识啊。”

    “是陆家那位小爷。”

    有人压低声音只说了这么一句,大家立刻就心知肚明的闭嘴了。

    怪不得如此无法无天。

    “那个姑娘呢?长得跟小仙女似得。”

    “那就不认识了。瞧那位小爷疼惜的模样,兴许是金屋藏娇呢。”

    “那是苏家小姐,苏绵绵。”一道男声插过来。

    穿着黑色西装前来悼念的陆嘉渊从角落站起来,他看着正双双站在门边送客的苏绵绵和陆横,暗暗咬牙。

    他不愿意承认,他刚才被陆横那股子狠劲给吓到了。

    陆横本来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陆嘉渊也见识过他的狠,他的疯,但他没想到,这个人能这么狠,这么疯,当场就给人砸个酒瓶子。

    “原来是那位继承了苏家产业的苏绵绵啊。”

    “看着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啊。”

    正在送客的苏绵绵:我听到了。

    正在找酒瓶子的暴君:我他妈也听到了。

    送走最后一拨客人,苏绵绵揉着自己酸痛的小腿,随便找了一处美人靠休息。

    那边,陆嘉渊提着手里的食盒走过来。

    “苏姑娘。”

    他站在她身边,堵住了她身边的路,然后把手里的食盒打开。

    这是一家北市的老字号。

    为了吸引顾客,包装选用古风食盒,一个食盒另加一百,用来送人的时候格外好看。

    食盒盖子被打开,里面有很多糕点。

    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红豆糕,桂花糕,茯苓糕,黄豆糕,黑豆糕,都是你爱吃的,对不对?”

    苏家嫡长子与叶深华交好,说的最多的便是他这位妹妹。

    性情单纯,天真无邪。

    初时,叶深华便已对这位苏家长子口中的妹妹产生了兴趣。

    只可惜,皆被那位道貌岸然的苏家才女蒙骗了。

    苏绵绵蹙着秀眉站起来,往后退一步。

    “小横性情暴躁,你今天是不是吓到了?听说那个人头上缝了十几针,现在还没醒。”

    陆嘉渊是故意的。

    小姑娘看着白净单纯,指不定是被陆横逼迫的。

    但很失望,陆嘉渊并未看到苏绵绵眼里有任何害怕或者排斥的情绪。

    明明这么娇软的一只小人,面对那么强悍血腥的一个男人,居然如此的习以为常。

    “本来就是那个人不好。”

    苏绵绵小小声的说完,突然伸手捂住嘴,然后转身就跑了。

    呀呀呀,她刚才跟叶深华说话了,那只暴君不会生气吧?

    陆嘉渊看着面前小姑娘蝴蝶似得飞走。

    只留下美人靠上那盒糕点。

    他静站片刻,抬手一掀,糕点都掉进了鱼池子里。

    一窝锦鲤蜂拥而上,分食干净。

    ……

    苏绵绵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男人正在换衣服。

    他的黑色衬衫上沾了血和红酒,因为没带备用的,所以一向喜欢干净的男人忍着没换,直到人都走光了,才换下来。

    苏绵绵站在门口,看到他身上斑驳的烧伤,还有后腰处的伤口。

    都是因为她。

    苏绵绵想,若是没有她,他定能活的更好。

    也不会满身伤痕。

    “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

    男人敞着身上的灰白色衬衫,朝小姑娘勾了勾手指。

    姿态狂妄又嚣张。

    “替孤更衣。”

    陆横虽是在拿苏绵绵开玩笑,但他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如此听话。

    苏绵绵看着那一颗颗精致的纽扣,她伸手,从下面系到上面,然后继续踮脚,直至替陆横扣上脖子那处的最后一颗。

    刚才离得远,伤口不是很清楚。

    可现在近了,她才看清楚那些狰狞恐怖的烧伤。

    苏绵绵想,若是这些伤落在她身上,她定是要整宿整宿的睡不着,眼泪都要流干了。

    可是男人不仅没哭,还会拿她取乐。

    似乎并未将这些伤当成一回事。

    苏绵绵张开小嘴,想说话,就被塞了一块点心。

    是红豆糕。

    香喷喷、软糯糯的应该是刚刚出炉。

    “老子的糕肯定比那狗逼崽子的好吃。”

    暗中观察的暴君已经锁死陆嘉渊那只狗逼崽子,幸亏在他找红酒瓶的时候小姑娘跑回来了,不然他肯定不会让他看到明天的太阳。

    苏绵绵乖乖吃红豆糕。

    陆横垂眸,盯住咬着红豆糕的苏绵绵,然后低头,狠狠的咬住红豆糕另一边。

    “噗叽”一声,红豆糕被迫从中间挤出一小块红豆。

    小姑娘软绵绵的吃着红豆糕,大眼睛忽眨忽眨的。

    陆横一边嚼着嘴里甜滋滋糯叽叽的红豆糕,一边瞧她。

    小嘴嫣红,唇角沾着煮的烂糊的红豆,伸出小舌头一舔。

    陆横滚了滚喉咙。

    他妈的。

    分明就是这只吃红豆糕的小东西更美味呀。

    勤勤恳恳的啃完一个红豆糕,苏绵绵仰头,看向陆横。

    “陛下,你教我,怎么不被人欺负吧。”

    “嗯?”男人艰难的把视线从她的小嘴嘴上挪开,脑子里一片黄色废料,根本就没听清楚小姑娘在说什么。

    “我想不被人欺负。”

    你他妈本来就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

    特别好欺负,幼稚园小盆友那种!

    陆横咳了一声,“头往上抬。别抬那么高。然后,眼睛闭起来。”

    男人的声音突然压低,苏绵绵视线中男人喉结一滚,她就闭上了眼。

    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

    男人的吻压下来,将她细密密的包裹住。

    带着属于他的强势和霸道,不容闪躲。

    亲完了,小姑娘面颊臊红。

    “我,我是不想被人欺负……”

    不是要被你欺负!

    小可爱要发飙了。

    男人终于言归正传。

    “来,抬脸,用鼻孔看人。”

    苏绵绵努力抬脸,用鼻孔看人,但她还是只能看到陆横的鼻孔。

    这个差距就有点大了。

    “把眼睛瞪起来。”

    苏绵绵努力瞪大眼。

    那双眼睛又干净又漂亮,水盈盈的蕴着无数璀璨星光,涓涓细流。

    真他妈可爱。

    “凶了吗?”小姑娘声音奶,奶的质疑。

    “嗯,超凶。”

    陆横一本正经的严肃点头。

    能把人萌死那种凶。

    “哈哈哈……”说完,男人没忍住,笑了出来。

    苏绵绵努力露出自己的鼻孔,然后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根本一点都不凶。”她要生气了。

    “有老子在,谁敢欺负你,嗯?”男人一把将人揽住,掐了掐她皱巴巴的小脸。

    小姑娘哼哼唧唧的,“我,我要学抽烟。”

    男人一敛脸上笑意,“不准。”

    “可是你都抽烟。”

    “以后不抽了。”说完,陆横捧起她的脸,使劲捏,“苏绵绵,你是觉得我不能保护你?”

    才又要凶,又要抽烟的。

    “我怕,有别人欺负你……”小姑娘被捏红了脸,声音黏糊糊的。

    她颓丧的低下小脑袋,用脚尖磨地面。

    “你不会……是想保护我?”

    陆横喉咙涩涩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居然觉得眼眶发热。

    小姑娘红了面颊,小小幅度的点头。

    操!

    男人一把捂住自己心口。

    他感觉自己要升天了。

    这他妈是什么小天使!

    作为一只真男人,暴君不能哭。

    他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塞进苏绵绵手里。

    “以后你就跟着我,人趴下以后你就往他脑袋上砸。”

    苏绵绵:???这发展好像不太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