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成娇软美人 第 91 章 番外二

时间:2021-12-08作者:唐宓

    :[]

    ://../!!

    黑黝黝的衣柜里。

    两人呼吸交缠,近在咫尺。

    苏绵绵睁着那双大眼睛,在黑暗中摸索。

    “操!”

    男人避了避。

    “别瞎几把乱摸。”

    苏绵绵噘着小嘴,找到陆横的手,轻轻勾住他的小手指。

    “做什么?”

    小姑娘没说话,她摸黑抽出一根丝带,把自己的手跟陆横的手紧紧绑在一起。

    然后小嗓子软绵绵的带着满足道:“嬷嬷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勾着,陛下你就会跟我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小傻子。

    首发

    男人禁不住抿了抿唇。

    他动了动指尖,那边小姑娘的小手指也跟着他弯了弯。

    “苏绵绵,你就那么喜欢我,嗯?”

    “喜欢的。”

    喝了酒,眼前又一片黑乌乌的,看不见男人那双令人胆寒的眸子,小姑娘的胆子大了很多。

    “那陛下,喜欢我吗?”

    温香软玉拥过来,带着淡淡的酒香。

    苏绵绵不知道撞到了什么,被男人圈住细腰,往身上带。

    “喜欢。”

    他喜欢的都要疯了。

    “那,陛下怎么没有求婚?”

    虽然安安说这种事要男人自己来做,但苏绵绵还是没忍住,觉得委屈。

    “安安说,求婚就是定亲。陛下没求婚,你与我圆了房……”

    “我可没看你的小肚脐眼。”

    男人插过她的话。

    苏绵绵小脸瞬时一红。

    她,她都知道了。

    昨天,周安安给苏绵绵上了一堂生理课。

    用拳头和手指全程模拟了两性关系。

    苏绵绵这才惊觉,原来她已经被男人吃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而且,孩子不是从肚脐眼里面出来的!

    “你骗我。”

    苏绵绵委屈巴巴的揪着陆横的衣摆。

    衣柜里太黑,陆横看不到苏绵绵的表情,但他知道,这小姑娘一定委屈的把那张软绵绵的包子脸都皱巴了起来。

    男人揽着她,脸上是恶劣的笑,“没错,就是骗你的。”

    他毫不拖泥带水的承认了。

    苏绵绵更加委屈。

    “你,你不能始乱终弃……”

    “现在知道急了?老子当年跟你求亲的时候,你还要跟老子做兄弟呢!”

    说到这件事,男人就堵心的慌。

    苏绵绵心虚的表示自己小脑瓜疼,什么都记不住了。

    “呵,”男人冷笑一声,“那孤给你治治,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狭窄的衣柜里。

    开始了一顿羞耻的棍棒教育。

    喝了酒的苏绵绵虽然依旧羞赧,但明显更放的开了。

    男人餍足的搂着小姑娘睡过去,第二天一早起来,看到自己身上挂着的那些被针线拼凑在一起,花花绿绿的……内裤时,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苏绵绵!”

    这小傻子居然把她的内裤都缝在一起,给他套在了身上。

    “陛下?”

    小傻子从衣柜外面探出半个脑袋。

    这小东西显然也是刚刚睡醒,脸上带着睡痕,大眼睛里带着明显的湿润惺忪睡意。

    她身下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

    然后陆横发现,这小傻子身上穿的是用他的……内裤拼凑出来的衣服。

    真不错。

    “陛下,我昨天晚上,没有胡说什么话吧?”

    小傻子一脸急切。

    安安说,求婚这种事是一定不能自己说出口的。

    这件事是鉴别男人是人渣还是辣鸡还是人的重要考验。

    男人动了动唇,把她脑袋上他的内裤猛地往下一扯,然后看着小姑娘手脚忙乱的样子轻勾了勾唇。

    “没有。”

    真傻。

    ……

    冷空气还没过,就又开学了。

    “苏绵绵,普通话考试你都过不了,嗯?”

    男人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朝小姑娘斜睨过去。

    苏绵绵抱着一双小白手,“那个叫电脑的东西,它没电了。”

    他妈是被你踢了电门吧!

    “英语四级,是不可能的。计算机……呵。”男人冷笑一声,“苏绵绵,你还能干什么,呢?”

    小姑娘偷偷觑人一眼,“略通琴棋书画……”

    去你妈的略通琴棋书画!

    “苏绵绵,我看你是真不傻呀,嗯?”

    男人伸手扯住她的小脸蛋,往两边拉。

    “多谢陛下夸奖。”小姑娘含含糊糊的小脸红红。

    哎呀,怎么突然夸她了呢。

    我他妈是在夸你吗?

    男人更加用力的把人蹂.躏了一顿后,把人拎起来,“你晚上有大课。必修。”

    苏绵绵上次补考也没过,挂了那么多科,现在只能靠老师的同情分过活,这种大课是一定要去上的。

    “可是我都听不懂。”

    “那就别懂。”

    男人懒洋洋的说完,开车把人带去学校。

    拉风的粉红色兔子耳朵超跑,用颜值吸引了女生的视线,用价格吸引了男生的视线。

    “卧槽,这车要上百万吧?”

    “这是改装车,不止。”

    “谁的车啊?”

    “跟上去看看。”

    那些人有意无意的跟着车。

    车停在停车场,男人穿着黑色运动外套,跨着大长腿,从里面出来。

    那副嚣张肆意的表情,脸上满是无所畏惧,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阴阴的邪气。

    苏绵绵从副驾驶磨磨蹭蹭的出来,她裹着厚实的羽绒服,围巾裹住她半张脸,脑袋上戴着一个绒线帽。

    小小一只,站在那里,只能依稀看到露在外面的一点白腻肌肤。

    墨玉似得干净。

    可即使如此,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还是吸引住了众人的视线。

    作为不爱学习二人组,陆横没找到上大课的教室。

    苏绵绵就更不用说了。

    “在第三教学楼,3201。”

    说话的女生盯着面前的陆横,眼睛都不带眨的。

    我去,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惊天动地大帅哥啊!简直要帅瞎她的眼了。

    作为网络快速崛起的时代,陆横一出现在木北大学,就被大家关注到了。

    先是学校帖子,然后是学校围脖,再到微信群、qq群,朋友圈,疯狂转发。

    有人点题:陆氏陆横,就是那位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小爷。

    作为普通阶层,豪门的事情大家不清楚,但陆横的身份却被扒了出来。

    真正的豪门富二代。

    一路上,过来观看的人不计其数。

    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堪比大牌明星到场。

    陆横烦躁的伸手抓了一把头发,他今天忘记戴口罩了。

    男人猛地把苏绵绵的绒线帽拉到脖子,罩住整张小脸,然后抢了她的围巾,裹住自己的脸。

    男人矫健修长的身影抱着怀里的小东西,穿过人群,往前跑,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甩开了。陆横才把苏绵绵放下来,然后看到张鑫给他发的微信。

    “陆哥,知道你要来上课,大课教室都被占满了。不过教授没点名。”

    既然没点名,那就不去了吧。

    这里是学校体育馆。

    下面坐着很多女生,都在“嗷嗷嗷”的喊。

    苏绵绵双手撑在栏杆上,声音软糯糯道:“陆横,他们在干什么呀?”

    “打篮球。”

    “哇啊啊啊!!!”

    篮球场上,十号球员一个灌篮,惹得女生热烈尖叫。

    苏绵绵也跟着用力鼓起了掌,小脸涨的通红。

    虽然不知道她们在激动什么,但看上去好像很刺激的样子。

    “嗯?”

    陆横斜睨过去,压低声音,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威胁感,“好看吗?”

    “嗯。”

    小姑娘双眸亮晶晶的,“这个是不是跟我们的蹴鞠一样?”

    “差不多。”

    男人说完,视线往下看。

    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十号的脸。

    居然是陆嘉渊。

    呵,辣鸡。

    “在这等我。”

    陆横气势汹汹的走下去,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跟上面的人换了。

    然后跟十号正面冲突,每每骨肉相碰,刺激的不行。

    男人穿着篮球服,颀长劲瘦的身体如闪电一般穿梭,绷紧的身体皮肤上印出青色经络。

    刺刺的黑色头发被汗水沾湿,黏在脸上,顺着下颚线条往下滑,帅的一比。

    “卧槽,这是谁?好帅啊!比十号还要帅!”

    “好像是陆家那个陆横。”

    “卧槽,不会吧……”

    “富不富无所谓,主要长得帅。”

    一场篮球赛,陆横打的酣畅淋漓。

    “辣鸡。”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陆嘉渊,把手里的篮球砸过去。

    陆嘉渊被砸了胳膊,他站起来,擦了一把脸。

    陆横冷笑一声,往站台上看去。

    操!人呢?

    那边,刚刚换完衣服的陆嘉渊拿着手里的小月牙玉,朝陆横挥了挥。

    依旧热烈的体育馆里,滚烫的热汗从陆横额角往下滑,略过俊美面容,汇聚在白皙下颚处。

    陆横眯着眼,浑身戾气暴涨,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出匣的恶兽,瞪着面前的陆嘉渊,要将他咬成碎片。

    那些原本还想围过来的女生看到这副模样的男人,下意识往后退。

    富不富,帅不帅的,还是命最重要啊。

    “跟我来。”

    陆嘉渊拿着小月牙玉转身。

    陆横面无表情的跟上去。

    走廊很静,陆嘉渊带着陆横出了教学楼,上了车。

    “老子说你怎么来这里打篮球,原来憋着坏呢。”这句话,陆横还算平静,但后面那句话,嗓音立刻就压低了,沉沉的,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阴狠,“人呢?”

    陆横坐在车里,单手搭在膝盖上,青筋绷起,“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头发,老子就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陆嘉渊知道,陆横不是在说大话。

    他就是这种疯子。

    “把眼罩带上。”

    陆嘉渊把手里的眼罩递给他。

    陆横深吸一口气,戴上眼罩。

    他命令自己冷静。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

    陆横脸上的眼罩被拿了下来。

    他穿着单薄的运动衣裤,浸着湿汗,被冷风一吹,霍然阴冷。

    但这种寒,却比不上他心里的冷。

    地方到了,是一个隐秘的巷子。

    陆横跟着陆嘉渊走进去。

    小小一家饭店,比路边摊高级一点。

    店里没有人。

    陆嘉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转头看向陆横道:“坐吧。”

    男人面无表情的坐下来,身体绷得笔直。

    夕阳西下,穿透窄小的深巷,映衬在男人那张脸上,陆嘉渊有一瞬恍惚。

    仿佛面前穿着运动衣裤的男人变成了那个身穿玄色长袍,硬生生将他挖去双目,断了胳膊的周朝暴君。

    冷风吹来,陆嘉渊回神,“我给你叫了一盘菜,只要你吃了,我就把这个东西还给你。”

    陆嘉渊把手里的小月牙白玉放到桌子上。

    所谓的还东西,不是还月牙玉,而是还人。

    陆嘉美从店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盘黄豆。

    “你吃了这盘黄豆,就能看到她了。”

    陆横慢条斯理的掀了掀眼皮,先是朝着陆嘉美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然后垂眸,随手挑起一颗黄豆,捏在指尖。

    “呵,你们想要我死?”

    “对。”陆嘉美毫不避讳。

    “我怎么相信你们?”男人慢条斯理的朝两人望过去。

    陆嘉美笑了,“你死了,她就活。但你如果不死,她一定会死。”

    这是威胁。

    陆横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陆嘉渊。”突然,陆横转头看向陆嘉渊,眸色阴寒,“老子记着你。”

    说完,男人转着手里的黄豆,突然仰头,抓了一大把往嘴里塞。

    窒息的感觉涌上来,他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面色涨的青紫,挣扎了半刻,没有趴在桌子上,没了动静。

    “死了吗?”陆嘉美问。

    陆嘉渊伸手去探心跳,声音沉沉的开口,“死了。”

    说完,陆嘉渊站起来,“绵绵呢?”

    陆嘉美笑着道:“跟我来。”

    陆嘉渊跟在陆嘉美身后,进了小饭店。

    小饭店后面是个院子。

    陆嘉美伸手推开房间门。

    杂乱的厨房里,苏绵绵正闭着眼睛睡在那里。

    陆嘉渊面色一紧,却没动,只是缓慢开口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杀了陆横,你下一个要杀的就是我了吧?”

    陆嘉美歪头,“哥哥你怎么这么说?我可是在帮你。”

    “我的车,已经被你动了手脚,对不对?我只要一带绵绵上车,就会跟以前一样车祸身亡,神不知鬼不觉。”

    “陆嘉美,同样的手段,你用了两次。”

    陆嘉美脸上的笑慢慢收敛。

    “哥哥别胡说八道了,杀人可是犯法的。”

    “你刚才已经杀了陆横。”

    “他是自己过敏死的,可不关我的事。而且,哥哥的嫌疑明明比我更大吧?”

    陆嘉美摊手,“哥哥,我已经报警了。你猜,你的故意杀人罪和绑架,会判几年?”

    “那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去感受一下吧。”

    陆嘉渊说完,那边“哐”的一声响,厨房的窗户就被人给踢开了。

    “死而复生”的陆横从窗户跳进去,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苏绵绵。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警车声。

    陆嘉美面色煞白,“你没死?”

    “老子死了,又活了。”

    陆横拿起那些黄豆的时候,就知道是用面粉做的。

    暴君可不管陆嘉美是个男的还是女的,上去就是一脚。

    陆嘉美被踹出去,疼得都站不起来了。

    她恨恨的瞪向陆嘉渊,“是不是你?”

    陆嘉渊没说话。

    陆嘉美突然大笑,“真是指望不上你!你这个懦夫!蠢货!白痴!”

    陆嘉渊任由陆嘉美骂自己。

    黄豆是他换的。

    陆嘉渊知道,当他看到陆横奋不顾身冲进火场里的那一刻就知道。

    他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

    陆嘉美骂骂咧咧的,被带走调查了。

    陆横抱着苏绵绵,从陆嘉渊身边走过。

    “我输了。”陆嘉渊突然道。

    当他站在篮球场上,看到那个对着陆横笑靥如花的小姑娘时,就知道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起码,她从未这般对他笑过。

    “呵,知道你为什么输吗?”陆横侧身看他,脸上的狠戾煞气依旧没有褪去。

    陆嘉渊道:“因为我没有你狠。”

    论狼灭,还属这只无所不作的暴君。

    暴君讥讽一笑,“别高估自己,是因为你蠢。”

    叶深华,先知苏绵绵,却因为认错了人,所以错失良机。

    不仅蠢,还瞎。

    暴君恶意补充了一句。

    “我有一个问题。”陆嘉渊突然道:“我最近一直在做梦。梦到周朝的一位叫苏绵绵的姑娘,还有……周朝暴君陆横。”

    “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叶深华的蠢货?”陆横接过他的话,脸上满是嘲弄,“历史书看多了吧?”

    说完,暴君转身,在陆嘉渊看不到后,脸上笑意瞬时收敛,“别以为你帮了老子,就沾沾自喜。要不是她不喜欢我杀人,你早就死了。”

    说完,陆横抱着小姑娘扬长而去。

    陆嘉渊看着男人的背影,突然想起梦境中,自己死前似乎也听到过同样的话。

    “先前,她不喜欢我杀人。我忍着不杀。如今,她死了,杀与不杀,又有何区别?”

    然后,叶深华就死了。

    陆嘉渊仰头看天。

    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可他为什么深埋其中,不愿苏醒。

    甚至追寻至此。

    ……

    苏绵绵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医院里。

    还是那间熟悉的医院,窗户口是那棵早就不剩下多少叶子的桃树。

    小姑娘睁着那双懵懵懂懂的大眼睛,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

    “苏绵绵。”陆横坐在病床边,脸色很差,“我不是让你在站台那里等我吗?”

    苏绵绵的嗓子有点哑,她小小声道:“有个女生崴了脚,让我扶一下,我就扶了。”

    男人抿了抿唇,猛地伸手掐住了她的小脸蛋。

    爱就像~暴君突然暴躁~从不讲道理~

    “让你扶你就扶,你他妈怎么不来扶一下老子呢,嗯?”

    “泥,泥没有让偶扶……”

    男人突然松开她。

    然后从小被窝里掏出她的手,捏着她的腕子,把那块小月牙玉给她戴上去。

    “陛下,你怎么又抢我的玉。”

    “老子要还用抢吗?”

    陆横猛地把玉套进去,然后捏了捏她细瘦的凝脂皓腕。

    感觉似乎又瘦了。

    “陛下,我想吃冰激凌。”

    “不行。”

    苏绵绵垂眸,看一眼手腕的小月牙玉,伸手勾住陆横的小手指,轻轻晃悠,“陛下,就给臣妾买个冰激凌吧。”

    “你刚才说什么?”男人伸手掐住她的下颚,“嗯?自称臣妾?”

    “我,我……”小姑娘臊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就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陆横伸手,把小东西挖出来,抱在怀里。

    苏绵绵红着小脸,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陛下,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晕了。”

    “哦。”

    苏绵绵点头,那边周安安推开门进来。

    “做检查,闲杂人等回避。”

    陆横臭着一张脸,被赶了出去。

    周安安给苏绵绵检查完,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安安,他没有求婚。”苏绵绵噘起小嘴,满心郁闷。

    周安安却道:“我听张鑫说,陆横要倒插门?”

    苏绵绵点头。

    “倒插门嘛,这种事,就要倒一倒了。”周安安道:“你来求婚。”

    苏绵绵想,难道是陆横要坐八抬大轿嫁给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