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惜 159.追随

时间:2020-08-30作者:无趣苏

    . ,最快更新重惜最新章节!

    老者眸子一缩,感受到了山峰扑面而来的巨大威压,但并没有过多在意,双锤一扬就轰了过去!

    “轰!”

    一股澎湃巨力轰在山峰上,三种颜色的光芒迸射出来,萦绕旋转,山体中一片震荡。

    “轰!”

    山体内传来一阵轰鸣,直接将那双锤之力反震回去!

    “什么?!”

    老者大骇,瞳孔骤缩之下,凌空一个闪躲,便避了过去,但眼中难以掩饰的震骇,望着那三色光芒之峰。

    文安眉头微微一皱,内心也颇为吃惊,以这山峰的重量,天伤老者竟能以力量抗衡一二。他一招手,便将那山峰收了回来,隐没在掌心。

    老者阴沉着脸,寒声道:“你竟然拥有这么多恐怖的灵器?”

    文安道:“朝闻道,夕可死,天伤大人死前还想长知识,果然是前辈风范。”

    老者气的牙痒痒,看了一眼远处渐渐不支的老妪,忍住情绪,道:“今日之事,算是我们段氏栽了,让你的手下住手,我们这就离去!”

    文安张大嘴巴,愕然道:“天伤大人在讲笑话吧?若是我们栽了,就只有死路一条。您二老栽了,认个输就想走?”

    老者寒声道:“那你想如何?”

    他的脸孔一片铁青,以他的身份之尊,从来都是前呼后拥,高高在上,现在跟一名后辈谈条件,实在是一股怒火憋屈的厉害。

    文安冷冷道:“不想怎样,一扫帚将蝼蚁打扫干净而已。”

    “蝼蚁?哈哈哈哈!!”

    老者怒极反笑,整个头颅都气的冒烟,寒声道:“普天之下,就算是七大宗主也不敢说老夫是蝼蚁!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去死吧!”

    他双锤在身前飞旋起来,很快周身百丈都陷入一片金光灿烂,锤影沉浮不定。

    “吼!!”

    文安直接祭出界神碑,长空上化出一道道长长的轨迹,像是一条金光大道,直通天际!

    界神碑冲入那锤影之内,恍惚之中,隐约见到老者抡锤,敲在那界神碑上。

    “轰隆!”

    无数金光瞬间爆开,伴随着大片的界力,向四面八方冲散,整个天地陷入一片金光雷海。

    远处的老妪也被惊到了,内心一阵焦急,瞬间就被云成书数拳轰在身上,震的连连吐血。

    一口鲜血喷出,竟是惨绿之色!

    “啊?你……!”

    老妪惊慌的指着云成书,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通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起来。

    云成书刚才他数拳破开老妪的灵气防御,那无形之毒就如影随形的潜入了进去。

    几个呼吸之下,老妪便浑身颤抖和抽搐起来,最终彻底化成腐朽,身躯变得一片溃烂,面目全非。

    云成书则是一个闪身下,出现在文安身侧,面容复杂的望着他,道:“这片天空下已经没有了神境强者,想不到还有人可以掌控界神碑。这样我便再无怀疑,这柄终末之剑陪了我十万年之久,现在赠送给你。”

    他手中剑光一闪,双手托剑,眼中有些依依不舍,递上前去。

    文安哑然一笑,道:“怎么,你求死心切?”

    云成书面色淡然道:“我离死不远了,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不想让它与我长埋尘土,更不想它被一些妄人得去,承蒙羞辱。”

    文安将剑推了回去,道:“虽然我也没有救你之法,但若仅仅是压制伤势,防止进一步扩大的话,自问还是能办到的。”

    云成书眉头蹙起,道:“你是想用界神碑的一界之力来压制我的魂伤?此法理论可行,但你对界神碑的掌控度太低,很难起到良效。”

    文安道:“借用界神碑之力是其一,到时我再为你重新修复躯体,就算是恢复全盛也极有可能。”

    云成书面色动容,若能不死,谁也不想去死。

    文安道:“这个要慢慢来,先暂时控制住你的伤势。”

    “好。”

    云成书点了下头,道:“我先去帮你结束远处的战斗吧。”

    文安忙道:“不用,有他们便可,天伤老儿必死无疑。你尽量少出手,免得魂伤扩大。”

    “好。”

    云成书应了一声,随后沉吟道:“既然你是这一代的界神碑之主,那么以后我就跟随你,任你差遣。”

    文安一愣,随即嬉笑道:“如此甚好。”

    此刻那天伤老者已是强弩之末,随时可能陨落。

    而云成书则是一言不发。

    文安朝他微微点头,道:“尽力而为吧。”

    云成书也未多问,点头道:“多谢。”

    文安道:“你进界神碑中修复吧,有界神碑的界力辅助,当会能镇住你的伤势。”

    光芒挥洒在云成书身上,一下便摄入其内。

    里面的世界一片清晰,他四下望了一眼,不由露出感慨神色。

    “对了,我还有一事相问。”

    文安一下出现在他面前,手中光芒一闪,那三色神峰便浮现而出,道:“此物你可认得?”

    云成书眼中光芒闪动,苦笑道:“这是谭无昱大人炼制的七色兜率天,不想也被你所得。这样也好,以谭无昱大人此刻的现状,并不适合这灵器了,留在你身上,也是一件万分难得之宝。”

    “七色兜率天?”文安惊道:“可我所见,此物为何只有三色?”

    云成书道:“七色兜率天乃是上古之时流传的一种威力极大的灵器,虽没有圣器之神妙,但威力却不在普通圣器之下。谭无昱大人正是依据上古炼方进行仿制,可惜只收集到三种天地土系之源,只炼制出三色。”

    文安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这东西需要七种至强的土系元素融合在一起?”

    云成书道:“正是。封魔之战前,两界山群雄都在为收集这件灵器的材料而奔走,最终欠缺四种至强土系之源,加上封魔之战的到来,这才搁置下来,不想最终形成了三色兜率天。”

    文安望着那旋转不停的山峰,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难怪这东西拥有如此巨大的重量和雄浑的大地之意,竟是三种极致的土系之源,外加无数珍稀原料炼制而成。

    他缓缓说道:“若是我能够凑齐另外四种土源,可否将它炼制完整?”

    他心中涌起一股热流,仅仅是三色便如此强大,若是能够炼出七色之山,那威力将强大到何种程度,那种无穷重量和沉厚之意,怕是触之即死!

    云成书道:“炼制之法你可以问问谭无昱大人,他必然清楚。此山若是能够大成,据传可以衍化出十方无量净土神通,在如今的这片天空下怕是无敌的存在了。”

    “明白了。”

    文安将山峰一收,道:“你安心修复伤势吧。”

    他说完,便一个闪身,出现在界神碑的另外一处地方。

    谭无昱正盘腿而坐,竟然在空中修炼起来。

    只不过在文安的神念之下,四周没有一丝一毫灵气,就算修炼十万年,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他出现之后,谭无昱缓缓睁开双眼,眼眸中一片沧桑和复杂之情。

    文安轻唤了一声,道:“谭无昱大人。”

    谭无昱目光一动,朝他凝视而来,良久才深深长叹一声,道:“这一代的界神主人,你叫什么名字?”

    文安道:“文安,你可以直接唤我云少。”

    “文安……云少……”

    谭无昱喃喃自语几声,道:“果然是天命之人,以你的年龄和成绩,即便放在十万年前的天空下,也是了不得的天才,当之无愧拥有界神碑!”

    文安道:“看来大人跟上一代的界神碑主人颇有渊源呢,在下很想知道一些当年秘辛。”

    谭无昱道:“当年之事说来话长,倒是现在这个时代,我从虚无之中回来,界神碑再次出世,莫非天命运转,又有大劫将至?”

    文安皱眉道:“什么大劫我不知道?只是多处的封印解开了。”

    谭无昱浑身一震,露出骇色,喃喃道:“难怪……难怪……倾一界强者之力,还不能永久封住吗?!!”

    他语气中带着极强的不甘,甚至有些愤怒。

    眉心处突然光芒一闪,虹石的影子浮现出来,谭无昱顿时脸色一沉,开始凶光闪烁,变得狰狞起来。

    文安单手掐诀,在空中一舞,直接点了过去。

    一道诀印从指间射出,不偏不倚,正好点中那虹石,就好像吸在手中一样,慢慢从里面抽出。

    “啊啊!!住手!!”

    谭无昱双眸中一片大惊神色,咆哮道:“畜生住手!你这个小畜生,我要杀你!!”

    任由他如何发狂,在界神碑中完全被文安压制住,无法动弹一下,但脸孔上露出极度的痛苦神色,不断哀嚎起来。

    文安神色平静无比,对所有谩骂和威胁都充耳不闻,就像完全没听见一般。

    盏茶功夫后,整个虹石直接从葫芦小金刚眉心抽了出来,在文安掌心之上旋转不停,散发出古怪异力。

    而谭无昱的脸孔一下变得呆滞起来,怔怔的张大瞳孔,随后往大地之上坠去。

    文安的脸色变化不定,盯着那虹石看,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内心生成,让他有些烦躁不安。

    突然浑身一个激灵,便惊醒过来,他吓了一跳,猛地打出数道灵诀,化作一道道封印飞出,直接将那虹石层层封印起来。

    慢慢的,虹石上面的光芒尽数内敛,表面变得暗淡无光,就像是一块普通石头一般。

    文安这才吁了口气,一下飞落地面,开始察看谭无昱的伤势。

    他的神识在葫芦小金刚体内扫过,不由得猛然一惊,谭无昱的魂力并不像云成书那样虚弱,反倒是十分强大,像是熊熊烈火一般,他的神识一入其内,反倒被吞噬掉了!

    “难道那虹石还能滋养魂魄?”

    文安吃惊万分,毕竟灵魂这东西十分脆弱,但凡可以养魂炼魂之物,无不是天地奇珍,价值连城,即便如此,也多半是效果甚微。

    谭无昱历经十万年岁月,却魂力不减,完全就是匪夷所思。

    文安望了一眼那封住的虹石,露出忌惮之色来。

    谭无昱此刻只是昏迷了过去,生死应当无忧,只是不知何时才能醒来,那七色兜率天的事只能以后再问了。

    他微叹一声,整个人一下出了界神碑。

    文安道:“此地不宜久留,怕是段氏家要全天下的杀我了。”

    他很快就消失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上微微荡开波纹,一艘华美的粉色战船开了出来。

    战船并不大,约莫二十余丈长,船首是一个可爱的红色天鹅形象,在一**荡开的能量中缓缓前行。

    “大掌柜,那文安竟然如此命大,不仅将两界山的宝贝得了去,还将段氏的天伤地伏给杀了!”

    战船侧边整齐的站立着两排婢女,各个身抱长剑,英姿飒爽。

    船首摆着一张石案,上面摆满珍果美酒,灵气萦绕,氤氲逼人。

    但王座上的谭君墨却没有任何心思,一张精炼干瘦的脸孔阴沉如水。

    望着下方彻底崩坏的两界山,还有数不尽的战斗残痕,她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枫箬婆婆也是脸色铁青,沉声道:“此子太过危险,他身上携带的那件至宝,怕是北域十派中垫底的那几个,都可以随意抹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