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佬穿回末世之后 第24章 堂弟的脸,六月的天吗?

时间:2020-10-28作者:萌面打劫

    顾清城懒得听他这不着调的堂哥叭叭。

    他也不接话,就这么看着顾七爵。

    顾七爵被看得发毛,不消片刻就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我帮你查一查就是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外卖员的声音:“顾七爵?你的外卖。”

    顾七爵嘴角一抽,起身开门,拿手机扫了一下确认码,证明外卖是他本人订的,外卖小哥这才将外卖递到他手中。

    末世之后食物稀缺,积分更是宝贵得很。

    这个时代还能订的起基地外卖的可不多,未免外卖被冒领引发纠纷。

    甚至是为了保护外卖小哥不被暴怒的订餐客户打死,订餐送餐就多了这么一个确认码,以此确认双方身份。

    顾七爵将外卖拎回来,就殷勤地帮自家堂弟组装餐食桌,再帮他摆饭。

    全程伺候的井井有条,犹如御前大总管。

    顾清城倒也习惯了堂哥的这种照顾方式,也是习惯成自然,反而颇有些“朕允你机会近前伺候”的高傲傲娇样。

    这一幕还好没有第三人看见,尤其是沈越。

    不然绝对会手痒,想给这一对看着就满是中二气息的哥俩检查检查,看看他们是不是染上了什么新型病毒,才会如此降智中二,偏偏两人尤不自知。

    等顾七爵摆好饭,嘴角也跟着咧开了。

    堂弟还是记挂着他的,准备了两份饭菜呢。

    只是,这一次吃饭的过程却并不美好。

    顾清城可能被沈越的红枣粥养刁了胃,如今看到基地所谓的“营养餐”,就难免皱眉。

    一眼落过去,炒菜量少油多,炖菜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咸菜黑乎乎的,营养汤像刷锅水。

    没食欲,完全没食欲。

    唯一勉强可以入口的白米饭,一吃就是陈年旧米,一点米香都没有,为了省水煮的还夹生,很难吃。

    只一口,顾清城都觉得难以下咽,他索性放了筷子,没吃第二口。

    顾七爵这个颜控很注重堂弟这张盛世美颜上的每一个表情。

    见他嫌弃厌恶的不肯再动筷子,他很是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像是打开了某道闸门,又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更像是捅了马蜂窝。

    顾清城一口气不带停顿地将这顿饭喷得体无完肤。

    “味同嚼蜡。”

    “食不知味。”

    “啮檗吞针。”

    “难以下咽。”

    “中看不中吃。”

    顾七爵:

    顾七爵抽搐着嘴角,很好,这还一套一套拽文了呢!

    要不是看在堂弟那张脸,就他这么作精的样儿,他非把饭菜都扣他头上不可。

    什么毛病?

    末世食物多稀缺?还能吃到外卖就偷着乐去吧。

    一般人还吃不起呢!

    只这么两人份的外卖,就花了199积分。

    放在末世之前,那就是1990软妹币一顿饭。

    不过想想十年前花两千吃的是什么?

    十年后花两千吃的是什么?

    顾七爵也有些沉默。

    曾经的山珍海味啊,甭想了。

    现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带着满身的寄生虫和病毒。

    就连蔬菜水果都变异了,有的还能吃,有的有毒。

    想要分辨还不是一般的难。

    就比如苹果。

    一棵树上长的苹果,可能这一个是无毒的,还很甜。

    下一个就剧毒无比,咬一口直接翻白眼吐白沫,抢救不及时就会死亡。

    也有的像是毒蘑菇一样,有些各种各样奇怪的毒性。

    想要放心吃的蔬菜水果,都需要经由专门的采集部门,严格筛选之后,再进行真空保鲜或者脱水贮存。

    能够真正吃上新鲜食材的,每个大基地都只有凤毛麟角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么几位。

    顾清城这个时候还这般挑剔,大概是他平日里吃喝都很高档吧?

    顾七爵如此想着,心中难免有着些许的酸涩。

    他离家出走也很久了呢。

    没有如此大少爷的命,倒是跟堂弟有些格格不入了似的。

    顾清城一眼就看出了自家堂哥在瞎想什么,他太了解他了,脑补能力一流。

    顾清城摸着胃,有些叹气:“红枣粥还有吗?喝惯了那个,再回头吃这么硬这么油的饭菜实在咽不下去。”

    顾七爵:

    感情是他想多了?

    “红枣粥,还真有一盒,你等着!”

    顾七爵仔细回忆了一下,当初还剩下一盒来着。

    神医小姐姐当初说了是给堂弟的,哪怕那粥再珍贵再香甜,他都很有原则的没有要动的意思。

    堂弟是病人,他不会抢他的营养气血粥。

    况且,神医小姐姐还给他留了绿豆粉,那才是他的医嘱。

    别说,那绿豆粉的味道超级好,很纯正好喝。

    顾七爵狼吞虎咽将两人份的饭菜吃完,一抹嘴急匆匆走了出去。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那只纸盒箱子。

    顾七爵打开箱子,将里面已经热好的红枣粥拿了出来。

    “最后一盒了,咱们回来那天本来想给你吃的,结果被那帮子人给闹腾忘了。”

    “只有这些了,趁热喝了吧。”

    顾清城接过保鲜盒,轻轻揭开盖子,一股甜香飘入鼻端。

    他心满意足的喟叹一声,拿起勺子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顾七爵不止一次被这个味道暴击了,但他从来不曾有什么想要尝一尝的表示,顶多偷偷多闻两口粥香自虐。

    等顾清城喝完,还有些意犹未尽,胃部的温热舒适让他再次想起了那道倩影。

    最后一盒了啊,得尽快把人找到才成,总归是该弄清楚她这粥的来源。

    如果真的是她培植出来的,那这个人他一定要拢在自己手中!

    顾清城放下保鲜盒,闻着房间内残余的甜香味道,心中想着的却是干净的、暖而香甜的、属于那女人的体香。

    那短暂的,难以启齿的,被照顾的点点滴滴,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脑海。

    每一句话,每一次的触碰,每一丝奇异的感受。

    或恼、或怒、或囧、或心跳加速。

    所有的一切都因一人而起。

    既然招惹了他,还想不了了之逃之夭夭,顾清城方才还柔和的面色一瞬暴风骤雨般阴沉了下来。

    毫无意外地,一笔小黑账再次落在了远在北上途中的沈越头上。

    顾七爵:???

    堂弟的脸,六月的天吗?

    沈越:

    她貌似很低调的看着锅从天降?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