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十章意外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早做打算?”

    古麟看着他娘亲玩味的眼神,舔了舔嘴唇,感觉有点发苦,他现在十七岁了,可是武道修为连武修初期的元体境都还没进,这怎么去和元种境的柳月儿斗?

    这老娘让他早做打算,这件事情看来她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在九夏国,大帅府可谓是权势滔天,古武穆与镇北将军如至亲兄弟,结亲本就好处多多,何况这个柳姑娘还能管教儿子,龙霓裳思来想去,可谓是满意至极,就是下一步该怎么劝服古武穆去提亲的事情很难办。

    “不过这亲事嘛,还不是父母之命嘛?柳月儿就算再厉害,想那月儿姑娘也不敢违背她父母的意思,嫁给自己小儿子,就是苦了那天之娇女了。”想到这龙霓裳轻叹一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没有办法?娘啊,你再想想办法吧?”古麟试探的问道:“我真不想那么快成亲啊!”

    “这事我也已经和你爹说过了,他虽然不太同意祸害柳大哥家的柳月儿,不过在我的劝说之下还是准备找机会透出一点风声去,看看柳大哥的意思。”

    “我……这是什么话?”古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祸害柳月儿……?这老娘是不是亲娘?”

    古麟只能一个劲的摇头,硬邦邦的说道:“我不同意。”

    龙霓裳温柔安慰道:“麟儿,你确实也不小了,找个合适的人管管你,让你收收心,你要知道,为娘也是为了你好。”

    “为娘不需要你成为像你哥哥一样的天才,却希望你能好好过一世!”

    古麟想要发火,他握紧了拳头,可是……

    可是他真的没资格发火,一个没救纨绔恶少,老娘也算是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就连祸害别人家天才姑娘的事情也想到了,这奇葩老娘算是狗急跳墙吗?

    古麟轻声说道:“娘,孩儿以前很荒唐,干出很多混账事情,不过确实是想明白了,想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这亲事还请娘三思。”

    龙霓裳早就知道古麟一定会找各种理由搪塞,轻轻摆手道:“这事由父母说了算,我还有事问你,你从你父亲书房偷走的黑盒子找到了吗?”

    “没,没找到,不见了,我全部地方都找过了,却还是没找到。“这个地坤玄机阁与天乾玄机阁合二为一,就在他的体内世界,这事情太过骇人听闻了,古麟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尴尬回道:

    龙霓裳柔声道:“那个黑盒子乃是古家圣祖传下来的宝物,虽然数十代的古家家主都不知道这个宝物怎么使用,可是那毕竟是家主象征,而且,这件宝物不能被放入任何的空间储物灵器之中,麟儿,你在想想会掉在哪里?好好找找,你已经被关了三个月了,如果你能交出那个黑盒子,我便和你父亲说说情,好吗?”

    古麟只得无奈道:“好吧,那我再找找看吧……”

    “唉……这件事你务必要记在心上。”龙霓裳摇头叹息:“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先走了,我刚才说的事情你好好想想,这件事全由你父亲说了算,我也只是让你有个心里准备。”

    说完话龙霓裳起身要走,想了想却又说道:“我会通知厨房,以后每天给你做些补气补血的饭菜给你送来,你好好修养身体,你禁足这段日子倒是少了很多是非,我也清净了不少。”

    “是!娘,你慢走……”古麟起身将龙霓裳送出房门,随后,铁链铁锁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他的房门又被锁上了。

    回房,消化了一下龙霓裳所说的内容,古麟苦笑,“看来以后有苦头吃了,不努力修炼可是不行了,这地坤玄机阁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盘膝坐下,凝神调息,古麟内视进入身体,不出意外,他再次来到了乾坤玄机阁之中。

    “咦……”古麟奇怪的看向真武殿青铜小门,他发现铜门之上的九盏明灯亮起的那四盏灯似乎亮了少许,“这是幻觉吗?”

    “莫非?”古麟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之前被蝉儿叫醒到现在也未曾修炼真元,可是那灯光却亮了少许,难道?“

    古麟心中一动:“吃一些有充足能量的东西也是可以点亮古灯的?”

    “难怪之前喝了气血汤之后,热量消失了,原来是被玄机阁给吸走了。”

    想到这,古麟大喜,用单纯修炼真元的方法点亮明灯实在是太慢了,如果能依靠服用补血补气的食物代替真元让古灯吸收,那么自己或许能尽快开启真武殿的第一道青铜小门。

    “战魂殿有恶灵夺舍,还有功法传承,那么这真武殿又会有什么?”

    盘膝打坐,古麟直接就在玄机阁之中开始了修炼,在这个天地灵武之气都异常浓郁的地方,他的真元修炼效果与外界相比,简直太好了!

    运转玄冰真元诀,一股精纯的真元已经被导入身体,随着真元汇聚,进入丹田,按照功法向四肢百脉流转。

    半个时辰之后,古麟已经感觉丹田有了真元汇聚的膨胀感,吐纳沟通天地,这片天地的真元与虚灵都浓郁的过分。

    他一指点出,金色真元金色气流如鱼贯而出,向真武殿之上的古朴明灯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

    随着真元流动,古麟似乎看到第五盏明灯慢慢发出了昏昏暗暗的光芒。

    ……

    在房间坐下,龙霓裳会想起今天与古麟的谈话,心头多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她的纨绔儿子今天至始至终都彬彬有礼,就算是被告知自己想要让他娶柳月儿过门,他竟然也没有苦苦哀求,也没有怒火中烧,这到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难道是强作镇定?”龙霓裳微微一笑,就看到古武穆龙行虎步的踏入房间。

    “怎么样?那小子有没有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古武穆当然也知道龙霓裳今天要去试探小儿子,他也有些得逞似的急问道:“那小子吓坏了吧?他有没有抱着你的腿?泣不成声的苦苦哀求?”

    “没有。”龙霓裳摇了摇头,笑眯眯的看着古武穆。

    “这,不会吧,该不会是吓昏死过去了?”古武穆感觉龙霓裳笑的有些奇怪。

    “他还算镇定吧,说是知道错了,要痛改前非……”想去之前一幕龙霓裳的嘴角不由得挂起一丝微笑,“只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从头至尾也还算镇定。”

    古武穆大声道:“这个臭小子,每次都这样,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他就会这点骗人手段,就是想要博得你的同情。”

    龙霓裳微微蹙眉,“这次却是有点不像,倒像是真的……”

    “你又上了这个臭小子的当了,我告诉你,狗改不了吃屎,他肯定又是在骗你,他一定哀求你为他解除禁足吧?”古武穆眼神微动,“要不然就是长吁短叹,假装痛不欲生,以死相逼……”

    “都没有。”龙霓裳收起了笑容,眼神也是一亮,“今天的他的表现的确与你所说的完全不同,他只是说他暂时不想成亲,让我三思。”

    古武穆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这小子没哭?没闹?没上吊?”

    “没有。”龙霓裳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今天的表现比你想象的好了千百倍,你真该去亲自看看,省的你从骨子里都看不起他。”

    古武穆张大了嘴巴:“……”

    龙霓裳终于发现,他的小儿子今天的言行举止真的很不一样,那种阴柔与懦弱的感觉似乎没有了,多了一些礼貌和镇定。

    就算是提起柳月儿的事情,他也只是面色大变而已,并未有她和古大帅之前猜测的那么不堪。

    “难道说,他真是这样想的?这次他是真心想要痛改前非了?”

    龙霓裳突然大声道:“彩衣,从明天开始,你去麟儿房间与蝉儿和娟儿作伴,留意麟儿的一举一动,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汇报给我,我想知道,他这次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彩衣行礼柔声回道:“是,夫人。”

    等彩衣退出房间,古武穆问道:“那小子有没有说出他把地坤玄机阁藏哪里了?”

    龙霓裳道:“他说弄不见了,在我看来却是不像说谎,虽说这盒子是古家圣祖传下来的宝物,可是从未有人能够炼化使用,麟儿拿去也没有用处,而且这盒子无法收入任何的空间灵器,麟儿又能把它藏到哪里?”

    古武穆怒道:“这个废物,连家族重宝都能弄不见了,你说说,留他何用,有时我真恨不得一掌打死他。”

    龙霓裳劝慰道: “你也先别生气,麟儿说再想想,想是受了伤真不记得了,你再给他点时间,我看他今天的表现确实是懂事了许多。”

    见古武穆不说话,龙霓裳岔开话题道:”“七天之后便是弘法大道的日子,这弘法寺可是千年传承的宗门,其真正实力比起我们龙门武府也不遑多让,整个夏都的青年俊杰都会去听法悟道,麒儿之前就来问我,他能不能带麟儿去涨涨见识?”

    “那个废物去干什么?”古武穆一听到古麟的名字气就不打一处来,怒声道:“你都说了,那些去听法武道的可都是青年俊杰,那个小畜生去给我们大帅府丢脸还差不多。”

    “武哥,再怎么他也是我们的亲生孩子!”龙霓裳冷冷看着古武穆,“你怎么能骂他小畜生!”

    古武穆一甩袖子,强压怒火,“这事你做主好了,不过让麒儿看好了他,别在给我们大帅府丢脸了,这些年他给大帅府丢的脸还少吗?”

    说完话,古武穆气冲冲的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