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十七章双娇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此刻古麟感觉很是奇妙,并非因为那些好事者的叫好声,而是他的体内有一股相融的力量在滋润着身体并且弥补他身体的虚脱。

    竟然让他有一种进入元体境的感觉,感觉身体的力量正在被淬炼变强。

    凡人身体柔软脆弱,想要成为一名武者,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炼体,丹田导入真元之后,体内存储了真元之力,就迈入了武修的第一个境界——元体境。

    当然,成为一名初入元体境的武修不过仅仅只是踏入了武道的门槛而已,武道修行境界越高也就越难。

    而初期元体境与后期元体境最大的区别,并不在于真元的储备量,真正的差别就看炼体的程度。

    炼皮,炼肉,炼血,炼经,炼器,器就是脏器,包括五脏六腑,练骨伐髓,这些全都是在元体境阶段完成的,如果武者打好了基础,进入凝元境界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当然,元体境大圆满可不容易,大多武修仅仅只是达到肉体炼血的级别便选择突破元体境界,进入凝元境,因为要想练骨伐髓实在太难!

    如果炼体不够完整,根基不够稳固,就算侥幸突破了元体境,来到凝元境也就再难突破了。

    这也是百分之九十武修突破元体境止步凝元境,而终身无法突破的主要原因之一。

    到达凝元境界,当然要进一步修炼武道真元,不过想要突破凝元境,达到天元境,那就不仅仅只是炼体了,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真元灌体。

    简单说,就是除了丹田能存储真元之外,身体的筋肉血骨,七筋八脉,五脏六腑,四肢骨髓,也都可以储存真元,这样才能更好保护身体,也能让武者利用真元防御攻击。

    当然真正能够炼体大圆满的武修却并不多,下界国度就更少了,为了突破境界,很多武修也就达到淬炼筋肉骨血而已,根本无法达到真正的炼体大圆满。

    这也就是导致同样是元体境,实际战力却完全不同。

    像云明就是天元境武修,而古麟的哥哥古麒却已经是元种境中期的武修了,这就代表他们都已经完成了真元灌体,其身体的坚硬与柔韧堪比铁石,真元之力甚至能开山裂石。

    想要达到元种境就必须凝结元丹,要突破元种境,凝练元丹这个门槛又阻挡住了九成的天元境武者。

    此刻古麟的感觉就是自己身体里的力量正在为他淬炼血肉筋脉,羸弱的身体正在变强,这不由让他惊疑不定。

    有了这股力量,古麟感觉身体的透支与之前的疲惫正在稳定的恢复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是乾坤玄机阁?”

    “弟弟,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看着依然趴跪在石台上的古麟,古麒关切的问道:

    古麟摆了摆头,轻声道:“哥,我没事,不过我需要静坐休息一下。”

    就见古麟盘腿坐下,闭上了眼睛,古麒稍稍放心,轻声道:“不急,你好好休息,我们也还等云婉他们上来。”

    调息吐纳,古麟的呼吸慢慢恢复了绵长平稳,内视身体,进入了乾坤玄机阁。

    才一进入,古麟就发现了乾坤玄机阁的明显不同,之前真武殿上已经点亮的八盏古灯,竟然灭了两盏,现在只有六盏亮着,三盏古灯彻底没光了。

    再看虚灵殿,也受到了影响,九盏古灯二明七暗,竟然也熄灭了一盏古灯,仔细再看时,古麟发现就连战魂殿也受到了影响,九盏亮着的古灯光线明显暗淡了许多,不过却并未有古灯熄灭。

    “我明白了,那些弥补身体亏损突然出现的力量,竟然全都是从玄机阁里面跑出去的,而我这具身体也是依靠这些反补的能量才有了炼体感觉。”这个发现让古麟一时不知道是喜是忧了。

    “难道这乾坤玄机阁种的能量能够让武修炼体不成?”古麟心中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疑惑?

    “而且,这种力量似乎必须在他身体达到极限时才会突然出现,这恐怕是玄机阁对他的一种天然的保护吧?”

    可是古麟心中却有些郁闷,这乾坤玄机阁……

    说它不好吧,这股力量能反补他的身体,还能释放能量让他有炼体锻筋的效果。

    说它好吧,他这几天的苦修又白费了!

    看眼前着情况,要点亮真武殿九盏古灯恐怕还要再努力修炼好些日子了。

    “龙古表弟,你没事吧?”就在这时,古麟听到了哥哥声音。

    “龙古表弟……?”古麟一时没转过弯来,却又听哥哥喊道:“龙古表弟,你怎么了?身体没事吧?”

    “没事儿。”古麟微微睁开眼睛,一道蓝色光芒从他的眼眸一闪而过,古麒大惊,再看时却发现那道从古麟眼中射出的蓝光已经消失不见了?

    古麒眼中出现一丝疑惑之色?

    古麟也知道现在不是研究玄机阁功能的时候,他单手支撑,缓缓站起,就看到了云明一行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表弟龙古。”古麒向古麟引见了云明兄妹以及孟星,罗凡。

    大家都是年轻人,几句闲话就相熟起来。

    “在下龙古,初来夏都,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古麟拱手施礼,语气诚恳,弄得孟星罗凡连说不敢。

    一旁的云明一直瞪着眼,他心中却是纳闷了,用真元传音对古麒问道:

    “这小子真是你弟弟?就是大名鼎鼎夏都恶少古麟?话说你弟有那么乖巧吗?这恐怕是你真正的远房表弟龙古吧?你可不要骗我?”

    要不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如此打扮,古麒此刻恐怕就要一把扯下他的面罩仔细看看是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了,他用真元传音回道:

    “他就是我弟弟古麟,货真价实,骗你干嘛,你可要保密。”

    云婉见古麟戴了面具,真元传音对哥哥问道:“这位龙古表弟怎么要戴个面具啊?少年郎难道还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云明微微一笑,恶趣味的回音道:“我问过古大哥了,这龙古表弟头大如斗,口鼻歪斜,奇丑无比,有碍观瞻,怕吓到别人,所以戴了个面具。”

    古麟站起身来,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说道:“我没事了,我们这就进入弘法道场听法悟道去吧。”

    “可怜的龙古表弟!”心中涌起一丝怜悯,云婉同情的看了古麟一眼,不得不说,少女总是喜欢同情弱者,她轻声说道:“龙古表弟,刚才累坏了吧?没事,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古麟有些诧异得看向这位新认识得云家二小姐,不明白这个刚认识少女怎么突然对自己关心?

    “谢谢,”古麟道:“我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

    一路向前,穿过热闹的庙会与巨大的弘法广场,众人进入了两扇巨大的石门,一行六人顺序进入弘法道场,放眼看去,古麟顿时被吸引住了。

    他看到远处出现了一座千丈高的金色巨佛雕塑,而在巨佛的眉心处有一刻巨大的红色水晶石镶嵌其中,散发着耀眼红光。

    道场深处隐隐有各种符文闪动,一条条红色光线与符文连接了巨佛雕塑,与身下的大地相连,似乎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而那颗红色水晶石似乎就是这个巨大法阵的阵眼。

    就听古麒真元传音道:“弘法寺乃是修建在一处巨大的熔岩地脉之上,我们所处的大殿就是整个弘法道场的中心法阵了,这弘法力场炙热无比,弟弟,等下听法悟道会进入弘法力场能量之中,如果你坚持不支就退出力场,一但主动退出力场,身体不但无碍,而且还会获得一些好处的。”

    古麟点头看向哥哥,示意明白。

    道场内宽广宏大,恐怕能容纳下几万人,云明带头找了一排靠前得位置坐下,几人说说聊聊,等待慧光大师现身说法。

    就在这时,一个清甜的声音响起,“云婉妹妹,真是巧,你也来感悟弘法大道力场啊?”

    不远处,来了两位少女,她们大步向前,一点没有少女娇羞样子,英气逼人。

    两个少女一人身穿红衣,肤若凝脂,体态婀娜,整个人透着灵动狡黠。

    另一人身穿紫衣,比红衣女子稍高,身材高挑,更显得高雅了几分,眼眸流转,美丽动人。

    说话间两位少女已经快步来到近前,敢叫云婉妹妹的,整个夏都也不多。

    而看到这两个少女,古麒的眼中已经出现了满满的笑意,他看了一眼弟弟,却看不到古麟白色面罩下的面容已经彻底发白了,眼神也极不自然了。

    冤家路窄,这对少女竟然是夏都瑰宝,虎狮双娇!

    南虎杨青凤,北狮柳月儿,当然这南虎北狮就是像古麟这样的纨绔给起的绰号。

    能让夏都纨绔都望风而逃的组合,那岂是一个凶悍能所能形容。

    不由的,古麟想到了龙霓裳之前的话,这柳月儿是他老娘给他相中的媳妇儿,而且他本能的有些畏惧这个少女。

    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他轻挪脚步,转到了古麒身后。

    古麟的小动作当然没有逃过古麒的慧眼,他眼中笑意更浓,心中暗想:“看来给弟弟蒙面确实聪明,不然还真麻烦,而且,他似乎害怕了,这才是他该有的表现才对。”

    来到近前,身穿红衣的柳月儿已经开口了,“婉儿妹妹,这边位置不错,我们就坐一起吧?”

    云婉顿时高兴的回道:“好啊!真是太好!没想到能遇到你们,我还当心一会儿会闷,这下好了。”

    云婉拉着柳月儿和杨青凤就忙着介绍道:“我哥哥你们都见过的,就不用介绍了,这两位是武道院的弟子孟星与罗凡,听说他们可是明年夏都大比的种子选手,都是天元境武修。”

    听说对方修为,她们不由多看了孟星和罗凡几眼,转向古麒,云婉突然一滞,似乎想起了什么。

    两女同时看向古麒,眼神有些古怪,古麒有些惭愧,他弟弟古麟就是被眼前的这个柳月儿柳姑娘追打了五条大街的。

    这件事情,整个夏都几乎是无人不知,已经变成大家茶余饭后的娱乐话题了。

    柳月儿与杨青凤自然认识古麒,她们家与古家本就交好,也是有往来的,看到古麒看着她,想起追打古麟的事情,柳月儿也不经有些尴尬。

    古麒自然猜到,轻叹一声解释道:“我弟弟古麟确实是该好好管教了……,唉……,我代我弟弟向柳姑娘赔不是了,柳姑娘出手教训的是,我还要感谢柳姑娘手下留情。”

    听到这话,古麟面具下的脸忍不住一抽。

    看到古麒神情诚恳,不似作伪,柳月儿不以为意的咬牙道:“古哥哥,你那个弟弟确实也该好好管教了,古叔伯与我父亲本是至交兄弟,按理说我不该打他,可是,我……,我实在是忍不了啊?”

    说到这,柳月儿柳眉倒竖,小拳头握的紧紧的,看的躲在古麒身后的古麟又是一阵心中发寒,心中腹诽:“感情这疯丫头提起自己的名字就想要揍人啊?”

    元种境的武修可不是现在的古麟能够招惹的。”

    “这位是?”杨青凤终于看到蒙着面的古麟了,云明与古麒心中同时一紧,就听云婉说道:“这位是古大哥的娘家表弟,你们可以叫他龙古表弟。”

    古麟轻咳一声,声音低沉的拱手施礼,说道:“在下龙古,见过二位姑娘,初来夏都,以后还二位姑娘请多多关照。”

    “龙古表弟,”柳月儿皱了皱眉,突然开口道:“看你这么老实,在古家可要小心了,我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要都注意古府的那个废……,那个恶少,古麟。”

    “记住了,小心那个古麟,他会使坏欺你。”柳月儿扬起粉拳,“要是应付不过来,就让人传话给我,我帮你出气。”

    这话,听的古麟古麒两兄弟彻底无语。

    古麟恭敬的说道:“是,谢谢柳姑娘提醒,我会自己多加小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