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四十五章危机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柳月儿傲娇的扬起粉颈,一双美目挑衅的看着古麟,古麟抬头,看到古麟冰冷目光,她有些胆怯,却还是大声说道:

    “而且,我和青凤姐姐有元器‘心有灵犀’,可以随时沟通,这样,就能知道最快时间知道两边的情况了。”

    柳月儿杨了杨铭文闪动的灵玉镯子。

    古麟自然知道元器——心有灵犀,乃是用来传音的铭文灵器,这种元器一般都是一对的,可以用来相互传话,最受世家小姐青睐。

    真元传音,是依靠真元吐气的方法指向性的将所要说的话依靠一丝真元之力传入对方耳朵,除非修为相差极大,否则是无法偷听到的。

    真元武修一般都是采用真元传音的方式相互沟通,这真元传音就与修为、距离、地形有关了,如现在这种灌木丛林,真元传音最多也就能传递百米而已,要是空旷地带,真元传音的距离就会达到几百米。

    而虚灵灵修却是用灵师符文印记来沟通的,这种沟通方式更为隐秘,而且距离更远,只要修为足够,一个虚灵符文传音有时能够让几十里外的人听见,当然,这种方式一般是灵修与灵修之间进行的。

    而这心有灵犀便是运用灵师手段专门制作的元器,只需要在灵犀之中加入一个真元转换法阵就能实现用真元驱动,成为元器了。

    武灵圣域,铭文、符文传承了数十万年,各种元器、灵器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就算在下界的圣武大陆,一些衍生的铭文灵器也是同样非常精妙复杂的。

    古麟想了想,点头答应,有心有灵犀及时知道双方情况无疑更为保险,毕竟这里没有两位灵修。

    能够更好的知道双方情况也可以及时救援,“好吧,那你就负责传递信息,记住一点,现在我是领队,不听话你就自己回来。”

    “你……”柳月儿咬牙切齿,她今天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忍气吞声了。

    “好了,我们走。”古麟展开身形,灵巧的向密林之中飞遁而去,柳月儿,林粟,雷鸣紧随其后。

    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夏落尘问道:“古麒,我看这龙古不但精明能干,而且潜力极高,经验老道,他到底是何来历?为什么如此神秘?还要蒙面?”

    微微迟疑,古麒还是恭敬说道:“禀告亲王,表弟龙古这些天才从龙门来到我们大帅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蒙着面,我也没有见过他的真容。”

    “是这样啊!我观此人有勇有谋,回去定要向皇兄推荐此人。”夏落尘点头若有所思道:

    这时,夏嫣雨调息完毕,她取出一枚丹药吞服下去,白皙的脸庞多了几分红润之色。

    夏嫣雨站起身来向古麒微笑道:“多谢古少援手救命之恩,此事我回去告诉皇兄,他定会嘉奖你的。”

    古麒连忙恭敬道:“不敢,保护公主亲王也本是我们天斩旗卫的职责,卑职不过是尽忠职守而已。”

    ……

    一路潜行向上,古麟一行人隐秘的来到一处险地,远远看去,山崖突兀。

    刀剑相交之声远远传来,就看到前面一行人被困在突兀的山崖之上,已经无路可走。

    五个黑衣刺客将他们团团围住,正在围攻几人,不远处还有弓箭手射出飞箭。

    一位蓝衣少女手持蓝色宝剑,一件灵宝在她身边盘旋飞舞,而在她的身边还有一名白衣少女,手持宝剑与她一起御敌。

    “那边有人在争斗,似乎云大少也在其中。”雷鸣向前一指,古麟也早就看到前面的情形了,他低声道:“快,我们从他们后面绕过去。”

    一路上都是侍卫的尸体,全都面容漆黑,伤口流出漆黑的血液,是中毒而亡。

    靠的近了,古麟眯眼看去,前面战况极其惨烈,定睛看去,古麟看到了云明与云婉。

    云明云婉兄妹二人背靠山崖边上的巨石,似乎随时会倒下。

    “果然在这里。”

    深吸口气,古麟道:“柳月儿,快传话,说我们已经找到云家兄妹了,这一路过来我留下了标记,路上没有遇到刺客,让他们可以尽快跟上来了。“

    “好的。“柳月儿连忙用心有灵犀传话给杨青凤。

    “龙少爷,现在怎么办?“雷鸣问道。

    古麟仔细前后四周看了看,轻声道:“我看他们已经支撑不住了,不能等他们上来了袭杀刺客了,只能我们自己动手营救。”

    “还是老办法,你们潜行到右边,我和柳姑娘去左边,那边主攻的四个蒙面刺客,我们一人一个,把他们解决。”古麟已经用手指将草图画了出来,“你们两在这里,我和柳月儿在这边,同时发动,明白?”

    “明白。”三人同时点头。

    “行动。”

    对于古麟的战术他们也都熟悉了,对付刺客没有江湖道义可言,这种袭杀本就是最好的战术,这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四人分两边包抄,来到指定地点之后,古麟瞅准一个机会,一挥手,他的千斤黑钵就飞射了出去。

    轰……

    黑钵飞射而出,正中一名黑衣刺客后脑,那刺客闷哼一声,脑袋开花,被打的飞了出去。

    而几乎同时,林粟雷鸣双双杀出,两柄战刀横扫刺客后背。

    同一时间,柳月儿长剑出击,血红身影随凌冽剑锋绽放而出。

    经过两次袭杀,大家已经有了默契!

    林粟一刀斩在一位黑衣刺客的后背之上,顿时鲜血喷洒,雷鸣一刀将一名黑衣刺客拦腰斩断,而柳月儿也一剑刺穿了一名黑衣刺客的后心。

    场上顿时只剩下一名黑衣刺客和七八个蒙面弓箭手。

    “柳月儿!“

    “月儿姑娘。”

    场中众人纷纷惊喜莫名,柳月儿柳眉倒竖,一剑刺向最后一个蒙面刺客,林粟雷鸣一左一右同时出刀夹击。

    三个对付一个,蒙面刺客明显不支,心生退意,就在此时,蓝衣少女双手打出一个手印,向前一点指。

    唰……

    冰蓝色的长剑急如闪电,化出一道流光,刺入了黑衣刺客的胸膛。

    一阵剧痛,黑衣刺客看见插在胸口上的剑柄,他自知已经逃不出去了。

    面对缓缓从一块石头后面走出来的古麟,刺客猛地一咬牙,咬破毒包。

    片刻之后,他用双手捂住喉咙,青筋暴露,吐出一口黑血,倒地而亡。

    “叶姐姐,水姐姐,云婉妹妹,你们没事吧?“柳月儿兴奋叫喊,询问之时,却看到叶柔馨与水宸曦同时身体一软,缓缓坐在了地上。

    两人各自拿出一瓶丹药,取出一枚,放入口中,然后盘膝坐下,一股黑气在她们脸上蔓延,精致白皙的脸庞黑气弥漫,看在眼中诡异异常。

    “她们全都中毒了。”眉头紧锁,古麟径直向云明兄妹走去,就看到云明与云婉的脸庞和双手都已经变成了灰黑色,显然中毒时间太长,已经中毒颇深了,“你们也中毒了,快坐下,我为你们驱毒。”

    一个箭步,古麟已经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云明兄妹,两人目光涣散,似乎逐渐在失去神智了。

    “柳姑娘过来,先过来帮忙,你把云婉扶着坐好,用真元锁住他们两个的身体,不要让他们俩倒下。”古麟将怀中剩下的大半千年血人参掰成两半,塞入了两人的嘴巴。“他们中毒太深,我必须全力为他们驱毒,林粟雷鸣,你们二人全神戒备,小心刺客偷袭。”

    柳月儿飞身来到古麟身边,将云婉扶着坐下,古麟扶云明坐好,全力运转玄冰真元诀中的冰玉手。

    冰玉手,乃是天水玄冰门核心功法之一,驱动冰属性真元进入双掌,用寒冰真元让双手变的坚如寒冰。

    现在的古麟体内虽然没有冰属性真元,他只能用身体之中的炙热弘法能量使用这种秘法。

    古麟也没有十足把握能用体内的弘法能量彻底催动冰玉手的真元驱毒功法,可是云明兄妹中毒太深,危在旦夕,他也只能试一试。

    只看到古麟双手变得赤红如血,泛起血红光芒,就如同火焰点燃了双手手掌,这根本不是他极为熟悉的冰玉驱毒功?

    “不管了!”古麟猛地一咬牙,一双火掌猛地按住了云明与云婉的背脊,炙热的弘法能量喷薄而出。

    柳月儿的眼中闪过吃惊神色,他竟然还会让双手燃烧起来。

    这不是火属性真元功法吗?

    他不是纯粹的体修吗?

    莫非他还是一名火属性的真元武修?

    在她的眼中,这龙古实在是太神秘了!

    全力运转功法,古麟感到随着弘法能量的输出,他的身体似乎兴奋了起来,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炙热的感觉!

    随着自己能量导入云明兄妹体内,古麟可以感知到剧毒毒素正在肆意的破坏他们的血脉身体与脏器。

    这毒竟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内脏了,再不施救,他们恐怕就和那些侍卫一样,要中毒身亡了。

    “哼……,给我出去。”弘法能量在古麟的持续输入下,再次变得猛烈起来,古麟要将他们内脏与血脉之中的毒素给逼出去。

    云明兄妹的口鼻开始向外冒出黑血,伤口也同样流出大量黑血,柳月儿自然知道这是毒血正在被龙古给逼了出来。

    汗水,从古麟的额头流下,从面具上滴落,浸湿了衣服。

    这次驱毒绝不像前面那么轻松了,因为云明与云婉中毒时间太长,如果不是古麟及时赶到,他们可能现在就没命了。

    而此刻的古麟还不知道,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来临。

    ……

    “什么?血一被抓了?你让两个刺杀对象给跑了?血二,你与血一修为最强,偷袭之下,竟然杀不是两个小辈。“血痕站在山头,脸上长长的刀疤涨的赤红,因为愤怒,那条疤痕正在蠕动,就如同一条活着的蜈蚣正在吸血,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

    “救这么几个小辈,我们出动了那么多个血杀卫,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血而匍匐在地上,颤抖着说道:“我看到,他们其中有一个带面具的人,他能解我们的血影之毒,事情有些棘手,我只能赶回来与血堂主禀报。”

    “刺杀对象之中有人能解血影之毒?”血痕双眼微咪,“是谁?”

    血一道:“那人带着一个白色面具,与古家古麒在一起,应该便是那弘法大典第一名的龙古。”

    “古麒,龙古……,你这个废物!”血痕大怒,抬腿就是一脚,脚心正中血二胸口,血二吐出一口鲜血,被踢得倒飞了出去。

    “血堂主,我们血杀卫已经与暗影卫厮杀起来了,对手不弱,我们双方都死伤惨重。”一个血杀卫前来禀告。

    血痕咬着牙,狠狠道:“这也是我的失误,刺杀计划本是万无一失的,可惜却是分了一半血杀卫去对付那些暗影卫,我本想你与血一刺杀一个古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这龙古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竟然成为了弘法大典的第一名,时间仓促,我们的刺杀计划却不能更改了,没想到这夏都多了一个龙古,却又让我们的计划多了几分变数。”

    心中默数着时间,血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个蒙面斥候飞驰而来,猛地跪在血痕面前,“报告血堂主,血杀卫传音,他们被埋伏了,现在生死不知。”

    “什么……?”血痕听到这个消息,彻底的暴怒了,大声问道:“最后消息是谁传来的?“

    斥候道:“血七,东南方向,他们负责刺杀云家兄妹。“

    “一群废物!”血痕怒吼道:“既然暗杀不行,那就明着把他们全都宰掉就行了,老祖一怒我们血杀卫全得死,都他娘的是一群废物。”

    一直站在血痕身后没有开口的八字胡须老头突然开口道:“血痕,先别着急,等血二把刚才的事情详细的讲一遍,我们在做定夺。”

    “是,吴长老。”血痕强压怒气,道:“血二,还不一五一十把刚才的事情交待清楚?”

    血二捂着胸口又跑来跪着,慢慢简述经过,待血二将事情经过讲解完毕之后,吴长老点了点头,眼中寒芒闪过,疑惑道:“这龙古果然是个变数,龙一不是那容易被擒住的人,这血影之毒也没那么好解除,依我看,这件事透着古怪!”

    “吩咐下去,把血鹰放出去,重点搜索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有他在,我们的血影之毒就会被克制了,这让这次的刺杀行动多了很多变数啊。”

    “吴长老,那现在我们该如何办?”血痕虽然愤怒之极,却不敢对吴长老发火,他恭敬的问道:“我们难道在这里等?”

    摸了摸八字胡须,吴长老微微一笑,指了指东南方向的密林,冷声道:“现在我们去那边,如果不出意外,那个龙古应该就在那里,而我们要刺杀的人,多半也全在那里。”

    吴长老眼中利芒闪过,“就像你说的,暗杀不行,那就明杀,我们暗影门要杀的人,就必须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