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五十一章软玉添香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九夏国,夏都、留香园。

    留香园分为内外两园,外园主要是茶馆酒肆,接待一些身份低微的普通百姓,当然有些武修灵修也喜欢这种市井之地。

    因为这里除了有酒,有茶,有菜,有饭之外,还有留香园内的小姐偶尔会出来献唱一曲,能见到留香园的莺花,听到美妙动听的歌曲,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是死而无憾的事情。

    而且,这里不需要太多钱财,点一壶清茶,一盘小点,就能消遣时光。

    因为这里还有每天几乎不间断的说书先生在讲各种各样的的新奇故事。

    “啪……,我的天哪?”醒木重重敲下,一位身材肥胖的说书先生声音悠扬,“说时迟,那是快,就看到这龙门龙古,双眼赤红如火,扬手一挥,呼……一个黑钵飞起,正是那弘法宝楼秘宝,千斤黑钵,这黑钵如流光飞射……”

    小眼左右转动,尖声问道:“你们猜怎么着?”

    堂下众人目露惊奇目光,有的急得直跺脚,有人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就见,那弘法宝楼的元器法宝,呼得一下飞出,啪的一声脆响,直接就砸在那黑衣刺客的面门之上。”

    “啪……,就见红色的,黑色的、紫色的、赤色的、金色的……,总之五颜六色的东西四散飞舞,如天女散花一般,那血影门刺客被这龙门武府的少年天才龙古一个黑钵打的七荤八素都分不清了!”

    “哈哈哈……”

    “好!解气!”

    躺下一片叫好声,与哄笑声:“打得好……”

    “圣武国这些王八蛋,欺负我们九夏国无人吗?”

    “他们不知道我们九夏还有一位龙门龙古……,哈哈”

    有人奇道:“那红的是血我倒是明白,那黑的是什么?怎么还有紫的,赤色的,金色的?”

    “你傻啊!这黑色的不是那口千斤黑钵吗?那紫色的便是千斤黑钵的元器宝光了,至于赤色的估计是当时打出的电光火石了!”

    “那金色的不用说,便是真元之光了……”

    肥胖的说书先生等大家平息了心情,这才说道,醒木重重一敲,这才说道:“这龙古少年英雄,弱冠之年,救下了那九夏瑰宝,南虎北狮……”

    “哈哈……,英雄救美啊……”

    短短数天时间,说书先生已经将弘法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编出了各种版本,不过这留香园的版本却是最受欢迎,也最接近事实的,不过显然是经过了艺术加工的。

    毕竟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嘛。

    话说龙古救下各位夏都俊杰便重伤昏迷不醒,被大帅找到,夏都俊杰全都完好不过是受了些伤,受到了惊吓而已。

    已经半月时间了,竟然还在昏迷,每日就让丫鬟喂些粥米,不过有人向张神医打听得到消息,这龙古身体应该并无大碍,只是精神力透支的厉害,需要静修恢复精神,过些日子应该会好起来。

    而那些刺客也被活捉了三个,一个似乎是血影门长老,据说这血影门长老头被龙古用千斤重钵打的头破血流,半死不活了。还有一位血影堂堂主血痕,另一个是血影门的血杀卫血一,被关在皇宫禁卫大牢之中,重点照顾。

    不过邻国‘横武国’已经派出使者出使九夏国,代替血影门交涉这三个俘虏的事宜,不用说,这件针对刺杀事件脉络已经初显了出来。

    要知道,这横武国乃是圣武中陆最强大国家圣武国的附属国度,同时也是与九夏相邻的三个大国的其中之一。

    而九夏国位于圣武东陆中心位置,无论是地理环境还是四季气候都是极好的地方,而九夏的三个邻国分别是‘横武国’、‘北寒国’与‘天卫国’。

    而这这横武国才是圣武东陆的第一强国。

    九夏位于圣武东陆东部,北方与北寒国接壤,西方便是这横武国,南方便是九夏的同盟国天卫国,九夏皇室与天卫皇室互通友谊,通婚结盟已有百年,现今的九夏皇后便是天卫国睦婉公主——长孙妙喻。

    此次刺杀事件中,最幸运的莫过于秦枫、唐陌与唐刀,他们虽然也遇上了刺客,却在逃亡路上不慎掉下了悬崖,马车挂在树上,逃过一劫。

    至于皇室,已经通报全国,并且将弘法寺大战与龙门龙古神奇救援的事情传抄军部,大肆宣传,九夏子民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这种重视似乎正在传递着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而夏都俊杰的名字事迹也全都出现在了整个九夏国度,被人们津津乐道。

    特别是横空出世的龙门龙古的名字,为了救人,他至今还在昏迷之中……

    ……

    留香园内园与外园相比可就冷清多了。

    唯一热闹的地方便是那留香楼,不过,这留香楼平时并不接待客人,而是节庆庆典,或是举办活动,接待重要人物的时候才开楼迎客。

    这留香楼才是真正夏都一掷千金的地方,要进入留香园内园玩耍,单单有钱可是不行的,还必须要有身份。

    没有身份的人想进这个园子就要有随时被扔出来觉悟。

    这也是留香园一种经典的娱乐方式。

    园子中的莺莺燕燕们个个技艺非凡,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甚至还有一些有天赋的灵修与武修也都身在其中。

    当然,留香园的姐妹可都是卖艺而不卖身的。

    此刻,园子中一处池子边上,两位绝美莺花姐妹正在轻弹细语……

    “唉……软玉姐姐,外面传的龙门武府的龙古真有那么厉害啊!?”

    名叫软玉的少女一袭淡绿衣裙,皮肤白皙如玉,身材软弱婀娜,瓜子脸蛋,明眸皓齿,轻声道:“有些事情做不得假,虽然传的有些玄乎,不过,事情经过应该大致不差,这龙古的确是夏都的世家天才也的确不假。”

    “添香妹妹,还是别想其它的了,你我在这园子之中却也越发难呆了。”软玉向园子碧绿的池子之中投入一枚石子。

    碧潭泛起涟漪波纹,将倒影着她们绝美脸庞的水波抹出似水纹一般的皱纹。

    “是啊!”添香一袭蛋黄衣裙,圆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粉雕玉琢,身体微微前倾,散发淡淡幽香,她看向池子中的水波涟漪,眉头微蹙。

    添香淡淡道:“这便是命……,谁让你我是那恶少的禁脔?在这世道,你我两个弱女子又能怎么样?”

    “是啊!就算他被禁足大帅府,可是他的狗腿子也没闲着,虽不敢生事,可是威胁恐吓总是有的,唉……,这所谓的‘麟香玉’帮会,偏偏要把我们名字弄进去,恶少真是无聊至极……,我们都太苦了……”

    “妹妹,你说这恶少与龙古都出自这大帅府,为何差距却如此之大?!”

    “这真不好说……,那龙古出自大帅府,倒是可以让恶少引见一下,据说还没人见过他的真容呢?”软玉浅浅一笑,淡淡道:“我却是不信命的,人总有一些机会,我们不过是要抓住而已。”

    两位少女呆呆的看着这碧潭清水,鱼群游园,却不再说话了。

    ……

    此刻,夏都大帅府却是另一番光景。

    这里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一车车的礼物,一担担的礼物在往里面送,竟然比过年还热闹!

    “夏都皇室,南窑美酒十坛,金丝布匹十支,灵药两箱,二级灵肉千斤,三级灵肉百斤……”

    “镇北将军府柳将军,千年灵株一支,玉带一枚,二级幼兽两只……”

    “镇东将军府云将军,四级地龙兽骨一套,千年灵芝一对,冰蟾一对,真元石一箱,谢龙古少侠救命之恩!”

    ……

    随着一声声守卫的大声吆喝,那些侍卫家丁有秩序将物资送入大帅府。

    看着这些抬入大帅府的物资,古武穆眉头紧锁。

    “龙古!还少侠?哼……,他们都瞎了眼了?”声音低沉的从古武穆鼻腔喷出,“别说夏都,这龙古大名怕是已经整个九夏国都家喻户晓了吧?!就连我身为大帅的古武穆也没他有名!”

    九夏国崇尚武力,自然也崇拜英雄!

    夏嗣真、古武穆、龙霓裳、柳震龙、云鹏飞、水勒、杨忠、叶如晦、刘过……这些名字早就家喻户晓了,他们都是九夏国的英雄。

    不过现在却多了一些,古麒、江无痕、秦枫、柳月儿、杨青凤、叶柔馨、夏嫣雨、夏落尘……这些人也将崛起,支撑起九夏的天空。

    因为有了这些名字,才能让百姓能在这片土地上幸福生活,世代繁衍。

    其中却有一个名字如彗星崛起,横空出世。

    龙古这个名字已经和古麒他们一样,甚至比古麒还要耀眼。

    因为没人见过这龙古的真正面容,便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九夏国新生一代的英雄!

    “古麟醒了没有?”古武穆回身问道:

    古飞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古麟真实身份的侍卫长,他连忙上前答道:“这已经是第十七天了,二少爷,他还在昏迷。”

    一位家丁飞快的跑了过来,恭敬行礼道:“大帅,夫人请你去大厅议事。”

    一挥手,甩开身披的大氅,古武穆道:“将这些礼物如数记下,让账房一一回礼,不可失了礼数。”

    快步来到大堂,古武穆就听到了里面正在说话。

    “真是不可置信,麟儿岂能如此厉害?”就听龙霓裳说道:“你说除了秦枫、唐陌与唐刀三人,其他人都是你和麟儿一起救下的?而且还是麟儿出力更多?秦枫他们怎么也安然无恙?”

    古麒道:“是的,我听说秦枫他们三人当时也遭到了血影门刺客的刺杀,他们当时驾着马车疾驰,却一不小心掉入了山崖,还好的是山崖下巨树成荫,马车挂在树上了,他们只是受了些惊吓,却也并未受伤,就跑到一个山洞之中等待救援了。”

    古武穆大步走入房中,看到母亲路尺一坐在主位之上,龙霓裳坐在一旁,古麒与古延、林粟、雷鸣分站下首,彩衣与青萝分站龙霓裳身后。

    彩衣已经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了路尺一身旁,古武穆也不坐,向黑衣女子恭敬行礼道:“孩儿见过娘,娘这次不走了吧?”

    “你都是夏都大帅了,以后不必如此了。”路尺一微微一笑道:“我入世悟道二十年,很多东西还无法参悟,这次的事情,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这次幸好我距离夏都不远,能及时赶到,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走不走先不说,这些年,你们可有你爹的消息?”

    古武穆长叹一声,道:“我也派人四处打听,却还是了无音讯,一点线索都没有,爹他恐怕也是入世修行了。”

    路尺一欣慰的看着站在一旁覆手而立的古麒,眼光闪动,轻声道:“麒儿都长这么大了,记得你小时候我还抱你的,那时候你就这么小一点,给你一点蜜糖你便咯咯直笑。”

    “哈哈……”古麒笑道:“祖母这次便别走了,呆在家里,我们也好孝敬您。”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我看你与麟儿都不错,此次夏都可真多亏了你们兄弟二人了,要知道血影门可不是普通的刺杀宗门,那瑶痴更是就连祖母也无法战胜,此次你们能逢凶化吉真是不容易啊!来,别虚礼了,快起来吧。”轻轻一伸手,古麟便再也跪不下去了。

    “我走那年麟儿还没出生吧?”路尺一轻声叹息道:“一晃就二十年了,你们都长大了。”

    “是啊,”龙霓裳轻声感叹,“麟儿是娘走以后三年才出生的,到了今年七月便有十七岁了。”

    路尺一问道:“麟儿醒了没有?”

    龙霓裳看向彩衣,彩衣连忙道:“还没醒,不过已经让张神医看过了。”

    龙霓裳问道:“张神医怎么说?”

    彩衣道:“张神医说二少爷身体充盈,身体不但并未受伤,还比之前健硕了很多,身体有特殊能量保护,应该并无大碍,此次昏迷可能是消耗过度,或是……,精神受损。”

    眉头紧锁,路尺一担心的道:“这麟儿真是一个好孩子,不过这精神受损却可大可小,不知麟儿修为如何?”

    古武穆长叹一声,却不说话,龙霓裳接口道:“麟儿自小体弱多病,性格乖张,也静不下心来,所以修炼的事就搁下了。”

    “麟儿没有修炼?那血影门之事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这龙古便是麟儿吗?莫非这龙古另有其人?”路尺一看向古武穆,一脸疑惑,她不解的问道:“麟儿没有修炼怎么可能连克对手,在一众强者的手中,救出伙伴呢?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元宫境的强者啊?!”

    古麒恭敬道:“禀告祖母,外面所传的龙古确实就是弟弟古麟,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爹娘还有些不太相信,我发誓,至始至终,弟弟都和我在一起,所有外面所传龙古之事,确确实实都是弟弟古麟所为。”

    “既然有麒儿作证,你们却为何不信?”路尺一奇道,看向古武穆与龙霓裳,“这麟儿平常行为不好吗?”

    “岂止是不好。”一想到古麟的所作所为,古武穆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平常品行不好,不,他就没品行,夏都百姓都知道,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恶霸纨绔,仗势欺人,……。”

    “外面所传之事别说我不相信,就连他娘也不相信,你说是吗?霓裳?”古武穆没好气的转向龙霓裳。

    龙霓裳轻声道:“确实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麟儿他……”说到这,龙霓裳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路尺一微微嗔怒道:“我是他祖母,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龙霓裳看了古武穆一眼,古武穆微微点头,龙霓裳幽幽道:“麟儿性格确实非常暴戾,在外面的行事作风也很跋扈,还借着大帅府名声招募了一些人手,在夏都横行霸道,我也并没有刻意纵容他,反而经常打骂处罚,可是对他越发严厉,他却越发放肆,那些教导收效甚微,还会让他变本加厉,更加任意妄为,麟儿经常在外面为非作歹,其实我也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办法了,前些日子还将她禁足家中,不准外出。”

    龙霓裳轻叹一声,道:“本想他长大能乖巧懂事就好,却没曾想,这次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真不知道这是喜是忧了。”

    “这当然是好事!”古麒突然开口,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次发生的事情我从头到尾都与弟弟在一起,那些情景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我敢保证,弟弟真的是懂事了,这次如果没有弟弟,我恐怕就回不来了,包括古延他们,还有那些夏都那些优秀的世家弟子,他们全都要感谢弟弟,没有他,这次我们真就凶多吉少了,他们送来如此多的礼物,便是明证。”

    古武穆怒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没大没小的。”

    “是,爹。”古麒闭嘴退下,显然有些不忿。

    “麒儿,你接着说。”路尺一看了古武穆一眼,“武儿,麒儿维护弟弟,你发的什么火?”

    “娘……”古武穆闭上了嘴巴。

    得到祖母准许 ,古麟神采飞扬,大声道:“出门之前,弟弟的身体都并未完全恢复,直到弘法大典之后,弟弟才屡屡做出惊人之举,而且两位弘法寺大师明显对弟弟刮目相看,我猜测会不会是在此次弘法大典之中,他获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奇遇?”

    众人眼睛一亮,恐怕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