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六十六章帮主驾到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一个装饰古朴华丽的房间之中,檀香飘动,柳月儿看着窗外景色,她看着窗外一颗大树,脸颊绯红,似走了神。

    娇羞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夏都瑰宝,北狮柳月儿的风采?

    她的两名丫鬟正在梳妆,丫鬟梅子轻轻为小姐梳理长发,她这些日子就已经发现小姐行为举止有些异常,她偷偷向丫鬟木子瘪了瘪嘴。

    丫鬟木子为小姐找来红装,搞怪的做了一个鬼脸。

    大家都知道,月儿小姐偏爱红色,她的性格也骄阳似火,雷厉风行,一众夏都纨绔恶少闻月散胆,望月而逃。

    两个丫鬟却从不曾想,小姐竟然会出现女儿家的姿态。

    脚步声匆匆响起,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姐,古家有动静了,那个恶少古麟之前出府了!”

    “其它人呢?那龙古可曾与恶少一起出来?”禀报声将柳月儿拉了回来,她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侍卫禀报道:“没看到龙古,只有恶少带着一众侍卫,不过似乎里面有一个铁甲侍卫随行,看不到容貌。”

    “这龙古,莫非还没苏醒过来?”柳月儿眼神微动:“你们继续盯着,等那恶少停下,你们便来禀报,本小姐就去找他。”

    丫鬟木子似乎也是一个好事之人,她双眼冒光,急匆匆问道:“小姐,那恶少可是又做了什么坏事?小姐要除恶扬善,替天行道?”

    柳月儿轻轻摇了摇头,秀眉微蹙,一扬秀拳道:“最近并没发现恶少作恶,只是本小姐怕那恶少好了伤疤忘了疼,要去好好警告他一番。”

    木子轻声问道:“那小姐可否带我们同去,我也想看看小姐如此惩治那大帅府恶少。”

    “不行。”柳月儿想了想,摇头道:“你们两个乖乖呆在家里,本小姐可是去做好事。”

    “小姐……”

    木子话没说完,就看到柳月儿已经从窗口飞身而去。

    ……

    此刻在夏都一处秘密场所,有一群人正在密议,坐在其中主位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一头白发没有一根杂色,梳理的极整齐,鬓角银丝飘逸,相貌儒雅庄重。

    座位下一个少年覆手而立,正是弘法大典第四名的秦枫秦大少,而分站在他旁边的正是圣武堂的弟子唐陌与唐刀。

    “报……,”一个侍卫飞跑来到门外。

    秦枫大声道:“进来。”

    侍卫推门而入,大声禀报:“禀报少爷,那大帅府二少古麟出府了!”

    “好!”秦枫一报拳,恭敬道:“太史大人,我们收到消息,这恶少此次出府是去留香园的麟香玉总部堂口议事。”

    白发中年男子轻轻抿了一口茶,冷冷道:“德亲王那边回话了吗?”

    秦枫点头道:“他们答应了,那个人会在傍晚送进花姿房间。”

    “好!”白发男子眼中透出一丝喜色,微笑道:“告诉德亲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要对那个人种下虚灵印记,他可曾答应?”

    “已经说好了,德亲王妃对那个人下药之后,便会送到我们房间让太史大人验证,此时就有机会让太史大人种下虚灵印记了。”

    “很好!”白发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此事办成了,你秦家必将再次走向辉煌,你秦枫也会如愿以偿的。”

    秦枫听到白发男子的承诺,立刻大喜过望,他眼神火热,恭敬行礼道:“多谢太史大人,有花姿与白雪两位莺花帮忙,此事保证万无一失,秦枫也绝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如此最好,此事一发,我们在夏都布下的两枚棋子便是暴露了,千万不容有失。”

    秦枫紧握双拳道:“太史大人放心,那恶少品行我非常清楚,废物一个,色中饿鬼,贪得无厌。”

    秦枫嘴角露出一丝残忍微笑,“就是太便宜那十恶不赦的恶少了!就是可惜了那明皓公主!”

    白发男子轻轻放下茶杯,淡淡道:“不可惜,你要记住,一个好的棋手是不会可惜任何棋子的。”

    “是,太史大人,秦枫受教了。”

    ……

    “大少,二少出府了。”侍卫古延悄悄来到古麒耳边说道。

    古麒眼神微动,道:“你与雷鸣过去看着,暗影卫通报,最近很多人都在盯着大帅府,你们俩去盯着点,可别让弟弟再做下错事,我在天斩旗当值,你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就留林粟留在这里听令即可。”

    “是,少爷。”古延雷鸣一起领命,古麒想了想,继续说道:“雷鸣,你去与云大少打个招呼,让他也去留香楼看看,麻烦他对弟弟照顾一二。”古麟摇了摇头轻叹道:“唉……,麟香玉帮会!唉……我这个弟弟,我真不放心,现在各国形势复杂,有时我还真怕他又闯下大祸。”

    “是,少爷。”古延与雷鸣领命而去。

    ……

    一路疾驰,古麟依然能感觉有几股气息若有如若的扫过他所乘坐的马车,这让古麟有些警觉。

    古麟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结合之前街道上发生了一幕,他发现自己似乎严重低估了他在夏都的影响力了!

    而且很明显,他没有学到恶少的纨绔精髓。

    “既然被监视了,那么如此凶名赫赫的夏都第一恶少又该如何行事?”

    佯睡沉思,古麟开始回忆恶少行事与语气作风的点点滴滴……

    小半个时辰之后,马车缓缓停下,小林子掀开帘子看看了,道:“少爷,到了。”

    说完话,小林子率先走下马车,四名亲卫挤在马车里,大气都不敢喘,此刻都忙着的下了马车。

    平静的走下马车,古麟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既然你们要看,那么本少爷便演给你们看看好了。

    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古麟走下马车,马车停在一处阁楼门口,阁楼分三层,门头上刻着一块实木牌匾,其上刻着三个大字——麟香玉。

    古麟微微一笑,这里便是恶少所创麟香玉帮会的总坛的堂口了。

    就听小林子扯着嗓子喊道:“帮主驾到。”

    一群狗腿子分立两旁,全部向古麟躬身大声道:“参见帮主。”

    这是恶少定下的帮规第一条,只要在麟香玉总坛,任何人不能称他为少爷,必须叫他帮主,如果违反此条帮规,掌嘴十下,由副总管执法。

    “帮主,你终于来了,这些日子可苦了我们这些弟兄了,帮主身体无恙了吧?”一个身材发福的二十多岁青年汉子已经迎了上来。

    古麟当然知道这个胖子,这个胖子可是古麟的第二号狗腿子,帮会的副总管,张扬,张胖子。

    对于这个张胖子,古麟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张胖子可是麟香玉帮会之中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灵种境武修,曾经在夏都府衙之中当差,也曾破过一些大案,在夏都也算是小有一些名气。

    记得当时为了把这个胖子弄到麟香玉帮会做副总管,恶少可算是费劲了心力。

    为救张扬重病的五岁儿子,恶少不但从他老爹拿来偷来了一支万年灵浆株,而且还托大哥古麒请来了张神医为他儿子治病,硬是将他儿子张小翔的命给救了回来。

    这恐怕是古麟记忆之中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了,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张扬辞去了公差捕快的职务,便死心塌地的跟着古麟,成为了麟香玉帮会的副总管了。

    微微一笑,古麟冷冷说道:“张副总管,好久不见,小翔的身体可还好?”

    “托帮主的福,翔子身体很好。”张胖子点头看了一眼紧跟在古麟身后的铁甲侍卫,微微一愣,笑道:“这位是?”

    “那就好,这是我的新侍卫,铁衣。”

    说完话,古麟不再理会张扬,径直向屋内走去,来到大厅正中高高在上的主位上稳稳坐下,四名亲卫与彩衣紧随古麟身后,站成一排,肃穆而立。

    古麟此刻这架势,倒是颇有几分帮主气势。

    在主位上坐好,一众帮众鱼贯而入,分成四排站好,古麟放眼看去,大厅里足足站了三四十人。

    总管小林子与副总管张扬站在最前面。

    古麟看向两位总管后面人时,他有些无语。

    分站四排的麟香玉帮众,千奇百怪,形态各异。

    这帮众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几个刺身汉字,胳膊上全是刺身,雕龙画凤,不用说这些人都是街上混迹的闲汉和一些地痞流氓!

    大厅里一下站了如此多的痞子混混,那是极为扎眼!

    轻咳了几声,古麟将差点憋出来的笑声强压了回去,故作冷静道:“说吧,最近这段时间,帮会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小林子苦着脸道:“禀报帮主,帮主禁足期间,弟兄们都没出去干活,马上就到月钱发放了,帮内却一点银钱也拿不出来了,上两个月的月钱还是去请软玉与添香两位副帮主垫付的。”

    听到这话,古麟差点又笑出声来,用手轻轻摸了摸嘴巴,这才算是堪堪忍住,古麟假装怒道:“什么?没钱发放月钱?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群废物!”

    小林子吓得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古麟面前,一个劲的自责道:“都怪我,是我不懂打理帮会,也不会做生意,都是小人没本事,请帮主责罚。”

    古麟闭上了眼睛,他确实不太会应付这种场面,麟香玉的一众帮众成员却忐忑不安起来。

    看看他身后的五个亲卫,老刀与老黑,同是天元境巅峰修为,石磊,灵种境中期修为,方玉,灵种境巅峰修为,也是古麟身边第一武道高手。再看看那个被一身铁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侍卫,那实力恐怕不会在方玉之下。

    帮主一但发起火来,要收拾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那几个侍卫一但扑上来谁能挡住?

    就算张副总管修为灵种境后期,也绝不会是方玉的对手。

    看到情况不妙,张扬连忙上前说道:“这其实也不能全怪弟兄们,我们之前经营的几个好的堂口被圣武帮和刀剑帮给瓜分了,我们经营最好的梧桐街也被唐双亲自带入过去接管了。”

    张扬苦着脸道:“帮主被禁足的这段时间,林总管不让我们出手,否则,我一定带人砸了圣武帮和刀剑帮的场子,把地盘都抢回来。”

    古麟捂着嘴,他笑了,这次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不过,古麟此时笑容在众人看来却显得有些诡异。

    “哈哈哈哈……“

    大笑了几声,古麟掩饰自己的尴尬,上一世他一定没想过,他一代圣域天才竟然流落到了成为市井流氓们的帮会首领了。

    古麟忍住笑,问道:“唐双,他是不是唐陌与唐刀的弟弟啊?”

    张扬道:“就是他,这圣武会就是他借着两个堂哥的名头搞起来的。”

    “这个仇我记下了,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既然帮主出来了,那么,今天晚上我便带人去将几个都场子抢回来!”张扬一咬牙,大声道:“总不能让弟兄们无事可做,无钱可收。”

    “嗯,那个关于抢回场子的事情,先不急。”古麟一摆手,打着哈哈道:“等我再想想。”

    “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好了,总是要他们知道厉害才行。”假装沉思了片刻,古麟又道:“那大伙还有其它事情吗?”

    张扬正欲开口,却看到一个漂亮的小丫鬟根本没有敲门,她直接推开大厅房门,便径直走了进来,一边走她还一边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古麟,阴阳怪气的高声道:“哦,这是谁?这莫非是古家二少爷?麟香玉帮主?”

    “小辣椒!”古麟脱口而出,“你来这里干嘛?没看到我们正在议事吗?”

    小辣椒笑道:“古二少大贵人竟然还记得我这个小丫鬟!我还当我和我家小姐已经被大贵人给忘了呢?”

    古麟轻叹一声,这小辣椒所说的小姐他自然知道,开口问道:“软玉姑娘最近还好吧?”

    小辣椒讥讽道:“二少爷来到留香园外园竟然不通知我们家小姐,这麟香玉帮会干脆改名叫做麟帮好了?”

    古麟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想要彻底融入恶少那多姿多彩的生活似乎也并不容易,只能冷声道:“小辣椒,这里可不是你一个小丫鬟能撒野的地方?你可是做主要替你们家小姐退出麟香玉?”

    “我……”小辣椒在风月场合长大,自有一套识人之术,他看到古麟神情,突然心中一惊,眼前这人还是她所认识的古家的废物二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