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六十九章凤求凰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二少开门,大事不好了!”

    听到软玉有些慌张的声音,古麟神色微变。

    什么事情让软玉如此慌张?

    起身打开房门,古麟便看到了门口的软玉与添香,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添香急道:“二少,你还是快跑吧?刚才三楼来了一人,她刚才截住我与软玉妹妹,要我们来告诉你,让你去三楼的六号雅间,她要见你。”

    古麟眉头紧皱,他想不明白是什么人把她们两个吓成这个样子,问道:“是谁要见我?”

    “北狮,柳月儿!”软玉一字一顿的说道:“二少,要不你还是快离开吧?我看她来势汹汹,我怕她又打你!”

    “她找我干什么?我最近没招惹她啊?”面色微变,古麟疑惑道:“她有没有说找我什么事?”

    软玉添香一起摇头道:“她什么都没说,而且,她是一个人来的,杨青凤没和她在一起。”

    古麟道:“好吧,那我便去见见她好了,你们不必担心,这柳月儿虽然霸道,却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说完话,古麟从五楼走下三楼,向着六号雅间走去。

    来到房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就听到柳月儿骄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门开着,你自己推门进来。”

    轻轻推开房门,古麟便看到了一袭红衣的柳月儿,她坐在桌旁,冷冷看着推门而入的古麟。

    将房门掩上,古麟坐倒柳月儿对面,淡淡道:“不知道月儿姑娘找我何事?”

    柳月儿显然没料到古麟如此淡定,她柳眉倒竖道:“古麟,本姑娘今天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有事要问你。”

    古麟道:“什么事?”

    柳月儿一咬牙道:“那龙古是你什么人?”

    “龙古啊?”心中一动,古麟道:“你问我龙古表弟干什么?”

    “龙古是你表弟?”柳月儿吃惊的问道:“他的年纪还比你小?”

    “他小我一个月,怎么了?柳大小姐?”

    柳月儿突然变得有些结巴,低声道:“没什么,那龙古救过我和我侍卫性命,我问问他是不是还在昏迷?”

    古麟没好气的道:“柳大小姐,龙古表弟三天前就醒了,你问完了吗?没其他事情我就走了。”

    柳月儿咬牙道:“既然你是龙古表哥,你帮我做件事,我以后便不找你麻烦了。”

    古麟眉头微蹙,“什么事?说来听听。”

    “我要你帮我带样东西给他。”说话间,柳月儿从怀中取出一枚储物戒指,递给古麟道:“我看那龙门龙古竟然连个储物元器都没有,这个你帮我转交给他,这戒指里面有些师尊给的疗伤灵药,或许对他恢复身体有些好处。”

    “储物灵戒!”古麟有些愕然,这种东西可是价值极高的,而且里面还有灵药!

    “拿着。”柳月儿双颊绯红,她起身将戒指直接塞到了古麟手中,大声道:“你们古家太小气了,竟然都舍不得给他一枚储物灵戒,让他用手拿着一个千斤黑钵,这怎么方便?”

    古麟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储物灵戒,一时竟呆住了……

    柳月儿似乎在掩饰她的害羞,大声说道:“好了,你帮我做事,以后你不做坏事我便不打你了,而且,你只要能改邪归正,本小姐便罩着你。明白了吗?”

    古麟张大嘴巴,点了点头……

    ……

    此时,五楼添香的房间里,软玉与添香两位美人正在轻声细语的说话。

    添香的房间之中多是鹅黄色,香气袅袅,很是温馨。

    添香轻轻说道:“软玉姐姐,二少似乎变了。”

    “是啊!”软玉似乎还没从刚才与古麟相处的对话之中回过神来,淡淡道:“不是变了,而是与从前相比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人。”

    “是啊!真是看不明白……”添香不由感叹道:“有我们二人相伴,他竟然要求独处一室,这与坐怀不乱又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有我们两个相陪,谈些风月的事情,是多少世家公子求之不得的事情,他竟……?真是不解风情啊!”添香似乎还有些耿耿于怀。

    软玉苦笑道:“告诉你一件事情,刚才我将小辣椒支使了出去,想要给他机会,我也有些暗示,可是他并没有丝毫乱心,可真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啊!”

    “竟会如此?!”添香有些不可置信,思索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记得从前的二少总是心思深沉,性格阴冷诡异,每次与他相处我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总有一种与毒蛇相伴的感觉,生怕一不小心便着了他的道了,与他相处交谈我都恨不得早些结束,可是……”

    “可是什么?”软玉问道。

    “软玉姐姐,说出来,你可别取笑我。”添香大眼睛有了几分异彩,道:“很奇怪,这次我感觉二少目光清澈明亮,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可怕了,言语虽不多,却是让我感觉亲切,我似乎还有了一些想要和他多相处一会的亲近感。”

    “你也有这种感觉!”软玉秀眉微蹙,“其实我之前也有和你一样的感觉,这二少似乎变得没有那么讨厌了,而且,与以前相比,似乎就连他的容貌也好看了几分。”

    “对,多了几分阳刚之气。”添香笑道:“添香姐姐是不是要被这恶少迷住了?”

    “去……”软玉笑道:“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以前用欲擒故纵对付他?现在这恶少反过来用的也是欲擒故纵之计呢?我们可不要被那恶少表面给骗了,他骨子里可是一头恶狼。”

    狡黠一笑,添香突然正色道:“恶狼吗?我说恶少你尽管放马过来,你没听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想要用计对付我们姐妹二人,你就不怕我们姐妹将你拿下。”

    “添香妹妹,别开玩笑了,我们这些日子本就难过了,这恶少如果真不再在乎我们姐妹,我们可真要被留香楼扫地出门了,到时候你我姐妹可真就没容身之地了!”软玉哀愁的说道:

    如果她们真的没有办法绑住古麟,这夏都虽大,恐怕还真没她们姐妹的一席之地,恶少积威之下,这夏都谁敢收留她们?

    “唉……姐姐,你说二少怎么变得那么能吃了?”添香捂着嘴笑了起来,“他刚才一个人至少吃了十几个人分量的食物!”

    想到这里,软玉不禁莞尔,道:“而且,最后他似乎还是没吃饱,因为我们在,他脸薄,有些不好意思继续吃了。”

    “啊……?!”添香呆住了,“那不是比大肥猪还能吃啊!!”

    “哈哈……”添香笑的开心,“要我说,恐怕就连大肥猪也没他能吃的!”

    软玉眼睛一亮,道:“食量变大其实也很好解释,那是因为身体需要吸收养分,据我所知,修炼者食量都是很大的,不过,二少似乎从未修炼,怎么会突然食量变大呢?你说会不会是二少在他父母的逼迫下开始修炼家传功法了?”

    添香忍住笑,摇了摇头道:“他会去修炼?打死我也不相信,怕是生病了吧?”

    “没听说谁生病会这么能吃的?”

    ……

    此刻的古麟自然听不到软玉与添香的闺房密语,他呆呆看着有些娇羞的柳月儿,突然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丫头娇羞的样子有几分可爱啊!

    柳月儿被古麟看到脸颊发烫,她捏了捏小拳头,大声道:“这件事你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我要你好看,好了,你滚吧。”

    古麟微微一笑,将储物戒指收入了怀中,“我替龙古表弟谢谢柳大小姐了,你放心,东西一定会交到龙古手中。”

    说完话,古麟起身拉开房门,刚走出房间,古麟便看到门外走廊上站着一人,正微笑的看着他,竟是云家大少,云明。

    云明道:“古麟!可真有你的!”

    “什么?”古麟装傻道:“云大少怎么会在这里,是要偷听吗?”

    云明哈哈大笑,上前一把搂住古麟肩膀,凑到古麟耳边轻声道:“小子,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哦不,我还要谢谢你才对,这次如果没有你我和妹妹恐怕真要凶多吉少了,我云明可是知恩图报之人,以后你的事,便是我的事。”

    古麟微微运转火炼心经功法,云明突然感到一股极致火热之力从古麟身体上传来,一下便震开了他,就听古麟道:“云大少,我古麟可是夏都第一纨绔,和你很熟吗?”

    “有意思!”被古麟震开,云明却一点都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不错,你便是夏都第一纨绔恶少,与你相熟可是很丢脸的,不过,既然你是麒少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的亲弟弟了。”

    白了云明一眼,古麟转身就走,就听云明在身后取笑道:“麟弟慢走,这留香楼虽好,可要小心闪了腰哦。”

    不再理会云明,古麟直接上了五楼,进入了软玉的房间。

    云明若有所思的看着古麟的背影,嘴角含笑,这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两个人,正是死党孟星与罗凡。

    孟星道:“云少,你不是一直看不上麒少这个纨绔弟弟吗?怎么今天会主动和他亲近?”

    “不可说,不可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看着他很顺眼了!”云明微笑摇头,道:“走,我们去找芊羽和柔絮姑娘,今晚魁首之争我们可也不能落了下风。”

    回到房间,里面没人,环顾四周一圈,古麟盘膝而坐,内视灵海。

    没有虚灵,一切如旧。

    内视魂海,在漆黑无尽的魂海之中,那两团白光似乎又变得明亮了几分,看来狂吃食物确实能为这两个神秘光团带来能量补充。

    内视身体世界,古麟进入了乾坤玄机阁,那大道殿的冰水境第一关瀑布寒潭实在是太难了,古麟至今还事一点头绪也没有。

    古麟叹了一口气,看来闯关的事情先不能急,还是稳扎稳打的修炼最为实际。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修炼一途,本就艰难,可没有什么捷径可行。

    站在四门中心广场,古麟看向了真武殿大门古灯,其上亮着两盏昏暗古灯,古麟来到真武殿铜门下盘膝而坐,开始修炼玄冰真元诀。

    导入天地元力进入身体,在身体流转一周之后,古麟便将修炼出来的真元持续的输入到真武殿古灯之上。

    两盏昏暗的古灯缓缓变得明亮起来……,古麟沉浸其中。

    两个时辰之后,古麟听到悠扬的琴声从乾坤玄机阁的天空之中传来。

    收敛心神,古麟看到真武殿的两盏昏暗古灯彻底明亮了起来,却还是没有点亮第三盏古灯。

    轻叹一声,这点亮古灯可并不容易,古麟退出了乾坤玄机阁。

    一睁眼,两道奇异蓝色光芒从古麟的眼中透了出来,正在拨弄瑶琴的软玉和添香同时被古麟闪动光芒的眼睛给惊得愣住了。

    蓝色光芒转瞬即逝,古麟笑道:“我刚才盘膝休息,似乎睡着了,不知道你们进来了。”

    仔细看了看古麟,发现并无异常之处,软玉轻声道:“刚才花姿姐姐派人过来通报,说是想请二少过去坐坐。”

    “好吧。”古麟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道:“我随你们同去。”

    这留香楼五楼的莺字一号闺房便是花姿的房间。

    古麟随软玉添香来到走廊尽头,软玉轻轻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一开门,古麟突感眼前一亮!

    一个绝色美人,就站在门口看着他,美人一身淡绯色衣裙,古典端庄,眼眸如水,鼻梁挺直,朱唇含笑的看着三人。

    花姿与软玉添香各不相同,软玉柔弱如水,添香明艳开朗,这花姿却处处给人一种高贵典雅之感。

    在这烟花香水之地,如此多的美人,古麟轻咳几声,他感觉就连心性似乎要变软了。

    “软玉添香,你们怎么这时候才来,还有古二少,就只喜欢两位姐姐,非要等到这会儿才肯过来,想来是花姿资色平庸,不入二少的眼睛吧?”花姿的声音婉约好听,语气嗔怪,古麟平静的看着花姿,眼神微动,淡淡一笑。

    古麟暗自提高了警觉,俗话说,“温柔乡乃是英雄冢!”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果不奇然,这留香楼真是很容易让人堕落其中啊!

    深深吸入一口气,古麟拱手笑道:“花姿姐姐说笑了,听说花姿姐姐要宴请我,我梳洗打扮了好久,这才敢登门求见的。”

    一句话让三位姑娘嗤笑连连,化解了略微有些尴尬的气氛。

    事实上,花姿与古麟并不相熟,不过恶少之名却是如雷贯耳,所以他对于古麟的细微变化却是察觉不出的,她微笑着与软玉添香寒暄了几句,便将三人都请进了房间。

    要知道,花姿的房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其中的,记得恶少曾经送了千株金花不过也才能在门口看了一眼。

    此刻古麟却是能堂堂正正的走入这位留香楼首席莺花房间,身边还有软玉添香作陪,恶少可从未如此风光过!

    三位留香楼绝色佳人进入花姿房间,立刻便把这淡绯色的房间衬托的更加漂亮。

    房间主人花姿笑盈盈的开口说道:“早就听说大帅府人才辈出,先是有古麒大少,后有龙门龙古,当然还有古麟二公子,花姿可是早就想结交了,却没想到直到今日才能与二少攀谈,一睹二少风采。”

    “花姿姐姐过奖了,古麟担当不起。”古麟眼中含笑,淡淡道:“我自知不如哥哥古麒,也决不敢与表弟龙古相提并论,我也有自知之明,在这夏都名气倒是不小,不过却都是些上不得台面恶名,却真不知花姿姐姐这次找我,究竟是有何事?”

    花姿眼神微动,美目如水,她发现了古麟并非传言之中那样无礼,含笑矜持道:“二少说笑了,其实是我最近老是听说这神秘少年龙古大名,心生向往,不知能否让二少为奴家引见一二,也好让我见识见识这临危救人的龙门神秘少侠的英姿风采?”

    古麟眉头微蹙,对方这理由似乎也说的过去,不过,却是有些勉强。

    “二少难道不方便吗?”花姿笑道:“如果不太方便也没事,花姿并非强求之人,我宴席已经准备好了,上次得罪了二少,这次就当是花姿为二少赔罪好了,二少不会不赏脸吧?”

    “当然不会,其实我肚子又饿了。”古麟无奈的摸了摸肚子,他确实又饿了,笑道:“这龙古本就是我表弟,在大帅府以我最为亲近,花姿姐姐什么时候想要见他们都成,我随时可以把他们带过来。”

    看到古麟如此言行,软玉和添香笑做一团,弄得花姿有些诧异。

    添香解释道:“中午二少在房间可是吃了十几个人的食物,怎么这么快又饿了?”

    古麟尴尬一笑,事实上他自己也弄不明白。

    “真的。”听到古麟的话,花姿眼睛一亮,惊喜道:“那太好了,那就有劳麟少了,花姿无以为报,便为麟少弹唱一曲,如何?”

    “举手之劳而已。”古麟拱手笑道:“能听花姿一曲,古麟死而无憾。”

    花姿坐倒瑶琴之前,双手轻轻抚摸琴弦,十指联动,美不胜收,一曲动听的旋律从花姿的指尖下流淌了出来。

    花姿轻轻歌唱了起来,声音美妙绝伦,让人心驰神往……

    “那一天绿绮琴音为爱痴狂,那一天才子佳人无限风光, 凝望你如花似玉温情摸样,牵你手相濡以沫地久天长……”

    “那一夜真爱私奔凤凰成双,那一夜鸾凤和鸣醉了月亮,什么是荣华富贵三纲五常,伴君旁当垆卖酒苦也飘香……”

    添香听到此曲顿时,面面相觑,脸上表情连变,如果不是软玉轻轻拉住,添香几乎就要拍案而起。

    而古麟听到此曲表情后也变得非常古怪。

    恶少常年混迹留香楼,岂会不知道这首曲子?

    这曲子从魁首花姿的嘴中唱出,那滋味便更加浓郁了,真情流露之处,让人情不自禁,无法自拔!

    这首曲子竟然是《凤求凰》!

    莺花给宾客献上如此一曲,不用说,自是有意了。

    这里男宾之中只有自己,简单点说便是这花姿对他有意?

    看到正在弹唱凤求凰的花姿双颊绯红,眼波流转,娇艳欲滴……

    这种暗示未免也太明显了一些吧!

    古麟呆呆看着正在弹唱动听歌曲的花姿,他似乎已经痴了?

    心潮起伏,呼吸急促,古麟眼中的清澈明亮也在这首美妙歌曲之中彻底消散,似乎迷失在这温柔乡之中,再也无法醒来。

    突然,古麟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有些迷醉。

    还有些神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