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七十章惊艳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花姿眼神迷离,带些鼓励意味……

    此种风情落在了古麟眼中却变成了另一番滋味。

    古麟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笑容更浓。

    添香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冷冷看着花姿,她想不明白,从来就对恶少看不上眼花姿为什么今天会献唱这么一首曲子?

    这里可是留香楼,男宾再傻!又岂会有听不明白的道理?

    啪……

    添香再也忍不住了,她重重的将茶杯敲在桌上,茶水四溅,她怒声道:“花姿姐姐好曲子!二少、软玉姐姐,我们走。”

    “哟……”而此时,花姿一曲已接近尾声,花姿双手按在琴上,曲子戛然而止,她笑意盈盈的说道:“添香姐姐怎么生气了?是花姿弹唱的不好听吗?我这些日子每日和白雪妹妹切磋唱法琴艺,天天练习弹唱这首曲子,今天一时技痒便唱了出来,倒是没想太多,此刻看来却是有些失礼了,两位姐姐勿怪,我给两位姐姐赔礼了,今天本就是赔罪宴席,一会儿我也给两位姐姐敬酒赔罪。”

    软玉淡淡一笑,笑的有些冷,虽然花姿给的解释合情合理,可是这曲子的意思却实在是太露骨了,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软玉冷声道:“我们姐妹二人怎么敢让花姿姐姐赔罪,你可是这留香楼的头牌,这曲子唱的极好听,怎么会失礼?怕是真是有意呢,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还是早点开席吧。”

    花姿起身整理衣裙,双颊还留有微微红晕,她扫了一眼古麟,柔声道:“是,大家也都饿了吧,蜂儿丫头,还不去通知厨房上菜,我们今天去三楼壹号雅间。”

    名叫蜂儿的丫鬟在门外应了一声,已经向楼下飞跑了去。

    花姿站直身体,慵懒的捋了捋头发,又有了几分高贵典雅,她轻轻道:“今天能聚在一起也不容易,一会儿我还叫上了白雪妹妹,你们不会介意吧?”

    “哼……”添香哼了一声,便将头扭到一边。

    花姿如此明显的抢客行为在她们行业里是极为反感的事情,而且,这古麟还是软玉和添香的金主。

    花姿今天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要与软玉添香争夺了。

    古麟却不知可否,一直嘴角含笑,若有所思。

    添香看了一眼不争气的古麟,心中更加气闷,这恶少看自己与软玉姐姐目光清澈干净,可是看那魁首花姿,却像是失了魂一般,简直是气死人了。

    软玉冷声道:“没关系,我们姐妹早就无依无靠,在这留香楼也是可有可无之人,便任由姐姐安排好了。”

    “好的,我们这就动身去三楼雅间吧。”花姿款款而行,走出房间,向楼下走去。

    古麟紧随花姿身后,软玉添香落在最后。

    此刻,她们看着古麟匆匆跟着花姿而行的背影心中不免有些自怜哀怨。

    “唉……,这花姿做为留香楼魁首,果然有些手段,莫非她真要将二少抢夺过去?”添香轻声对软玉说道:“我们这次恐怕真被她给设计糊弄了。”

    “要我看,”软玉看了一眼古麟背影,眯眼淡淡说道:“我看这次花姿的目标恐怕不是我们,我们只是附带,她的目标就是那恶少,也绝不会简单,花姿眼界极高,我真想不出她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总之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添香心中一惊,道:“那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恶少?让他小心花姿。”

    摇了摇头,软玉道:“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别说是我们俩,就算是他老娘来,你觉得他能听的进去吗?”

    “也是!”添香摇头叹道:“看这样子,恶少恐怕是听不进去,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这样才知道我们姐妹的好!可是如果那花姿真是存心抢客,我们姐妹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软玉幽幽道:“恶少就算千万般的不好,也算是我们最大的金主,现在看来我们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来到三楼壹号雅间,花姿亲切的招呼大家坐下,菜已经摆满了一桌。

    这时,门外又来了一个淡妆少女,少女一声白衣,肤若凝脂,气质冷淡,美人如画,如一座冰山,正是留香楼排名第二的莺花——白雪。

    “白雪妹妹,快坐倒我的身边来。”花姿向白雪招手,对着古麟介绍道:“这位妹妹应该也是认识的,便是这些日子在传的龙门龙古的嫡亲表哥,古家二少古麟。”

    “见过白雪姑娘。”古麟起身拱手道:“古麟能认识白雪姑娘真是三生有幸。”

    白雪淡淡一笑,与花姿对了一个眼色,轻声道:“见过麟少。”

    一转身,白雪便坐到花姿身边去了,小辣椒连忙为大家把酒斟满。

    就听花姿道:“人都到齐了,那我们便开席吧,来我先敬麟少一杯。”

    深深看了古麟一眼,花姿笑道:“希望麟少记得承诺,为花姿引见少年英雄龙古,我先干为敬。”

    一仰头,花姿已经将一杯酒喝掉,古麟看了一眼自己满满的酒杯,一抬手,也将酒灌进了肚子。

    一杯酒下肚花姿双颊更红,看上去娇艳无比,她娇笑道:“麟少果然豪气,这千酿桂花酒后劲极大,麟少一会儿可不要钻到桌子底下哦!”

    “应该不会,我……。”听到花姿取笑,古麟欲言又止,神色古怪的笑了笑。

    这杯烈酒一下肚,古麟就感觉其中热量瞬间被古麟吸收,一股浓烈的酒意升起,而就在此时身体之中一股炙热如火的能量扫过,正是火炼心经炼体的炙热心火之力,直接就将酒气蒸发的七七八八。

    带着少许微醺的感觉,古麟只感觉浑身舒服,就连那种身体的饥饿感都少了几分!

    就像喝了一杯极淡的水酒,古麟丝毫没感觉到这酒的后劲。

    “好酒!”古麟不由的感叹了一声。

    莫非喝酒也能解除他的饥饿感?

    古麟心中暗喜,这么多美人在此,要是他只顾闷着头填报肚子,未免太丢脸了一些!

    而且,古麟有些预感,这花姿似乎今天就是想要把他灌醉。

    想到之前花姿的一系列举动,古麟笑的更神秘了。

    “来,麟少,我们再喝一杯。”花姿又一次举杯邀请,古麟举杯一饮而尽。

    “麟少好酒量,我来敬你一杯。”一旁的白雪加入了进来。

    古麟举杯便干,来者不拒,他实在是太饿了,就算没人敬酒他也打算用这酒填饱肚子。

    如此反复,花姿整张脸都喝的通红,花姿看古麟虽然酒到即干,却只是脸上微微有些红晕,根本就没有醉意,一咬牙便让丫鬟蜂儿向古麟敬酒。

    三个人轮番给古麟敬酒,一杯又一杯,古麟的身体却似乎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根本不受任何影响,倒把花姿白雪和蜂儿三个姑娘给喝的有些飘飘然了。

    花姿捂着嘴巴,她喝的也不少,看着古麟依旧稳稳坐着,她无力看了白雪一眼。

    这一幕刚好落在古麟眼中,还不等白雪劝酒,他笑着说道:“怎么,你们喝不了吗?唉……,还是我独自干了,你们随意好了,我看这杯子太小,来人,帮我换个大碗。”

    “是!”丫鬟为古麟换上大碗,将酒满上。

    不需要花姿劝酒,古麟抬碗就喝,一口将碗中酒喝的干干净净,“再来。”

    “你少喝点。”添香忍不住拐了古麟几下。

    “没事。”古麟面无表情的,抬头一口又将满满一碗酒喝的干干净净,就像喝水一样。

    看到古麟这样喝酒,有了几分醉意的花姿与白雪互相看了一眼,对了一个眼色。

    古麟一碗接着一碗的喝酒,既然喝酒也能解除饥饿感,那么索性就喝饱算了!

    如此反复……

    大半个时辰之后,古麟已经三坛酒下肚,依旧如之前一般,只是微微有些许醉意。

    看古麟千杯不醉的就量,花姿暗自向白雪使了一个眼色。

    白雪起身离开房间,过不多时,白雪便抬着一个酒壶走了进来。

    花姿拿起酒壶,斟了两杯酒,走到古麟身边,千娇百媚凑到古麟耳边,柔声说道:“麟少,我再敬你一杯,等会你有空吗?想不想来我的房间?”

    古麟露出一个迷醉笑容,接过杯子晃了晃,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

    眼神似乎因为花姿的话变得有些迷离。

    再然后,古麟仰头一口变将酒喝进了肚子。

    片刻之后,古麟脸上一阵潮红,花姿嗤笑一声,妩媚的看着古麟一眼道:“今天便到此为止吧,感谢麟少赏脸,今晚可是要争夺花季魁首,我与白雪妹妹还要回房梳妆打扮。”

    “麟少慢走,今天怠慢两位姐姐了。”说完话,花姿便带着白雪离开了雅间。

    “二少,你刚才喝了什么?我怎么感觉你不对啊?你没事吧?”添香关切的看着古麟问道。

    刚才闻那酒的味道之时,古麟已经知道这酒中单独放了春药,对于各种春药药性,恶少可是非常精通的,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刚才古麟喝下的那杯酒中被加入了‘烈火杏娇舒’!

    顾名思义,这药便是如一团烈火一般,会将人点燃的!

    不过这药虽烈,却并没有毒性。

    运转火炼心经,心火之力瞬间爆发,古麟用身体的炙热能量将这烈药蒸发到了体外。

    就看到古麟面上潮红渐渐散去,眼睛又变得明亮起来,古麟只是面上还有些微微的红晕,他笑道:

    “用酒灌不醉我,竟然还要对我下药,哈哈,从来都是我给别人下药,今天却是有人对我下药了!看来今天这场好戏完全就是为我准备的了,我现在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我倒要看看,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真没事,我怎么看你刚才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软玉咬着嘴唇说道:“你可别真的……”

    “我真没事,”古麟神秘的一笑,冷冷道:“你们先乖乖回房吧。”

    在二女关切的目光下,古麟从三楼雅间走出,上楼向花姿的一号闺房走去。

    来到五楼,古麟奇怪的发现之前走廊上的守卫管事竟然全都一个都看不见了,古麟嘴角笑意更浓。

    来到花姿门前,古麟轻轻敲门,手刚碰到门,门就打开了,门里面竟然没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微微一笑,古麟推门而入。

    走入房间,绯色罗帐低垂,屋内绮罗幽香,烛光忽闪,站在外间,四处看去!

    突然,古麟只感觉呼吸急促,他竟真的可以看到内间丝绸罗帐之中竟真有一个美人身影。

    眼前这种惊艳场景让古麟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血液加速流淌,古麟四处仔细看去,并无其它人藏身屋内。

    真用美人计?

    这不应该啊?

    会出现眼前这种情况确实是完全出乎古麟的预料。

    转身将房门掩上,古麟轻声道:“花姿姑娘竟然真在等我?”

    里间女子轻轻哼了一声,却并未说话,古麟深吸一口气,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向内间走去。

    用手轻轻掀起绯色丝绸遮帘,古麟看到床榻上一个少女背对着她,罗衫半裸,露出白皙脖颈与柔嫩香肩,似乎正轻轻发出哧语。

    古麟眼睛微咪,越发匪夷所思!

    莫非这花姿真是疯了……!

    古麟真有些不敢想象,竟然真有如此惊艳场景在等他!

    这真不是一个局?

    或许是因为酒意,有或许是因为喝了那春药药酒,古麟只感到血脉流速加快,全身炙热能量似乎又被激发了出来,这个瞬间他差点精神失守。

    “是花姿姑娘?你让我来有何事?”古麟小心翼翼的再次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房间之中再也没有其它人,便向着床榻上的美人缓缓移动。

    已经走到这步了,古麟不把事情弄明白还真不甘心。

    这样的场景古麟从未经历过!

    来到床榻前,古麟可以看到面前的女子身体似乎正在微微颤抖,一头乌黑长发散落下来,在烛光的映照下越发靓丽,古麟心神激荡,却连忙将目光移开,不敢多看。

    “美人计?我古麟似乎还不值得让花姿姑娘用美人计吧?”就听古麟冷笑一声,冷冷道:“花姿姑娘这演的是哪一出啊?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嗯……

    床榻上全身颤抖的少女突然呢喃一声,转身扑入了古麟怀中。

    古麟只感到少女浑身炽热入火,她露出了一张犹如被烫红脸庞,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娇艳欲滴……

    少女紧紧的抱住了古麟,古麟惊呼道:“你不是花姿?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等我?”

    她本就松弛的衣服已经悄悄滑落在地上……

    下一秒,抱住古麟的少女一嘴便咬在古麟嘴唇之上……

    古麟瞬间精神失守,上一世,她与至爱冰儿,却也从未突破过这一层防线。

    古麟猛地一把抱住少女,在她柔软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