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七十五章风云变幻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长孙德浦!他竟敢如此胆大妄为!”长孙妙喻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震怒道:“缘燕,快告诉我,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长孙缘燕,突然低下头,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垂落,哽咽道:“姑母,我,我真不想活了。”

    “燕儿,你还小,以后的路还长呢。”长孙妙喻柔声安慰道:“人总要经历风浪,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接着说,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孙缘燕道:“那个少年男子似乎也是中了迷药,对我又搂又抱,我却无力挣扎,眼看就要……。”

    “岂有此理?!”听到这里长孙妙喻怒不可遏!“你可知道这个人是谁?我现在就下令杀了他,为你出气。”

    “姑母先听我说完。”长孙缘燕轻轻道:“可就在这时,从窗外飞入一位带着白色面具的男子。”

    “带白色面具的人?”长孙妙喻吃惊的看着侄女。

    “是的,”长孙缘燕身体还在微微抽搐,长孙妙喻却并没有看到此刻长孙缘燕眼中闪过的一抹狡黠,只听长孙缘燕悲泣道:“那个面具人从后面一下就将轻薄我的少年一掌打晕了过去。”

    “随后,这个蒙面少年极快的对我说我,说我被种下了虚灵印记,他要为我解开虚灵印记,并且帮我解除身体之中的迷药。”

    “片刻之后,他一掌打在我的身上,一股火热的力量席卷全身,就真的帮我解了毒,他背起晕倒的少年,拉着我逃出了房间。”长孙缘燕语气紧张,似乎又一次亲身经历那种危险时刻。

    “逃出房间,他便背着晕倒的少年走了,我也不敢再相信别人,便跑到皇宫来寻找姑母。”

    听到这里,长孙妙喻暗自松了一口气,她有些不可置信的道:“那个带白色面具的人是怎么帮你解除虚灵印记的?”

    长孙缘燕沉思片刻,不确定的说道:“当时我还有些不太清醒,就感觉一阵炙热,然后又有了一种极致冰寒的能量,我体内的毒和虚灵印记便都解开了。”

    “炙热与冰寒!又戴一个白色面具,这么巧!莫非便是那个解救了夏都俊杰的龙门龙古!”长孙妙喻轻轻说道。

    长孙缘燕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她就像一只聪明的小狐狸,发现了蜜糖却只想独自品尝。

    显然,古麟就是龙古的这个秘密就连夏都皇后也不知道的。

    这还真是一个惊天的秘密!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古家与龙门最大的弱点便是位古家的废物二少古麟。

    甚至就连长孙缘燕也是这样杨想的,这古家偏偏会有这样的一个儿子,真是……!

    就算在天卫国,她也没少听到这位古家二少为人不齿的个人经历!

    这夏都第一废物,第一纨绔,第一恶少,一个可以利用来攻破古家和龙门的人。

    事实上,他们也就是这样做的。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个古麟竟然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神秘莫测,从未有人见过真面目的龙门嫡孙——龙古!

    纯粹体修,真元修为不知道有多高?虚灵修为也是一个迷?

    能够冰封元府境强者,还能战胜元宫境初期强者!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人竟然才十七岁!

    这所有的信息都在表明,这个龙古将会是圣武大陆最顶尖的天才!

    可是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却是一个人人深恶痛觉的废物恶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长孙缘燕也绝不敢相信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算是说出去,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而且,这件事,似乎古家也想要隐瞒下去?

    这里面到底又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秘密?

    这恶少古麟已经彻底揪起了长孙缘燕的好奇心了,她也是天卫国的天才,可是与这个神秘的恶少相比,似乎就连她竟然也被比下去了?!

    想起之前这个纨绔少爷竟然能在那种情况下悬崖勒马,又能救下夏都青年一代的全部俊杰,这样的的人。

    岂会是废物?

    而当长孙缘燕又想到古麟在留香楼恶霸嘴脸,威胁自己姑父,将人设计陷害自己的人扔出留香楼时,不经又有些哭笑不得。

    再联想起此刻圣武东路四国微妙的局势之时,她不免又有些为天卫国与九夏国的未来担心。

    这古家想要做什么?

    还有就是这位神秘的废物公子是不是也和她一样,看清了圣武东陆四国的大局?也看到了圣武国的野心?

    莫非他是为了九夏国的未来而不惜自污,彻底毁了自己名声?

    想到这里,长孙缘燕心中巨震。

    这样古家就借助古麟引蛇出洞!

    将那些想要对付古家和龙门的人引出来!

    他们也有所布局了!

    果然这些千年传承家族与宗门,果然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如果真是这样,这横武国与北寒国还真不确定能不能一举拿下九夏国。

    圣武国内部也不太平,一时半会恐怕也不能抽身出来。

    龙门与古家自然会全力保住九夏国,再加上弘法寺,这九夏也并非轻易就能撼动的。

    或许天卫国与九夏国的联盟依然可以继续下去。

    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长孙缘燕目光闪动,却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

    古麟一回到房间就全身乏力,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因为他又饿了!

    他自然也不知道,就在刚才,他隐藏的另一个身份龙古,已经被天卫国的明皓公主给看穿了,还帮他编了一个故事隐瞒了下来。

    “蝉儿娟儿,你们快去帮我找些吃的,我好饿,如果没吃的,拿几坛酒来也行。”古麟叹了一口气。

    身体这种怎么也吃不饱的情况的确让他有些头大。

    亲卫们都各自回去了,他们自然是不能进入大帅府内院的,不过,这些侍卫与古麟告别的时候都非常忐忑。

    虽然是在恶少淫威之下闯的祸,可是一顿责罚是躲不过了!

    至于大闹留香楼的事情古麟自然知道是瞒不住的,在夏都这样的地方,一个晚上就会传遍大街小巷,成为夏都家喻户晓的事情。

    “少爷,你怎么能如此行事?”彩衣将铁面头盔取下,咬着嘴唇说道:“那德亲王可是皇后娘娘的兄长,皇后娘娘怪罪下来这可怎么办?这次可是闯了大祸了,师傅也一定会责罚我的。”

    看着蝉儿跑出去给他找吃的,古麟沈默片刻,这才开口道:“彩衣,你别太担心,今天的事情,我猜测皇后娘娘这次不但不会怪罪我,反而会处罚这位德亲王,你与出手的侍卫都不会有事的。”

    彩衣一脸疑惑的看着古麟,对于古麟所说她自然是不敢相信的。

    不一会儿,蝉儿与娟儿拿来了食物,还抱来了一大坛酒,不在多做解释,古麟又埋头大吃起来。

    ……

    “皇后娘娘,大帅府古夫人连夜前来求见,说是来向娘娘请罪的。”宫女向长孙妙喻禀报道:“此刻人就在宫门之外,要不要让她进来?”

    “还不快请。”长孙妙喻微微一笑,看向长孙缘燕道:“这古夫人便是龙门霓裳了,当年的龙门三杰你可知道?”

    长孙缘燕道:“自然是知道的,这龙门三杰可是龙门的红羽、霓裳与飞雪?”

    长孙妙喻点了点头道:“就是他们,记得三十年前,他们三人在九夏大比之中脱颖而出,与古武穆,夏皇等人一起参加了那届圣武大比,代表九夏国与各国俊杰大比!那些往事似乎还历历在目,我也是那时认识的夏皇。”

    长孙缘燕道:“这件事我是知道的,记得那届圣武大比的成绩乃是我九夏国最好的一次,最后惜败圣武国,屈居第二名。”

    长孙妙喻叹道:“这圣武国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圣武东陆四国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不过那一年我们九夏不但战胜了天卫国与北寒国,而且还轻松击败了横武国,那一年的九夏确实是最强的,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拜见皇后娘娘。”说话间,龙霓裳已经来到门口,深深拜了下去。

    长孙妙喻连忙起身将龙霓裳扶了起来,道:“霓裳,嗣真与武穆兄弟相称,你和我也是姐妹,你还客气什么?”

    龙霓裳轻咬嘴唇,开门见山道:“皇后娘娘,我今天是专程来向你请罪的,我家麟儿又闯祸了,是我疏于管教,这次定要将他再次禁足好好处罚。”

    “请罪?”长孙妙喻疑惑的看向龙霓裳问道:“何事需要你如此连夜过来请罪?”

    “皇后还不知道?”龙霓裳轻声道:“我儿古麟今天晚上带领侍卫大闹留香楼,他不但把秦枫唐陌唐刀两兄弟扔下了留香楼,而且还顶撞了德亲王,竟扬言要把德亲王扔出留香楼,我为此连夜前来向皇后娘娘请罪,明天一早便去秦府与德亲王府赔礼道歉。”

    “是这样。”长孙妙喻也是极聪明的人,结合长孙缘燕的讲述,她已经将事情经过猜测的七七八八了。

    “哼……,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麟儿真该把长孙德浦扔出去才对,让我这个兄长也长长记性。”长孙妙喻有些生气的说道:

    龙霓裳心中一惊,连忙单膝跪地道:“娘娘息怒,回去我把古麟押到德亲王府请罪。”

    “霓裳,你误会了。”长孙妙喻双手将龙霓裳搀扶起来,柔声道:“我可真没有怪罪你家麟儿的意思,我这个兄长这次确是活该,麟儿冲撞的好,你可绝不要去给他道歉,明天我传一道旨意过去,让长孙德浦禁足半年,让他半年内不准出家门一步。”

    “什么?”龙霓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想到长孙德浦对长孙缘燕的事情,长孙妙喻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家丑不可外扬,她引开话题道:“听说你们龙门又出了一个青年俊杰,名叫龙古,听说还是龙门嫡孙,莫非这龙古是龙红羽的儿子?改天可要带来给我看看。”

    龙霓裳嘴巴微张,“是……,娘娘。”

    “来,霓裳,忘了给你介绍了。”长孙妙喻拉住龙霓裳的手走向长孙缘燕道:“这位便是我的亲侄女,天卫国明皓公主——长孙缘燕。”

    “参见明皓公主。”龙霓裳恭敬行礼。

    长孙缘燕连忙侧过身,不受龙霓裳的礼,反而一福道:“晚辈见过龙门霓裳,龙门三杰我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之凰!”

    到了这个时候,龙霓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眼前情形,皇后娘娘确实是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

    “古武穆拜见夏皇!”为了古麟,古武穆也连夜来拜见夏嗣真。

    “又来这套?”夏嗣真眼中含笑道:“我都知道了,你们家古麟可真不省心了,这才解除禁足,又闯了这么大的祸事了?”

    收起笑容,夏嗣真玩味的说道:“这古麟带领侍卫将秦枫三人扔出了留香楼,扬言要把长孙德浦也扔出留香楼,还伙同云明几人大闹留香楼,就连沈剑文也选择忍气吞声了,我说,你们家的麟儿这次玩的有点过火啊!”

    “唉……”古武穆与夏嗣真出生入死,早就情同兄弟了,他叹息道:“我回去就给他禁足,再也不放他出来了,不过,我听暗影卫报告,总感觉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太对?”

    夏嗣真冷笑道:“哦?我的大内密探也通报的一些情况,我也感觉有些问题,你说来听听,我们一起分析一下。”

    古武穆沉声道:“据暗影卫密报,横武国的太史千钧今天也去了留香楼,还与秦枫密谈了很久,而好巧不巧的,还有那长孙德浦也去了留香楼,他们似乎设了一个局,目标就是我儿古麟。”

    夏嗣真点了点头道:“我这边收到的情报也大致相同,他们确实是针对古麟布了一个局,似乎目的就是要我们兄弟反目成仇,不过最后却被古麟给搅合了。”

    “我不明白?”古武穆疑惑道:“你说什么样的局能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

    夏嗣真眼神微微一冷,道:“刚才天卫国明皓公主独自来皇宫寻找妙喻,这太史千钧所布之局就是针对长孙缘燕与古麟的。”

    听到这,古武穆倒吸一口冷,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那明皓公主没事吧?”

    夏嗣真冷笑道:“妙喻已经将她们的谈话传过来了,如果没有龙古及时出现,你我就彻底陷入被动了。”

    夏嗣真笑道:“你们家的这位龙古,可真是一员福将啊!”

    听到夏嗣真的话,古武穆彻底懵了,“龙古?”

    古武穆一头雾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关龙古什么事情?”

    “是龙古破了局,否则你家古麟这次闯的祸可就真无法收拾了!”夏嗣真突然面罩寒霜,冷冷说道:“欺人太盛了,在我们眼皮底下设局,还拉上了那么多人,欺我夏嗣真真不敢杀人吗?”

    夏皇笑着看向古武穆道:“武穆这龙古是从何而来,为什么大内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古武穆想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这龙古其实是化名,他的真实身份就是我家小儿——古麟。”

    “啊……!?”夏嗣真张大了嘴巴,随后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古武穆,古武穆郑重点了点头,夏皇闭上眼彻底陷入了沉思之中,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夏皇一言不发。

    突然,他睁开眼道:“有意思!武穆,你果然从不会让我失望,这麒麟儿,果然是名副其实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