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八十九章龙古的真容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轰……

    拳脚相交,热量翻滚。

    少女就感觉一股巨力传来,带着不可抗拒的火热气息,攻击却不是她极为熟悉的真元爆发,而似乎是来自对方身体的力量。

    硬接古麟一拳的手掌,传来一股炙热能量,似乎要将她护住手掌的真元烧穿。

    一拳打出,古麟又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这么久了,他就没找到一个可以痛痛快快出手的机会,对方实力不弱,竟然已经达到元种境了。

    如此好的对手,放过岂不可惜?

    而且他还想试试这火罡伏魔拳的真正威力。

    古麟踏步而上,一脚侧踢。

    火龙问路!

    红光闪动之间,少女双手交叉封挡。

    轰……

    少女感觉就像巨锤砸中,被古麟一个侧踢踢得倒飞出去。

    一招之威让古麟心中窃喜,这火罡伏魔拳果然能够蓄势!

    只要招式不断,携前面气势,一招比一招更强!

    一旁观战的少年猛地一惊,脱口而出:“弘法寺!”

    古麟踏步而上,身形转动,一脚旋转着踢向少女。

    火龙摆尾!

    夹杂着炙热起浪,古麟这一脚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古麟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火罡伏魔拳的一些精髓,果然如慧光大师所说。

    火罡伏魔拳最重的便是气势,而且,随着气势的攀升还能蓄势。

    这一招已经积蓄了前两下的气势,此时蓄势而发,火罡伏魔拳威力还在攀升。

    少女此刻再无保留,真元彻底爆发,就见她身体之上已经被金色真元完全包裹,她也被打出了真正的怒气。

    做为北川古族最优秀的弟子之一,她自然也有她的骄傲。

    就在此时,旁观少年动了,他飞身而起。

    “真武麒麟掌!”口中轻喝一声,他双掌猛地拍出迎向古麟。

    轰……

    热浪翻滚,少年双掌被古麟一脚体中,就感觉一股巨力带着纯粹的炙热能量席卷了过来,将他的真武麒麟真元震得几乎就要溃散。

    少年大怒,怒喝:“欺人太盛!”

    突然,在他头顶出现了一个麒麟虚影,“看掌!”

    少年猛地一掌想古麟劈斩而来,古麟不惊反喜。

    从对方出手的招式之中,他早就猜出了对面两位的身份了,这麒麟真武掌,不就是那真武殿童子的掌法吗?

    不用说,这两位定然也是来参加夏都大比的北川古族精英弟子了。

    不错,这两位少男少女正是溜出来玩的古家的北川古族弟子,古尘与古烟。

    “来的好!”古麟大喝一声,身上气势再次提升。

    高高跃起,一拳向下打出。

    “金刚伏魔!”

    轰……

    拳掌相交,双方被震得同时倒飞而回。

    古尘心中大惊,这夏都果然卧虎藏龙啊!他已经动用了麒麟血脉的力量,竟然还没有将对手击败,而且,很明显,对方显然还有余力。

    “住手。”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少女带着一帮人从远处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再我马帮的地盘上打我哥哥?欺我夏都无人吗?”

    放眼看去,走来之人一袭玫红色衣裙,一条长长的辫子卷在脖子上,一双透亮的眼睛让她显得更加英气逼人,她手持一根马鞭,其上隐隐有符文闪动,竟是一件元器。

    古麟不得不停下打斗,双眼微咪,看向来人,这个姑娘古麟自然认识,做为麟香玉的帮主,他记忆里也有关于少女的信息。

    古麟轻声自语:“马香麦!”

    马香麦乃是夏都马帮帮主的小女儿,不但武修天赋惊人,而且非常能干,将其哥哥彻底比了下去,隐隐有着要全权接手马帮的意思了。”

    古麟微笑着看着来人,马香麦自然也是认识古麟的,不过此刻的古麟易容的容貌就连慧光与慧明两位大师都看不出,别说是这马香麦了。

    之前围住乞丐的汉子连忙上前说道:“香麦姐,就是他们打了马大哥。”

    挥退手下,马香麦上下打量古麟与古麟身后的龙魅,啪的杨了一下手中长鞭,缓缓道:“报上名来,本小姐手下不打无名之辈。”

    古麟淡淡一笑,道:“马香麦,这夏都还轮不到你耍威风,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告诉你,就算是古家二少古麟,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说话。”

    “什么?”在场围观之人听到这话,全都倒吸一口冷气,这夏都还有那恶少招惹不起的人吗?

    这人到底是谁?

    马香麦顿时大惊失色,她心里防线瞬间垮塌,对面少年的口气太大了,那古麟可是马帮帮主亲自下令明令禁止招惹的对象,从对方口中说出却似乎不值一提,而且,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马香麦的态度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轻咬嘴唇,报拳道:“不知我兄长为何得罪了公子?要让公子出手打他?”

    看着场上所有人噤若寒蝉的样子,古麟很满意自己的威名所带来的震慑效果,他指了指乞丐手中紧握的金叶子,“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金叶子是我给他的,你兄长却说是偷他来的,怎么?你们马帮就这么祸害别人的吗?”

    听到这话,龙魅忍不住白了古麟一眼,这家伙真不要脸,这传闻之中夏都最大的祸害不就是他吗?

    “口说无凭,你有何凭证?”此刻马香麦已经有八九分相信眼前少年的话了,在这夏都,谁没事会说出古麟不值一提的话,那不是疯了吗?

    而且哥哥这个废物,的确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不过,她却还是要找个台阶。

    “证据?他就是证据。”古麟看向乞丐道:“你可认识我的?”

    乞丐猛地双膝跪地,双手捧着金叶子道:“恩公,这些金叶子都是你给我的,他们却想要强抢,他们把我围起来,还要打我,如果不是那位姑娘出手,我恐怕免不了又被他们一顿毒打。”

    古麟叹息一声,双手将乞丐扶起,轻声道:“你也是武修啊?怎么不出手反抗?”

    一句话顿时让乞丐流下两行热泪,他咬着牙痛哭道:“恩公不知,我被抓进大牢,受了酷刑,不但被打断了双腿,还伤损了经脉,身体伤残,没有力起,已经变成一个废人了。”

    古麟闭上眼睛,一股无名怒火直冲脑门,怒声道:“那小林子没有把你们送医?”

    乞丐吓了一大跳,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公子知道他那么多事情?就连他曾经是武修都知道?

    “恩公息怒,是那林管家把我兄妹从牢里救出来的,也送医救治了,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乞丐摇头苦笑,“既然医不好,我便带我妹妹回家了。”

    古麟咬牙道:“小林子没给你们钱财?”

    “呸。”乞丐啐了一声,怒道:“那古家恶少的钱财我才不要的,他作恶多端,必遭报复,林管家给的钱财全都被我扔还回去了。”

    古麟长长吐出一口气,“你宁愿做乞丐也不愿意拿那些钱财?”

    “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受他一点恩惠。”乞丐咬牙切齿的说道:“恩公,你和那恶少有何关系?”

    古麟心中憋得难受,轻声说道:“我叫龙古。”

    “龙古!”

    声音不大,却被距离最近的马香麦给听到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好心肠的少年公子,这个少年公子搀扶着这位落魄的残废乞丐,还有那悲天悯人的痛惜语气,让她都为之惊叹!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古麟只是为了自己的行为而自责。

    “龙古!龙少侠,哈哈……。”乞丐哈哈大笑起来,双手缓缓松开,他手中紧握着着金叶子从他的手掌慢慢滑落下来,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又是一个古家之人?你们等着,你们终会有报应的。”

    散落的金叶子还在地上发出嗡鸣,乞丐拍了拍手,转身离开,再不回头。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古麟大声问道

    没有回答古麟,乞丐一瘸一拐的缓缓离开,围观的人群自动分出一条道路,让他离去。

    “或许,我可以帮你,将你的伤完全医治好。”

    乞丐稍稍停顿了一下,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是龙古!”人群中有人轻声说道,却马上向四周传开。

    “龙古,他今天没带面具。”

    围观人群开始骚动,一个个踮起脚尖向里面张望。

    “没想到这龙古生的气宇轩昂,如此好看!”

    有些围观的小姑娘窃窃私语。

    换了一张脸,古麟龙古的身份引起这些听过龙古事迹的百姓浓浓的兴趣。

    “就是他坚持到了弘法大典的最后,成为千年来第一个通过弘法大典的人?”

    “废话,夏都还有几个龙古?”

    “看上去很年轻啊?”

    “据说他今年才十七岁。”

    “救了夏都世家子弟的人也有他?”

    “你觉得呢,这你都不知道啊。”

    微微一笑,古麟握紧拳头,看向马香麦道:“马香麦,我警告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兄长为非作歹,我就打断他的腿。”

    马香麦连忙道:“是!我知道了,我会让父亲好好管教他的。”

    就听到人群之中有人叫好,听的马香麦脸色发白。

    催动了火炼心经,就打了三招,古麟就感觉身体能量没地方发泄,不再理会马香麦,他看向一旁的古尘道:“你可是北川古族的弟子?来参加夏都大比的?”

    古尘道:“你怎么知道?”

    古麟淡淡道:“想不想好好打一场?”

    眼睛微咪,古尘一报拳,“求之不得。”

    “那好,稍等一会,我们去其它地方打。”古麟弯下腰,将洒落的金叶子一片片慢慢拾起,所有人看着古麟的举动,一言不发,也没人敢上去帮忙。

    将金叶子捡完,来到之前被打翻摊位的老头面前,双手递过去,轻声道:“老人家,这些金叶子便做为打烂你东西的赔偿,够了吗?”

    “够了,够了。”老头不敢伸手去接,他眼中闪动着光彩,说道:“不用赔了,其他人要陪,如果你真是龙古,便不用赔了。”

    “为什么龙古不用赔?”古麟奇道。

    老头搓了搓手,骄傲的说道:“不用陪就是不用陪,因为你是龙古,你是来自我们夏都的少年人。”

    听着有些憨厚味道的乡音,古麟古怪一笑,将手向前送了送,道:“老人家,收着吧,我还要去和那个人打一场。”

    老头这才伸出双手,将金叶子接了过去,鼓励的说道:“快去吧,别输给别人。”

    古麟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他不知道为什么老头知道他是龙古之后便不要赔钱了。

    不过莫名的,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激荡的豪情,他向古尘招了招手。

    “跟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