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地战记 第一百章密谈

时间:2020-03-12作者:晴天鱼米

    夏都皇宫。

    夏嗣真坐在龙皇椅上手中拿着一堆纸条,一张张的翻阅着。

    一群大臣围坐在他的身边,拿起手中一张,仔细的看了半天,夏皇玩味的看向神虚院叶如晦阁老,又看向古武穆。

    “这个有意思。”夏皇哈哈大笑,念了出来:“紫色赛区,龙古与神虚院叶柔馨对战之时,叶柔馨先后向龙古发出两次虚灵术,第一次擦身而过在龙古身后爆开,第二次施展的大虚灵术还没击中龙古,就在龙古身前爆开……。”

    “怎么了?”古武穆疑惑道:“我重点观看了古家的比赛,却并没去刻意看龙门比赛。”

    “最有意思的是这句,”夏皇此刻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八卦,声音变大了几分,语气玩味的说道:“那叶柔馨似乎不忍出手伤害对手,之后便主动向那龙门龙古认输了。”

    “哈哈……”围坐在夏皇身边这几位可都是九夏最为重要的人物,有皇室圣灵院刘过,大内侍卫总管沈时行,全都哄堂大笑起来,夏皇重复道:“不忍出手?有意思。”

    “唉……”叶如晦叹息一声道:“这场比赛我事后问过刘思宇了,他也说说不清楚,猜测是馨儿手下留情了,下来我就训斥过馨儿了,这可是一国大比,岂能儿戏?”

    夏皇玩味的将纸条递给古武穆道:“那柔馨是怎么说的?”

    叶如晦道:“她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一幅气恼的样子,恐怕也不是各位想的那样,这龙古曾经在弘法寺山下救过馨儿,两人再无接触,所以这次恐怕只是单纯的报恩,所以才相让认输。”

    夏皇笑道:“我们想什么?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叶阁老怕是才多想了呢?”

    叶如晦双眉紧锁,轻声道:“夏皇……”

    夏嗣真收起了笑容,正色看向古武穆,“武穆,你怎么说?”

    却见古武穆也眉头紧锁,沉着脸,似乎显然了沉思之中,一言不发。

    关于古麟开启了古家千年秘宝地坤玄机阁的事情,古武穆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生死相交,亲如兄弟的夏皇,古武穆也隐瞒了。

    这件事情除了古家三位长老、龙霓裳还有路尺一知道之外,便再无一人知道。

    这是古武穆对古麟的一种保护。

    这件事干系太大了,一但被大陆强者知道,那恐怕就是一场灾难。

    而且古武穆也刻意的不去传授古麟任何武学,是因为古武穆并不希望这么快便让古麟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既然古麟开启了地坤玄机阁,那么他必然能成为先祖那样的绝世人物,古武穆深信这点。

    而且,古武穆也在害怕古麟的性格,他太招摇,到处闯祸,惹事生非,要是修为提升再快些,那还不翻了天。

    恐怕会引来杀身之祸啊!

    不传授古家核心功法,不传授古家先祖得大道感悟典籍,他是在想尽办法的让古麟不要暴露,可是就算如此,古麟化身的龙古还是一次次的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之中。

    还好的是,古麟就是龙古的这个秘密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位古家家人,这个秘密必须守住,他也只告诉了夏皇。

    包括这次让龙古以龙门替补的身份出现,也是他与龙霓裳商议之后得决定,也是为了让他这个操碎了心的小儿子不要再引起关注。

    如果不是夏皇亲点,那么就算是这夏都大比,古武穆甚至都不想古麟参加的。

    他的这个儿子既然开启了古家秘宝,那么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在整个圣武大陆强者如云,不说百盟,就算是百盟之外还有不少的隐士高手,这件事绝不能传出去。

    可是不管他如何想要掩饰,龙古还是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古武穆何等人物,他自然知道叶柔馨主动认输多半是因为自己小儿子动用了一些就连他都不知道的手段。

    这地坤玄机阁何等玄妙,据先祖典籍记载,他不过只是参悟其中不足十分之一而已。

    就是这么一些感悟便让先祖成为九夏国得一代传奇人物,开创了古家数千年的基业。

    这地坤玄机阁中的东西足够古麟参悟了!

    而且,就算古麟现在再具备多大的能力,古武穆也不会奇怪。

    “先祖古训第一条,无论谁开启这地坤玄机阁,古家上下,奉其为主。”

    可是,古武穆发现,他这个小儿子成长的实在是太快了,在没有分配任何的修炼资源,没有安排老师教导,更没有将大道殿感悟传授给他……

    短短几个月时间,他的实力竟然已经能与九夏最顶尖的天才相比较了。

    这还是只让他自行修炼的结果!

    如果再让道尊的母亲亲自去给古麟指导,那么简直不敢想象!

    事实上,路尺一也已经提过此事,不过被古武穆拒绝了。

    理由便是,再考察考察他的心性

    古武穆也心中有愧,现在古家对这个未来的古家家主所坐的事情,也只不过是让他吃饱而已。

    可是依旧挡不住他即将释放的光芒。

    看来是必须好好的和他谈谈了。

    “武穆,武穆,你在想什么?”夏皇提高了声音这才把古武穆的思绪来了回来。

    “哦,何事?”古武穆沉声道。

    夏皇道:“柔馨向龙古认输的事情,问你是怎么看的?”

    古武穆声音低沉的回道:“哦……,我看是柔馨为报答龙古相救之情,所以主动认输的。”

    “哈哈……”夏皇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你又要说这龙古身怀龙门秘宝了,这事先不说了,一天的比赛这九个赛区的三十六人已经有了眉目了,至于每个赛区的排名,明天也就见分晓了,累了一天,大家都先回去吧,武穆,你留下。”

    等众人离开,夏皇站起身轻松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说道:“武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古武穆轻叹,他与夏嗣真亲如兄弟,有些心思真是很难瞒住。

    “没关系,”夏嗣真轻松说道:“你可知道你和我说龙古便是古麟的时候,我有多震惊吗?”

    “我知道。”古武穆差点就想要告诉夏皇,他自己的震惊恐怕不比夏皇少。

    “你知道的,我这个位子不好坐,其实我也并不想坐。”夏皇轻声道:“既然麟儿天赋奇高,你又何必让你的小儿子背负如此多的恶名呢?”

    “这件事我想不明白。”夏皇目光深远的看向古武穆,“九夏是我们的九夏,有什么事情都让我们这些人来背好了,那些小辈还年轻,不该让他们背负他太多的东西,我深知你的忠贞与爱国之心,不过却并不认同你的做法。”

    古武穆自然知道夏皇话中的意思,他长叹一声,道:

    “其实我只是为了保护他……”

    “却没曾想夏皇想要给他正名。”

    “什么?”夏皇倒吸一口冷气,从古武穆的一句话之中他听出了太多的东西。

    “你说的他……?”双眼微睁,夏皇惊道:

    此刻古武穆也只能点头,既然古麟开启了地坤玄机阁,那么也可以说是天赋异禀吧。

    “不只是在九夏,我深信,麟儿必将远超我的成就,成为整个圣武大陆站在最巅峰的人。”古武穆坚定的声音在空荡的大厅回荡,夏嗣真当场就被惊得愣住了。

    他自然知道古武穆话中的意思,“麟儿的天赋真有这么高?”

    “我不知道。”古武穆苦笑道:“不过弘法寺已经开出条件,只要他肯加入,慧明与慧光两位大师同时收他为亲传弟子,而且做为智字辈首席。”

    “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古家未来家主唯一的继承人,这件事不但我母亲道尊支持,家族三大长老也一致通过,就连古家的太上长老也没有任何意见,所以只能婉拒弘法寺两位大师的厚爱了。”不能将古麟开启地坤玄机阁的事情告诉夏嗣真,古武穆换了一种方式做出了解释。

    夏皇愣愣的看着古武穆,古武穆郑重的点了点头,补充道:“夏皇可能不知道,他最近每时每刻都在苦修,我们古家高层一致认为,他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突然,古武穆单膝跪地,“我有一事拜托夏皇,只希望夏皇不必给麟儿正名,给他一些时间,我相信,他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一种错愕的感觉在夏皇心中升起,他甚至感觉自己和武穆说的不是一个人。

    本来他只是想要给武穆送点礼物,让古麟不必再背负着夏都第一废物的名号,也让古武穆在一众大臣面前抬起头来,却没想到。

    这夏都第一废物竟然才是夏都隐藏最深的绝世天才!

    “起来说话。”夏皇连忙双手拉住古武穆,将他扶了起来,看着已中年的武穆,想起当年的意气风发,夏皇笑了起来。

    “你是说,不论他是不是体修,那弘法大典的测试没有任何问题,他真是九夏国千年不出的绝世奇才。”

    “恐怕是的。”古武穆珍重点了点头,“夏皇不知,慧光与慧明两位大师已经开始无偿的教授麟儿弘法寺炼体秘典,《火炼心经》了,而且麟儿已经将第二重心法修炼至小成了,单凭炼体之力,麟儿已经可以与元种境巅峰一战。”

    如果古麟此刻在这里,他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古武穆竟然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就听古武穆继续说道:“还有,麟儿前些天凝结了元丹,据说还是一枚极寒真元丹,那种极寒之力就连高他一个境界的真元都能冰冻。”

    “还真是不得了啊!就算是当年你我,恐怕也不如他。”夏皇彻底愣住了,这些情况他自然也有猜测,不过当古武穆全盘托出的时候,他已经无法淡然了。

    古武穆又扔出了一个就连夏皇都不知道的信息,“这恐怕还不够,前些天古麟还运用的虚灵为一对姐妹疗伤。”

    “武、灵、体三修!”夏皇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惊讶了。

    古武穆心中油然升起一种骄傲与爽快。

    他依然记得暗影卫传给他消息的时候,他也是这种表情。

    “我答应你了。”夏皇双眼放光,“如此天纵奇才,自然有他自己的路要走,要我说,这龙古是来自龙门的天才,而古麟便是你大帅府的废物小儿子,两者岂能相提并论?要说两个人就是一个人,就算说出去恐怕也没人相信。”

    夏皇叹道:“武穆,你瞒得我好苦啊,麟儿真实好孩子,就是苦了他了。”

    总算是帮古麟将事情圆了过去,古武穆心中也稍稍放松了一些,毕竟儿子开启了古家秘宝的事情是绝不能外传的,而自己儿子曾经做过的那些荒唐事情到此为止也算是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古麟那个废物的形象突然在夏皇的心目之中渐渐高大了起来。

    绝世天才为背负家族与国家的重担不惜自毁名声,这是怎样的一种胸怀气度啊!

    古武穆也没曾经自己的一席话把夏皇给引偏了,事实上,古麟在古武穆的心目之中还是持强凌弱的纨绔一名,只是脱掉的废物的头衔而已。

    古武穆也并未说谎,最近他每天听取关于古麟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像是上了瘾。

    每一次都激动得想要跳起来。

    他真的相信这个儿子自从开启地坤玄机阁之后确实是开始改邪归正了。

    不但医治了那对竹家姐妹,还每日都在一刻不敢懈怠的苦修。

    做为一个父亲,他又岂能真的不管不问?

    不过也只是开始,谁知道这不按常理出牌得小儿子什么时候又会变得嚣张跋扈!?

    就像那次大闹留香楼一样,古武穆真实保不准啊!

    夏皇感叹道:“武穆,如果不是从你的口中说出,我还真不敢相信,真实匪夷所思啊。”

    夏皇沉思片刻,继续问道:“这几日边境情况如何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古武穆重重说道:“双方高度戒备,大战一触即发。”

    随后古武穆变得目光坚定,他豪气干云的说道:

    “这一战恐怕是避无可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