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二十三章美人在骨不在皮*.

时间:2020-10-31作者:白箩染

    !

    刘健走进酒店炫金玻璃门里,挺直的腰杆突然萎了几分,走路的姿态也显出了老迈的迟滞。

    “可怜!”

    何芷望着刘健的背影随口说道,对柯杨眨眼赞许她的机智视若无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儿子砸老子的婚礼总是有原因的……”

    柯杨把手机举到何芷面前。

    看到手机里的画面,何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放大的照片显然是刘健的全家福,刘健和妻子并肩挽手站着,女子的身体似乎有意侧向一边,又紧紧靠向坐在她身前的老太太后脑勺上。老太太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只手抓着一只苹果,一只手被身旁坐着的外公握着。

    五口人衣着光鲜神情喜悦,画面看起来温馨有爱。如果不注意看,很难发现刘健妻子的脖子上有一块延伸到耳根的黑色胎记。

    “其实也不算丑,如果化妆好好打扮一下,和今天的新娘子还挺像的。”

    惊讶过后何芷客观地评价道。

    “这个女人读书时因为脸上的胎记被同学歧视排挤,一时想不开得了精神病,时好时坏一直无法根治。刘健入赘时应该是知道情况的,所以刘健和他儿子说夫妻生活的痛苦都是哄人的。他既答应入赘娶一个精神病妻子,就应该明白会过什么样的夫妻生活。”

    “你的意思是儿子砸老子的婚礼是应该的?”

    “呵,我只是不同意你说刘健可怜。比他可怜的人多着呢,他根本排不上号。要不你听听我的故事?”

    “……”

    柯杨刚严肃不过一分钟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

    何芷拉着豆豆扭头就走。她不喜欢听别人的私事,听与己无关的事占用大脑空间等于浪费。她更不想听柯杨的故事,她和柯杨的关系仅限于一起寻找何婧的下落。

    “喂怎么准备走了?现在离蓝浩的约会还有两个小时呢。”

    柯杨快步追上何芷,发现何芷脸色清冷,估计刚才说话让她觉得不着调了。他们是来调查刘健与顾诗怡失踪案关系的。

    “先别着急走,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聊一聊。我有资料给你看,看完你再决定讨厌我。”

    柯杨说得一本正经,“豆豆跟叔叔去玩好不好?”

    柯杨俯身抱起豆豆朝酒店大厅走去,边走边给豆豆讲笑话。

    豆豆咯咯笑着搂着柯杨的脖子。看着两人比父女还亲,何芷只好在他们身后亦步亦趋。

    原来小孩子才是善变的小动物!

    肖楠发来的资料显示,三年前葛铭豪因为打架斗殴被判刑三年,三个多月前刑满释放以后,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直到父亲婚礼前,葛铭豪才知道父母已经离婚了,他来砸父亲婚礼现场,他的母亲本来想通知刘健,但是刘健离婚后换了手机号码,葛铭豪的母亲情急之下到公安局报警……

    “儿子坐过牢,母亲担心儿子再犯事也在情理之中。你看这张照片。”

    柯杨滑动手机屏幕给何芷看顾诗怡的照片。

    何芷再次惊讶地瞪大眼睛。

    “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说的对?”

    柯杨望着何芷的眼睛,像个等待表扬的孩子。

    触上柯杨的眼神,何芷想起来了,柯杨说过,男人对喜欢的女人的类型比较专一。

    没错,照片上的女子和刘健的新娘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和刘健前妻年轻时的模样也有七八分相似。

    “这说明什么?你有什么想法?”

    “嗯,我还得好好想想,现在不好说。”

    “那等你想好了再说。”

    何芷若有所思。

    如果刘健果然喜欢外形相似的女人,说明他和顾诗怡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

    “啊!”

    豆豆紧张地叫了一声,然后跳到地上就要趴下钻沙发底下。柯杨赶忙把豆豆拉起来抱到沙发上坐好。

    柯杨探身拣起掉在沙发底下的绿恐龙公仔交给豆豆。

    豆豆像失而复得的宝贝把绿恐龙公仔紧紧搂在怀里。

    柯杨和何芷都奇怪豆豆为什么会喜欢看起来有些丑萌的绿恐龙公仔,按说何婧不可能给女儿买这样的玩具。通常母亲都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女儿。

    听到信息提示音,柯杨拿起手机,翻看完屏幕咧嘴笑了,随即回复信息,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

    何芷不急着问,如果是需要她知道的信息,柯杨肯定会告诉她。拿起豆豆的绿恐龙公仔拍去表面的灰尘,不等她把公仔还给豆豆,豆豆伸出小胖手赶忙拿了回去,好像生怕别人抢了去。

    “豆豆,这只公仔是谁送给你的呀?”

    “妈妈买的。”

    “哦?是豆豆自己看中要妈妈买的吗?”

    豆豆似乎不太理解何芷的问题,何芷解释是不是豆豆自己选的。豆豆摇头,然后很肯定地说是儿童节时妈妈买的,她只有这一个公仔,妈妈要她抱着不要弄丢了。妈妈平时不给她买公仔,说公仔有毛毛脏,容易过敏打喷嚏。

    真是奇怪!

    何芷盯着已经有点脏污的绿恐龙公仔。

    “豆豆喜欢什么就跟你大姨说,你大姨什么都可以给你买。咱们现在该出发了。”

    柯杨心情愉悦地打开收音机,穗城热点新闻正在播报,脱口秀女王赵雪芬中毒死亡案的最新进展。

    “穗城警方雷霆出击,成功侦破11.24赵雪芬被投毒谋杀案。犯罪嫌疑人焦某被抓获归案……”

    “破案还挺快的!为什么我妹妹的案子就破不了呢?”

    何芷记得她刚回来那天警局门前的“盛况”,这才不到四天时间杀人案就破了。

    “别急,应该很快了。刚才肖楠告诉我,已经找到了给你妹妹寄礼物的那个网物i。如果能排除伍彤州的犯罪嫌疑,咱们就得重点侦破你妹妹那个叫豪帝的网络情人。”

    “那为什么还要在刘健身上浪费时间?”

    这半天除了喝茶吃喜宴,没觉得在调查刘健上有什么进展,柯杨趴窗偷听还差点被保安抓现形,何芷觉得他们是在做无用功。

    有这个时间可以好好研究伍彤州和何婧结婚的目的。

    伍彤州对何婧有心理障碍一直在积极治疗,又突然在两个月前停止了治疗。如果大胆推测,很可能在两个月前伍彤州开始策划何婧失踪案。

    “刘健必须得查,他的半山豪宅离芙蓉嶂别墅不远,说不定他和顾诗怡还有宋美君的失踪案都有关系。你没觉得她们长得都比较像吗?说起来你妹妹何婧和她们长得也有点相似。”

    “胡说!”

    “不敢胡说。美人在骨不在皮,我觉得你妹妹、顾诗怡还有宋美君,她们都有着相似的神韵。怎么说呢,”柯杨苦思冥想地在脑海里搜刮形容词,然后咂着嘴说:

    “她们都有一种让男人想要保护怜惜的神态。”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