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二十八章他们的关系 //

时间:2020-11-04作者:白箩染

    !

    如果伍彤州把母亲的耳钉送给何婧,那问题就变得更加离奇了。

    担心柯杨开车分心,何芷没有再和他多话,一路上不停思索着恶梦里的女人,为什么会是伍彤州的母亲宋美君。

    在看到父亲和宋美君的照片前,她从没见过宋美君。

    再次滑开从柯杨手机转发过来的照片,看见那张父亲和宋美君挽手走出酒店的照片,她的心又一次被刺痛。

    如果没记错,那天是母亲的生日,父亲说出差去供应商处开会,开着刚换的新车急匆匆离开家门。

    父亲熬夜在网上自选的车牌520j,当时还以为j是母亲名字苗静的缩写,父亲用车牌向母亲表达爱意是多么浪漫,现在看来520j应该是“我爱你美君”。

    难怪父亲要向母亲提出离婚……

    “大姨,我饿了。”

    昏沉中被一只小胖手抓着了胸口,酥麻的感觉让何芷顿时涨红了脸。

    “豆豆。”

    何芷握住豆豆的小手挪开,这时才发现车窗外天色已黑。

    在路边小饭馆吃过晚饭后继续往伍彤州的老家赶路,终于在晚上九点五十五分到达了颖州郊外的黄谣镇。

    具有百年历史的黄谣镇是旅游景区,车辆不准进入。

    在路边停好车,柯杨抱起豆豆。

    “豆豆是不是长胖了?叔叔都抱不动了。”

    “豆豆下地自己走。”

    已经穿上了冬衣,豆豆的脸蛋还是被冻得粉嘟嘟的,边说边挣扎着要下地自己走。

    “叔叔抱着豆豆可以锻炼身体。”

    柯杨呵呵笑着把豆豆往上抬了抬,双臂搂得更紧了。坐了一天的车豆豆太累了,没一会伏在柯杨的肩膀睡着了。

    即使寒冬夜晚,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仍然兴致不减,人流在黄谣镇古色古香的门楼和街道上穿梭,蜿蜒河道的石供桥上,还有许多人在燃放烟花。

    蹿上夜空的烟火绽开绚丽的五彩亮色,又随即隐没于夜色里。河边观望的人有惊喜欢叫的,有仰脸望着烟火沉思的。

    何芷站在石阶上看着又一片绽放的烟花,那一片如彩菊盛开的烟花淡然隐去,只让人觉得心头涌起一抹寂寞。

    “昨天在网上没订到旅店,家家客满。希望现场能找到一家店可以落脚的,实在不行只能去伍彤州家的老宅讨一个睡觉的地方了。”

    柯杨扭头朝何芷说了一句,抱着豆豆穿过人群朝石拱桥走去。经过放烟花的人群时,他抬手护住豆豆的头脸快步走过,走到桥边停下等何芷过来。

    看见这么多游客,何芷很担心今晚找不到投宿的旅店。柯杨却像是胸有成竹,嘴上说现场找一家落脚的店,脚步却坚定地朝小镇最里面走去。

    总共只有不足一百户人家的小镇,每家门前都悬着成串的红灯,临河的人家还在墙面上挂满了闪烁的彩灯。灯光将夜色中的百年古镇装扮得分外瑰丽。

    柯杨在一家双扇木门前停下,扭头望着何芷笑,“就这家怎么样?”

    “……”

    柯杨很有把握地敲了敲门。

    门打开露出一位阿婆的脸。

    阿婆看见柯杨先是一怔,随即满脸笑纹招呼他进去。

    “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看柯杨和阿婆说话熟络的神情,何芷明白了柯杨以前来过,应该还是不久之前。

    这家伙明明来过却装作初来乍到的样子,刚才还故意吓唬她可能会找不到入住的旅店。他还有有多少秘密是瞒着她的!

    何芷心里不悦脸上依然一片淡然。

    “知道你来,不知道你还带了媳妇孩子来……啊,我只留了一间房,那张床有一米五,你们三个人睡可能会挤得慌。今年大家不知道怎么了,淡季也许多人,这里的旅店都住满人了,我家楼下两间房也被客人住满了。只能委屈你们一下了。”

    阿婆拿着一串钥匙上楼,木楼梯在她脚下发出咯吱咯吱响。

    “没办法只能委屈你和豆豆将就一晚,我真没骗你,这里全部客房都住满了。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只能去镇子外面路边的那些酒店开房间。不过那样明天早上进镇要买门票,可能也比较浪费时间。”

    “我没意见,只要能尽快找到何婧,这些都不是问题。”

    何芷嘴上说不介意,心里当然还是介意的。柯杨和她同住别墅隔壁房间,从相邻的阳台随时可以看到她房间的情况,已经让她有种被监视的感觉。现在可倒好,直接同房同睡一张床了。

    还好有豆豆在,多少可以缓解一下何芷的尴尬。带豆豆洗涮完从浴室出来,发现柯杨不在屋里。

    床上的电热毯暖烘烘的,空调的温度调到了最大,桌上摆着一个装满水的脸盆,可以缓解空调热风带来的干燥。

    民宿老板还挺贴心!

    把豆豆哄睡着了,柯杨还没回来,何芷穿上棉服打开门,扑面的冷风让她睡意全无。站在走廊扶栏边,探头望见柯杨靠在一楼厨房门口正和阿婆说话。

    “柯杨。”

    何芷喊了一声。

    “啊,我马上上来。你要不要来几串?”

    何杨转过身扬了扬手里握着的一把烤串。

    “不要,时间不早了。”

    “行。”

    听出何芷有责备之意,柯杨狼吞虎咽地把烤串全撸进了嘴里。

    “慢点吃,媳妇叫睡觉也不用这么急。”

    坐在一旁的阿婆嘿嘿笑。

    柯杨进来反锁上门,然后神秘地放低声音:

    “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

    何芷白了柯杨一眼,柯杨马上笑道:

    “不出所料,伍彤州回老家休养时,那个过来看他的人是葛铭豪。上次我来调查,阿婆说有个男孩来看伍彤州,不过阿婆描述不出葛铭豪的长相。这次我带相片给她看,她很快就认出了葛铭豪,那小子来看伍彤州在阿婆家住了三天。”

    “葛铭豪,是谁?”

    何芷抿着嘴,满眼疑惑。

    “葛铭豪就是骑摩托砸了他爸婚礼的那个小子。他和伍彤州是私立高中的同学,又一起参加补习班,他们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如果不是在补习班发现葛铭豪的名字,我还想不到是谁来探望过伍彤州,伍彤州在学校时没朋友。”

    “那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葛铭豪很可能知道伍彤州的秘密。”

    “不明白。”

    “不急,咱们一步一步想。”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