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二十九章美丽是道风景.

时间:2020-11-05作者:白箩染

    !

    葛铭豪既不是伍彤州的亲戚也不是朋友,为什么却不远千里跑来探望因病休学的伍彤州?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葛铭豪知道伍彤州的秘密,跑来要挟伍彤州想获得某种利益;

    要么葛铭豪和伍彤州是某种利益共同体,特意过来安抚伍彤州……

    柯杨正说着话,豆豆睡梦中翻身,一条小胖腿从被子伸出来,压在了何芷搁在棉被外的手臂上。

    何芷正要挪开豆豆的小腿,柯杨也伸手去拉豆豆的小腿,两个人的手猛然碰在一起,何芷被火燎着似地缩回了手。

    柯杨僵了一下然后把豆豆的小胖腿送回被子里。

    两床厚棉被在一米五的床上显得非常拥挤,柯杨放开被子才发现他把豆豆的小胖腿塞进了自己的被子里,然后赶忙掀开何芷的被子送回豆豆的小胖腿,目光又无可避免地看到了何芷紫缎睡裙下露出的一双修长美腿。

    估计何芷发现又被他的目光吃了豆腐,柯杨非常有觉悟地跳下床,边说泡个热水脚再睡,边拉开门走了出去。

    何芷拉了拉睡裙,又把四周的被子裹个严严实实。条件所限,她也不能怪柯杨无处安放的目光。

    又不是青春少女没有见识,不用和男人同房就感觉到忸怩不好意思。如果一直脸热心跳不好意思和柯杨对视,反倒会让柯杨觉得她对他有意思。

    等柯杨拎着洗脚桶回来时,何芷已调整好了心态。

    盛情难却,既然人家都把洗脚水打来了,她也不用推辞客气。

    看着白净纤脚在温热的水中慢慢变成粉红色,心底涌起的暖意奔向全身,何芷意识到柯杨在泡脚水里下了药。

    “感觉怎么样?这个泡脚药是女人专用。”

    “你哪来的?”

    “刘健婚礼的伴手礼啊。如果不是邻桌的客人议论,我也不知道那个粉盒子里装的是泡脚药水,不然我还以为是擦脸的。后悔只拿了一份,如果你觉得不错我回头问问是在哪买的。”

    柯杨上床钻进被窝,见何芷神情自然语气淡定,他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长这么大除了儿时和母亲睡过一张床,今天还是第一次和女人同房共床,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地奇怪又让人情难自禁。

    不知是泡脚水助眠的作用还是因为有柯杨在身边,何芷睡得特别踏实,早上起床时发现柯杨已经出去了。

    厨房里传来阵阵米粥的香味和柯杨与阿婆的说话声。

    “你媳妇可真有福气,找了你这么细心体贴的相公。我都没发现那床电热毯调温器坏了,你进屋铺床就发现了。还知道在屋里放一盆水防止空调干燥,我都没见哪个女的那么细心……”

    何芷拉着豆豆的小手在厨房门口停了一下,又转身离开去前面餐厅坐下。

    她可不想和阿婆解释她和柯杨的关系,也不想当面被说成柯杨的媳妇而尴尬。

    三口之家大手拉小手走出门,身后是阿婆和其他客人羡慕的目光。

    美丽是一道风景,美丽的人在美丽的风景里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怎么会不吸引他人的目光呢!

    伍彤州当年回老家养病时他的爷爷奶奶还在,如今只有他的叔婶还住在老宅。上次柯杨过来,伍彤州的叔婶都在外地做生意,现在家乡旅游经济迅猛发展,他们已回乡安定下来。

    柯杨敲门自称是伍彤州的朋友,开门的女人吸了吸鼻子,回头喊男人出来。

    伍彤州的父亲病故以后,财产被分割成几份,伍彤州的爷爷奶奶也有分到了一部分,伍彤州父亲创业公司的股份可以直接置换成现金分给他们,伍彤州父母的别墅一时就没办法分割。

    一晃十年,伍彤州的叔叔还惦记着那份没有拿到手的财产,一听柯杨是伍彤州的朋友,马上以为柯杨是来帮忙处理那栋别墅的分割问题。

    当听说是来打听伍彤州当年来养病的情况,不等伍彤州的叔叔说话,他的婶婶先开口了。

    “来的时候说是得了抑郁症,我看可不像抑郁症。谁不知道得了抑郁症的人想寻死啊,他可没有寻死的意思,整天躺在屋里让我们好吃好喝地供着,还得天天陪他出去晒太阳……”

    “你少说两句!”

    如果伍彤州寻死了,那伍家的财产就全都是伍彤州叔叔的了,女人这么说话让人听着非常不舒服。

    被男人拦在身后,女人哼了一声转身回屋。

    “彤州的病不算严重,所以住了快一年就回去了。你们为什么打听这事?难道彤州又犯病了?”

    男人瘦长的脸上两只细眼警觉地打量着柯杨,目光落在何芷身上时,又露出一抹微笑。

    人家没有请他们进去说话的意思,柯杨决定速战速决,直接说伍彤州的妻子失踪了,就像当年伍彤州的母亲失踪时一样。伍彤州的叔叔马上咳了起来,神色也显得慌乱不安。

    柯杨不失时机地抓住他的手问道:

    “只有证明失踪人口已经身亡,才能分配夫妻共同财产。这位是伍彤州的妻姐,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

    男人的细眼马上露出笑意,敞开大门请柯杨入内详谈……

    离开黄谣镇时柯杨显得很兴奋,直接把何芷和豆豆送去颖州机场,让她们乘飞机回穗城。他会连夜赶回去和肖楠碰头,尽快提审伍彤州和葛铭豪,查明宋美君失踪真相,也就能更快解开何婧失踪的答案。

    两个半小时以后,何芷带着豆豆回到了芙蓉嶂别墅。

    物业租售服务部的销售小羽联系何芷,明天办理付款和过户手续事宜,另外希望何芷办理完过户手续以后,能去物业变更业主信息,顺便把原业主拖欠的物业费给交了。

    “这个我当时也没注意,原业主已经拖欠两年物业费了,合同上虽然没有这一条,不过何小姐既然承诺承担办理过户时的一切费用,几万块的物业费应该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莫名其妙要多付几万块钱,何芷可不想吃暗亏,让美女销售和原业主联系,明确告知对方她不会出这个钱。合同不是摆设,大家要有契约精神。

    “那我试试吧。”

    听出对方免为其难地语气,何芷又补充说:

    “物业费交割时间以买卖双方交接钥匙的那天算起。”

    “行吧。”放下电话,小羽朝身边的同事撇了撇嘴。

    “越是有钱人越抠门,今天我算是又见识到了。”

    “说谁呢,谁敢惹咱们芙蓉嶂的销售美女生气?”

    左岸慢悠悠地走了进来,物业公司前台美女纷纷起立笑脸相迎。

    左岸是来打听何芷找谁租的一期老别墅,发现何芷不是租别墅而是买别墅,他的神情有点不淡定了。

    ◤,. .coベΔ
小说推荐